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啊~”夏洛特伸了一个懒腰,习惯性地喊:“龙?”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是在斗士学院睡的,看看周围,那个叫水月华的小姑娘不见了。这么早就去工作了吗?他走出门外,没看到水月华,去找找看吧,哦,刚买的武器可不能忘了拿,他回屋里拿起刀扛在肩上,往校场走去。

  “中午好啊。”水月华远远的看见他,热情地打招呼。她今天换了一身小厮的打扮,夏洛特差点又把她当成男孩。

  “哦,已经中午了啊?”夏洛特抓抓头,尴尬地说,“我还以为很早呢。”

  “你好象习惯睡懒觉哦,睡了这么久,肚子饿了吧?你等一下,我去拿点东西给你吃。”水月华说完不等夏洛特答话就跑了。

  “喂,我要走了,不……”夏洛特说到一半,水月华已经跑到听不见的地方去了,他无奈地摇摇头,信步往斗士学院后面走去。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呢?前面有一个40岁左右,提着把巨大的斧头的家伙正在教训一群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夏洛特走过去,听到那人的大嗓门在喊:“你们这些年青人,就知道偷懒,整天想着什么传说,什么圣战,有那时间不如自己好好多练习!刚刚是谁先说起的?给我站出来!”人群一动也不动。那个像是教练的人又大声骂道:“没有人肯承认吗?自己做过的事不能承担责任,这算什么斗士!今天你们所有人都不准吃饭!训练量加倍!”

  夏洛特看不过去了,不就是比自己大几岁嘛,凭什么胡乱教训人,这家伙跟庞一样讨厌!“喂,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夏洛特问道。

  教练模样的人转过身来,上下打量夏洛特几眼:“你不是斗士学院的吧?我在教导我的学生,不用你多事。”

  夏洛特说:“斗士应该有务实精神,与其在这里大喊大叫,不如让你的学生多多吃饭,多多练习,这样才不会像你一样,年纪这么大了还只知道训人。”

  教练勃然大怒:“你是哪儿来的小子,敢教训我?”

  夏洛特不动声色地说:“年龄大并不表示懂得多,唉,我是不是有点小孩子气,恩?居然跟这样一个老家伙吵得这么带劲。”他故意对着后面的那群学员说,惹得人群里发出一阵笑声。

  “不准笑!”教练回头大声喊,转过来对夏洛特说,“看你的样子也就十几岁,我不跟你计较,你快点离开,这里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

  夏洛特一听别人说自己是小孩子就有气,偶尔被龙和庞说说也就算了,正好有借口撒娇,但是被一个不认识的人说自己是小孩子,他可受不了。“好啊,我今天还偏偏不走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夏洛特躺下来,头枕在刀上,一付悠闲的样子。

  教练看了夏洛特半天,慢慢说:“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斗士学院也是随便什么小混混都能来捣乱的。看你带了刀,估计有两下子,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他回头对人群里说:“风神,你过来。”

  人群里站出来一个瘦高瘦高的小伙子。

  “拿你的刀,跟他比划一下,小心不要伤到他。”教练冷冷地说。对这个无礼的小家伙,他动了点怒气。

  风神拿起刀,走到教练和夏洛特之间,说:“你好,我是风神,这位是我们的院长宾果。如果你没什么事,还是快点走吧。”他对夏洛特眨眨眼,示意不想和他动手。

  夏洛特看都不看风神,大大咧咧地说:“我没事啊,但是我还不能走,我在等人呢。要动手叫他自己来好了。”说完打了一个哈欠。这倒不是故意气人,他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还真有点困。

  风神看看夏洛特,又回头看看宾果,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宾果眼睛一瞪:“去啊!看我干什么。”

  风神无奈地对夏洛特行了个礼,说:“对不起了。”也不见他怎么作势,人影一晃就到了夏洛特面前,一刀往夏洛特挥下。

  一声惊呼,接着是盘子掉在地上的声音。刚刚跑过来的水月华捂着眼睛不敢看。眼看夏洛特躲不过这一刀,刀却在离夏洛特半个刀身的距离停住了。风神犹豫着,这一刀该不该砍下去。

