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在旅店休息了一晚,两人清晨就出发。从代思提尼到海姆普特拉的路程是通过魔法阵来完成的。当初要不是听太照天说几个大城市都有可供移动的魔法阵,夏洛特也不会在那里呆那么久。

  海姆普特拉的建筑物以石质居多。他们第一件事是找地方住下,然后到街上闲逛,希望能碰到龙。虽然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总不能贴寻人启事吧(毕竟现在是和平时期,冒险者也很少,在酒馆打听情报这种事——没人会这么做)。

  两人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街上逛了半天,连龙的影子都没看到。在街上他们惊奇地发现,海姆普特拉有许多以前没见过的人种,个个奇形怪状,有些甚至一付凶神恶煞的模样。夏洛特和水月华偷偷拿眼看他们,不敢贸然上前搭话。

  这一天毫无收获。晚上水月华低声告诉夏洛特,他们的盘缠不多了。水月华从斗士学院离开的时候只带了随身用品,这段时间他们也没有任何经济收入,他们用的是夏洛特从魔法学院毕业时领的一点点微薄的薪金。以前一直是龙负责这方面的事,而且那加王国的人民都很乐意提供免费的住宿和食物补给。在代思提尼则是住在太照天处。要不是水月华提起,夏洛特还真没注意到这一点。

  “恩,旅店是住不下去了。明天我们去大叔的朋友那里看看吧。”夏洛特沉思了一会儿,无奈地说。

  “这样……麻烦别人是不大好。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水月华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次日,他们到城东向人打听兵器铺所在。从路人的反应可以看出左拉的兵器铺在这一带是有些名气的,他随手一指,简洁地说:“直走右拐,靠街道左边。”

  谢过那人,他们沿路往前,老远就看到兵器铺前飘扬的旗帜。铺子不小,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器。刀、剑、枪、矛、斧、锤、匕首,还有许多夏洛特叫不上名来的。

  “请问有人在吗?”夏洛特喊道。和陌生人打交道的事通常都是他来做。

  铺子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回答:“来了。”里间的帘子被掀开,走出来一个粗壮的家伙。第一印象,夏洛特不知道这能不能说这是一个人。赤裸着上身,脖子上搭了条毛巾,浑身毛茸茸的,脸上的毛发遮住了鼻子嘴巴,两只巨大的眼睛正瞪着来访的两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这是一只双脚站立,会说话的熊。

  “客人要买东西吗?随便看看。”他说话时带着很重的鼻音。

  “啊,不……请问,您是左拉先生吗?”夏洛特有些小小的紧张,谨慎地问。

  “我就是左拉,你找我有什么事?”左拉玩弄着一把匕首,慢条斯理地问。

  “那个,我叫夏洛特,她是水月华。是太照天大叔叫我们来这里找你的……”听说他就是左拉,夏洛特感觉放心多了,连忙报出太照天的名字。

  “哦,”左拉一下子来了精神,“几十年没看到他了。他还好吗?你们过来坐吧。”不等夏洛特回答,他径直走进里间。

  夏洛特和水月华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在他后面。他们以为的里间原来是一个小院子。院子中有个巨大的火炉,火烧得正旺,炉子上还摆着烧得通红的铁块。

  “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吗?”左拉拉过一把宽大的椅子坐下,拿起毛巾擦了把汗,问道。夏洛特倒是一点都没看出来他额头会有汗,就算有也被毛发遮住了。

  “恩,说起来很不好意思。”夏洛特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是这样,我们有事要在海姆普特拉逗留一段时间,但是临时找不到地方住,而且盘缠也不够了。所以想在这里打扰……”见左拉瞪着双眼看着他,夏洛特忙加上:“我们可以在这里打工的,工钱就不用了。只要提供食宿就好。”他拉过躲在身后的水月华,说:“至于她,可以负责给您打扫房间和做饭。”

  左拉爽朗的笑声响起:“哈哈,行啊。看在太照天的面子上,就答应你们了。不过,小伙子,看你单瘦的样子,到时候你可别叫苦。”

  夏洛特暗暗松了口气,说:“怎……怎么会嘛。”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你们的房间在那里,收拾一下,这就开始吧。”左拉指指院子里很不起眼的一扇门。

  “啊、啊?”夏洛特一点心理准备就没有。

  “还发什么呆,快!”左拉大吼道。

  “是、是!”夏洛特应道。他忙把行李交给水月华,水月华也被吓到,手忙脚乱地把东西放到屋子里。

  “把上衣脱掉,过来帮忙拉风箱。”左拉对夏洛特说道。

  “哦。”夏洛特扭捏地脱掉衣服,露出瘦瘦的身体。他坐到火炉前的凳子上,开始往炉子里“呼呼”地鼓风。

  左拉一边说道:“用力点。”一边举起锤子叮叮当当地敲打着炉火上的那块铁片。

  炉子旁很热,夏洛特很不习惯,额头很快冒出细细的汗珠。

  “怎么样,能坚持得住吗?”左拉揶揄地问。

  “恩。”夏洛特勉强答道,全身的力气都使在手上。

  左拉驾轻就熟地打着铁,和夏洛特聊起天:“太照天那怪脾气的家伙怎么会让你们来这里?他现在人在哪儿?”

  夏洛特喘着气答道:“大叔说我们有事的话就来这里找你。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哪儿去了。左拉先生,你和大叔是什么关系呢?”

