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当,当!”从一片茂密的树林里传来金铁交鸣声。

  一个体格壮硕的大汉正和一个少年交手。说是交手,不如说是练习或者是指导。因为大汉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半分。他只是看似随意地挥动手中的大剑,格挡开青年的攻击。

  大汉40岁上下年纪,银白色的长发率性地披在背后,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长剑。他的对手是一个18岁左右的少年,乌黑的长发用发带束在背后。他使的是长刀。那把平平无奇的长刀在少年手里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灵活飘逸,无孔不入,但是很奇怪的,不管他怎么改变攻势,都无法攻进大汉巨剑的防御。

  少年灵活地变换方位,打算在大汉转身之间找出破绽。可是大汉背后好象长了眼睛一样,剑从腋下或者从肩头刺出,总是恰到好处地化解少年的进攻,偶尔他露出攻击的意图,少年立刻大骇后退。虽然大汉并没有真正反击,但这一点恰恰是最可怕的。一旦他找到机会反击,一定是无坚不摧不可抵挡的。少年很明白这一点,所以拼命加强攻势,想一口气打破大汉的防御,不给他出手的机会。

  缠斗了一会,少年见游斗的战术起不到作用,决定强攻。他飞快地移动脚步,从大汉侧面移到背面,突然削出一刀,又立刻移到大汉正面,大汉并不转身,斜身躲开。少年晃到大汉视线看不到的死角,高高跃起,长刀竖直砍下。大汉看也不看,一剑斜向上刺出,剑尖微微抖动,正好堵在少年长刀运动的轨迹上。眼看自己的刀无论如何变换方向,都必然会在蓄积足够的力量之前和大汉的巨剑向撞,少年将刀一侧,用刀面蹭在剑刃上。长刀沿着巨剑向下滑行,刀剑摩擦发出难听的声音。

  虽然摩擦力减慢了长刀向下的速度,但是这一刀的威力依然不可小窥。长刀即将砍在巨剑的护手处,那等于是少年双臂的力量和大汉一只手腕的力量对抗。如果不出意料,大汉的剑一定会被撞飞。少年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大汉百忙中叫了一声:“好!”他也依样葫芦,巨剑当头一横,双膝微弯,另一只手在剑尖一托。用膝部的力量承受了这一击。

  大汉的力量明显强于少年,少年整个人都被向后磕飞。少年一个空翻,双脚着地,却失去平衡,向前摔倒。他用手在地面连撑,辅助双脚,就势往前疾冲,身体几乎贴着地面前进。

  少年的行为颇出大汉预料,大汉略一犹豫,少年已经到了他跟前,长刀贴地削向大汉双足。大汉无奈下腾空而起,巨剑往下刺少年的背。少年收回撑在地上的手,任身体落在地上,从大汉下方滚过,避开大汉的巨剑。大汉仍身在空中,少年滚到他的后下方,手肘顿地,止住翻滚,腰部用力一挺,硬生生从地面弹起。这一跃的高度居然不逊色于大汉双脚起跳,两人一升一降,很快在高度上拉开差距。少年身在大汉后上方,居高临下向大汉颈项砍出一刀。

  大汉早听到风声,低头将巨剑横在颈后。“当”的一声,大汉双手往上一推,将少年震飞,自己借少年长刀的力量加速下降,稳稳地站在地上。

  少年却没有如大汉所猜的那样紧跟着落下,他高高往上飞出,单手一捞,抓住旁边一棵大树横出的粗壮枝桠,翻身半蹲在树枝上喘气,一边观察大汉的行动,伺机进攻,一边恢复体力。

  大汉集中精神摆出防御的姿势,不敢掉以轻心。过了片刻,少年一点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大汉知道不能让少年一直呆在头顶上,他用巨剑在地面一挑,手在空中一抄,抓住几颗飞起来的小石子,抖手投向少年。少年却不肯失去地利,手抓住树枝,绕树枝转了一圈,避过石子,仍旧翻身半蹲在树上。

  大汉哼了一声,微笑着说:“小子,不要以为你不下来我就拿你没办法。”他眼睛半闭,双手大张,开始凝聚力量。树林里突然起了一阵风,空气都向大汉那里涌去。大汉的脸因为强大的能量而发出金黄色的光芒。他用剑一指,一道剑气呼啸着向上飞出。