  夏洛特好象什么也没看到,跳起来说:“水月华,你来了。哎呀,饭菜都弄脏了。”他看都不看近在咫尺的刀锋,径直走过去,把掉在地上的盘子拣起来,里面还有一小半食物没脏,他用手指抓了一把送到嘴里,对着水月华说:“要是天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就算被刀砍死了也值得。”这句话就纯粹是为了气那位叫宾果的教练了。

  果然,宾果把风神往后一推,走过来对夏洛特说:“小子,拿起你的刀。”

  水月华拦在夏洛特身前说:“宾果叔叔,他是我朋友,你不要为难他好不好?夏洛特哥哥,你向宾果叔叔道歉啊。”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夏洛特。

  夏洛特摇头,说:“他无缘无故罚那些学生,我才不向他道歉呢。想教训我,尽管来好了。”

  宾果微微平息的怒气爆发出来:“小华,你让开,今天不揍他一顿绝不让他走!”

  水月华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夏洛特轻轻把她拉到身后,微笑着对她说:“放心吧,大不了就是打一架嘛,不会耽搁吃饭的。”水月华还想劝夏洛特,他转过头对她笑笑说:“小华,这名字真好听。乖乖在这里等我,马上就好了。”拍拍水月华的头,夏洛特一手提着刀,往宾果走去。水月华楞楞地站在那里,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夏洛特走到宾果面前,说:“等下我要是支撑不住,你可要手下留情哦。”宾果瞪着他,鼻子里哼了一声,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给他点苦头尝尝。

  夏洛特拔出刀,低头念道:“神圣的哈玛,请赐给您的使徒圣洁的锋锐吧。”他手上的刀突然散发出光辉,虽然是日当中天,仍明显的晶光闪闪。“来吧。”夏洛特说。刚刚施展的是游侠的专属魔法——纯洁之刃。这个法术有多大的效果,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宾果丝毫也不在意面对的是一个会施法的对手,他哼道:“这类小伎俩对我是没用的。”将手上的战斧高举过顶,他狂吼一声冲向夏洛特,斧头斜斜砍下。风神的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宾果的动作让人看得一清二楚,却不知道比风神还快了多少倍。夏洛特没把握自己手里的刀能不能接得住战斧,高高跳起,从宾果头顶越过,闪过这一击。宾果将竖劈的力道稍稍改变方向,借着战斧的去势,旋身又是一斧从下往上扫,夏洛特忙伏下身子,战斧擦着他的头皮掠过。百忙中夏洛特摸摸自己的头发,吁出一口气:“还好没断。”

  宾果一声不吭,将战斧旋转的势子改成竖直向上,赶上前一步,奋力往下疾砍。夏洛特刚刚从伏身变成站立,想就地滚开都不可能,只能硬接这一斧。他借起身的力量,双手举刀往上一挡。“当”的一声大响,战斧稍微停顿了一下,将夏洛特手里的刀拦腰砍成两段,继续向下。夏洛特被战斧的冲击力撞得往后退开,险险避过这一斧,却失去平衡,连两截断刀都脱手飞出。宾果这一斧经过三次加力,光凭腕力已经不可能让它改变方向。巨大的战斧重重砍在地上,激起一阵灰尘。夏洛特得到喘息的机会,却不站直身体,而是趁宾果被地面的反震震得手臂稍麻,往前扑出。宾果的战斧势大力沉,却要挥舞起来才能发挥力量,在极短距离内根本不能施展。夏洛特扑上去,抓住战斧的一端,用力回夺。

  宾果的手臂瞬间恢复过来,夏洛特空手来夺斧,他当然运力护住,两人略一僵持,夏洛特双手一松,这次轮到宾果失去平衡。夏洛特矮身,伸腿,横扫,宾果应声倒地。论力量,当然是宾果占上风,论灵活,夏洛特却有绝对优势,宾果知道这一点。刚刚一时气恼用力过度,给夏洛特有机可趁,这下闹得狼狈不堪,宾果也顾不得形象,忙横着滚出,想逃过夏洛特的追击。夏洛特却站起身不动。等宾果去势尽了,夏洛特才冲过去,一拳挥过去。宾果滚到一边,趁势跳起,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迅速变大的拳头,越来越近。宾果唯一能做的,只有闭上眼睛。

