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对峙

    鸿吉刺看着面前静静矗立的于栗磾,握刀的手震颤着,他不是他的对手,他心里雪亮,可是就算不是对手,又能怎样?人终究都是要死的,与其被一个无名小卒杀掉拿去请功,还不如死在强者手里来得有点尊严。

  “鸿!吉!刺!”沉默里,他一字一字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虔诚而庄重;而他身后残存的七十名年青武士随着这说得平静的三个字,本来惊狂的眼神也渐渐地平静下来,静得可怕。

  李昂知道这些突厥人已经有了死的觉悟,那不是一腔蛮勇的不怕死,而是真正的无惧死亡,这样的敌人,值得尊重,可是却不是好的敌人。

  “你的人比我多,身后也还有路。”于栗磾开口,他身边跟来的一百骑兵,和李昂先前的两支分队汇合,截杀着溃散的残兵,而他们身后远处,大队的虎豹骑还在持续杀戮先前被分割的突厥军队。

  李昂看向了身旁向来话极少的于栗磾,他想不到这个像石头一样老实的男人竟也有如此敏锐的一面,不过一句话,就让心萌死志的敌人动摇了。

  鸿吉刺环顾四周,在这战场的一角,只有他和对面的近四十骑敌人,逃的话,机会很大,可是他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就这样化为乌有,果然这世上,只要有活路,没人愿意死。嘴角掠过一抹自嘲的低笑,鸿吉刺猛地拨转马头,落荒而走。

  “追!”于栗磾扯去头盔,黑槊一振,轻喝道。刹那间,三十七骑跟着他追击而出。

  逃跑的突厥人听着身后逼近的马蹄声,咬紧了牙,可是他们却不敢回头应战,只能低头策马狂奔。鸿吉刺心头一片发苦,他身旁这些咒骂汉人狡猾的年青人难道还不懂,战场是个没有信义的地方,没人会和你讲什么规矩公道!要么你死,要么我死,就这样简单!

  呼啸的风里,两支骑兵队,一前一后,放马狂奔,然后,在不经意见,雪片缓缓飘落,悄无声息,渐渐掩没了他们身后的一切

  …

  落下的雪,变成了红色,因为地上已经血流成河,踩着猩红的雪,赤奴看着一张张混杂着畏惧,惊恐,庆幸的脸庞,将六尺长的斩马刀缓缓插回马鞍旁的刀鞘,然后转过身,看着他们,狂笑着说,“都给我记住,你们这群小崽子,你们能活下来,是因为主人的仁慈,不是你们真地有活下去的价值。”

  骑上马,赤奴用轻蔑的眼光扫过那些不敢抬头和他对望的年青人,“下次见面,给我长进点,不然的话,我会砍下你们的头,省的你们再被汉人打得屁滚尿流!哈哈哈哈哈哈!”大笑声里,他策动战马,冲向了远方的战场,身后三百披挂重铠,手中持着长柄马槊,体型彪悍的骑兵亦一齐催动战马,从那些活下来的年青人身边飞驰而过,溅起的冰雪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砸在了他们的脸上。

  无声无言,那些战败的年青人目送着远去的骑兵,眼里有了燃烧的大火,下一次他们绝不会再逃跑,要么用胜利洗刷耻辱,要么就用鲜血证明自己不是懦夫。他们沉默地上马,向着突厥的方向,抽动了马鞭。

  ‘我们所要面对的是大地上最强悍的帝国,所以部民们可以蛮勇,可是你们,将要执掌突厥的武士,你们不能。否则的话,我们都将堕入阿鼻地狱!只剩下女人和孩子在草原上哭喊游荡!’;望着离去的年青武士们,阿史那云烈骑在马上,心里默默说,然后想起了父亲死前说的话,那个他曾以为懦弱,胆小的父亲说过的话。

  “一时的死烈并不是真正的勇敢,一时的屈膝也不是真正的胆小!”低声自语间,阿史那云烈古井似的眼瞳里有了雾气。

  十年的误解,在儿子鄙夷的目光里,那个始终对汉人卑躬屈膝的父亲让部族在混乱的草原里渐渐壮大,直到死前,那弥留时的最后两句话,才让儿子明白父亲的苦心,可是那时的追悔莫及却已经太迟。

  阿史那云烈扬起了头,他的父亲,土门可汗,是突厥最伟大的英雄,他未竞的遗愿,未洗刷的耻辱,都将由他个这做儿子的来完成。

  天空里,一只苍鹰,迎着咆哮的烈风,振翅拍击,直冲霄汉。

  …

  李昂夹住马腹,双手抄起长弓,引弦似月,箭发如流星,一路追击,他已射下了三人,他的这手弓术,让同行的虎豹骑轰然叫好。

  于栗磾细长的双眼里闪过了赞叹,他不是个天赋很高的人,在十七岁和李昂一样大的时候,连竖着的死靶都射不准,刀马枪术都是末流里的末流,可是最后他却靠着惊人的毅力,二十年不分寒暑的苦练,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掣出弓,于栗磾射出了他的箭,不似李昂那般计算的精准,有的只有沛然的强劲力量,将前方的突厥骑兵,击下了马。

  策马到李昂身边,于栗磾沉默的脸,笑了笑,看得李昂一愣。“我的箭术不好。”他这样说,“师父教的武术里头,我只有枪术才学得好点。”

  李昂看着说话并不连贯的于栗磾,忽然觉得这个老实的男人,并不是真的不爱说话,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想把枪术传给你,你肯学的话,一定比我厉害。”于栗磾的声音变轻了,他握紧了手里的黑槊,“那样师父在天上一定会很高兴。”

  “只要你肯学就好。”于栗磾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只是重复着一样的话,“只要你肯学就好。”

  李昂听着有些乱的话,最后点了点头,于栗磾眼里的期待,让他想起了前生,养父送他去参军时眼里的期待,那种对传承的期待,期待传承的人会更强。

  “那太好了。”于栗磾喃喃自语,老实木纳的脸上有了喜意,“回去,我就传给你,全传给你!”

  李昂忽然有种莫名的感动,眼前的这个男人,和他说过的话不过十句,却要把自己最厉害的枪术传给他,为的只是他能比他更强!

  这时远处的风里,忽然传来了狼嚎般的角声,大地震颤了起来,前方奔逃的突厥人忽然慢了下来,高声欢呼起来。

  李昂和于栗磾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停住了队伍。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面绣着狰狞狼头,在风中扯得笔直,猎猎作响的的金色大纛冲进了他们的视野,然后无数火红的重甲骑兵,如同奔涌的赤潮一样,带着毁灭的恐怖气息席卷而来。

  三百铁浮屠重骑勒住马缰,轰雷般的铁蹄声嘎然而止,赤奴扛着巨大的战旗,掠在军前,狂笑着,驻马停了下来,将金狼大纛插进了脚下的大地。

  “鸿吉刺,他们是我的了。”赤奴大喊了起来,看着李昂他们的目光就好像在看着将要被拿来取乐的猎物一样。鸿吉刺盯着罩在重铠下的赤奴,皱了皱眉,最后抽动马鞭,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

  苍茫的雪里,黑色的骑兵和赤色的骑兵对峙,天地之间,寂静得只有落雪的声音。

  

第二十七章 对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