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大国的霸道

    听着帐外惊雷一般的‘大秦武威’之声,李昂看着帐中诸人,发觉没一个人将前来的突厥使节放在眼里,或者对他们来讲,这根本不是什么和谈,只是大秦对突厥的宣诏而已,突厥要么服从,要么反抗,服从的话,还可以苟延残喘,反抗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清苑,你去迎一迎,记得,除了正副二使,其他的闲杂人等,让他们在外面候着。”侯君集忽然看着李昂道,手指轻轻敲击着桌沿,意态悠闲。

  “喏!”李昂直立而起,对着一直瞪着自己的突厥王子冷冷一笑,掀帐而出。

  看着李昂那出帐时的冷酷笑容,阿史那承庆不由浑身一寒,心里只盼帐外来的人不要惹恼这个煞神。

  李昂出帐,帐外守护的黑骑营士兵俱是朝他齐齐行了军礼,看得不远处来的一行突厥人楞了楞,不知道这个一身华铠,面容冷酷的年轻军官是什么来头。

  “奉侯将军命,突厥使节,除正副二使觐见外,其余人在帐外等候。”李昂看着一行突厥人,手扶长剑,淡淡道。

  “对了,还有。”李昂忽地看到突厥人腰间的弯刀,指了指道,“解下你们的刀。”

  听着这近乎命令的话语,即使郁射施突骑有心忍耐,也抑制不住心中那股怒气,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定,如利箭般的目光射向了年轻的大秦军官。

  见面前貌相威武的突厥老人盯着自己,李昂毫不避让,冷冽如刀般的目光迎了上去,脸上还带着几分不屑。

  李昂那种藐视的神情彻底激怒了突厥人,郁射施突骑身边的两名随行护卫,手扶上了腰间刀柄,不过他们甫一动,便感觉到了宛若实质一般的杀气,他们四周的黑骑营士兵虽然未动,可是冷酷的目光已经锁死了他们,只要他们敢拔刀,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将两人杀死。

  李昂挥手止住四周的黑骑营士兵,他的声音低沉,“让他们两个拔刀!”

  “呀!”郁射施突骑身旁的两名护卫拔出了弯刀,以刀背击向了面前一脸戏谑表情的可恶年轻秦国军官,他们虽然愤怒,可还未失去理智。

  “哼!”李昂一声轻轻冷喝,身体未动,只是在刹那间踢出了两腿,将两名护卫踢飞在了雪中。

  “还要拔刀吗?”看着跌落在雪中的两名突厥人,李昂冷笑着,一脸的睥睨。

  互相看了一眼,那两名突厥护卫咬着牙从雪里跳了起来,挥着弯刀再次冲向了面前的嘴角轻笑,仿佛在嘲笑他们的年轻秦国军官。

  依然是两脚直踢,李昂再次将两个突厥人踢在了雪中,身子依然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还要拔刀吗?”李昂笑着问,就像是猫在戏鼠一样,冷酷而无情。

  四周的黑骑营士兵看着冷酷地玩弄着突厥人的李昂,不由心里佩服,至少他们开始相信面前这个年轻的都尉孤身敌后,歼敌数百的事迹并非传言。

  “还,要,拔,刀,吗?”李昂的目光看向了郁射施突骑,问话的声音平和而缓慢。

  “够了。”回头看着两个重新爬起,拿着弯刀,双目尽赤的部下,郁射施突骑轻喝道。

  “这样才对。”看着喝止住部下的郁射施突骑,李昂轻笑道,“把刀解了吧,省的我命人动手,到时伤了和气。”

  听着身后李昂近乎挑衅的话,郁射施突骑的眉头突突地跳着,他咬了咬牙,解下腰间的弯刀,扔在了地上,转过身大步走向了大帐。

  看着极力压制怒意的突厥人,李昂让开身后帐口,直到郁射施突骑和身旁的副使进去,他才转身而进。

  暖意如春的大帐内,郁射施突骑看着坐着的众人,不由道,“我郁射施突骑虽然是突厥的野蛮人,可也知道客人来了,做主人的应该起身相迎。”

  “说得好。”坐在主座的洪云拍起了手,他笑着看向了一脸不忿的郁射施突骑,摇头道,“不过可惜两位不是客人!”

