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这是见到兰斯洛特之后的第三天,他们已经深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遍地是赤红的沙砾,一片荒凉景象,连天空都似乎带着血色。地势低处雨水聚集成水洼。贫瘠的泥土里什么也无法生长,偶尔出现的树木都是矮小的灌木,黄绿色的针叶植物。经常有爬行动物突然从地里冒出来,瞪着眼睛看他们一眼,又飞快地躲进沙石后。

  水月华总觉得这样的情景很恐怖,夏洛特安慰她这只是地理条件的不同造成,好说歹说才让她放下心来。夏洛特知道,只要适当地种植树木,慢慢进行改造,这里也可以拥有美丽的风景。

  拿出左拉画的简易地图,夏洛特仔细看了一会儿,说:“按照这个速度,明天就能到撒丝加山脉。”

  水月华正嚼着干粮,听到这话微微点头。

  “小华,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想到快要见到龙,夏洛特心情舒畅,“等找回龙以后,我们回那加城去。你想旅行的话,我陪你去,要是你不喜欢旅行,我们就永远呆在那里不离开。”

  水月华开心地笑笑,想着将来的美好生活,十分憧憬。

  夏洛特等水月华吃完,伏下身说:“上来吧。”

  水月华顺从地趴到他背上。夏洛特低声提醒一句:“抱紧了。”急速奔跑起来。夏洛特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方式,而且也是提高速度的方法。听夏洛特说不会觉得累,水月华自然乐意这样做。只要夏洛特注意控制一下,水月华并不会觉得颠簸得很厉害,这样的旅途是比较愉快的。

  这天晚上,搁置了好几天的帐篷终于派上用场。沙砾地存不住雨水,地势高的地方经过一天的曝晒已经十分干燥。夏洛特在一个小坡上搭了两个帐篷。吃过东西,两人各自回帐篷休息。

  躺在帐篷里,水月华的心平静不下来,一直想着找到龙之后和夏洛特一起回那加城的事。夏洛特无意中提到的“永远”,让水月华觉得很兴奋。永远,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吗?水月华钻出帐篷。这是一个清凉的月夜,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她高兴地在月色下走来走去。明天就能找到龙,也就是说,马上就能和夏洛特一起回去了,以后都不用再东奔西走,而且可以永远和夏洛特在一起。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地哼起歌曲。因为夏洛特总是把龙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水月华一直希望他们能在路上多耽搁几天,这样似乎可以证明在夏洛特心目中自己比龙的份量要重。到现在,她又很希望能够早日解决这件事,这样夏洛特就不会有烦恼。以后也不用再过漂泊不定的生活了。

  “小华?”夏洛特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水月华转过身,夏洛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

  “夏洛特,你也睡不着吗?”水月华问道。

  “恩,”夏洛特走到她跟前坐下,“我在想龙的事。”

  水月华挨着他坐下:“明天应该就能见到他了。不用担心。”

  “恩。”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苍凉的月色下,大地一片安宁。

  “夏洛特,吹叶笛给我听吧。”

  “可是这里没有树叶啊。”

  水月华在怀里掏出一片树叶,在夏洛特鼻子摇晃着说:“你看。”

  夏洛特欣喜地拿过树叶:“这是……”

  “这是那天,你教我吹叶笛的时候,你给我的那片树叶。可惜我到现在都没学会。”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夏洛特一阵感动,艰涩的语言无法表达他的心情。他舔舔嘴唇,把树叶凑到嘴边,笛声远远传出。虽然叶脉因为失水有些干枯,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心里饱涨的柔情和吹奏的***。他希望水月华能理解他的想法,能听懂这笛声的意思。

  悠扬的笛声中,水月华轻轻靠着他的肩膀,不知不觉睡着了。

  夜凉如水。朦胧中水月华觉得有些冷,直往夏洛特怀里钻。夏洛特将她抱进帐篷,盖好毯子,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好好睡吧。”

  夏洛特退出来,坐在水月华的帐篷外。静谧的夜,银白的月光,淡淡的叶笛声,睡态安详的少女。月光笼罩着质朴的少年和少女单纯的梦。

  “早上好。”夏洛特微笑着对走出帐篷的水月华说。

  水月华揉着眼睛打了个呵欠,低头看到脚边的夏洛特:“夏洛特,你整晚都没睡吗?”

  夏洛特微笑着摇摇头,站起身,看着清晨红彤彤的太阳,说:“我们今天就能到撒丝加。”

  “……”

  匆匆洗漱过,吃了早饭,两人按照地图上标明的路线往撒丝加山脉前进。

  旅途很轻松,正午后不久他们就到了撒丝加山前。水月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也可以称为一座山?