  少年早知不妙,一看到大汉的手有所动作,他立刻一个后空翻跳下树枝。他看到刚刚立足的树枝从中间断成两截,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假如大汉的剑指向自己,恐怕以后吃的东西都会从肚皮上的洞里漏出来。

  双脚刚落地,少年就大喊:“停!不打了。”

  大汉微笑着对走过来的少年说:“夏洛特,我不是告诉过你很多次了,不要一看情况不对就认输。你应该坚持到最后,不到最后一刻,你都不能肯定结果是什么。”

  夏洛特调皮地点头说:“我知道了。”

  “恩,刚刚你的最后一次攻击很不错,可是你还是老毛病,过分依赖自己的身体条件。如果有一天你受伤了,你还能保持今天的状态吗?你不能仅仅从优势方面考虑,还应该学会习惯在劣势下战斗。还有,在你这个年龄来说,你的技巧已经很完善,唯一缺乏的是经验的积累。但是你在力量上明显不足,这是你最大的缺点。”

  夏洛特搔搔头,为难地说:“我也作过相关的练习,可是效果不理想。大叔,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大汉抬头看着天空,陷入久远的回忆,良久,才缓缓地说:“那需要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我想,你大概是无法接受的吧。”他定定神,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把刀剑收拾一下,叫上小华,我们回去吧。”

  夏洛特默然点头,接过大汉递过来的巨剑。巨剑离开手的那一刻,大汉的气质突然变了,从一个面对千军万马面不改色的绝代豪侠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叔。

  也许大叔以前经历过什么伤心事吧,夏洛特想着。

  这时候,穿着白裙子的水月华蹦蹦跳跳地从树林里跑出来,手里捧着一大束花,笑着问:“夏洛特,今天的结果……”

  夏洛特略显沮丧地说:“我又输了,连大叔的衣角都没碰到。”

  水月华拉起夏洛特的手,把花交到他手里,说:“那你下次要加油哦。”

  夏洛特用力握下她的手,点点头。

  大汉面带笑容看着这对情侣,好象看到年轻时的自己。那时候,如果自己没有选择这条路,一切会不会有不同呢?

  “好了,我们走吧。”大汉收住笑容,转身迈开大步。

  夏洛特一手抱着刀剑,一手捧着鲜花,和少女跟在大汉身后。

  “大叔,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厉害呢?”夏洛特问。

  “一个月前你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伙子,现在居然能逼我使出剑气,你还嫌自己进步不够快啊?”

  夏洛特呵呵傻笑两声,接着问道:“原来大叔今天用的那招叫剑气啊,我能学吗?”

  大汉突然停住脚步,说:“其实,你要是使用魔法的话,战技恐怕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吧。”

  夏洛特呆立在那里,唯唯诺诺,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还没察觉吧,当你使出全力的时候身上会发出淡蓝色的光。”大汉继续往前走,“你不肯使用魔法一定有你的原因。我并没有怪你隐瞒我。我只是觉得奇怪,你身上的力量明明是神圣之神赐予的,为什么现在还会有……哦,算了。”他低沉地说:“反正我现在已经不是魔法世界的人了。”

  夏洛特急忙追上去说:“不,太照天叔叔,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只是……”

  大汉摆摆手制止了他的解释,什么话都不说,默默地向前走去。迎着夕阳的余晖,他的影子在身后越拉越长,孤独而落寞。

  吃过晚饭,水月华拉着夏洛特跑到树林里,两人坐在灌木丛后面说话。

  “小华,你说大叔会不会生气?”夏洛特坐在水月华旁边,握着她的手说。

  水月华摇摇头,说:“其实他没有生气,他应该是想到自己过去的事,所以才会那样的。”

  夏洛特想了想,说:“大叔好象有什么心事,要是我能帮到他就好了。”

  水月华看着夏洛特,问:“你不要继续找龙了吗?”

