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公子,我要学剑!

    柳城西门,一行轻装的黑衣将官在守城士兵的瞩目下,下马入城。“大人,咱们住哪里,是去驿站,还是去…”随行的军官看向了面前并不高大的身影。

  “去驿站。”侯君集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天空里落下的小雪皱了皱眉,入冬前,突厥右部五万大军陈兵边界,遣派使者要求他放归阿史那氏两位王子,他没有理会,还亲率虎豹骑连破他们三阵,可是眼下,他居然要和那些突厥人坐下来谈判,想到这里他不由摇了摇头。

  北城驿站,清幽的庭院里,李昂持剑立于落下的细雪中,研习着四十六式剑诀,这套剑诀旧汉时只在世家贵族间所流传,大秦立国之后,崇尚武风,这套剑诀才流传开来。

  庭院旁的亭子内,元洛神和霍小玉穿着以前从不曾穿过的漂亮衣裳,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舞剑的李昂,元洛神更是不时地挥手比划着。

  “不错,有些气度了。”忽然,一个温和清爽的男声打断了李昂。侯君集踩着雪,走进了庭院。

  “大人,你也来了。”看着侯君集,李昂楞了一愣,接着欣喜起来,他收了剑,疾步走到了侯君集面前。

  “上头的命令,不得不来啊!”侯君集笑答着,随李昂进了亭子。

  “她们是?”看着躲在了李昂身后的两个小女孩,侯君集朝李昂笑问道。

  “她们是我的家人。”李昂将剑搁在一旁,拉出了元洛神和霍小玉,“洛神,小玉,见过大人?”

  “见过大人。”元洛神和霍小玉朝侯君集折身行礼,说完之后又躲到了李昂身后,她们有些害怕面前这个并不高大,可是看上去很威严的大叔。

  “乖啊。”侯君集看着有些害怕自己的两个小女孩,不由摸着自己的脸笑了起来。

  坐下之后,侯君集命身后的军官将带来的铠甲放在了石桌上,“这是你的铠甲,三日后见突厥人时,记得穿上。”

  “他们的两个王子可都是你抓的啊!”说着,侯君集笑了起来。

  看着墨黑色,刻有龙纹的镶金铠甲,李昂不由看向了侯君集,“大人,这是不是过于奢侈了。”

  “谁说不是呢,可这是那帮子文官搞出来的,说不能坠了我大秦威仪,到时候,不止是你,我也得穿。”侯君集摇着头叹道,“有这些闲钱给将官们打这种铠甲,还不如多打几把佰刀,养几个骑兵。”

  “军堂不管吗?”李昂皱起了眉头,看着那套华美的铠甲,他想起了后世共和国军队里不好的风气。

  “管?”侯君集看了一眼李昂道,“给钱的是户部,用的是兵部,军堂插不上手,怎么管?”

  “好了,不讲那些了,反正兵部也没几天好日子了。”侯君集忽然盯着李昂,声音低沉,“你怎么牵扯到镇抚司的事情里去了,你知不知道这趟浑水有多深?”

  李昂见侯君集神情严肃,心里不由暗惊,他最怕的就是牵扯到朝堂的斗争里去,他只想干好自己的本分,做个好军人。

  “军堂栽赃陷害刘廉,顺道还要整垮兵部,你以为内阁那些老狐狸会不知道吗?”看着无动于衷的李昂,侯君集摇头道,“你在苦水镇的事情,要是被那些老狐狸知道,他们给你穿穿小鞋,你以后的晋升可就麻烦了。”

  “做都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李昂看着侯君集,一脸的平静。

  “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份冷静锐气。”看着李昂,侯君集笑了起来,“你这事,我会替你摆平。”

  “大人。”李昂看着大笑的侯君集,不由愣了愣。

  “现在谁不知道你是我侯君集的爱将,我不替你扛,谁替你扛。”侯君集看着李昂道,“再说你长安的那位贵人,可不会看着你被欺负。”

