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砰!”庞被夏洛特正面击出的一拳打得笔直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哼,不用装了,前几次打中你,你一点事都没有。”夏洛特毫不客气地对躺在地上的庞喊道。

  “呵呵,被发现了。”庞摸着后脑勺爬起来。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怕我的攻击呢?”夏洛特问。

  “不能。”庞一口回绝。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夏洛特嘟囔着走到火堆前坐下。

  龙扶着蓝翎坐在篝火旁,蓝翎靠在龙的身边,略显疲倦的脸因为和龙如此接近而兴奋得发红。“庞先生。”蓝翎怯生生地对这个刚刚还是可怕的敌人的法师说,“我想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能躲过夏洛特的攻击。”

  “哦?身为神官的你能看出来,也是理所应当的。那么,说来听听吧。”庞背靠着一棵小树,颇感兴趣地说。

  “恩,首先你在自己身上施了一个时间很长,不过效果并不明显的魔法盾,据我所知,这种法术是法师的必学课程。”蓝翎稍微停一下,抬头接触到龙鼓励的目光,继续往下说,“从刚才的战斗来看,你比较擅长元素魔法。那个随时保护你的魔法盾很可能是由元素组成的。当你觉得自己即将受到攻击的时候,对元素控制十分拿手的你就会凝聚元素的力量,将防御力集中在某些脆弱的部位。所以刚刚你隐身时,毫无防备地被夏洛特击中,会受比较重的伤。”

  “哦?是吗?”夏洛特一付活该的表情,“哼,刚刚是因为我手里没武器,又用不惯龙的剑,否则……”

  “果然不愧是神官,刚刚的结论基本正确。”庞完全不理会夏洛特的话,走上前,坐在篝火前,明灭的火光使他的脸看上去格外神秘。

  “庞,你到罗萨城来,是你任务的一部分吗?”龙问。

  “我不能回答你,如果我说了,我就不能从学院毕业。”庞眯起眼睛,享受地喝了一口热水。

  “但是你早就知道我们的任务了,不是吗?”龙盯着庞的眼睛,似乎要从那里看出点什么来。

  “不错。”庞干脆地回答,“但那是有区别的。你们的任务是什么,我很清楚,因为我的任务也和你们的有关。但是我不能直接告诉你们我的任务是什么,学院里研究心灵魔法的老家伙能轻易地知道我们是否违背了院长定下的条件。”

  “不能直接说,那么给一点提示如何?”夏洛特凑过来小声对庞说。

  庞:“你声音再小也没用的……”

  龙:“既然你不能直接说,那么我们来猜测一下好了。蓝翎证实你是莉诺雅魔法学院派往罗萨城的使者,这说明你的任务里明确地说明了我和夏洛特的任务——至少是我的任务。虽然夏洛特的任务的具体内容我不知道,但是大概能猜到,大意是协助我完成任务。”他用询问的眼神看了夏洛特一眼,夏洛特看着篝火,没有否认。奇怪,龙想着,夏洛特失踪几天之后变了不少,他和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庞点头示意龙继续往下说,龙集中一下精神,继续分析:“我们三个是同一天出发的,身为法师的你体质比不上我和夏洛特中的任何一个,但是你却比我们先到罗萨城,我相信你在移动方面必然有比我们更快捷更省力的方法。”

  庞微笑着说:“这一点我并不打算隐瞒,如果你们愿意,后天就能回到那加城。”

  蓝翎吃惊地问:“难道你是空间魔法的见习研究员吗?可是刚才你的元素魔法……”

  庞摆摆手阻止她打断龙的思路:“空间魔法只是我在闲暇时的兴趣,好了,不要扯到别的事情上去,继续说。”

  龙向庞点点头,说出自己刚才的想法:“刚刚说过,跟我们相比,你在行动上明显占优势,也就是说你并不赶时间,在我们辛苦地步行赶往罗萨城途中,你完全有足够的空闲向我们出手。夏洛特,你认为,如果庞在来的路上偷袭我们,和今天的结果有什么不同?”

