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夙愿—不舍

    『这里就是地府吗?』蝶姬望了望四周,除了一望无限的黑暗以外,到处都有一点一点的银光在闪动着,似远似近,她不由自主的向下飘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到底。忽然下面出现了一丝的灯光,在黑色的空间中显得格外的诡异,蝶姬慢慢的飘落在灯光前,感觉已经落到了实地,眼前是一座小亭子,亭中的石桌上放着一盏油灯,亭子那边仿佛还有些什么,但隐约中却看不清楚,蝶姬慢慢的走上小亭,四周打量着,心中奇怪为什么有灯却没有人呢?

  “你终于来了?”

  蝶姬吓了一跳,转过身去,只见刚才自己落下的位置上站着一位妇人,年龄好象只有三四十岁,长得虽然不是很美丽,但五官端正,气度从容,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力,让人在她面前不能不去审视自己的曾经、过往。

  “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地府吗?怎么不见鬼差来锁我?”

  蝶姬满腹的疑问,她记得自己落入潭中,在那冰冷的潭水中她曾经和君武深情对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头顶上出现了那道光束之后她就开始不停地往下沉,最后就来到这里。

  “这里,不就是地府,你所站的地方本来没有名字,但魂魄过奈何桥之前都会在这里回望自己心中最放不下心人、事,所以就被称之为望乡台,而我……他们都唤我,孟婆。”

  妇人一边走上望乡台一边说着,蝶姬有点不相信的看看妇人,再看看四周

  “这里就是地府?这就是望乡台?而你就是孟婆?”

  孟婆微微的一笑,用手一指桌旁的石凳

  “坐下说话吧。”

  蝶姬还了个礼,缓缓的坐了下来。

  “世人都道地府阴森恐怖,其实只是为了吓阻那些心有邪念的人,让他们在阳间不要有大罪恶。而只要没有大罪过,在地府中是不会受大刑的,至多警告一番再放入轮回受报罢了。世间事自有因果,地府只是根据生前业报定你下世果报,除非罪无可恕,天都不容,才会在地府中受到重刑的。世间万物死后都会下地府,如果有鬼差来拘那就是犯过一些罪了,如果没什么罪就会直接落到这望乡台,喝下这碗孟婆汤”

  孟婆伸手一指桌上,蝶姬一转面,才发现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碗黄色的汤汁,芬芳如酒,又带着茶香。

  “忘却这世种种爱恨情仇,了去这段尘缘然后过那桥去再入轮回。”

  孟婆接着一指右侧,蝶姬顺着她的手看去,开始在台下看不清楚,现在坐在这台上,终于看见原来那边是一座小桥,桥下隐约象是有流水,却又看不大真切,过了桥却只有星星点点的几点银光,再也看不出什么了。

  “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一个?不是应该有很多鬼魂的吗?”

  蝶姬再次看看四周,却依然只有她和孟婆,孟婆又是一笑

  “从这里过桥的鬼魂当然很多,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蝶姬纳闷了,又问:

  “为什么?难道鬼魂也看不见鬼魂的吗?”

  “除非鬼魂之间有什么因果,不然一般的鬼魂都看不见其它的鬼魂的,所以你也看不见啊。”

  顿了顿,孟婆用手一指那碗汤汁说道: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没有的话就把汤喝了,轮回去吧。”

  蝶姬看了看那碗汤,却摇了摇头,孟婆也不吃惊,象是早料到她不会喝一般,微微一笑

  “还忘不了他是吗?”

  蝶姬一楞,立刻又点了点头

  “好,我也知道你不会死心,你看看这碗中吧,看完了的时候我自然还会再来。”

  孟婆说完站起身来,从容的走下望乡台,渐渐的走入黑暗中不见了。

  蝶姬再望向碗中,碗中却已经不再是那汤汁,却映出一个人背着一个女人正在爬山,蝶姬惊呼了一声,原来她看到的正是君武背着她的身体爬上花林。蝶姬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身体里面,耳边听着君武的喃喃细语,看着君武的手被荆棘划破,看着君武的脚被石棱刺破,蝶姬呆呆的看着君武,看着他爬上花林,看着他逼退家人,看见月儿痛哭失声,看见君武一步一步将她抱下花林,最后倒在石阶上晕了过去,蝶姬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胸中郁郁之情却始终发泄不出来,用力的摇了摇头,却发现自己还是坐在望乡台的石凳上,面前还是那碗黄色的汤汁,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孟婆也不知道在哪里。蝶姬站起身来走到台下,看看头顶的白光,一纵身想要飞上去,一只手却轻轻的按住了她。