  “我和他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他偶尔会拿一些武器到这里来拜托我帮他卖。”左拉答道。

  “哦。”夏洛特没心思再说话,一心一意拉动风箱。

  过了好一会,左拉道:“这一遍差不多了,休息一下吧。”

  夏洛特浑身酸软,听到这句话,恨不得躺到地上睡一觉。没等他喘过气,左拉说:“起来,开工了。”

  夏洛特无奈地打起精神,尽力做好这份对他来说太过沉重的工作。打扫完屋子的水月华在一旁用同情眼神看着他。

  日到中天,左拉和夏洛特停下来休息,把炉子腾出来做饭。夏洛特浑身像散架了似的。他唉声叹气地坐在饭桌前,几乎连碗都端不起来。

  吃过饭,夏洛特又开始受苦,火炉烤得他浑身赤红。水月华搬凳子坐在旁边给他擦汗。左拉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夏洛特聊天,倒是转移了他不少注意力。

  “怎么样?我这里的风箱是特制的,力量特别足,没一点体力可是受不了的。”左拉很自豪地道。

  夏洛特唔唔两声。

  “小伙子,我看你没干过体力活吧?这么点苦都吃不了,真不明白太照天怎么会和你这种人交朋友。”左拉的语气里带着轻视。

  夏洛特暗暗用力,不想让他小看。

  “丫头,别在这里添乱,到前面帮我照顾生意去。”左拉对水月华说。

  夏洛特啊的一声,没力气了。

  “今天要把这些都打完。”左拉指着火炉旁的一堆铁块。

  夏洛特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

  “地方小,只有这一间房子。小伙子细皮嫩肉的,就不睡院子了。丫头,你们两凑合着住。”左拉丢下一句话走了。

  “……”夏洛特太过疲劳,呈“大”字形躺在床上,立刻进入昏睡状态。

  水月华有些不好意思,房里只有一张大床——左拉的床当然是大号的。除此之外又没别的房间——左拉在院子里睡着呢。但是看夏洛特的样子,总不能让他睡地上。还好夏洛特迷迷糊糊的什么也不知道,她稍稍犹豫了一会,和衣躺在夏洛特身边,枕着他的手臂,很快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两人被左拉的大嗓门吵醒:“小伙子,该起来了!”

  水月华睁开眼,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昨晚睡在夏洛特旁边,她跳起来,红着脸跑出去,一声尖叫,又连忙退回来。

  夏洛特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茫然地走出门。印入夏洛特眼帘的是左拉湿淋淋的身体,他只穿了一条短裤,正用水桶从井里打水冲洗身体。

  “小伙子,用凉水冲个澡。对身体有好处。”左拉冲完,用毛巾擦擦身体,穿上裤子。

  夏洛特不想被他小瞧,学他的样子脱掉衣服,只穿一条短裤,提起水桶就往身上浇。“哇!”他叫出声,“好冷。”井水带着极重的寒气,夏洛特浑身一激灵,打了个寒战。

  “哈哈,冷吗?冷就要多淋一下。”左拉大笑着说,又打了桶水递给他。

  夏洛特不说话,举起水桶当头倒下。一阵哗啦声过后,夏洛特开始止不住地发抖。他咬紧牙关,又往头上淋了一桶。

  “行了行了,你再挺下去要得病。去跑两圈暖和一下。”左拉带着笑意说。

  夏洛特听话地围着院子开始奔跑起来,越跑越快。虽然身上还是很酸痛,但冷水浇过之后,似乎不那么严重了。跑到身上冒汗后,夏洛特觉得好多了。不用左拉提醒,他自己走到水井旁,打了桶水开始擦身子,感觉井水似乎没那么冷了。

  “喂,丫头,该做早饭了。”左拉大声喊道。

  水月华走出来,偷偷看夏洛特一眼,跑去准备早餐。

  吃过饭,夏洛特自觉地坐到炉子前,开始辛苦的一天。“只有提前做完一天的工作才有时间。我得快些适应。”他想着,拉风箱格外卖力。要是手实在使不上劲,就换双脚,左脚拉右脚推,轮换着来。虽然很吃力,总比过一会儿就要停下来休息要好。

  “小伙子挺精神,我开始喜欢上你了。”左拉直言道。

  水月华在前面照顾铺子,偶尔有客人来,她就进来招呼左拉过去接待,帮夏洛特擦擦汗什么的。这些小事夏洛特当然能自己做,但水月华帮他擦汗,意义上不同。一段时间都没有客人的话,水月华就跑到院子里呆一会,又赶快跑到店铺里去。

  简单枯燥的日子持续了一个礼拜左右,夏洛特慢慢有些习惯——他本身就有足够的潜力,只是他自己没有去发掘。现在他应付一天的工作已经没有问题,睡一觉就生龙活虎。从第三天晚上他能清醒的爬上chuang开始,他就跑到院子里和左拉一起睡。这解决了水月华每晚都要和衣而睡的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好象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每天早晨的冲凉夏洛特也能坚持下来。

  又过了几天,夏洛特加把劲就能提前完成工作,剩下的时间他都花在逛街上——左拉是这么认为的。可惜夏洛特总是失望而回。

  水月华已经渐渐习惯每天早晨被夏洛特哗啦哗啦的冲凉声叫醒。白天“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和“呼呼”的风箱声响起,似乎存在着某种奇怪的韵律,听上去并不那么单调。傍晚十分和夏洛特去街上闲逛,夏洛特睁大眼睛四处张望,希望能看到龙的身影。水月华则盯着路边的小玩意儿不放。

  眨眼,过了一个月。

  

  

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