  夏洛特仔细想了想,喃喃到说:“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恩……”他呆呆地想了半天,一脸很辛苦的样子,然后突然爆怒,一把捏住庞的脖子:“庞,你这个混蛋!!我要回去烧光你的书!!”

  龙连忙拉开夏洛特:“我只是假设而已……”好不容易把夏洛特拉开,夏洛特仍然想用脚去踢庞。

  庞被掐得满脸通红,咳嗽了半天才恢复过来。“你这家伙,是不是想找打啊!!”

  夏洛特被龙抱开,恨不得用嘴去咬庞,但是够不着,只有大骂:“你这个混蛋,我要踩死你!!”庞“嘿嘿”笑了两声,不理夏洛特。

  过了半天夏洛特才平静下来,龙想了半天才找回刚刚的思路。“夏洛特,你也知道,今天如果不是有蓝翎在这里,你能不能打败庞召唤的妖精还是一个问题。”

  夏洛特不否认。龙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说:“如果在我们来的路上庞向我们出手,我们一定抵挡不了。”出乎意料的,夏洛特没有发飚,而是长叹一口气。

  “但是他没有。所以,至少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庞并没有有意要为难我们。”龙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之间思路变得十分敏捷。“夏洛特,在罗萨城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是庞了吧?”龙问。

  夏洛特有些不情愿地点头。

  “按理说,庞比我们先到罗萨,可以在根本就不让我们发现的情况下离开,但是他却留在罗萨。还有,今天白天我们一直都很小心,可是除了夏洛特,我和蓝翎都没有发觉敌人的存在——庞要隐藏自己的行踪是轻而易举的,但是他故意让夏洛特发现他,还把夏洛特折腾得遍体鳞伤。然而他对我们确实是没有敌意的。这些,能说明什么呢?”龙心里涌起强烈的不祥感,不敢继续说下去,只好转向蓝翎,希望她代自己说出答案。

  “他无聊。”夏洛特面无表情地说。

  庞发出“啧啧”的声音。

  刚刚龙说了那么多,听得蓝翎的脑子里一团乱,什么结论都得不出。龙提示地说道:“庞和夏洛特不一样,他做一件事必然有自己的目的,绝不做毫无意义的事。”

  蓝翎歪着头想了想,接着龙的话说:“龙刚才说的已经很清楚,庞明显是想要告诉你们什么。庞留在罗萨城,有两种可能,第一,和他的任务有关,第二,为了提醒你们前面可能有危险。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庞都没有必要露面——庞刚刚已经说过,学院的心灵研究员能判断一个人是否违反誓言,当然能轻易知道庞是否和你们接触过。但是庞偏偏在我们面前出现,解释只有一种:他留在罗萨城,是因为,你们前面的危险就是他自己。所以庞的任务就是……”

  “够了,不要再说。” 庞突然打断蓝翎的话,“你们心里有数就行,千万不要多想,心灵魔法的可怕是你们无法想象的。”说完这句话,他拉起夏洛特:“喂,给我搭个帐篷。”

  夏洛特大叫:“休想!我们没多的帐篷了。”

  “行了行了,大不了再让你打一拳?”

  “我不会再上当的,你前几次都偷偷耍赖!”说归说,他还是从行囊里拿出东西,“这次不准用魔法盾啊!”

  ……

  龙默默地坐着,在想刚才没说完的话。龙有些懊恼,虽然不知道学院给庞的任务具体是什么,但可以肯定一点,这个任务一定对自己不利。多亏庞想到一个如此折中的方法来警告自己,又没有违背院长的条件。回到那加城,院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不授予自己骑士称号。但是,为什么呢?学院为什么要阻止自己成为骑士?

  虽然坐在火堆旁边,龙也在身边,蓝翎还是觉得身上阵阵发冷,初次外出旅行就遇到这样的事,前面等待他们的,还会有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四个人继续往那加去。庞本来想用传送法术来节约时间,可别扭的夏洛特偏偏不肯,庞也没办法。龙倒是无所谓,而且太早回去,可能会惹人怀疑,还是老老实实的步行比较好。蓝翎当然是听龙的,龙怎么决定她就怎么做。

  四个人排成一列,龙在前面开路,蓝翎紧跟着他,夏洛特在最后,庞在中间。路上,夏洛特问庞:“你那天召唤出来的那个怪物是什么东西?”

