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一>夙愿——不舍

    “舍得,二字姑娘可知道做何解?不舍又如何得到?你与沈施主的数世情缘的纠葛,只因心中不舍,不舍得放弃恨,不平,不甘……放不下旧的,新的永远不能开始,便永远在那个旧的圈子里周而复始。阿弥陀佛,姑娘,放下罢!” 蝶姬听着明性如此说来,心中暗自叹息一声,『舍得?!轻易说起的两个字却不是轻易能做到的。纵使能放下前世的恨,又怎么放的下今生他的深情的眼神?』可是她却不知道如何将这话说出口,只得沉默着。片刻之后,她心中又挂起月儿如今不知道是怎样个情形,便道:“蝶姬自幼便被卖入风尘,也没有什么家人可以挂念,唯一还挂念的就是生前情如姐妹的贴身待女月儿了。” “阿弥陀佛,既然如此,今夜晚些时间你便去看看她吧,只是你如今已经身是鬼魂,还是不要让她看见你以免被惊吓到了。”“多谢大师成全,此番之后不知何时方能再见得到了?!” 蝶姬颦眉颔首,似不胜离愁。 “还请问大师,我如何寻着月儿?我不知而今她身在何方。” “这倒好办,只要人在方圆百里之内,你只要用心想着她的名字便能找到她了,魂魄之体飞行甚速,不用一会儿就能到了。但要记得寻些偏辟的角落才好,以免被其它的修道之人看见。” 明性解释道:“多谢大师指点。”蝶姬说着向明性盈盈一福,明性急忙还礼,“姑娘以后还望不要这么客气,你我日后相处的日子还很长,若是如此的客套来去只怕话说得不多礼却要回很多了。”蝶姬被明性这么一逗,眉头一展笑了笑,明性见她笑了,心中也是一宽,两人又寒暄了几句,明性便又坐回禅床上打坐,蝶姬也回匣中静思去了。

  再从匣中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明性仍在床上打坐,蝶姬见他没有起身也就不再打扰他,自已转身飘出厢房。凝神静心的在心中念了念月儿的名字,感觉到月儿的所在,急忙飘身而起,朝着那个方向飞了去。不到小半个时辰,蝶姬已经看见了城中的点点灯火,再飘了一会儿便又回到了自己生前所住的小楼前,虽然已经来过一次,可是想到以后就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回到这里,心中不免又悲伤了起来。在楼下站了片刻,看了看四周熟悉的环境,蝶姬咬咬牙将心情收拾了一下,飘飘悠悠地来到楼上自己的房中。

  一进门蝶姬就惊呆了,只见床上躺着的正是自己,转念一想不禁觉得自己好笑,那有鬼魂被自己的尸体吓到的,再看月儿正跪伏在床前睡着了,双眼哭得又红又肿,脸上泪痕犹存,脸色也极是苍白,看来是哭了很久终于支撑不住睡了过去。蝶姬看着心中一阵的刺痛,不禁想起月儿与自己的点点滴滴,不自觉的飘身上去想要摸摸月儿。手伸到月儿头边却又停了下来,想想自己已经不在人世,也摸不着月儿了,就算是能摸着,万一惊醒了月儿只怕会将她吓坏,只得站在月儿身前好好的打量她一番,心中默默的希望君武能记得自己的话好好的照顾月儿。

  再看了几眼,蝶姬又转眼看看床上自己的尸体,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慢慢的仔细看了看屋中的摆设,一行清泪滑落,飘然离开了小楼。转身的刹那,有种感觉,今世的一切正在脱离,远走,但是她忽然的不想挽留、追赶……叹息溢出口中,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都说春天是多雨的季节,奇怪的是今年的春天却没下多少雨,看看满天的月朗星稀,明天该会是个好天气,会是一个出远门的好日子吧。蝶姬再次转过头去看了看自己曾经住了数年的小楼,心中暗暗的道了声『珍重』,长叹了一声,飘然离开了。一路上,蝶姬的心情起起落落,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了,这样的离开是否是永远的离开?再回不来了罢?当初,自己纵身一跃时只觉得所有的事终于都有了个了结,觉得自己已经解脱,不料直到此时才明白自己其实并没有放下,自己还是留恋着这里的一切,留恋那双眼睛里的柔情万种,而今这种感觉似乎在渐渐的消逝……茫然中蝶姬漫无目的地四下飘荡。

