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二>夙愿——离别

    就在这时,只听前面山路上传来明性急匆匆的声音,蝶姬努力的扭头一看,只见月光下明性正沿着山路飞奔而来,那道士听见声音也把八卦镜一收,抬头向着声音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明性借着山势一路冲来,却不料跑得太急有点收不住脚,只得又向前冲了数步这才拿桩站稳,转过身来对着那道人双手合十深深一礼,“阿弥佗佛!失礼之处还请道兄见谅。”

  那道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明性,见他年纪只在三十岁左右,身上所穿也只是普通的僧袍,看他刚才下山也不象身怀武艺,心中不免轻看了明性几分,也不还礼,只是随意的点了一下头,“嗯,这位大师有礼了。” 明性再喘了两口气,等把呼吸调匀了,这才又再次施礼,“阿弥佗佛!不知这位道兄道号如何称呼,法驾何处?” 道人大大咧咧的一摆手道:“贫道玄矶子,青城山出云观的。你又是哪位大师?” “原来是道兄就是青城山出云观的玄矶子,久仰大名了。贫僧法号明性,现在就挂单在前面的红叶寺中。”

  明性却不在意玄矶子的态度,依然是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明性侧头看看还躺在地上的蝶姬,眉头略微一皱,又回过头来对玄矶子说道:“这位姑娘乃是贫僧的朋友,因明日贫僧要带她远去敦煌,又怕路途遥远,时日久长,特让她回家看看亲人,不知何处得罪了道兄,被道兄拿住?” 玄矶子一听心中一动,原来这女鬼所说都是真的,但又不能说自己无缘无故拿下她,掉了自己的面子,只得咳了两声强自说道:“我看这女鬼夜半三更在这荒山野岭游荡,怕她要寻人去害,所以才将她拿下。”明性微微一笑:“阿弥佗佛,道兄真是悲天悯人,心怀菩萨心肠,看来这只是误会一场,还请道兄看在贫僧的面子上放了她吧!” 玄矶子嘿嘿一笑,道:“你身为出家之人,当知鬼魅之物不可近身久留,更何况她还是个女鬼,为何还要带她远去敦煌?”

  明性坦然笑道:“我佛慈悲,就连强盗与禽兽都要度化,更何况一个弱女子?!此女身世可怜,为情所困,不愿再入轮回,贫僧只是想将其带在身边,每天以佛法点化于她,让她能看开放下。” 玄矶子又是一声冷笑:“看开、放下?鬼魅之物还用讲什么道理,大师也不用费那么大劲点化她了,不如让我将她收了,也免了大师的麻烦。” 明性却一肃容,正色道:“阿弥佗佛!道兄此言差矣,世间万物皆有佛性,只要悉心引导便可助其功德圆满,这可是莫大的功德。” “那你的意思是我这是在拦着你做功德喽?” 玄矶子也是面色一沉,阴森森的说道,“阿弥佗佛!道兄言重了,贫僧口齿不俐,言语上如有冒犯,还望道兄见谅。然,还是恳请道兄法外开恩,给她一条生路。” 明性急忙向玄矶子行了个礼解释道。“既然你如此为她求情,再说僧道本一家,我也就给你个面子,放了她。只是,我有要事在身不便耽搁,这缚魂符还请大师替我代劳了吧!无量寿佛,贫道告辞了……” 玄矶子说完转身就走,转眼间没入林中就不见了。

  明性心中明白这道人根本没有走远,只是躲在暗处想看他如何解这符咒,好给他个难堪,只怕还会暗中做法让这缚魂符更难解开。明性摇摇头转过身来走到蝶姬身边,双掌合十轻轻一拜,口中说道:“阿弥佗佛!那就只好得罪了。” 再看蝶姬身上的红光『哗』的一声全都往起一收,化做一颗小小的红丸飘了起来,明性再次转过身来向着林中一礼,只见那枚红丸化做一道红线直投入林中,林中传来一声冷哼,一阵枝叶断裂的声音,然后便寂静了下来。

