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狼王

    夜阑人静,昏黄的帐内,李昂替睡着的元洛神和霍小玉盖紧被裘,拿起长刀,吹熄烛火,掀帘而出。皎洁的月光下,草原的夜色宁谧,李昂走上了营地的哨塔。“大人。”看着李昂上来,崔斯特有些意外。

  “有动静没?”李昂走到崔斯特身边,看了眼远处的黑暗。

  “没有。”崔斯特摇摇头,自从黄泉说有人跟着他们,这数日来,他们晚上都是戒备森严,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你回去睡会儿吧!”李昂看着有些疲倦的崔斯特,笑了笑。

  “谢谢!”崔斯特楞了楞,最后走下了哨塔,这段日子和李昂相处下来,他心里明白,李昂不是个冷酷的人,只不过他不会轻易去相信一个人,可是一旦被他认同的话,那么他就是那种你可以放心地把身家性命托付的男人。

  站在哨塔上,李昂斜靠在木栏旁,半眯着眼,俯视着远处的草原。

  月光下的牧草丛里,图勒隐身其中,他是铁勒队伍里的斥候,从小是个孤儿,被遗弃在草原上,是一头母狼奶大了他。

  “狼王!”仰望着哨塔上的身影,图勒心里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喃喃自语道。

  忽然,李昂看着黑暗中随风摇曳的牧草,睁开了眼,身子也猛地绷紧了。一直盯着他的图勒也看向了前方,危险的感觉在心头悸动。

  “他是狼王!”图勒心里更加肯定自己的感觉,他直起身子,接着看到了让他愕然的一幕,只见他身边不远处的黑暗里,数条身影浮现,赫然是队伍里的大秦士兵,他们的脚步轻捷,走路时就像收摄声息的野兽。

  “同类!”这个念头刹那间在图勒的脑子里冒了出来,这些大秦士兵和他一样都是狼,而哨塔上那个男人就是狼王。

  图勒抓住了背上的猎弓,舔舐着嘴唇,他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和狼群一起捕猎的时候,他眼里闪着凶光,幽幽地看向了前方,只等着‘狼王’的命令。

  李昂看着一名黑骑营士兵悄无声息地进了营地以后,转过头,朝远处冷酷地笑了起来,他拿起哨塔上的大弓,熄灭了火光。

  黑暗里,拓跋硅看着远处哨塔上忽然熄灭的火光,心里一紧,就在刹那间,他听到了弓弦声,接着是呼啸的破空声,在他身边不远处响起,侧头去看,只见一枚铁箭将他的一名死士钉在了地上。

  “被发现了!”拓跋硅咬着牙,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大吼道,“给我杀,一个不留!”不过是刹那间,黑暗中,近三百的黑衣人从草丛里一跃而起,手里提着单刀冲向了不远处的营地。

  “肯出来了吗?”李昂看着黑暗里忽然冒起的人影,眼神一冷,继续开起了弓。看着哨塔上,箭无虚发的李昂,图勒心里狂跳着,他张开猎弓,射起了连珠射。两人弓术强劲,不过片刻间,已经射倒了十人。

  “射!”看着冲到营地前的黑衣人,李昂扔掉手里大弓,忽然暴吼起来。

  几乎在刹那间,一直隐而不发的九名黑骑营士兵,扣动了手里的三联装连弩,清脆的机扩声里,二百七十支短翎羽箭,将他们所围半径里的黑衣人全部射杀。

  “杀!”趁着那些黑衣人被连弩震慑的瞬间,李昂从哨塔上一跃而下,右手横刀,左手短刃杀向了黑衣人群里。图勒扔掉猎弓,拔出自己的弯刀,跟着李昂,还有那些黑骑营士兵冲向了那些黑衣人。

  李昂的刀术大开大阖,那种凶悍绝伦的气势逼得与他对上的拓跋硅也不由心胆一怯,竟是被压迫得往后退了数步。

  看着李昂那以身换命的打法,图勒的眼睛血红一片,他觉得自己回到了以前和狼群一起厮杀猎物的时候,浑身的血液都在躁动,想要更疯狂,更凶狠。

  “嗷呜!”忽然间,图勒仰天长啸,窜到了李昂身边,就像一头战狼护在了狼王左右,狠狠地将过来偷袭的一个黑衣人扑倒在地,手里的弯刀划过脆弱的咽喉。

  “谢了。”李昂眉间一振,朝替他挡下攻击的图勒道,接着飞起一脚踢翻冲来的黑衣人,横刀刺入那人的胸膛,顶着他在黑衣人群中冲出了十多步,才猛地抽出刀锋,侧身一刀,斩飞了他的头颅。图勒跟在李昂身后,沾血的脸上,一双幽寒的眼睛里透着嗜血的凶光。

  接战已有片刻,李昂和黑骑营的士兵,将近百的黑衣人挡在了营地前,让他们寸步难进,看着杀神一般的十一人,拓跋硅带着其他人从营地侧翼杀了进去。

  营地内侧,提刀的黄泉,身边是扛着黑色大刀的岑籍和近六十的铁勒士兵,看着冲进来的黑衣人,他们奋然迎击了上去。

  高欢坐在大帐内,看着朱亭和阿史那社尔,忽然问,“你们说,今夜来的人是要杀你们中的哪一个?”

  “无所谓!”阿史那社尔一脸的漠然,他的父亲舍弃了他,他只是一枚棋子,对他来讲,死只是一种解脱。

  “我想应该是拓跋家的人。”朱亭看着盯着自己的高欢静静道,“在翰州,有能力调集人手,搞出这样声势的除了他们和慕容家之外,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人可以做到。”

  “你倒是很清楚。”高欢看着朱亭,笑了笑,“你这样的人若是不死,我一定跟你交朋友。”说完,他站了起来,朝两人道,“走!去铁勒公主那里。”

  风四娘冲到李昂的帐子处,看到了抱着元洛神和霍小玉的崔斯特,她楞了楞,马上道,“送她们去姓薛的那里,那里最安全!”

  “风姐姐,公子他不会有事的吧!”

  “嗯,当然了,他可是这世上最强的男人!”风四娘看着盯着她的两张有些慌色的小脸,笑着道。

  大帐内,齐陵王按着刀,看着拉住她的薛衣人,最后拨开了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对帐外的风铃铁卫和铁勒的精锐士兵吩咐道,“看好公主!”

  “你要去救他!”看着走出帐外的齐陵王,和崔斯特过来的风四娘皱了皱眉问道。

  “你不也是吗!”看着抱着霍小玉的风四娘,齐陵王笑了笑,“难道你打算替他照看她们?”

  “老娘很久没动刀了。”风四娘笑了起来,把霍小玉交给了崔斯特,“看好她们两个,要是她们出了事,就别指望回去赎你的阿梅了。”

  看着连袂而去的齐陵王和风四娘,崔斯特摇了摇头,抱着两个孩子,进了大帐。

  黑暗的远端,听着夜风里传来的厮杀声,慕容恪跳上了马,朝身后大喊了起来,“拓跋家背叛上作乱,人人得以诛之,给我杀光他们!”

  轰隆隆的马蹄声踏碎了寂静,慕容家的踏火骑兵跟着他们年轻的公子,冲向了远端的战场,那里有和他们争斗了近百年的世仇,拓跋氏,今夜他们就要将这些背叛大秦的无耻之徒全部斩杀,彻底打倒拓跋氏。

  

  

第六十九章 狼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