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这一天,左拉没有叫夏洛特起床。直到红日高照他才醒来,一眼瞥见怀里的水月华正盯着他看。

  夏洛特脸上一红,装作若无其事地将手从她脖子下抽出来,背上包袱。“去向左拉先生告别吧。”他说。

  水月华跳下床,和夏洛特走到院子里。左拉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了。“拿去,你的刀。”

  夏洛特伸手接过:“谢谢你,左拉先生,我们这就走了。”

  左拉开朗地道:“去吧,路上小心。”

  夏洛特回头看了身后的水月华一眼,微笑着说:“放心吧,先生。对了,能不能将龙的剑送给我呢?”

  “留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你要就拿去吧。这里是你们这一个月的工钱。”左拉丢给夏洛特一个钱袋。

  夏洛特一呆,接住沉甸甸的钱袋:“左拉先生,不是说好了,只管食宿,不要工钱的吗?”

  左拉大笑道:“那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好了。行了,别婆婆妈妈的,快点上路吧。”

  夏洛特不再多说,弯腰鞠了一躬:“再见,左拉先生。”

  水月华清脆的声音说道:“再见,左拉先生,你是一个好人。”

  左拉显得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走到火炉前,开始叮叮当当地打起铁来。

  夏洛特对着他的背影注视了一会儿,取了龙的佩剑,和水月华携手走出店铺。单调的打铁声越来越远,终于在耳边消失。

  按照左拉画的地图,他们下一个目的地是王国边缘的城市芬克斯,然后穿过一片狭窄的森林地带,踏出这个不知名的国家的领地——如果这几个城市能够统称为一个国家的话,最后直奔撒丝加山脉。

  两人先通过魔法阵移动到芬克斯,在当地居民那里购买了一些食物,补充了水,马不停蹄地向森林进发。

  这样的旅行对两人来说是驾轻就熟的事,旅途十分轻松。夏洛特心情愉快,一路上不停地吹着叶笛——这是跟太照天学的。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树林里回响,水月华也受到影响,原本有些不快的心情变得开朗起来。

  原本预计穿越森林将会用掉两三天的时间,结果因为突然到来的一场暴雨耽误了行程。两人不得不躲在一个山洞里避雨。夏洛特知道急也没用,只好耐心地等雨停。水月华很开心,这段时间很少有单独和夏洛特呆在一起的机会,也许找到龙以后会更少。这场暴雨在她眼里带来的不是烦恼,而是快乐。

  离开海姆普特拉后,夏洛特仍坚持这几个月来养成的习惯。和太照天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按时作息,否则就没有精力应付练习。在左拉那里,天天进行大量体力活动,夏洛特有心地用上手、脚、腰的力量,使这些部位都得到锻炼,清晨的冲凉也是必修课。这里没有井水,夏洛特只好一大早冲到暴雨里去。让雨水冲刷他的身体,仿佛这样可以洗掉心里的烦恼和对未来的担心。

  水月华痴痴看着雨中的夏洛特。经过这些天的锻炼,少年削瘦的身躯变得结实,开始有一丝成熟的迹象,他脸上天真的微笑已经难得一见。长发因为雨水而粘在脸上,遮住了他的视线,这使他没有察觉水月华的目光。

  眼前的情景在水月华眼里比什么都宝贵。只有在夏洛特身边,她才能找到归属感。尽管当初的快乐已经成为一种淡淡的悲哀,她也找不到理由离开。在她眼里,夏洛特的形象从可以依靠的人变成一个孤独、需要安慰的孩子。有时候她甚至认为夏洛特随时随地都可能抱住她哭出声来,但是他总是一付能够承担一切的样子。他笑得少了,偶尔的笑容,看在水月华眼里却有说不出的伤心。

