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孽缘——缘起

    “为那世的一滴血,数世纠缠不清,却不知恨者恨其身,恋者恋其影,是是非非不过是一场幻境。蝶姬姑娘,你该很清楚贫僧所指何意!缘起于你,该由你完结。”明性目光如炬,直看着蝶姬惶恐。“大师所言深奥,蝶姬不明,还请大师明示。”明性却不应她,转身对君武道:“沈施主,当年一步行错,惹来数世孽缘,时至今日还不醒悟。执着无错却也是大错!”“大师?……君武驽钝,但……?”

  “霜,由水汽凝结而成,成与深更拂晓,见日而化。霜,是一番凝结出来的景象。霜儿,你懂了么?”明性笑问霜儿,霜儿微微颤栗,点头之际又忙不迭的摇头:“不,我不同,大师,我不同,我懂,但是我不是!”明性摇头,叹到:“这许多的恩怨,尔等自行了断罢了。贫僧告辞。他走去沈老爷跟前,在他额上轻拍了一下,沈老爷哎呀一声醒来,原来他早吓得晕了过去。明性扶起沈老爷朝外走去,跨过门槛的时候回头,看了蝶姬一眼“你该知道那里寻的着我。”话毕扬长而去。

  “霜儿姑娘?“蝶姬面带疑问看着霜儿。霜儿脸色一沉:“我是堂堂沈家的少夫人,我的名讳岂是你这等烟花女子可以叫的?放肆!你再不走,我就请道士来收你!滚!”君武诧异又恼怒的看着霜儿“不用瞪着我,我容不下她!有她就不会有我,有我就不能有她!若是并存,必是一个吞噬了另一个!我好容易争取到这一世的机缘,与你做了夫妻,我又怎么可能轻易让了?知道我是谁么?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却是由你的心意,她的魂魄,你们之间生龃龉而出的怨气,再借你的一滴血而出的!”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原是不知道这一切的,但是因为你的出现,我撞柱昏迷,进了一处不知名的所在,看到当日的情形,才知道为何见了你,我满心欢喜,纵使你从不看我一眼,我也还系心于你;而她,我见到便恨,满心的厌恶!”霜儿双目通红,形状疯狂,一步一步的逼向君武,君武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着:“君武,你忘记你曾经许我什么了?你说过只喜欢我一个的,你说她不好,心胸狭隘,容不得人,你说过的,如果有来世,你会与我厮守的。我好,我从不合你生气,我永远都只笑着对你,我没有小性子,是这样的吧,你说过的!你会记起来的!”这些话听在君武的耳里,似曾相识,好像自己真的说过这些,但是怎么会怎样?他心神恍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魂魄已经渐渐退到肉身里……而蝶姬听着这一切,眼前却好似放走马灯一般无数的景象飞快掠过……是了,那一世是这样的…………

  蝶姬幽幽的望向君武:“尊夫人说的没有错!前世,前世是这样的……”。

  前世,那是三百多年前了。那世他名唤‘无病’是个极有才情的读书人,其实他一直都是个读书人,转世了那么多次,他还是那么执着于他的书、画却是戒了。蝶姬记忆一点点的清晰,想起越来越多的事情。他家境甚好,且三世单传,父母因为是老来得子,所以格外的宠爱,家中对他无甚要求,唯一所求不过是平安二字。父母不求他取功名,他亦意不在功名,喜爱芜书稗史,兴致好时画几笔丹青。在十八那年,他父母为他娶了韩家的独女‘香雪’为妻。韩家也是大户人家,只得一个女儿,生的极为标致。韩家二老直恨不能捧着,含着就差没有供起来了。两人成婚之后,非常恩爱,可羡煞了家里的丫鬟婆子了。但是,久了,慢慢地两人之间的口角就多了。一个是三代单传,一个掌上明珠;一个是心高气傲,一个是倔强非常;彼此又都是拿着对方当自己最亲近的人,然太过在乎的后果就易生猜忌和嫉妒。都是那么骄傲的人,谁也不肯解释一句,谁也不肯低头认错,后退一步;嫌隙慢慢地就孳生出来了。『那一世的自己是那样的恋着、粘着他,总是偷偷抬眼找寻他的视线。早些时候,眼光碰着了,相视而笑,那样的一种欢喜后来慢慢的消退着。他越来越多的时间放在那些芜书稗史上,放在那些水墨丹青上,那眼神以不再在自己的身上多留。』蝶姬的神色随着那些记忆的涌现而变幻着,述说的语气也随之温柔、欢喜、羞怯、幽怨的变化。原本这一切平平静静的过下去,再多个三五年,得了子嗣,年岁稍长一些便能互相宽容,白头到老,得一个美满的姻缘。可世事的编排又何曾这般的仁慈过?那日为香雪画那幅画原会是两人和好的如初的契机,却是彼此一时的意气用事,终于毁了一段好姻缘,还种下一段孽缘。那日是个清爽的好天气……

  一连半月的淫雨霏霏,下的人心烦意乱,那日终于雨停了,端的是个难得清爽的晴天。香雪和无病因为一场争执已经好些日子说话了,或者因为天气宜人也或者是分久必合的原因罢,那日无病破天荒的给香雪赔不是了。“娘子,先前是我的不是,不该只顾着自己玩乐,忽略你,教你受委屈了。” 香雪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夫君,呆愣了一刹那便笑厣如花的说道:“夫君客气了,夫妻之间那里还有这些不是、委屈?是我愚钝,不能领会那些书中的奇妙,也不懂品评那些水墨丹青。” 两人互相自责了片刻,均觉得自己先前有些蛮横无礼,懊悔的不行,香雪眼泪禁不住落了下来……

  两个人沉默着,屋子里面的气氛有些凝重,无病忽然起了个念头:“娘子,不若我给你画幅像罢?挂于书房中也好提醒我不可再只顾自己玩乐,忽视娘子了。”香雪想想,这倒也不坏,总是要学着分享夫君的快乐,学着明白他所喜欢的那些的,含笑点头却薄嗔道:“那可只许将我画的好看,不然我是不依的!”。无病点头,两人相携去了书房。香雪铺纸、研墨,无病润笔,画将起来。

  蝶姬说到这里,停顿住了,叹息了一声:“真傻呵!那时候什么都不懂!爱恋着的时候不懂的爱恋也是会残忍的,也会伤人;放弃离开的时候不懂记忆是会如影随形,会如附骨之蛆;消失不见的时候却不懂如何去争取、挽留甚至还推波助澜;得着的时候,还属于自己的时候不懂珍惜,不懂的那握在手里、搂在怀里或者下一个瞬间就会不见。那时候不懂的太多了。到懂了,却也太晚了……”说罢,缓缓抬眼看着君武,脸上有种悲哀的神色,那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绝望震撼的君武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

  霜儿此时也略略平静了一些,她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挂起了一个讥讽又诡异的笑容。“蝶姬,不,香雪,你看看你,又是这样的表情?这几百年下来你倒是一点没变。”“是,我没变,你也一样,那是你也是这样的笑,这样的眼神!但是你改变了你的容貌。”“是,我不要做你的傀儡,我不要做你的影子!其实,那天你要是再多几分耐心,就不会有我的存在了,可是,天意啊!我才是那个该陪他的人!”

  

<八>孽缘——缘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