  夏洛特也觉得难以想象,同样是神沉睡之地,阿诺斯和撒丝加山脉居然有这么大的区别。

  阿诺斯山虽然终年被冰血覆盖,但至少山腰以下还是正常的绿色,甚至比其他地方的景色都要优美些。但是眼前的撒丝加山脉,完全没有任何生命存在。山峰高耸入云,覆盖着视线可及的山麓的是一片赤红的沙砾,好象这座山就是周围的大片荒漠的根源。从山脚往上看去,山顶好象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那鲜艳的色彩连天边的云都映红了。

  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没有任何生命存在也是很自然的。夏洛特暗暗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自己原本想要上山找龙的想法不可能实现了。水月华绝对受不了严酷环境的折磨。上次在阿诺斯山,多亏有蓝翎在,这次他可没有把握能够一个人保证她的安全。想到蓝翎,夏洛特突然心里一阵难过。这个名字很久没有在脑海里出现,几乎已经成为记忆的尘埃。不管是印象多么深刻的人,或者曾经是多么好的朋友,时间长了,也会渐渐被遗忘。那么,龙也会吗?自己会忘记他,或者是他会忘记自己?

  不,不会的,很快就能见到龙,以后都不让他一个人离开。夏洛特抛开不快的念头,努力让自己把精力集中到眼前的事上面来。昨晚彻夜未眠,多少影响了他的思考能力。

  “小华,你觉得你能坚持上山吗?”夏洛特有些不甘心地问。

  “我……我能!”水月华大声说。

  夏洛特盯着她的眼睛,半晌,重重叹了口气。水月华紧咬下唇,低着头说道:“你……你不用担心我,我能坚持……只要你不觉得我是个累赘就好……”

  夏洛特默默地把她抱在怀里:“我们可以在这里等龙,也许他还没找到撒丝加山,就算他已经上山了,我们也会遇到他的。不是吗?”他望望山顶,心想,真要是那样就好了。

  水月华把头埋在他怀里,失声痛哭起来。“对不起,夏洛特。”她抽泣着说。

  “傻瓜,你以为在我心里面,龙的下落和你的安危相比,哪一个比较重要?”夏洛特在她耳边说。

  水月华心里泛起异样的感觉,双手抱紧他:“谢谢你,夏洛特。”

  夏洛特抚着她的长发,他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他无声地看着山顶,在心里喊道:龙……

  原本的希望和欣喜在这一刻变成无奈的等待。水月华很难过,也很欣慰。

  等待的过程显得如此漫长,夏洛特不停地走来走去,水月华坐下来默默地看着他。

  不知不觉中,一个下午过去了,夜晚降临。悠扬的叶笛声响起。

  “夏洛特,吃点东西吧。”水月华从包袱里拿出干粮。

  夏洛特摇摇头。

  天色越来越暗。“夏洛特,你去睡一会儿吧。昨天你一晚上都没休息。”水月华担心地说。

  夏洛特不声不响,叶笛声仍然继续。

  “夏洛特——”水月华有些生气,生自己的气。

  夏洛特好象成了哑巴,面对着撒丝加的方向站着,叶笛声片刻不停。

  “夏洛特……”水月华从后面抱住他。

  夏洛特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再没有别的反应。

  “夏……”水月华的声音带着哭腔。

  夏洛特并没有转身,也没有放下叶笛。

  水月华将脸靠在他背上,听着他的心跳声:“砰……砰……”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叶笛声突然停止。夏洛特猛然抬头,望向山顶:“邪神?龙?”

  山顶好象发出耀眼的暗红色光芒,但是转眼间又不见了。夏洛特目不转睛地盯着山顶,希望能再发现什么特别的迹象。良久,他失望地低下头。

  水月华慢慢坐倒在地上,他清晰地听到水月华喃喃地自语声:“听不见了?为什么……”

  夏洛特根本没心思去考虑水月华的话,他突然一阵心悸:邪神苏醒了?他猛地转过身,想到左拉所说的,倒吸一口气。

  水月华欣喜地抬起头:“夏洛特?”

  从夏洛特嘴里,清晰而缓慢地吐出一个字:“杀?!”

  夏洛特脑子里出现一个朦胧的意识,要杀了龙。但是他能下得了手吗?为什么从撒丝加山下来的人就要被杀呢?龙还会是以前的样子,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夏洛特心底里这样希望,虽然他知道那希望十分渺茫。

  

  

第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