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

    明性这才有时间来打量这座官邸,只见正门是两扇宽约丈二、高约两丈的大红朱漆木门,边边角角上都裹着铜皮,门上两个大大的兽头衔着两只黄铜铸造的门环,府门的上方悬着一块大匾,匾上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寿王府”。明性一见心中暗暗的一惊,『怎么玄矶子没有告诉我这是王府?不是说是什么李大人府上吗?』 正在思量的时间,只听门内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府门『呼啦』一下大开,从里面跑出两队家丁,个个手上都提着棒子,一言不发的在府门前的台阶上排列下来,把明性就给围在了当中。 明性见身边这架势却也不惊,脸上仍是那种淡淡的微笑,手上的佛珠也依然缓慢而有节奏的捻动着。等家丁们都列好了队,只听府门里一声咳嗽,一个四十岁左右身穿锦袍的中年人面带着怒气从府中走了出来,明性抬眼一看,深施一礼:“阿弥佗佛!小僧明性拜见寿王千岁。” 中年人一听不禁微微的一楞,张口问道:“本王便装出府,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寿王?” 明性不急不慢地施了一礼,不慌不忙的答道:“虽然王爷未着蟒袍也没带王冠,但王爷仍是万金之体,皇家嫡系,身上瑞气千彩,头上更有神明护顶,平常人等又何曾能有如此福气?所以小僧就斗胆猜测了。” 寿王听得心里的怒气顿时消了不少,可是心中一转念头,又问道:“好吧,就算你说得有理,那你说来此有要事禀报,不知道是何要事啊?” 明性抬头看了看王府的大门,又左右看了看两侧,再次施礼道:“阿弥佗佛!小僧因前往敦煌抄募经书,途经长安,还未走到王府门前便已经看到府内妖气冲天,所以斗胆前来,想要助王爷降妖驱魔。” 寿王一笑冷笑:“妖气?既然你说本王身上瑞气千彩,又有神明护顶,那我的府上又怎么会有妖孽?” “王爷,虽然您身上有神明加持,王爷又身在壮年自然不惧,但府中的妇孺却并不一定能够防得住道行高深,神通广大的妖孽。” 明性不急不慢的回答道。 “既然你如此的说话,本王姑且信你一信,但要想进府……本王还要看看你有如何的本领,不知道你可敢一试?” “既然小僧前来之时已知道不能光凭三言两语说服王爷,不知道王爷想如何的试呢?” “好,本王便让你猜猜我这府中是何人被妖魔所挠,若你猜得出来本王信你一次,若猜不出本王就要象前次对付那道人一般将你乱棒打出,你可敢否?” 寿王上前两步,面上一沉,双眼牢牢的盯着明性。明性仍是坦然的看着寿王的双目,口中答道:“王爷有命,贫僧不敢不从,如小僧所料不差,是不是二王子被妖魔所困,魂魄散乱,无法言语亦不能动弹?” 寿王一听立刻大步冲下台阶,一把抓住明性的手道:“果然是有道高僧,总算苍天有眼,佛主保佑……小王的次子近月以来都躺在床上,双目无神,也不说话,也不动弹,大师是如何算出来的?快,快,快,快与本王进府。”说完便拉着明性向府门走去。明性也不推辞,跟着寿王进到府内,寿王心中着急,也不管什么礼数了,拉着明性直奔后宅,明性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四周,只见一路上亭台楼榭林立,假山怪石,奇花异草,极尽奢华,心中不禁暗叹了一口气,心道,『光一个寿王府便已是如何之光景,那皇宫内院,各处行宫也就可见一斑了,大唐盛世只怕已经到了极致,败亦不远矣。』

  明性还在暗暗的思量,寿王却已经拉着明性到了二王子李伓的院子前,明性抬头一看,不禁眉头皱了起来,寿王正好转过脸来,一看明性皱急忙问道:“大师看见什么了?为何皱眉?” 明性急忙施礼,寿王摆手道:“大师快免了这些繁文褥节,请快快据实相告。” 明性走到院正中,向着东西两侧看了一看,再又走到屋前,看了片刻,这才转过身来,却见寿王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明性微施一礼道:“此院中妖气最弱,但院墙外妖气最盛,却又没有煞气,倒象是层层围住二王子的屋子,想要接近二王子一般。”寿王却急道:“什么妖怪想要接近伓儿?这妖怪接近人不就是想害人么?” 明性又答道:

  “王爷莫急,我看这院子四周隐隐有道家符咒神光,似是曾经有道法精深之人以道家上清仙法驱妖除魔。” “正是正是,月前家人突然来报说伓儿有如失魂一般躺在床上不言不动,府中的大夫看过都束手无策,贵妃听说以后又命了宫中太医来看,谁知道也是找不出病因,所以猜测是中了邪。本王便命人请了西门外左仙观的天云来为伓儿驱邪,谁知道他刚一作法便妖风大作,把他从法坛之上吹了下来,本王一怒之下就把他赶出了王府,前几****又带了个道士来,说是他师叔,此次定能除去那妖怪,那道士来了以后在院中布下不少符咒,可是到了晚间,那妖怪却不来寻伓儿了,只在府中各处乱闹,那道士也是拿它不住,本王一气之下就把他们俩都打出了王府。故今晚家丁来报大师来时本王带了那些家丁出去,本以为又来了个欺神骗鬼的江湖术士,没想到却真是来了高僧。”寿王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明性略一点头:

  “原来如此,只是那位道长还没有搞清楚为何二王子会突然失魂,便以上清仙法布阵想除去妖物,出手莽撞,略嫌凶狠……贫僧想那妖怪只是想看看二王子,但见二王子院子被布下仙阵不能接近,便只得在府中闹事,倒也不是那位道长法术不济了。” 寿王却不管玄矶子法术济是不济,又急急问道:“那大师您看要如何才好?” 明性略一思量,突然深深向寿王施了一礼,寿王忙拉住明性问道为何,明性答道:“王爷恕罪,小僧斗胆请王爷派人,将这些道法符咒统统都除去!”

  

<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