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蛇无头不行

    昏黄的傍晚,纷纷扬扬落下的小雪里,站在马贼大营前的崔斯特看着单人独骑前来的年轻将军,血脉里源自吟游诗人父亲的多愁善感发作了起来:啊!勇敢年轻的将军孤身前往敌营,降伏五千马贼,真是值得吟唱的传说!

  嗯,还有这样的气度,一定是出自帝国的名门世家!见策马而来的李昂一脸的淡定,崔斯特心里这样想到,迎了上去。

  “尊敬的大人,您终于来了。”崔斯特笑着,到了李昂身前,折身一躬,行得是地道的汉礼,他身后的马贼看着高坐在马上,冷冷俯视他们的李昂,俱是把头低了下去。

  一百五十年以来,战无不胜的大秦军团早已成了神话,草原上曾经有过无数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是最后在大秦军团面前,全都成了一杯黄土,毫无荣耀可言。

  “这些就是你们的诚意!那几个贼头子呢?”李昂看着崔斯特身后,把头低下的一群马贼,他的语气轻蔑,可是那些不敢把头抬起的马贼却觉得理所应当,这才是大秦的将军该有的派头。

  “去告诉他们,立即滚出来见我,不然的话,刀兵相见。”冷冽的声音响起,没有一个人敢作声反驳,混迹在他们中的头领心腹都是偷偷地跑回了大帐。

  崔斯特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面若寒霜的李昂,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压迫感,他的手不由摆在了身后。

  “我有一个朋友在安西,他叫马军。”李昂一手操缰,一手扶着腰里的横刀,盯着脸上笑意凝住的崔斯特,静静道,“他曾经跟我说过,在丝路上做生意的商人,都不简单!”

  “呵呵…”崔斯特凝住的笑意又流淌起来,“尊敬的大人…”

  “你的手,是一双摸刀的手。”瞥了眼手藏在身后的崔斯特,李昂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在崔斯特眼里,和恶魔的笑容没什么两样,他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蛇无头不行。”李昂看了眼远处的马贼大营,朝崔斯特道,“我是来斩蛇头的,不过我缺一个帮手,以防意外。”

  在李昂逼视的冷冽目光下,崔斯特放在腰后,握着刀柄的手背上青筋突突地跳着,面前那张俯视而下的脸孔在黑暗里让他有一种被猛虎盯着的感觉。

  很快,崔斯特额头上沁出了细汗,这时他身后的马贼大营里传来了喧闹嘈杂的人声,“尊敬的大人,请接受我的敬意。”崔斯特脸上笑意敛去,取而代之的是肃穆的庄严,他藏在背后的手挽在了胸前,向李昂鞠躬道。

  “我接受你的敬意,罗马的公民。”李昂朝崔斯特点点头,同样把手挽在了胸前。

  急冲冲地打着马,几个马贼头子看向最前那人的目光里满是埋怨,要不是他说不能落了脸皮,让那个罗马的番子去接待那位将军,他们现在哪会这么狼狈。老远,五个马贼头子看到身披黑色大氅的李昂从马上下来,也只有下了鞍,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过去。

  看着面前五个马贼头子,李昂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冷冷道,“走吧!”

  五个马贼头子一愣,他们没想到跑过来后,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不过他们也不敢发火,只有陪着笑在前面引路,干起了小卒子干的事情。

  到大营主帐的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一路上,五个马贼头子看着身后的李昂,心里都是暗自揣测着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在他们眼里,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就成了虎豹骑的军官,八成是世家贵族的子弟,这样想着的他们越发不敢造次,只是堆着笑,不敢问话。

  很快,沉默的一行人进了主帐,李昂自是坐在了主位,一直跟着他的崔斯特站到了他的身后,五个马贼头子看着这个金毛的罗马番子已经站定,也不好开口把他赶出去,也只有随他站在那里。

  看着五个马贼头子坐定之后,身后都是站了一个人,李昂嘴角笑了笑,解下腰里的横刀,摆在了一旁,他的动作让五个马贼头子一阵紧张。

  “你们坏了我的军务。”李昂开口,眼睛冷冷地扫个五个马贼头子的脸,“将近十五万金铢的兵甲被突厥人劫走,这个罪名够砍下你们的头一百遍了。”

