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弓青虹和兰斯洛特用的都是宽大的巨剑,要挥舞开来才能发挥威力。两人同时前冲,“当!”的一响之后,两人交换了位置。他们的动作奇快,夏洛特的眼睛几乎跟不上他们行动的速度。他看了太照天一眼,见他丝毫没有吃惊的神色,看来太照天拥有和他们不向上下的实力。原来以前的练习中他一直没有尽全力。

  夏洛特集中心神,开始观看场内二人的战斗。

  弓青虹和兰斯洛特又交手两个回合,都是一触即退。数次之后,两人都意识到力量上无法分出高下,这样的战斗方式只是浪费时间,于是贴身展开肉搏。只听见当当连响,弓青虹和兰斯洛特以眼睛几无法捕捉的动作快速挥动手中的巨剑,连续互相砍出十几剑。两人双剑相交,用力一推,同时向后退开。

  “准备活动到此为止。”兰斯洛特笑着说,“现在,我要动真格的了。”他喃喃地念动咒语,往巨剑上施了一个魔法,巨剑好象镀上了一层膜,发出紫色的光芒。

  “那正是我想说的。”弓青虹施了一个同样的魔法,“再来!”

  两人毫不停顿,说完这两句话以后,再次展开肉搏。

  弓青虹一手握剑,另一只手在剑尖一推,巨剑以极高的速度向兰斯洛特划去。兰斯洛特矮身躲过这一剑,双臂使力,巨剑上挑。弓青虹后退一步,避过剑锋,一个小跳跃,使剑的手带动身体旋转一圈,巨剑斜斜往下砍。这一剑的威力波及了弓青虹前方的整个范围。兰斯洛特无法闪避,上前一步,剑尖斜上抵在弓青虹巨剑的护手处,轻易化解这一剑。弓青虹趁他全身的力量都使在剑上,右脚踢向兰斯洛特的咽喉。兰斯洛特偏头闪过这一脚,顺势往旁边闪开。弓青虹因为勉强出脚,身体失去平衡,落在地上。兰斯洛特趁势追击,巨剑横扫,弓青虹冷哼一声,手腕下挫,剑柄敲在兰斯洛特的巨剑上,将这一剑撞得改变方向。兰斯洛特出脚在地上一蹬,保持住平衡,手腕用力,被撞开的巨剑从下往上削弓青虹的手臂。弓青虹剑柄朝下,已经来不及用剑身来格挡。他看出这一剑的力道不足,用另一只手在兰斯洛特剑上一拍,将他的剑荡开。紧接着飞脚踢往兰斯洛特胸膛。

  兰斯洛特用手肘挡在胸前,接下这一脚。两人都被反震的力道弹开,重新调整姿势,寻找机会再次进攻。

  夏洛特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格斗时身体的这么多部分都可以当武器使用,自己一直以为脚只是用来跳跃的,从未用过脚攻击。而且自己跳的时候都是越高越好,原来还可以作便于进攻和防守的小跳跃。他感觉简直大开眼界,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发生的一切。想象着如果自己处在他们的位置会如何应对,越想越觉得凛然,额头冷汗直冒。

  场外的夏洛特心里想东想西,场内的两人片刻都没有停顿。就在夏洛特想象着自己能在弓青虹或者兰斯洛特手里支撑多久的时候,弓青虹已经连续向兰斯洛特攻出了十余剑。兰斯洛特稳稳地防守,等待弓青虹攻势缓下来的一刻。果然,攻到第25剑的时候,弓青虹微微一顿,兰斯洛特毫不犹豫,立刻发动反击。这时轮到弓青虹防守,兰斯洛特议一时也不能得手,两人纯粹在作力量的较量。看来两人势均力敌,短时间内不可能分出胜负。