  蝶姬扭头一看,孟婆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站在她的身后,蝶姬想要张嘴说话,孟婆却不理她,拉着她的手转身又回到望乡台上,用手一指,自己先坐下了,蝶姬也只得收拾心情,又坐回了石凳上。孟婆盯着蝶姬看了半晌,蝶姬心中有些慌张,却也不敢问,只觉得孟婆的眼光中有一丝的同情,有一丝的惘然,还有一丝的刺痛。

  “你现在都看到了,心愿了了吗?”

  “啊!”

  蝶姬惊了一下,急忙定了定神回道:

  “我不知道,但我不想喝这汤,我不想忘记君武,我不想忘记这一世他对我的好,我不知道下世还能不能遇见他,他还会不会这样对我。我不想忘记!”

  “你不喝这汤就不能入轮回去转世,只能永为鬼魂。难道你也愿意吗?”

  孟婆继续问着

  “就算我永世不能轮回,我也不后悔,我只想留着这一世的记忆,我只想记着他。”

  蝶姬斩钉截铁的回答到

  “那好吧,这汤其实也本就不是勉强着能喝的,你既然不愿意那就去吧,如果有一天你愿意了,再回到这里来喝下这碗汤吧。那我问你,阳间科还有没有有你的气血相系或者不能忘怀的物件?”

  “嗯,有一个雕花的匣子,里面有我的血泪,有我的发丝,也是我心里最不能忘怀的物件”

  “那就好了,不然没有你可以容身的地方可就难办了。稍待一会儿,我送你去那盒子里面,以后你就住在那里了。”

  “多谢孟婆了。是否我白天是不能出来的?会魂飞魄散?”

  孟婆笑了

  “怎么会那?只是因为你们的形体是透明的,在白天看不到,世人看到你们在天色亮起的时候消失不见,就以为你们魂飞魄散;而你们也不喜白天的光线太过夺目,所以不爱在白天出现。其实呢,你们在白天一样是可以出现的。”

  蝶姬看了一眼外面,觉得上面的那点白光的确是刺眼非常,转过来仔细的打量着孟婆,孟婆也不说话,只是由着她打量,蝶姬迟疑了一下,问道:

  “你是姓孟吗?”

  “我?我已经忘记了我姓什么了。我来到这里时也有个孟婆在这里,后来她走了,我又不愿意再入轮回,于是就接她的位置做了孟婆。”

  “原来你并不是孟婆啊。”

  蝶姬有些吃惊,

  “是不是孟婆有什么关系吗?只要有一个人在这里,把孟婆汤给轮回的鬼魂喝下去,那她就是孟婆。”

  “那……你为什么没有喝下孟婆汤轮回转世,而是留下来做了孟婆?”

  “这你到问倒我了,好象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所以时间一长我也忘了为什么了。”

  蝶姬却没料到答案是这样的,一时张口结舌不知道要再说什么才好了,倒是孟婆看出了她的尴尬,微微的一笑

  “这个道理你现在不会明白的,但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如果我哪天想起来为什么没喝汤,我再告诉你好了。”

  蝶姬立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只好笑了笑掩饰过去,孟婆看到她笑却眉头一皱

  “你笑起来真美,别再深锁眉头了,从你下来到现在只有刚才那一笑间才让我觉得你不象个鬼。”

  蝶姬好生的惊讶,奇道:

  “我本来就是个鬼,为什么要不象个鬼?”

  “你生前本就没有太多的快乐日子,死后又不肯喝这汤,那只怕得有许多的时间要做一个无主孤魂,又何必天天自怨自怜做个怨鬼?倒不如平心静气,少点愁苦,这样日子才会过得快点,你也能早点明白道理,喝下这碗汤。”

  

<五>夙愿—不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