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夙愿——神游

    屋子里静寂下来,君武觉得恍忽,方才那一切是真的么?或者是一场梦境?眼前的霜儿是那么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她和曾经的画中的妖孽是同一人?和之前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是同一个人?她曾经苦苦找寻自己几世,只为自己曾经无意的一番话?!男人的虚荣心和情感

  的感动让他想伸手去抚她的头发,在就要触及的刹那,蝶姬的脸和香雪的名字在脑中滑过……他的手停住,颓然垂下……

  且说那蝶姬随着孟婆离去,回了地府,坐在望乡台边上说着话。“孟婆,我该何去何从?我不愿入那轮回!” “还是不舍得忘记他?纵使你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纵使前世他负我许多,但是我还是不能忘记这一世他对我的好。那是我能清晰感觉到的,前世的一切我只是知道,却不能感觉得这样清晰。我心中无恨呵!” “那么你有何打算?” “如今,我心中思绪纷乱,不能做出任何决断。我想在这世间游荡一些时候,看看别人的故事,或者会帮助我做一个决断。” “这倒也不坏,你在世间还有一桩故事没了,也该是你去了结的时候。”“孟婆?” “你去找明性大师吧,去他那里看一些佛经,或者能让你的心境平静。” “我能去寺院吗?不是鬼魂都怕寺院那样的地方?都怕菩萨吗?” “寺院只对那些心术不正的怨鬼厉鬼才有威慑力,对心无恶意的鬼魂不会有伤害。” “好,那我去了。” 蝶姬福了福,离开了。

  蝶姬一进《红叶寺》的寺门就被眼前的景色惊住:

  一轮明月迎面扑来,淡淡的奶黄色映得厢房前的大院子如白昼一般。只见这院的南面与蝶姬所站的东面都是一排厢房,其余两面皆是寺墙,北侧有个小小的月亮门通向大殿,西侧种着一排的柏树;柏树迎着月光被山风轻抚,满天的星光点缀在枝间仿佛那树上挂着许多的银片一般;整个院子宽敞干净,地面上铺着整齐的黄土,显然在晚课后没有人在这院中走动过,连一个脚印也没有留下。

  蝶姬飘到院中,仰头看看清爽的夜空,再低头看看平整的地面,她甚至有点庆辛自己不会留下脚印,整个院子就这样浑然一体的与蝶姬融在一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蝶姬仿佛已经忘却了所有的事情,只是静静的立在院中,让皎洁的月光洗净她的灵魂,让闪烁的星光带她神游太虚。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将蝶姬惊醒了过来,蝶姬转过头来,只见月光下站着的正是明性。蝶姬急忙道了个万福“蝶姬一时被景色所迷,没有注意到您来了,还望恕罪。”“没有关系,这景色的确很美,而且今日明月当空,你的魂魄受月阴所引神游太虚吸收月之精魄,对你也是非常有益。”明性一边慢步走来一边说道。“哦?还可以吸引月之精魄?只是不知吸收了这精魄有什么好处?”蝶姬也觉得自己舒服了很多,不似刚死时有一种虚虚荡荡的感觉。明性走到蝶姬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蝶姬的面容,微微一笑,说道:“你本是魂魄之体,性属阴柔,这月亮乃是阴之极至,自然会产生共鸣,这世上所有的精怪鬼灵每天都要吸收天地日月之精魄以固本培元,象你这样只有魂魄没有肉体就更是需要多吸收一些日月精魄才能凝神聚元。但你性属阴柔,吸收日之精魄对你来说弊大于利,这月之精魄却百益而无一害。以后若逢月圆之夜一定要记得在月光最盛时找一空旷之地,让月光照在你的魂魄上,物我两忘,以吸收月之精魄。”

