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赌坊杀场

    (早上有事,被人叫去,8点半才回来,让大家久等了,真是抱歉了!)

  原本喧闹的赌坊,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盯着摇骰子的风四娘,目不转睛,屏住了呼吸。“哼!”风四娘眼睛一扫四周,猛地落下了骰盅。

  随着一声闷响,围住的人群不由齐齐咽了口口水,伸长了脖子,骰盅被揭开,里面开出的三颗象牙白的骰子骰面上都是六个黑点。三个六,豹子通杀。

  “老岑,拿钱走人。”风四娘看着四周呆若木鸡的人群,朝身旁眼里放光的岑籍说,然后伸了个懒腰,自语了起来,“连开二十三把豹子,连个对手都没有,太没劲了。”

  一把卷起台面上,堆成小山的金铢,银毫,铜钿,岑籍哼着小曲,红光满面地跟着风四娘出了赌坊,身后是一群输光了的赌徒。

  赌坊的门前是一条阴暗的小巷,离巷口热闹的大街,相距只得百步。站在门口,看着巷子两头手提棍棒,涌出的彪形大汉,风四娘脸沉了下来。

  “臭婆娘,把钱留下,爷们放你们一条生路。”领头的汉子朝着三人道。

  看了眼前后不下五十人的阵仗,风四娘朝地上啐道,“真是没品的地方,不过也好,老娘很久没有松筋骨了。”

  听着风四娘挑衅的话,那汉子脸上冷笑了一下,挥手道,“上。”顿时,他身后的彪形大汉冲向了三人。

  “老岑,阿紫,给老娘打这些狗娘养的东西。”风四娘头发一甩,人像朵红云般飞了出去,一脚踹在那冲在最前的大汉脸上。岑籍和阿紫也不客气,下手又狠又辣,眨眼间,各自废了一个。

  “上,那个娘们到时给你们处置。”看着有些被震住的手下,那汉子立时喊道,刹那间,那些彪形大汉看着俏丽的风四娘,齐齐冲了上去。

  巷子口,陪着薛衣人的齐陵王听到了隐约的打斗声,她循声看去,见到了被数十条大汉围紧了的风四娘,微微皱眉,她看向了身旁的风铃铁卫,“送公主回去。”说完,却是大步跨入了巷子。

  “我…我告诉你,少管闲事。”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脸上戴着狰狞鬼面的齐陵王,那个领头的汉子说话有些结巴,身后几名大汉提着棍子就要上前。

  “滚开!”齐陵王一脚踢在那汉子的腰腹,拔出腰里的长刀,刀背疾拍,只听得骨肉碎裂声响起,那汉子身边的几个大汉一起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兔起鹘落间,齐陵王已经杀入了人群里,长刀纵横,左右翻滚,在她力道惊人的刀背拍击下,那些彪形大汉都是骨折筋断,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倒下了七八个人。

  “给!”看着母老虎般凶猛的风四娘,齐陵王解下腰间的长刀鞘扔给了她。

  不过片刻,又是十几条汉子被扫倒在地,那剩下的人见齐陵王和风四娘这般强横,也不敢再打下去了,扔了手里的棍棒,没命地逃了。

  “呸,就这点鼠胆和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来找老娘的麻烦。”风四娘看着逃走的那些大汉,不由骂道。

  “谢了。”看着身旁的齐陵王,风四娘把刀鞘递了回去,然后看向不远处的岑籍和阿紫,大声问道,“你们两个没事吧?”

  “还好。”岑籍和阿紫呲着牙,咧着嘴答道,两人可没风四娘那待遇,那些大汉都是拿着棍棒使劲地打,他们身上都挨了好几下重的。

  “走,跟老娘砸了那破地方去。”风四娘从地上捡起根棒子,就往那赌坊里闯了进去。

  回刀入鞘,齐陵王看着风四娘的背影,皱了皱眉,最后也跟了进去。

  看着进来的风四娘他们,那些还在赌的赌徒们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不相干的人,统统给老娘滚!”风四娘扫了一眼那些看着她们的赌徒,冷声道。

  很快,那些赌徒们开始退场,不过他们离去时看着风四娘的目光里充满了惋惜。

  赌坊里,很快就清净了下来,看着鱼贯而出,清一色的黑衣汉子,风四娘冷笑,齐陵王嘴角翘了起来。

  “不知道陈某哪里得罪了几位?”被黑衣人簇拥着的华服中年男子看着风四娘和齐陵王他们,皱了皱眉问道。

  “开赌档的,要是赔不起,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风四娘看着似乎毫不知情的中年男子冷声道,这种装腔作势的人她见多了。

