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

    听完明性的意见,寿王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下来,明性也不抬头,依然躬着身子坚持着,寿王盯着明性足足想了有一柱香的时间,面上神情不断的变化。明性虽然看不见寿王的脸,却也明白他正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是别人倒还罢了,偏偏这二王子李伓仍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杨贵妃所生,只是那时她还是寿王妃。 寿王终于开口了:“大师,你可知道若伓儿有什么闪失会有什么后果?” 明性暗暗的长出了一口气,连忙答道:“贫僧知道,小僧若无把握自然不敢向王爷提出这主意。若有什么意外,小僧纵是性命不要也定当保护二王子的周全!” 寿王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手一扶明性,无力的说道:“如今,小王也无它法了,既然你如此说来,那本王就依你。来人啊!” 寿王一转身,只听一阵脚步乱响,从院子的四周冒出许多的官兵,明性看在眼里,心中不禁一笑,这妖怪来了普通的官兵又如何挡得住。“把这院子四周的劳什子道符全给本王撤了!” 寿王将手一挥,那些官兵答应一声连忙沿着院子将藏在院墙下、飞檐下的道符全部除去,不消一刻功夫,玄矶子布的阵失去了功效。

  说时迟那时快,这刚去了符咒,解了阵法,当时就听空中一声的异响,围在院外的妖气立刻向二王子的寝宫涌去,四下里更是狂风四起,直把寿王与众官兵吹得东倒西歪,几名校尉抢上前来,团团围住寿王,寿王也吓得满脸煞白不知道如何是好。明性却在狂风中不动如山,口中高声颂了一声佛号:“南无阿弥佗佛!这位姑娘暂且留步,贫僧明性这厢有礼了!” 说罢手中佛珠向空中一掷,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四周的狂风立刻便停了下来。“臭和尚,我与你无怨无仇,也没有害人杀生,为什么要与我过不去?”

  空中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寿王抬头一看,只见空中点点星光下,一个白衣白裙的妙龄女子飘在空中。虽说此时是晚上但隐约可见是个绝色佳人,微风一吹裙带飞扬,若是不知道她是妖怪,只怕还会以为是天仙下凡。众官兵一看空中有人,急忙拉弓放箭,那女子冷哼一声,衣袖一挥,所有的箭都被倒弹了回去,立刻有不少官兵被射伤,倒在地上呻呤着。明性见状,双眉一挑,大喝道:“姑娘刚才还说没有杀生害命,现在却如此多人受伤!姑娘若再要一意孤行,贫僧就只能不客气了!”

  “哼,你这臭和尚,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你客气又怎么样,不客气又怎么样?本姑娘不怕你!”那女子也是柳眉倒竖,指着明性骂道。明性却没理她,转过头来对吓得浑身颤抖的寿王道:“王爷,您万金之躯,万一有什么闪失小僧担待不起,还请王爷退出此院,小僧自然会将二王子救醒。” 寿王犹豫不决的看看明性,又抬头看看空中的妖怪,再望望二王子李伓的寝宫,明性却不能等了,回首对护着寿王的校尉说道:“几位将军,此事不是用武力可以解决的,还请以保护王爷为重,有劳几位将军先护送王爷离开。” 那几句校尉听了互相看了看,突然左右各自伸手将寿王挟在中间,口中说道:“王爷,请恕下官等无礼,但为了王爷的安危,属下等只能出此下策。”说完半架半拖的把寿王给带出了院门,其它的兵丁一看,急忙都各自搀扶着受伤的兄弟离开了院子。

  那女子却也不阻止,只是飘在空中冷笑着看着众人离去,直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了院子,这才说道:“现在所有的人都走光了,臭和尚,再丢脸也没人看见了,还不求姑奶奶我放你一条生路?” 明性抬起头来淡淡的一笑,“姑娘站得那么高,贫僧说话实在是不方便,请恕贫僧无礼,可否请姑娘下来说话?” 那女子将身后的长发一甩,冷笑道:“下来便下来,难道我还怕你这臭和尚不成?” 说完挥袖便要向下落,却不料袖中的手连变三次法诀,都不能移动分毫,却只能呆在原地不上不下。这下可把她惹急了,对着明性怒道:“臭和尚,你使了什么坏,快让本姑娘下来!” 明性却依然是那付神情,脸上带着笑容的说道:“姑娘不必着急,贫僧也不喜欢抬着头与姑娘说话,既然姑娘自己下不来,那贫僧就帮姑娘一把吧。” 说完手向空中一挥,再回到胸前时却多了一串佛珠,那女子这才想起来适才这和尚用这佛珠来镇住了自己的法术,原来佛珠并没有落回那和尚的手中,而是在她的头顶上悬着,把她给牢牢的定在了半空中。 那女子见自己不经意间就中了明性的招儿,一张脸因为恼羞成怒而胀得通红,忿忿的喝道:“臭和尚,就会些下三滥的法术,乘我一时大意将我定住,现在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 说罢双手一挥,从空中直扑向明性!明性皱了皱眉,又是一声佛号,把手中的佛珠朝着那女子一递,那女子一看又是那佛珠,心有余悸,立刻一收势,向后一翻落在地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明性骂道:“臭和尚,就只会这一招吗?有本事别用那挂破珠子!” 明性却不理她的漫骂,对她深施一礼,“这位姑娘,看你法力高强,又能幻化人形,想来也是潜心苦修了数千载才能有今日成就,为何要迷惑二王子殿下?你不知杀生害命本是修道之人的大忌吗?”

  “我哪有害他!我哪有害他!我根本就没有害他啊……” 只见那女子此刻却如同一名孩童受足了委屈一般,鼓着腮,噘着嘴,跺着脚嚷嚷着,明性一见脸上不禁连连苦笑。这妖怪说来也有千年道行,行事却有如稚子一般,说打就打,说怒就怒,如今又一付十足委屈的模样,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明性只得摆手道:“姑娘不必着急,这样吧,待贫僧进屋看看二王子,然后再说,怎么样?” 那女子一听,也顾不得和明性斗气,二话不说转过身来就向李伓的屋内跑去,却也不开门,只是身形闪了一下,就穿门而过进到屋内了。明性一边苦笑一边摇头的走上台阶,推开门来,却见那女子呆呆的坐在床前,痴痴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李伓,眼中的泪光忽闪忽闪的就要掉下来了,明性心中一动,暗道:“『情』这一字真是害人不浅,就连这千年修行的妖怪都逃不过这情关啊。”

  

  

<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