  “天亮了!” 蝶姬看着窗户上慢慢映出来的光线,她第一次觉得这阳光并不刺眼,第一次觉得这阳光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暖。明性也打开眼睛瞟了一眼窗外,再看了看正凝视着窗外的蝶姬,阳光透过窗纸照在房间里,透过蝶姬的身体投射在墙上,屋中的尘土飞扬在阳光中,飞扬在蝶姬的魂魄站立的地方,明性突然觉得站在眼前的并不是一个鬼魂,而是一尊飞天,正在迎着阳光舞动着。“阿弥佗佛!天刚亮时的阳气极重,姑娘昨晚又被玄门道法所伤,三魂七魄损伤的很厉害,还是回到匣子中回避一下吧。” 明性楞了片刻才省起更重要的问题,急忙提醒蝶姬,可是蝶姬却象是没有听到明性的说话一样,痴痴的立在阳光下,看着越来越亮的窗户发呆。 “蝶姬姑娘?” 明性只得再一次提高了声音,蝶姬吓得双肩一抖,这才从自己的世界中脱离出来,她急忙转过身来不好意思的冲着明性笑笑,“真对不起,大师,我一时失神了,不知道大师有何指教?” “哦,没什么,我是说这清晨阳光颇重,你昨晚又受了伤,现在最好回到匣子里养伤。”“多谢大师,我这就进去……只是……大师,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我一会就去向方丈辞行,然后再与寺中的各位师兄师弟道个别,然后我们就离开了,最多过两个时辰就会启程了。” 明性顿了顿,疑惑的看着蝶姬,不知道她想做什么,“蝶姬姑娘有什么事吗?” “我想……在启程的时候看着,看着如何离开,如何离开我住了这许多年的地方……大师,可以吗?” 蝶姬满眼恳求的神情看着明性,明性与她的眼神一对,心中不禁一动,『曾经也是有这样一双眼,这样一副眉』他急忙转开了目光,在心中暗念了一声『阿弥佗佛』。定了定心神后明性转过头来,轻声道:“既然姑娘这样说,贫僧也不能拒绝,但最好不要在人前现出身形,而且外面的阳气对你的魂魄也有影响,等我走到无人处时我再将姑娘叫出来,姑娘躲在我的斗笠中向外看,你看可好?” 蝶姬也知道大白天出来对自己并不好,可是心中实在是不舍,其实她的心中还有一丝预感,她觉着还能再见到君武,还能再看一眼君武。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明性的方法,明性再一次深深的盯了一眼蝶姬,蝶姬不禁向后缩了缩,明性微微的叹了口气,蝶姬立刻明白明性已经看穿了她的想法,只得急忙向明性道了个万福,一旋身躲回了匣子中。

  明性见蝶姬消失了,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他越来越怀疑自己能不能点化这个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女子。他也见过许多的鬼魂执着的留在这世界上不愿意离去,他也曾成功的将许多的鬼魂劝解、度化,他一直相信佛法可以化解一切执念,可是只有这次他突然有一种没有把握的感觉。他默默的想了片刻,突然又觉得自己竟执着于成功的度化鬼魂,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竟动了痴念,明性转过身去,对着墙上的佛字恭恭敬敬的跪伏了下来……

  “蝶姬姑娘,你可以出来了。”蝶姬一直呆呆的坐在匣子里,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入定,她的心中不停的在与另一个自己争辩:“君武会来的!”

  “不!君武不会来的!”

  “他会来的!”

  “不会!”

  “……”

  就在这混乱的思绪下蝶姬突然听到了明性的声音,她急忙旋身离开匣子,她的眼前突然一亮,强烈的阳光让她觉得一阵的眩晕。突然,她觉得眼前一暗,抬头看时明性已经站在她身边,手上举着遮阳的斗笠,蝶姬感谢的对着明性一笑,明性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用眼神示意蝶姬看看另一个方向,蝶姬慢慢的转过头去,才发现原来他们站在离红叶寺不远的一个山头上,远远的望去不但能看到红叶寺,还能隐隐的看到小城,看到花林。蝶姬双目含泪的看着远处的城镇,那个自己度过了大半生命的地方,那里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爱人,而如今她已经变成了鬼魂,不能再与他们团聚,而且将要远走西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在回来……

  “蝶姬姑娘!那边!” 明性用手一指远方的花林,蝶姬凝神看去,依稀仿佛有一个人孤单的站在那里,站在花林最高的峰顶上,蝶姬顿时呆住了,她知道,那是君武,那一定是君武。天地间仿佛突然没有了距离,世间万物瞬间停止运作,这一刻竟是那样的静且近。蝶姬就觉得自己正站在君武的身边,与他互相的望着,眼神中互道着珍重,互道着爱别离的情愁……

  “阿弥佗佛!我们该走了。” 明性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但时辰已经不早了,他只得打断了蝶姬的凝视。蝶姬慢慢的转过身来,向着明性深深的一礼,一闭眼把那山那林那人影一一印刻铭记,然后一言不发的旋身回到了匣子里,明性口中喃喃的念了声『阿弥佗佛!』再向花林的方向看了一眼,轻轻的摆了摆手中的斗笠,转身大步的向西行去了。

  

<十二>夙愿——离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