  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沈府,蝶姬飘在半空,看着府中的灯光,君武的房间里还亮着灯,窗户映着的身影象是那霜儿在喂君武什么东西。蝶姬十分想飘过去再看君武最后一眼,可是却又怕自己再看得他一眼就再也离开不了,只得哽咽着,凝视着,矛盾着倒退的离开了沈府。就这样怀着离别的悲伤,蝶姬一路飘飘荡荡的往寺庙去,当天决定一死时那种生离死别的心情仿佛又回来了,萦绕在心间无法散去,脑中所想也仿佛回到了独上花林时,往事再次一幕幕的在眼前闪过,却已经全然忘了明性叮嘱她的要挑黑暗偏僻的地方走的事情。

  正满腹心事的向前飞去,忽然蝶姬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如雷般的轰响,这一声响直把蝶姬从半空中直震了下来,只觉得三魂七魄象是要各自散开一般。蝶姬强按住心神四处一望,原来已经离庙不远了,落下来的地方正是在半山腰的一片小灌木林中,四周阴影幢幢不见有人,但感觉中有危险正在逼近。来不及多想,蝶姬急忙一个旋身隐入一片暗影中,心中大是慌乱,不知道要如何才好,就在这时,只听左侧传来微微的人声,语音颇低但却很急速,就象是以前赶庙会时看走江湖的术士念咒一般,蝶姬急忙飘身闪开,刚一离开暗影,只听一声厉喝:“疾!”一道金光眨眼前直穿刚才所藏的暗影处,又是轰的一声炸在灌木上,竟将灌木丛炸得飞散开来,借着光华一闪,蝶姬总算看清了偷袭她的人,原来是一个穿着暗灰色道袍的中年道士。蝶姬心中惊恐,明性的叮嘱这时才记了起来,吓得更不敢停留,旋身拼命的向庙宇的方向飞去。那道士见她要逃,向前疾冲几步,用力一纵腾身而起,手中法诀急速变幻着,口中大喝道:“玄兵明火,无上太虚,劫魂引!” 又是一道金光直射蝶姬,蝶姬一面跑一面回头,见道人一跃半空就知道不妙,一低头身形一转方向,那道金光再次落空,但终究闪得慢了一点,左腿还是被扫到了一点,蝶姬只觉得整个魂魄要被吸走一般,不由自主的顿了一顿。那道人连续三击都没有将蝶姬拿下,心中大怒,右手向怀中一探摸出一道符来,脚一落地立刻再次纵身而起,左手在符上疾划数下,口中再次大喝一声:“七星逆转,夺魄吸魂!” 手中符咒化做一道红光直罩蝶姬,这一下再也没能闪开,红光正中蝶姬,把她打出去数丈之远,正摔在山路上。蝶姬只觉得那道红光缠着自己,自己全身都不能再动弹,仿佛被一个大红布紧紧的裹着一般,蝶姬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束缚,却不论她如何的用力,那道红光就是死死的缠着她。那道人从空中落下,举步来到蝶姬面前,嘿嘿的一笑道:“孤魂野鬼,四处游荡,只怕又是要做些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吧,今天遇到道爷我,你的鬼运就到此了解了!” 蝶姬一听凄声哭道:“道长明察,贱妾只是一介弱女子,怎能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只因要远离了,故特回生前所在看望一下自己的亲人。” “这荒山野岭哪有什么人家,居然还敢装可怜想骗本道爷!” 道人怒道。“我哪敢欺骗道长,因明日就要随前面庙中明性大师远去敦煌,大师念此去时日久长故让贱妾去看看亲人,贱妾现在是要回庙中去啊!” “胡说!佛门圣地,怎么会有和尚收留女鬼,还说什么远去敦煌!满嘴胡言,以为本道爷是三岁的娃娃吗?看道爷我这就收了你这女鬼,让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道士越说越怒,从怀中掏出一个八卦镜来,正对着蝶姬就要念咒。“阿弥佗佛!这位道兄,还请手下留情!”

  

<十一>夙愿——不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