  龙早就想知道了,他私下问过蓝翎,蓝翎也不太清楚。本来不想打听庞的私事,既然夏洛特问起了,干脆就问明白。龙问:“是啊,那是什么?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能把这么厉害的怪物召唤来,那是不是表示你比它的力量更强?”

  庞用手拨开两边挡路的树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龙,你看到那个生物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龙回忆当时的场景,虽然已经是过去的事,回想起来仍然不寒而栗,他说:“那是一种很难说出来的感觉,面对着那样的敌人,心底里涌上来的恐惧让你根本就没有勇气战斗。那天我们能平稳地站在那里,完全是因为蓝翎给我们施了法术。我很清楚地知道,一旦我们脆弱的心灵所包裹着的战神的守护失效,我们就彻底完了。”龙看着远处,眼里仍有未消散的惧意。

  庞点点头,说:“虽然是我将它召唤出来的,却我并不能完全控制它。一旦有人向我或者它进攻,它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撕碎。不知道为什么,它对夏洛特的敌意最强。夏洛特,你当时又是什么想法?”

  夏洛特漫不经心地说:“如果它小两号,我一定上去痛扁它一顿。”

  庞叹口气说道:“事实上,我本身的力量并不足以召唤它,更不说控制它。我之所以会这个法术,是因为院长给了我一个魔法卷轴。虽然我记下了召唤咒文,但是我无法独立完成召唤术,我的精神力根本无法与它抗衡。”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听到这里还能镇静地发问的只有夏洛特一个人。

  “本来我不想说,不知道对你们来说也许更好,也许你们早就猜到了。通常,书里面称这种生物为——恶魔。”

  听到这个词的三人再也没有心情发问,沉默一直保持到傍晚。

  当晚四人依然是在森林里露宿。

  “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不要提起。”庞坐在火堆前,盯着跳动的火焰,思绪渐渐飘入回忆中。龙,蓝翎,夏洛特三人坐在他对面,静静地听他讲述。

  “那天院长交给我卷轴里有一个恶魔召唤卷轴,你们不能想象,当我得知自己已经掌握了能够左右别人生死的能力时,我是什么感受。但是我并不能完全操纵它,可惜,它是那样一个完美的生物。”庞沉浸在兴奋中,眼睛似乎放出微光,他挥舞着手臂说:“我几乎就忍不住在遇到你们之前使用那个卷轴。”

  夏洛特冷冷地打断他:“如果你拥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它,你是不是早就把我们打趴下了?”

  “夏洛特!”龙急忙呵斥他,“庞不会这么做的。”

  庞用很诚恳的语气说:“不,我会。但是我对你们并没有恶意。强大的力量,对我而言仅仅具有一种收藏价值,不,应该说这是我的爱好所在。如果有一天,夏洛特所说的情况变成了事实,那也只是因为我想验证自己的能力而已。毕竟像你们这么好的对手并不多,而且我觉得我们三个人都还有很大的发展余地。”

  龙听得目瞪口呆,夏洛特看了他一眼,问庞:“我不能相信,难道那只怪物对你就没有一点影响?”

  庞听到这句话,突然陷入一种紧张的情绪中,他缓缓地说:“你说得没错。恶魔出现的时候,我就站在你们对面,从你们的表情能轻易地看出你们的想法。夏洛特是厌恶,龙下定了必死的决心,蓝翎小姐小声祈祷。当时我戴着帽子,你们看不见我的脸,否则你们一定会大吃一惊。虽然我自己也看不见,但是我能肯定,我脸上露出的恐惧,比你们三个人加起来的还要多。”他神经质地触摸下自己的脸,仿佛从那里能读回过往的记忆。