  “鄙人洪云,大秦礼部侍郎,奉陛下旨意,受尔等突厥人之降。”洪云长身而起,身边诸人亦是一同起身,看向了两名突厥人。

  郁射施突骑心里压抑的怒气腾地上涌,可汗和王庭愿意向大秦称臣,可那并不是投降,虽说他被虎豹骑连败三阵,可是突厥四十万骑兵未损,就算大秦再强,也…

  看着郁射施突骑脸上的神情,洪云仿佛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似的,轻轻一笑,自言自语了起来,“四十万骑兵,听上去的确是令人害怕的数字啊!”

  “侯将军,不知道我大秦的骑兵有多少呢?”洪云忽然看向了身旁的侯君集,笑问道。

  “我大秦的骑兵,大概只有三十多万吧?”侯君集随意地答道。

  “哦,那不是我大秦对上突厥,岂不是要落于下风了。”洪云听了之后,看向了郁射施突骑,一脸的戏谑。

  郁射施突骑握紧了拳头,他当然知道面前这个叫洪云的大秦文臣话里的意思,大秦的三十万骑兵,是真正的铁骑,而突厥的四十万骑兵,除了突厥本部的十万尚称得上精锐,其余的在那些大秦骑兵面前,不过是些会骑马的小孩子罢了。

  “我好像记得入冬以后,我大秦在土伦河一线与贵军交战,三战连捷,斩杀贵军骑兵三千,俘获战马两千余匹,至于军械吗,就不必提了。”洪云脸上带着笑意,目光逼视着面前的郁射施突骑。

  “哦,对了,贵国的两位王子好像还在我们这里。”洪云忽然看向了一直被黑骑营士兵看着的阿史那承庆问道,“听说处罗可汗好像只有这两位王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上使,究竟想要些什么?”看着穿上汉人衣冠的阿史那承庆,郁射施突骑的握紧的拳头无力地松开了,突厥眼下看上去强势,可是阿史那与阿史德两族里,有野心的人不在少数,要是哪一天处罗可汗身故,没有正统继承人,大秦只消暗中稍加挑动,恐怕刚刚兴起的突厥就要分崩离析。

  “也没什么?”看了眼低下头的突厥使节,洪云看向了身旁的尹成林。

  “突厥接受大秦册封,立大王子阿史那社尔为世子,赴长安敬谢天恩。”尹成林从袖中摸出内阁所拟的诏命,展开道,“此外都是些小事情,不过是每年进贡良马万匹,遵大秦为上朝,自称下国。”

  “你们!”郁射施突骑听着这些条件,才发觉大王子阿史那社尔不在帐中,想到这阴毒的一招,他的眼睛似要瞪出血来,日后突厥新可汗若是对大秦不敬,大秦随时可以大王子为名,发兵挑动突厥内斗。

  “看起来使节似乎很不满意啊!”洪云笑道,只是那笑容好像是在嘲弄郁射施突骑一样,“若是使节觉得不满的话,可以回去,不过我大秦的将军们耐心可一向都不太好。”

  “下臣拜领!”挣扎了半晌,郁射施突骑咬着嘴唇说出了这四个字。

  “不能接,不能接!”一直沉默的阿史那承庆忽地大喊了起来,他拼命地想要挣脱身后的黑骑营士兵,可只是徒劳无功。

  “何时大王子册封为突厥世子的消息传遍草原,便是二王子回去之时。”将诏书递给一脸惨白的郁射施突骑,尹成林瞥了一眼疯子般大喊的阿史那承庆道。

  “下臣知道了。”郁射施突骑接过明黄色的诏书,朝拼命挣扎的阿史那承庆静静道,“二王子,您要好好保重。”说完,他猛地回头,走出了营帐。

  阿史那承庆看着奉诏而走的郁射施突骑,整个人呆若木鸡,无力地跌坐在椅中。

  一直冷眼旁观的李昂看着郁射施突骑走出营帐,看向了身旁的侯君集,他又想起了那句话,霸权即和平,大秦的军人当为大秦的霸权而战。

第六十六章 大国的霸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