  兰斯洛特的攻势也告一段落,弓青虹右脚后退半步,接下兰斯洛特的最后一剑,团身跳起,双手运剑,重重砍下。巨剑在他的手里挥舞起来,简直有如巨石压顶。兰斯洛特不敢硬接,侧身避过,飞腿踢向空中的弓青虹。弓青虹松开巨剑,双足点在兰斯洛特踢来的脚上,曲膝卸下这一脚的劲力,双拳砸向兰斯洛特脚踝。兰斯洛特单足立地,收回脚,毫不停留原势踢出。弓青虹的身体开始加速下降,这一脚踢向他的胸部。他并不惊慌,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化剑诀!”他的双手在空中游离不定地移动,瞬间在他双手之间出现一柄巨大的剑。那剑并不是实体,像有生命一般向兰斯洛特射出。兰斯洛特不得不放弃这个机会,收腿后退,用手中的巨剑接下弓青虹的化剑诀。无形的巨剑和兰斯洛特手里的巨剑相撞,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内。兰斯洛特后退几步,双手青筋暴起。显然这一剑他接得并不轻松。

  弓青虹站在地上,单手一招,落在地面的巨剑飞回到他手中。他甩动着手中的剑,冷冷地看着兰斯洛特:“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别让太照天笑话。”

  兰斯洛特仰天大笑:“你忍不住了吗?好,就让我看看你的圣剑术又进步了多少。”他把精神集中在剑上,巨剑在他手里嗡嗡作响。

  弓青虹身上慢慢散发出淡蓝的光芒,他手里的巨剑腾空悬浮在他面前。“来吧,很久没有领教你的剑舞术了。”

  夏洛特吃惊地看着弓青虹身上的变化,他身上的圣光和自己的很相似。难道……

  太照天不知道从哪儿拔出一把大剑,插在身前的土地里,双手放在剑柄上,黄色的光芒在他身上四出游走。“过来。”他沉声道。

  夏洛特很快醒悟,拉着水月华走到太照天身后。太照天低声说:“不要离开我身后。”

  水月华和夏洛特点点头。

  就在这一眨眼间,场内的情况发生了变化,弓青虹率先完成法术,低喝道:“化剑诀!”一道白光闪过,笔直朝兰斯洛特飞去。

  兰斯洛特毫不理睬,不,应该说是无暇理睬,他手里的剑随着能量的聚集仿佛有了生命般开始舞动。兰斯洛特的脸上露出狂态,大喝道:“狂刃斩!”他手里的巨剑突然脱手飞出,带着红色的光芒,将周围照得一片鲜红。

  太照天的银发突然飘动起来。紧接着是两声闷哼,弓青虹和兰斯洛特同时吐出一口鲜血。化剑诀和狂刃斩几乎是同时命中对方。弓青虹的法术虽然在施法时间上占了优势,但是显然在攻击速度上不及兰斯洛特。如果兰斯洛特不是在施展法术的话,大概能躲过这一击吧。

  兰斯洛特一刻不停,剑飞回手中,他继续施法:“魔剑的精灵啊,以你的身化为我的灵,守护与你们共舞的人吧。”

  那一刻夏洛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欢笑着向兰斯洛特聚集,在他周围形成一个护罩,若有若无地闪动着。

  弓青虹擦干嘴角的鲜血,巨剑不声不响地悬浮在他身前。他一动不动,瞪着兰斯洛特,脸上的金光一闪而没。突然他用手一指。在场的人都清楚地看到,8道利剑一般的光芒向兰斯洛特飞去。

  “剑气!”夏洛特惊叫出声,这不是太照天使用过的剑气吗?

  兰斯洛特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他没有把握自己的护罩能不能挡住8道剑气的攻击。咬咬牙,兰斯洛特喝道:“大地之刃!”话音刚落,兰斯洛特身体一震,魔剑精灵形成的护罩终于没能挡住凌厉无匹的剑气,只是将他受到的伤害降到最小。饶是如此,他的身体已经受了极大的打击,恐怕短期内无法再施展刚才那样大规模的法术了。

  弓青虹也不轻松,他站立的地面突然出现一把无形的剑,竖直向上冲出。虽然他及时避开了要害部位,但一只脚完全丧失行动力。

  太照天双手轻轻挥舞,将法术流泄到这边的能量消除。夏洛特感觉自己脸旁似乎有什么东西,像一条鱼一般游动,然后飞往兰斯洛特的方向。

  兰斯洛特吸收了四散的魔剑精灵带回来的部分能量,感觉好了些。他站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弓青虹。弓青虹也不示弱,勉强站直身体,调动全身仅剩的法力,打算对兰斯洛特施展最后一击。