  “唉。”夏洛特叹了口气。

  宾果等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生,他睁开眼,垂头丧气地说:“你赢了。”这时候,水月华才反应过来——已经结束了?她跑过来查看夏洛特身上有没有地方受伤。

  夏洛特又叹口气:“唉。”

  宾果瞪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叹气。

  “肚子饿了。”夏洛特愁眉苦脸地说,他转身对水月华说:“能麻烦你再给我做点东西吃吗?”

  夏洛特舒服地坐在桌子前,像几年没吃东西一样疯狂吞咽。水月华坐在他旁边,微笑着看着他。

  坐在对面的宾果一脸愁苦。

  “喂,你怎么不吃啊?”夏洛特含糊地说,“你要是不吃,把你那份留给我好了。”

  宾果看他一眼,不说话。

  “还在为刚刚的事不高兴啊,你这家伙,真像个小孩子一样。”

  宾果“哼”了一声,赌气似的慢慢吃东西。

  “算了算了,我说过了嘛,刚刚我真的是侥幸。你知不知道我一拳的力量有多大?有次我一拳重重地打中一个法师,可是他一点事都没有,爬起来就走了。刚才要是我真的打你,你就知道我的力气有多小了。”夏洛特边说边吃,一点安慰人的诚意都没有。

  宾果听他这么说,才觉得稍稍好过了些,讪讪地说:“输了就是输了,不会不承认的。”

  夏洛特一点都不关心宾果现在的心情,问:“对了,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关于阿什么神的传说?”

  “传说倒是有,不过估计都不是真的。”宾果把传说的内容说了一遍,“今天上午我就是为学员们在谈论这个传说而生气。有空闲聊,还不如好好去练习一下。”宾果听到传说这两个字就有气,要不是学员们在讨论那个见鬼的传说,他也不会莫名其妙地和夏洛特打一架,还输得这么惨。“奇怪,今天早上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年青人来问呢。现在的人就是喜欢走捷径,不愿吃苦用功了。”宾果感叹道。

  “哦?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夏洛特直觉那是龙和蓝翎。

  “男的高高大大,据他自己说是那加来的骑士,女的没有表明身份。”

  “啊,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吗?”夏洛特忙问,连嘴里的东西都顾不得吃了。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他们问完以后就走了。”宾果耸耸肩。

  “恩,我吃饱了!”夏洛特站起来,拍着肚子,“我走了!”他起身往外走。

  “喂,夏洛特哥哥,你要去哪儿啊?”水月华追过去。

  “在这里多呆几天再走吧。”宾果说。

  “不了,我要去找我的朋友。”夏洛特对着宾果笑笑,“小华,”他摸着水月华的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喂,你不是要把我们的杂务工兼清洁工兼厨师带走吧?”宾果抗议道。

  “这样啊,要不,小华你就留在这里,我过段时间来找你玩。”夏洛特问水月华。

  水月华拉着夏洛特的衣服:“你在这里多玩几天嘛。”

  “不行,我朋友现在一定到处在找我呢。再不回去就找不到他们了。”夏洛特说,“喂,宾果,你可别把小华累坏了哦。我还要回来吃她做的菜呢。”

  “行了行了,我们都很疼这小丫头。你就别像个老头一样罗嗦了。”宾果抓住机会,终于回报了夏洛特说他像小孩子的那句话。

  “恩,那我走啦。”夏洛特大声说,“小华,等我来找你哦。”

  水月华点点头,脸上有泪珠滑落。

  “以后不要老是哭,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夏洛特把水月华脸上的泪水擦掉,“来,笑一个给我看。”

  水月华勉强咧嘴笑了一下。

  “对嘛,这样才好看嘛。行了,走咯。”夏洛特一阵风似地跑出去,眨眼就跑得没影了。

  水月华注视着夏洛特离去的方向,呆呆地看了许久。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