  “大人…是说郭将军。”听着侯君集提到长安,李昂想到了郭怒。

  “不是他,还有谁,號国公(郭嘉)的直系,军堂总长看好的本家子弟,陛下身边亲近的黑骑营近侍,有他在,那些老狐狸就算要给你穿小鞋,也得掂量一下,为着那么点破事,把郭氏给得罪了,到底划不划得来。”

  听着侯君集所讲,李昂才知道救了他的郭怒家世身份竟然这般显赫,不由觉得欠他更多。

  “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总之以后做事情前,多想想,那些牵扯到朝堂争斗的事情,尽量少沾。”侯君集站了起来,朝李昂一笑,又道,“不过要是哪一天,军堂跟内阁翻脸的话,你就大胆地去干好了,嘿嘿,那个时候天塌下来算个鸟,再大的事也有人顶着。”

  看着离去的侯君集,李昂想着那最后一句话,眉头不由紧锁了起来,看来军堂这些年隐忍不发的背后不简单啊,也许黄泉曾经跟他说的那些是真的也不一定,内阁和军堂之间的争斗,只是武将高门和文臣世家之间的较量罢了。

  “公子,公子?”看着发呆的李昂,元洛神和霍小玉有些担心,不由拉着他的衣角喊道。

  “啊,我没事。”看着脸上满是忧色的元洛神和霍小玉,李昂笑了笑,抱起那套铠甲,朝两人道,“走,咱们回房去。”

  “公子,我替你拿剑。”元洛神一把拿起了搁在一旁的长剑,抱在了怀里。

  走在松软的雪地里,元洛神咬着嘴唇,忽然看着身旁的李昂道,“公子,我想学剑!”

  “小玉也要学。”被李昂抱在怀里的霍小玉也叫嚷了起来,“小玉以后要和姐姐一起保护公子!”

  看着两个小小的脸上满是认真的女孩,李昂温柔地笑了起来,他放下铠甲,摸了摸元洛神的小脑袋,“傻丫头,学剑可是很苦的!”

  “公子。”看着蹲下来的李昂,元洛神晃着小脑袋道,“洛神不怕苦,不怕!”

  “小玉也不怕!”霍小玉从李昂怀里跳了出来,站到了元洛神身边,睁着眼睛看着李昂道。

  “两个傻丫头!”李昂笑着摇了摇头,他站起来,“好,我教你们剑术,不过要等回到长安以后,到时候可不准叫苦。”

  “嗯!”元洛神和霍小玉开心地点着头,小小的脸上满是坚强。

  “走了!”见雪下得大了,李昂一把拎起霍小玉,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然后一手抱起元洛神,拿起铠甲,唱着歌飞快地走向了远处的厢房。

  “真是个傻瓜!”听着李昂那五音不全的小调,齐陵王站在雪里,喃喃自语,眼里却是笑吟吟的喜欢。

  “是个傻瓜啊!”站在齐陵王身边的风四娘,想到李昂平时那冷酷的样子,也不由自语道,她从没想过原来他也有温柔的时候,甚至还会像个‘傻瓜’一样乱唱歌的模样。

  齐陵王和风四娘忽然同时看向了彼此,一同笑了起来,或许那个‘傻瓜’真正令她们心动的,除了打仗时候的那种拼命气势,还有这隐藏在冷酷下的温柔和细心。

  “这世上,好男人不多了,更难得的是遇到一个对老娘口味的!”风四娘忽然朝齐陵王道,“所以,老娘决定了,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听着风四娘的话,齐陵王摸着脸上的面具,朝她一笑,“你说得对,这世上,好男人不多,所以我也不会让他被别人抢走。”

  “哼!”几乎是同时,两人同时别过了头,错身而过,身影消失在落下的雪中。

  ——————————————————————

  推书,看美国人的历史,《北美1776》,很专业很强大的一本书

  

  

第六十四章 公子,我要学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