  夏洛特茫然地说:“代思提尼这么大,这一个月我几乎每三天就去城里一次,都没有龙的消息,我看他不会在这里。也许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

  水月华沉默了一会,说:“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跟着你。”

  夏洛特抱歉地说:“前段时间要你跟着我赶路,真是辛苦你了。还好大叔说这里的大城市都有和那加王国类似的魔法阵,这次我们可以传送过去。”

  水月华微笑着说:“一点都不辛苦啊。”

  夏洛特感激地说:“小华,龙刚离开的时候,多亏有你陪在我身边,否则我连自己应该干什么都不知道。谢谢你。”

  水月华握着夏洛特的手不说话。

  “怎么了?”夏洛特奇怪地问。

  “没,没什么。”水月华揉揉眼睛。

  “小华,你不会也离开我吧?”

  水月华轻轻地说:“不会的。我会一直跟着你。”

  “……”夏洛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舒展双臂,轻轻把水月华抱在怀里。

  水月华把头埋在夏洛特胸前,双手挂在夏洛特脖子上,闭上眼。夏洛特把下巴靠在水月华头上,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一时陶醉在两人的世界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低低的谈话声将两人惊醒。

  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冷地说:“难得今天人到得这么齐,我们来做个了断。”

  一个熟悉的声音哼了一声,是太照天。水月华差点喊出声,夏洛特忙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小声说:“别出声,听听他们说什么。”水月华点点头。

  另一个人桀桀地笑道:“太照天,真难得能见到你,正好给我们做见证,今天要把以前的帐好好算一算。”他沙哑的声音听着特别难受,水月华忍不住用双手捂着耳朵。

  就是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外面的人已经发现了两人的存在。“谁?”两个声音同时喝道。

  眼看藏不下去,夏洛特拉着水月华,从灌木丛里走出来。

  太照天好象早就知道他们在这里似的,说:“等一下不论发生什么事,下不要出手,也不要随便说话。”

  “哼!”一个穿长袍的人看了夏洛特和水月华一眼,不再理他们。

  另一个人浑身黑色装扮,在漆黑的夜里几乎辨不出他的身形,他沙哑的声音响起:“太照天,难道你知道活不了多久,给自己找好传人了吗?”

  太照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行了,别废话了,快点开始吧。”穿长袍的人背对着他们,望着天空说,“要知道,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从上次分别到现在,已经过了一百年了吧,你不想叙叙旧吗,弓青虹?”兰斯洛特桀桀笑着说。

  “你不会是想拖延时间吧。”弓青虹不耐烦地说,“今天太照天也在,我们可不能像上次那样半途而废。”

  “这个不需要你罗嗦。”

  “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弓青虹转过身,冰冷的眸子在月色下闪闪发光。

  兰斯洛特全身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气息,逼得水月华连眼睛都睁不开。“如你所愿!”他笑着说。

  虽然是在黑夜中,夏洛特和水月华仍清楚地看见,他狰狞的笑容似乎发着漆黑的光芒,比沉寂的夜色更黑。

  兰斯洛特和弓青虹对视一眼,突然同时疾奔而出。太照天紧跟在他们身后,不明所以的夏洛特抱起水月华,跟在太照天后面。

  夏洛特抱了一个人,速度明显下降,幸好太照天好象故意放慢速度,等夏洛特跟上来。

  夏洛特追着到了一块林间空地,把水月华放下来。兰斯洛特和弓青虹早就到了,正一言不发地对峙着。

  夏洛特握住水月华的手,感觉她在微微发抖,立刻想到是场内两人的气势影响到她。他给她施了一个神圣精神的魔法,加强她的抵抗力。水月华觉得好多了,握住夏洛特的手不肯放开。

  弓青虹看了夏洛特一眼,伸出手,从他的掌心升起一团火焰,向上飘在空中。魔法之火虽然显得很微弱,但足够看清眼前的一切。他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说:“年青人,这是给你的特别照顾,看好了!”

  夏洛特这时才看见,弓青虹穿的是橘红色的长袍,上面隐约有光彩流溢。而兰斯洛特的黑色长袍上则画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咒。一望而知,两人的长袍都具有抵抗魔法的力量。

  片刻的沉默,场中的两人同时前冲,紧张的战斗开始。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