  “这是怎么一回事?”龙紧张地问。

  “法师在召唤生物的时候,必须将自己的心灵与被召唤的生物沟通。”蓝翎插了一句,“大概是这个原因吧。”

  “不错,”庞点头同意,“我无法控制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不能抵抗它的邪念。从恶魔的心里传来的无穷无尽的邪念,冲淡了我心里的一切念头,唯一剩下的只有恐惧,对它的恐惧,对自己力量的恐惧。我不能确定,在将来的某一天,这股力量在消灭敌人的同时,会不会将它的主人也一同消灭掉。那只是一个卷轴,一个经过处理,削弱了负面作用的卷轴。我真的不能想象,完全依靠自己的能力施展这个法术的时候,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如果再给我一个恶魔卷轴,我有没有勇气打开它?”庞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近乎是自言自语。

  龙和夏洛特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恐惧。庞的能力是他们从小就深知的,他仅仅使用了一个卷轴就已经濒临精神崩溃,那么制造这个卷轴的人,其强大是可想而知的。

  龙想着,庞说卷轴是院长给的,本来以院长的嫌疑最大。但是,按理来说,蒙尼院长不可能这么不智,如此明显地把自己的力量暴露出来。所以这个卷轴是院长所制作的可能性不大,那么,这个卷轴是谁制作的呢?

  坐在龙身边的蓝翎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眼前熊熊的火焰根本无法抵挡从心底里涌上来的寒意。她轻轻地挨着龙,他冰凉的铠甲传来的触感,使她觉得安心。

  “庞,你现在修行到什么程度?”夏洛特突然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我吗?”庞从深思中醒来,抓抓脸,说:“我大概比莉诺雅魔法学院大部分研究员都要强。少数几个人我不能肯定,但是他们绝不会比我强太多。”

  “你呢?”夏洛特又问龙。

  龙想了想,说:“我拜访过骑士学院的骑士,估计我的力量和他们不相上下,比院长伍乐要弱一些。”

  “好,我们来比较一下。”夏洛特说,“庞,你认为,我和龙,蓝翎姐姐,再加上你,是不是恶魔的对手?”

  庞摇摇头。龙也摇摇头。力量相差太悬殊了。

  夏洛特点点头,继续说道:“莉诺雅魔法学院是那加王国最大的魔法学院,其他郡的法师即使再厉害也不会比学院里的强很多;罗萨城是独一无二的骑士之城,骑士学院的骑士可以代表整个王国的骑士。庞,龙,你们两个是魔法学院和骑士学院的佼佼者。还要再加上我和蓝翎……”

  庞抢先说出结论:“你的意思是说,王国内根本没人有足够的力量做出这个卷轴?”

  “不错。”夏洛特看着龙说,“而且,很有可能,院长给庞这个卷轴的目的和我们昨天想象的并不一样。他并没有明确地向你下任务要你杀掉我们吧?”

  龙看到庞点点头,心里觉得舒畅了些。昨天猜想院长给庞的任务时,他觉得非常难过。那加王国的人都相信世界是美好的。龙也是这样,他宁愿给自己一个未必存在的理由,也不愿相信有人会对他不利。况且有时,人们没有恶意,却迫不得已做出自己不愿做的事,庞对他们动手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这个话题不能多谈。”庞说,“现在离院长定下的时间期限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你们打算就这样浪费在无聊的步行上吗?”

  “你有什么好建议?”龙问庞。

  庞笑着说:“我的意思是,龙等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不如尽快回那加城。如果院长问我们为什么会一起回来,干脆就实话实说。反正我们到现在也没有违反任务的规定。”

  夏洛特看一眼龙,叹了口气,说:“好吧,我没意见。”

  一大早,庞起来准备魔法阵。他先在较开阔的空地上清理出一块平坦的土地,然后着手画魔法阵。蓝翎和龙很有兴趣地在庞身后观看。夏洛特坐在离他们不远的树上,无聊地晃动着双腿。庞先画了两个同心圆,直径足有50多格,然后在两个圆之间的地上画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花纹,中间夹杂着一些文字。这项繁琐的工作一直到天色擦黑都还没完成。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将剩下的完成,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庞揉着酸痛的腰,说。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们总是能记住别人不可能记得的东西呢?法师个个都是怪物啊。”龙开玩笑地所。