  “来吧,”弓青虹轻声咳嗽着说,“最后,尝尝圣剑术的最高成就,心剑。”

  兰斯洛特低头凝视着手里的剑,默默地说道:“传说,当魔剑术运用到炉火纯青的时候,终于可以放弃以驾驭精灵的方式使用武器,而真正进入与精灵共鸣的境界,所以才有这个法术的产生。”他放下手中的剑,抬头看着天空,说:“这个法术是怎么运行的到现在还是没有人能明白,施法者也只有偶而才能成功一两次——天剑。”他全身突然不受控制地剧烈抖动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鼓动着他的身体。兰斯洛特浑身像一个巨大的熔炉,风从他的身体里缓缓向外吹拂,又飞快地回到他体内。随着他的呼吸,空气诡异地震动着。

  弓青虹放弃了身前的巨剑,身体慢慢从地面漂浮起来,悬在半空,整个人突然散发出强烈的蓝色光芒。一声叱呵,弓青虹的胸口出现一道银光,在空中凝结成一把剑的形状。

  几乎同一时间,兰斯洛特也完成了法术,他的手拂过身前的虚空,动作轻柔得好象是今夜的月光。

  两个威力巨大的法术同时出现的那一刻,时间好象停止了一般,夏洛特似乎听到太照天的一声大喝,然后四周慢慢恢复宁静。

  兰斯洛特的感觉就像经历了一场梦游一样。法术结束,感觉也像梦醒一样的朦胧。可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的夏洛特看到,当兰斯洛特与剑融合的一瞬间,天空仿佛突然被扭曲,散放着金色光芒的光点不断洒下,整个过程中没有暴力的杀戮,只有安宁的感觉。夏洛特甚至能听到耳边传来高亢的歌声。法术结束后,弓青虹呆呆站立着,好象剩下的只是一个躯壳。兰斯洛特脸上露出微笑,轻弹着剑刃。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然后,他双脚一软,普通一声跪倒在地。

  弓青虹黯淡的眼里突然放出光彩,喃喃地说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他眼中的神采渐渐暗下去,越来越淡。他挣扎着用剑支撑身体,说道:”今天不算完,总有一天……“话说到一半,他喷出一口鲜血,再也说不下去。他拖着虚弱的身体,踉跄离开。

  夏洛特惊讶地看着这一切,没想到居然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太照天叹了口气,走到兰斯洛特身边,抱起他的身体。他的身体里生命力变得十分微弱,一股令人厌恶的力量正飞快地在他体内流转。太照天在他耳边说:“你们……这又是何苦?”

  兰斯洛特强忍着体内的巨大的痛苦,剧烈的疼痛使他面容扭曲,连说话都有困难。他勉强咧咧嘴,露出难看的笑容,抓住太照天的手,嘶哑着声音说:“过了这么多年,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太照天垂首不语。

  兰斯洛特咳嗽几声,苦笑着说:“想不到,当初是我逼你立誓,今天你为了我们打破了这个誓言。”一阵剧烈的咳嗽使他说不下去,他深吸几口气,强打起精神说:“刚才如果不是你出手,恐怕我和弓青虹现在都已变成飞灰。不管怎样,我要谢谢你。”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人几乎要昏死过去,太照天双手在他身上按了几下,用剑气帮助他恢复一些体力。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作用,但至少可以稍微延长兰斯洛特的生命。

  兰斯洛特缓缓睁开眼,说:“弓青虹的心剑果然名不虚传。太照天,我们俩实在是对不起你……你不用再浪费体力了,就让我这样去吧。”他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太照天将他缓缓平放在地上,轻声道:“那并不是你的错。你和弓青虹都没有错。我……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们。”他的声音哽咽了。

  兰斯洛特如同死灰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满足、欣慰的笑容。突然他的身体发出黑色的光,周围越来越暗。兰斯洛特痛苦的叫声响起,沉重的黑暗笼罩着他,等夏洛特能看清周围时,兰斯洛特已经神秘地消失了。

  太照天喃喃地道:”兰斯洛特,真正入了魔道的,是你。“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