  李昂的话让五个马贼头子心里一冷,他们齐齐看向了一脸平静的李昂,身后的亲信护卫手按在了刀柄上,只要他们一声令下,就会把坐着的李昂砍成肉酱。

  “嗯,怎么,想杀我!”李昂看了一眼五个马贼头子身后按刀的人,眼眯了起来,细长的缝里透着冷芒,朝五个马贼头子道。

  五个马贼头子被李昂的目光扫到,顿时坐立不安,喝退了身后的亲信,他们心里打着颤,咒骂着该死的突厥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座的各位,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到来苦水镇来坏我的军务吧?”李昂冷峻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下来,“我想各位是不是被谁骗了,替人背了黑锅。”

  “将军说得对,咱们都是给那些突厥人骗了,要是咱们知道将军在苦水镇,借咱们十个胆子,咱们也不敢扰了您老人家的军务。”说话的是个中年汉子,人长得极瘦。他一开口,其余四个马贼头子都是一同附和了起来,李昂看在眼里,嘴角弯了起来。

  “五位应该不是一伙儿的吧!”李昂忽然打断了他们,笑着道,“不知道是谁挑了头,把各位聚在一起,是突厥人,还是五位中的某一位?”

  李昂的话一出口,那极瘦的中年汉子猛地变了脸色,而其他四个马贼头子,也顿时想通了李昂话里的意思,几乎同时开了口。

  “将军,是他让咱们来的。”“将军,这次的事情,和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将军,我们都上了他的当。”“我早就看他不对劲,他一定是突厥人的奸细。”

  听着四个马贼头子同时指着那个人的鼻子大骂,李昂笑了起来,他身后的崔斯特闪电般跨步到了帐子口,双刀从背后掣出,刹那间就交错划过那瘦汉心腹护卫的咽喉,封住了出路。

  “你们不要上他的当,他这是在分化瓦解我们,我死了,下一个就是你们。”看着围住自己的四个马贼头子,那中年瘦汉喊了起来。

  “突厥人的账,帝朝自会和他们清算,可是你们中间,总得有个人出来顶罪,不然的话,我也不好和上面交代。”李昂看了眼停下来望着帐子口那倒下尸体,怔怔发愣的四个马贼头子,淡淡自语道。

  四个马贼头子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指向了那瘦汉,大声喊了起来。“将军,就是他,他是突厥人的奸细。”“咱们替您把这个奸细拿下。”“你个无耻之徒,吾等虽然做贼,可也是大秦子民,怎能做出叛国之事。”“呸,你这个奸贼,受死吧!”

  听着四个马贼头子大义凛然地指责本来还呼朋道友的同伴,李昂缓缓站起来,看着那面色死灰,被困在中央的瘦汉,道,“我给你个机会,胜了我手里的刀,我就放你走!”

  “真的。”被围住的瘦汉本已存了必死之心,打定主意要拉上那四个不讲义气的人一起上路,此时听到李昂的话,不由心里又活络起来。

  “我还不屑骗你这种人。”李昂缓缓拔出横刀,指着那瘦汉,一脸冷漠,仿佛他指着的只是一个死人。

  四个马贼头子领着麾下的心腹让了开来,大帐里,李昂和那瘦汉冷冷对峙。

  “去死!”低喝一声,那瘦汉腰里的斩马刀劈出了呼啸的风声,直朝李昂噬去。

  李昂冷笑,他面前的敌人,早已没了必死的斗心,又心浮气躁,不是他一合之敌。

  帐子里的马贼看得傻了,他们没想到面前这个年轻的将军,出手这般凌厉。一刀封喉,封喉一刀!瘦汉手里的斩马刀掉落在地,他捂着喉咙,双眼瞪着还刀入鞘的李昂,一脸的惊诧,缓缓跪在地上,倒了下去。

  李昂看向剩下的四个马贼头子,好像想起了什么,忽然朝他们道,“对了,还有,你们坏了我的军务,那十五万金铢,你们要陪我。”

  “将军说得是,说得是。”四个马贼头子被李昂这惊艳绝伦的一刀震慑,哪还敢说个不字,只是脸却苦了下来。

  “苦水镇上的无主之物,我想少说也在十万金铢以上。”李昂看着要离开的四个马贼头子忽然道,“至于你们少了的,可以找他去要。”看了一眼地上死不瞑目的人,李昂自语起来,“首恶虽除,可是羽翼未清,我想四位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听着李昂的话,四个马贼头子眼里一亮,那死掉的瘦汉是他们五伙人里头最大的一家,平时抢的财物也不少,眼下他死了,他们四家合力,吞了他的东西,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想到这里,他们苦着的那四张脸,又笑了起来。

  “将军英明,我等一定除恶务尽,绝不姑息!”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朝李昂道,随后退出了大帐。

  

第五十二章 蛇无头不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