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

    明性走到床前,看了看二王子的面色,心中暗暗的吃了一惊,『这二王子怎样也是皇家嫡系,就算未有天子之相也是福厚运深、仙佛保佑之人,却为何被这妖怪迷成如此?这妖怪也好生奇怪,根本不是平常的花草狐兽成精,竟连我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何物。』 那女子见明性看看李伓,又看看她,心中以为明性在笑话她流泪,不由的火起,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臭和尚,你不是说要看看他吗?现在你看到了,那你到底有什么办法没有啊!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没办法,别说外面那群草包不会放过你,就是本姑娘也不会轻饶你!” 明性不由的苦笑起来,自己降妖除魔的多了,可是从来没看过一个妖怪这么小孩子脾气的,刚想张嘴说话,却听见蝶姬的声音 :“小妹妹,对大师说话要客气一点,就算大师不与你计较,但你也要守些分寸,识得好歹啊。” 明性侧头一看,原来蝶姬已经从匣子里出来了,正飘然立在他身侧,那女子倒吓了一跳,一时倒张口结舌的看着蝶姬说不出话来了。蝶姬给明性行了礼,那女子这才反应过来,却忘了自己刚才与明性在说什么,跳将起来大嚷道:“好啊!你这个臭和尚,不守清规啊!居然还带个女鬼在身边!哼哼,还说我杀生害命?你犯下色戒又当如何啊?” 明性抬手一礼刚想要解释,却蝶姬大声呵斥道:“妖怪,你休得胡说,你自己把二王子害成这样不说,还敢诬蔑大师!” 那女子也不示弱,加大声音喊道:“不是吗?不是吗??那和尚身边带个女鬼算什么……哼!” 说罢用力一瞪蝶姬,转眼看看躺在床上的李伓,声音却又软了下来,“我哪有害他?!我看他晚上一个人读书闷,还时常陪着他玩,我又哪里舍得害他……”说着眼中又泪光闪闪,一付万般委屈的样子。

  蝶姬本想反驳回去,可是一看她那付样子,不禁心中一痛,想起自己与君武,想起君武也曾这样躺在床上不言不语,自己又何尝不是肝肠寸断,想要说的话又都吞了回去,屋中倒突然一下静了下来。明性见二女吵了起来,他哪里见过女子吵架,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这时才能插得进话来,急忙道:“阿弥佗佛!女施主不要误会,我与蝶姬姑娘乃是朋友,只是为了些事情才将她带在身边,贫僧倒没什么关系,女施主不要污了蝶姬姑娘的清白。” 那女子头也不抬,只是双眼定定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李伓,小嘴一噘说道:“我才不管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与我无干,我只想他好起来,能说能笑能动,还能陪我一起玩!不似现在这般的模样!” 说罢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慢慢的沿着脸颊淌了下来。 蝶姬见她一往情深的样子,心中越发的难受,不禁可怜起她来,飘然上前,轻轻的抬起衣袖,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干,轻声说道:“不用担心,大师佛法无边,又慈悲为怀,一定会帮你救醒他的,别哭了。”

  那女子也不再胡缠,感激的看了一眼蝶姬,突然一转身“扑通”对着明性跪了下来。明性吓得急忙向旁边一闪,双手连摆道:“这可使不得,姑娘还请起来说话,有什么事慢慢说,不必如此啊!” 蝶姬也急忙俯身下去想扶她起来,那女子却用力的摇了摇头,抬起泪汪汪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明性,口中哀求道:“只要臭和尚你能把他救醒,就算你要拿了我去,我也心甘情愿,臭和尚,我求求你……” 明性还没遇上过这种一边求自己,一边口口声声骂自己是臭和尚的,可是偏偏又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一时之间哭笑不得,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那女子却以为明性不答应她,跪行几步来到明性身边便要磕头,明性急忙用手相扶,谁知道手还未触到她身上,却觉得自己的魂魄象是被她吸住了一般,若不是自己定力深厚,只怕便会被她吸去不少元气,大惊之下却不能不扶,只得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定住心神,这才将她扶了起来。

  明性本有些怀疑,以为这妖怪暗中做法想要害他,可是一扶起她来,见她眼中泪水涟涟,神情自若,浑身的也不带一丝煞气,不象是有意要吸他的元气,心中一动,莫非这就是二王子失魂的原因?明性退后几步,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女子,只觉得她虽然是妖,但却纯而不邪,并不象一般的妖怪天性中就有一股邪气,这倒使明性纳闷了,实在是想不出为什么会这样,只得开口问道:“阿弥佗佛!这位姑娘,请恕贫僧无礼,贫僧有一问题想请问姑娘,只是不知道姑娘能否据实相告?” 那女子见明性上下打量她,心中也正纳闷,听明性一说急忙答道:“臭和尚你问吧,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啊!”“不知道姑娘原形乃是何物?” “我的原形……”

  那女子此时却迟疑了起来,明性却也不急,因为妖怪本就最忌被别人知道自己的原形是何物,若是被人知道,就有可能被拿住原身以做要胁的,甚至会神形俱灭、万劫不复。那女子想了片刻,抬眼看了看明性,只见明性依然是那付淡淡的笑容,只是眼中神光闪烁,正与她对望。那女子低下头去又想了想,眼角扫了扫躺在床上的李伓,轻轻的咬了咬下唇,用力的抬起头来,“我仍是一块千年玉石所化!” 明性一听立刻恍然大悟,不禁用手一拍自己的额头,“阿弥佗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贫僧知道了!”

  那女子见明性如此神情,心中却更是疑惑,转过头来看看蝶姬,眼中流露出询问的眼光,蝶姬却也不明白,只得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明性一想通这处,自然就一通百通,如何救醒二王子殿子也有了办法,可是明性一想到这办法,脸上的神情立刻又沉了下来,蝶姬见明性面上先喜后忧,眉头越皱越紧,不禁飘身上前,轻轻一福,口中道:“大师,难道二王子殿下救不醒吗?” 明性摇了摇头,眉间却依然紧锁,那女子也急了,“扑通”一声又给明性跪下了,还没说话眼中的泪水流了下来,明性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床上的李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阿弥佗佛!姑娘,要救王子殿下其实不用贫僧,只要姑娘你自己就行了。”

  

  

<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