  认识夏洛特以后,她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默默关注着他,清楚地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一切。现在的他不是初识的那个夏洛特了,他的心里有一道裂痕。能够修补这道伤痕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龙。只要找到龙,也只有找到龙,夏洛特就会、才能恢复成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的少年。水月华清楚地知道,现在的他负担了很多东西——水月华的未来,太照天的期望,龙的伤心绝望——这些或许是他的动力,也可以是压力。它们压在夏洛特的背上,使他无法展颜微笑。他依然柔软的肩膀,不甚有力的双臂,稚嫩的胸膛……

  水月华没来由地一阵心疼。怜惜、痛心、无能为力的感情充满了她的心。眼泪悄无声息地从她眼角滑落。初识时她由于害怕孤独而跟着夏洛特,如今,夏洛特已经成为她的依靠。她目睹了夏洛特的变化,深刻地了解他貌似坚强的面容背后是软弱的心。她心疼,因为夏洛特的伤,就是她的痛。她的心思早已集注在他身上,随他的快乐而快乐。

  夏洛特浑身湿淋淋地走进山洞,背对着水月华,拿起毛巾打算擦拭身体。

  水月华悄悄抹掉脸上的泪痕,换上笑容。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夏洛特的负担,而她什么也不能做,她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下来。夏洛特的变化,使水月华也受影响,她不再是那个天真无邪、什么也不想的小丫头了。

  夏洛特刚刚擦干头发,穿好衣服,一转身,正好看见水月华脸上的泪水,顿时慌了手脚,忙问:“怎么了?怎么哭了?”

  水月华摇摇头,转过脸不想让夏洛特看见。

  夏洛特扳过她的肩膀,问:“到底怎么了?病了吗?”他伸出手探探她的额头:“没发烧啊。”

  水月华趴到夏洛特怀里,肩膀抽动,啜泣着说:“我……没生病……就是有点担心……”

  夏洛特单手抱住她,轻抚着她的长发,轻声问:“担心什么?说出来听听?”

  “你会不会……会不会……有一天不理我了?”水月华问出这句话,自己也认为不太可能,有些不好意思。

  夏洛特一呆,隐隐猜到她流泪的原因。他紧紧抱住水月华,坚定地说:“不会的,永远都不会。”

  水月华听到他亲口说出相当于承诺的话,又是一阵心痛。她把头深深埋在夏洛特怀里,让温暖的气息包围着她,那样会让她心里舒服一点。

  “砰,砰。”她说道。

  “什么?”夏洛特不明白。

  “你心跳的声音。”水月华侧过脸,闭上眼睛仔细倾听,“砰,砰。”

  夏洛特露出笑容,低头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小声道:“傻瓜。”

  外面雨仍然在哗啦地下,苍绿的森林一片白茫茫。

  夜里,吃过干粮,夏洛特吹叶笛给水月华听。

  洞外雨势渐渐转小。夏洛特放下叶笛,看看外面:“雨大概明天就会停了。”

  水月华默不吭声。

  “明天要赶路,早些睡吧。”夏洛特拿出毯子递给她。下这么大的雨,找不到干柴就无法生火,地面又潮湿,只能靠着石壁睡。

  水月华接过毯子,裹在身上。

  夏洛特靠着石壁,抱着自己的刀和龙的剑,正想着心事。黑暗中一只手摸索着伸过来,碰到他的脸。“怎么了?”夏洛特知道是水月华,问道。

  水月华没有说话,在他右边坐下,将头靠在他肩上。

  夏洛特醒悟过来,将刀剑摆开一些,轻轻扶过她的肩,让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身上,拍拍她的肩,帮她裹紧毯子,示意她安心睡觉。

  水月华抬头飞快地在夏洛特脸上亲了一下,赶快缩进他怀里,舒服地唔了一声。随着均匀的鼻息声,她很快进入梦乡。

  一片黑暗中,夏洛特睁着双眼,久久不能入睡。他右手抱着水月华,左手在刀剑上轻轻摩挲。粗糙的质感从刀身上传来,那是左拉改过的缘故。剑身光滑冰冷,突然指尖微微一痛,温热的液体从剑刃割破的小小伤口流出来,滴在潮湿阴冷的土地上。

  

  

第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