  蝶姬眉头一展似是有些明白,但旋即又一皱眉,明性看出她的疑问,笑了笑,接着说了下去:“常人死后,魂魄便自动下到地府,喝下孟婆汤转世为人,甚少有不肯离去的,就算有牵挂之事,在孟婆劝解一番后便也就去了,象你这样固执的却是不多。”他顿了顿,继续说到:“也因你还有一些事没有了结,在这尘世间耽搁一些日子怕是难免的了。三日后,贫僧再过三日便要离开此地,前往敦煌抄写经书以为功德,大概五年后才能返回。你同贫僧一道前去罢。” “大师,若是要一同前去,便要去取了装了那只象牙首饰匣子才成。” “姑娘说的可是这只匣子?” 说罢,明性将手中的一只象牙雕花匣子放在蝶姬面前。那是一只以象牙雕成的匣子,匣盖上雕的正是鸳鸯戏水图,匣子的四周也雕的全是些花开富贵、百年好合、并蒂莲花之类的吉祥图案,手工非常的精细,看来价值也不菲。蝶姬忽然想起点什么,“大师,你识得孟婆?” “孟婆?不知道,或者曾经识得罢。”蝶姬还想问点什么,她总觉得孟婆与明性大师之间有种说不出的联系,但是明性的话让她迷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继续问下去,只得一笑带过。明性也是不再提起,只是脸色一凝,叮嘱道:“吸收月之精魄之时你会物我两忘,身边发生的一切都会不知道,若是有心术不正的精怪或修道之人见了定会夺你的魂魄以为己用,所以一定要确定四周的安全才可以入定,切切要记得。”蝶姬见明性满脸郑重,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面色一整点了点头,明性见她已经记下了,脸色又缓和了下来,微微一笑道:“今夜吸收月魄的时辰已过了,没什么事的话回匣子中静心休养一下,也让吸收来的月魄帮你凝魂固魄。”说罢,他宣了声佛号,将匣子放到左厢的一间屋子里便回了他的禅房。蝶姬在月下继续徘徊了片刻也回匣子里静心入定去了。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辰,蝶姬缓缓的从入定中醒来,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舒畅了许多,感觉变得比以前踏实了很多,她不禁眉角一扬,笑了,旋即一个转身离开了匣子。厢房里空荡荡的,明性不知道去了哪里,蝶姬看了看外面的天光,天早已大亮,蝶姬不想出去,便转身来到禅床前。因为还是初春,禅床上垫着一层薄薄棉垫;靠近窗口的一侧放着个木枕,外表看来很是陈旧,应该用了很多个年头了;床里侧有一床很单薄的被子,虽然旧但很干净,被面上打了几个补丁;枕头旁放着几本书,正是明性让蝶姬有空看看的佛经。蝶姬想了想,伸手便去拿,不料手却穿过了书什么也没摸到,蝶姬这才省起来自己是摸不着这人间的物件的,她微一皱眉,楞楞的站在床边犯起愁来。『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蝶姬被开门声惊醒,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是明性回来了,明性见她站在床边,再看看床侧的那几本佛经,微一点头,先转过身去将门合上,然后再回头向蝶姬施了个礼“阿弥佗佛,姑娘出来了?是不是想看这几本经书?”蝶姬很不好意思的还了个礼,点了点头道:“是啊,外面天光太亮,不想出去,想翻翻大师的佛经,却又摸不着,正在为难中。”“哦,是这样啊,贫僧忘了您还不懂如何以魂魄之体接触人间之物,实在是对不起!”明性也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走了过来:“其实魂魄是可以触摸到世间之物的,只是并不是用手去摸,而是用心去想,姑娘只需要专心的想着将这书翻开就行了。只是物件越大越重所费的心力也越多,姑娘新入地府不久,魂魄未凝,所以别太勉强去移动大的东西,日后吸收的月之精华多了,就容易许多了。”蝶姬一听大感兴趣,原来做了鬼就可以这样不费力气的移动东西啊,她转过眼去看着枕边的佛经,心中暗暗的想着翻动佛经,果然那书的扉页哗啦的一声翻开了。蝶姬心中大是高兴,不料佛经却又哗啦啦的翻过好多页,最后『呼』的一声飞了起来,直撞到另一面的墙上才掉了下来,蝶姬吓了一跳,满脸胀得通红,口中连连向明性道歉,明性却不以为意,走到墙边将佛经捡了起来,一边轻轻的拍去尘土一边笑道:“没有关系,姑娘初次用心力去移动东西,自然不能掌握力度的大小,以后多练练便知道了。”蝶姬见明性并不生气,心中却仍是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敢再试,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呆呆的站在那里发起楞来。明性走到床边将佛经放好,抬头又道:“再过一日我们便要起程前往敦煌,姑娘可还有什么牵挂的事情未了?”蝶姬一听心念一转又想起了君武,眉宇间又笼上了一层阴霾,明性见她沉闷了下来,自然明白她心中所想,暗叹一声,只得再开口劝起她来……

  

<十>夙愿——神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