  “要是我手下有得罪的地方,几位大可以跟我讲!”听着风四娘的话,那华服男子也不生气,只是摇了摇头,“可几位不该扫我的面子。”

  华服男子说话的时候,有人把那先前带人找风四娘麻烦的汉子拖了进来,从旁边的人手中接过长剑,华服男子不管那汉子的哀求,长剑刺进了他的胸膛,一寸一寸地推入,缓慢而残忍。

  拔出长剑,从身旁的人手里接过白巾,华服男子慢慢地擦拭着剑锋上的血,看着风四娘和齐陵王道,“现在我已经把他处置了,接下来就看几位了。”

  “你想怎么样?”风四娘一把扔掉了手里的棒子,看着那华服男子,眼睛里冷了下来。

  “不怎么样?”华服男子把长剑交给身旁的人,淡淡道,“几位只要留下一根手指,就可以离开了。”

  齐陵王拔刀,震颤的刀身轻轻鸣动着。

  看着拔刀的齐陵王,风四娘眼里闪过一抹笑意,袖子里,软刀滑落,到了手上,她侧过头道,“老岑,阿紫,等会小心!”

  “看起来,几位是一点面子都不打算给我了。”华服男子叹息着摇了摇头,然后挥下了手,“杀了他们。”说完,径自转身,走向了赌坊的后堂,那些寂静无声的黑衣汉子从身后抽出三尺长的柳叶刀,冲向了风四娘和齐陵王他们。

  齐陵王踏前一跨,垂着金铃的刀发出一阵清脆的鸣音,血光暴现里,裹着黑衣的手臂掉在了地上,赌坊内血雾激荡,淡淡的血腥味蔓延了开来。

  风四娘眼里一寒,她想不到戴着面具的齐陵王出手这般凌厉霸道,不过很快她便笑了起来,身子像风一样地疾旋,手里双刀带着美丽的弯弧划过那些黑衣汉子的脖颈。

  刹那间,无声的赌坊里,凶狠惨烈的厮杀开始了,那些黑衣人悍不畏死,根本就不在意同伴的死亡,那股凶残的劲道叫齐陵王和风四娘也不由心头一凛。

  大街上,李昂看着身旁开心笑着的元洛神和怀里的霍小玉,脸上露出了笑容,“嗯,这个不好看。”看着元洛神挑的镯子,李昂从货盘里,拿了一枚翡翠打的镯子,朝老板道,“这个多少钱?”

  “公子好眼力,这可是上等的南溪翡翠…”

  “多少钱。”李昂打断了老板的话,只是拿着那枚翡翠镯子道,“多少钱?”

  “十枚金铢。”见李昂虽然长得俊秀,可是身上透着一股肃杀之气,老板也不敢继续多嘴,老实地报出了价钱。

  “给我拿两只。”李昂不管扯他袖子的元洛神,从怀里掏出钱袋,扔给了老板。

  拿出二十枚金铢,那老板脸上笑开了花,就要把两只镯子包在锦盒里,不过却被李昂喊住了,“包一枚就好了。”

  李昂说着,拿起一枚镯子给了一身男装的元洛神,“戴上吧,看看怎么样?”

  “嗯。”元洛神接过镯子,脸上红了红,把镯子套在了手腕上,也不管大了许多,只是紧紧地贴身戴着,生怕掉了。

  “等小玉长大些,也就可以戴了。”看着怀里看向元洛神手上镯子的霍小玉,李昂朝她笑了笑,把包着镯子的锦盒放在了她手里,让她拿着。

  “我们走!”抱紧怀里的霍小玉,李昂牵着元洛神的手,出了首饰铺子。甫一出铺子,他便看到了被风铃卫簇拥着的薛衣人。

  “李都尉!”看到李昂,还有他牵着的元洛神,和怀里抱着的小女孩,薛衣人楞了一愣。

  “见过公主。”李昂看薛衣人一个人,也不由皱了皱眉,“殿下呢,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我也不清楚,好像那位风老板出了些事,他去帮忙了。”薛衣人看着面前的李昂,声音有些慌张,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些害怕面前这个看上去挺好看的人。

  “唔,他们在哪里?”李昂皱了皱眉,看向那几名风铃铁卫,想把元洛神和霍小玉让他们带回去,只是两个女孩儿似乎除了他之外,对其他人很是害怕。

  “好吧!”李昂看着拉着自己衣角的元洛神和怀里霍小玉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无奈地笑了笑,把郎中开的药和买来的东西交给风铃铁卫,又一把抱起了元洛神,朝着远处的赌坊,大步跑了过去。

  “其实他是个好人,可为什么我会那么害怕!”想到李昂对着身旁那两个孩子时的温柔神情,薛衣人心里不由暗道,眉头蹙紧了起来。

  

第六十章 赌坊杀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