  “庞先生,我来帮你恢复一下吧。”蓝翎小声说,征得法师的同意后,她向对他施展了一个月神迪娜亚的治疗术。

  “适当地用用脑子,能使你看上去更聪明一些。”庞嘲弄地对龙说,“你对法术的抵抗力太低了,还比不上夏洛特,也许你该学点基本的白魔法,整天都把神官小姐带在身边,会不方便吧?”

  蓝翎的脸红了,龙更是涨得满脸通红,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哈哈,我随便说说的,别那么紧张。但是,龙,你至少应该对魔法多了解一些。”

  龙默然点头。

  “关于法师的法术,我来说明一下。首先修炼的是最基本的法术,小时候我层施展过的火球术就是其中最普通的一种。”庞眯起双眼,“那时候天真的生活还真是令人怀念啊。”他抬头看着漆黑的天幕,仿佛有所感悟。

  龙也被带入到童年的回忆中,那加城游荡的少年,永远缩在桌子底下看书的少年,三个人年轻的梦想。

  良久,庞从回忆中回到现实:“说远了,现在就来说明我现在所修习的法术。魔法师这个词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事实上,法师中分成不同的派系,有些人修习咒术,有的人修习巫术。这两种人,分别称为咒术师,巫术师。咒术和巫术有很大的不同,唯一的相同点,是修习它们的人都必须以自己的身体健康做为代价,来换取强大的法力。一般来说,巫术师拥有的力量更大,但是相对也较危险,因为当他们施法失败,会有反噬效果。我选择的是咒术,另外还涉及了一些巫术的内容。那个召唤恶魔的法术,就很有可能是来自巫术。”

  龙点点头表示听懂了。庞继续说道:“现在学院里的法师,大部分是咒术师,他们的修行已经到了顶点。只有个别的巫术师完成了巫术的修炼,但是依我看,学院巫术师的能力绝对不足以召唤恶魔。所以我猜测,在咒术和巫术之上应该有更强大的法术系存在。”

  一直默默听着的蓝翎说出自己的疑问:“庞先生,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奇怪。有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说,里面出现的神祉不在神学院信仰的神之列,但是我却在古老的文献里找到了关于这个神的记载。你认为这是为什么呢?”

  龙听到蓝翎这么问,立刻醒悟到她说的是骑士学院的传说的事,不由得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庞沉思了一会儿,犹豫不决地说:“也许是因为过去存在信仰这个神祉的种族,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消失了,所以关于这位神祉的记载也灰飞烟灭。”

  “这么说,那位神应该是存在的咯?”蓝翎热切地追问道。

  “这个,我也不能肯定,你到魔法学院去查查看吧,里面也许有更多的资料。”

  蓝翎看了龙一眼,正好龙也在看着她。两人的目光相接,都低下头去。

  庞看到这一幕,哈哈笑了一声,看看周围,嘴里说着:“不知道夏洛特跑哪儿去了?”一边信步走开了。

  庞走后,龙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蓝翎。”

  蓝翎“恩”了一声。龙看她没有别的反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拉蓝翎的手,又不敢。蓝翎低头,心里胡思乱想:他会不会突然要拉我的手呢?我要不要拒绝他呢。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直到传来夏洛特的声音:“龙,蓝翎姐姐,吃——”后面好象突然被什么打断了一样,接着听到庞的呵斥声:“吵什么吵,别打扰人家……往你身上丢个禁言,看你还叫……哎呀,不要咬我啊!”

  蓝翎隐约听到庞的话,脸上过不去,正要跑开,却被龙一把拉住。蓝翎回头看着龙,心里带着一点惊讶,一点盼望。龙紧握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们去吧。”

  “恩。”蓝翎把头深深地垂到胸前,任由龙牵着她,不管前面有什么,即使是恶魔,她也不在乎了。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