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

    “我?”

  “她?”

  蝶姬与那女子同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明性,明性却依然是那付发愁的神情,半点高兴的神情也没有。那女子呆了一呆,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明怀,一边摇晃着明性一边喊道:“怎么才能救醒他?怎么才能救醒他?你快说啊!” 明性却被她摇得很难受,只觉得那女子甫一接触他便浑身的元气大震,想要定神却又摇得头晕脑涨,只好用力握住佛珠,口中低喝一声:“阿弥佗佛!”

  这一声在蝶姬耳中听来并无什么异样,可是那女子却只觉得耳中一声巨响,把她的元神直震得要散开一般,两手再也抓不住明性,整个身子向后退了五六步才站稳,这一下变故起得突然,那女子不禁勃然大怒,左手掐诀,右手一指明性,“臭和尚!说什么有办法救他!原来是想暗算我!什么慈悲为怀,原来和那臭老道一样的骗人!” 说罢左手一扬便是一片青光直射明性的胸前,这一下距离又近,明性也没有什么提防,见青光一闪再要避却来不及了,只赶得急把手中佛珠一晃,挡开大半,却仍是被一点青光正中胸前! 明性全身一震,整个人被打得向后直撞到墙上才停了下来,面上红潮一闪,嘴角立刻淌出一条血线。蝶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那女子便突然发难,明性眼见着被打伤,那女子却仍不停手,手中法诀再变,挥手间又是一片青光直扑明性而去,蝶姬总算反应了过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能挡得住,飞身一扑拦在明性身前。这一下整片青光正中蝶姬的背心,蝶姬只觉得背后象是被一块大石砸上一般,整个魂魄就象要散开一般,力道之大,竟把她打得穿过明性、穿过墙壁,直飞到院子边才跌了下来。蝶姬只见得自己仿佛象是要被扯散了的棉花一般,全身的精气神都在一丝一丝的向外飞散,蝶姬只能咬着牙盘腿坐下,把心神一定,全力护住自己的魂魄。直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蝶姬这才觉得好过了一些,心中却又想起在屋中的明性,勉强飘身而起,穿墙而入。一进屋里蝶姬便呆住了,只见明性盘腿在地上坐着,那女子却立在床边,看着床上的李伓呆呆的发楞。

  蝶姬飘在明性身前,只见明性脸色惨白,嘴角的血还没有擦净,双目闭着,全身微有些颤抖,蝶姬再转过头去看那女子,她却仍是木然的立在床前,脸上的神情时而高兴时而悲伤,眼中的泪水也不停的淌了下来。再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明性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蝶姬急忙问道:“大师,你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 明性微微一笑,轻声道:“阿弥佗佛!不碍事,贫僧倒是要多谢蝶姬姑娘挡了那一下,不然贫僧就得魂归极乐了。对了,蝶姬姑娘你伤得很重,还是不要多说多动才好,回匣子中静养吧。” 蝶姬摇了摇头,“我还好,没什么大碍,那姑娘为什么突然出手暗算大师?现在怎么又在那里发呆?” 明性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抬眼看看床前的女子,这才说道:“其实也不是她暗算贫僧,是贫僧先用法术震开她,所以她误会贫僧,才会动手的。” 蝶姬却不明白,一脸纳闷的看着明性,明性一声苦笑,又解释道:“她本是千年玉石所化,这玉石本性就是靠吸人精气滋养自身的,所以她就算不用法术,但只要一接近人就会自然而然的吸收人的精气。贫僧初扶她时便已经发现了,故尔问她是什么所化,她一说是玉石所化贫僧就明白了,这王子殿下也是因为和她接触久了,身上的精气被她不知不觉的吸了去,所以才失魂至此的。方才她抓住贫僧时贫僧只觉得全身元气震动的厉害,所以只好以佛门狮吼将她震开,她却以为贫僧是要暗算于她,幸好蝶姬姑娘你帮贫僧挡了那一下,贫僧这才有时间禁住她,再和她说明白。”

  蝶姬这才恍然大悟,她转过头再看看那女子,又问道:“那她为什么呆呆的看着殿下发楞?难道是知道了自己就是罪魁祸首所以内疚?” 明性更是一声长叹,“阿弥佗佛!不仅是如此啊。如今要救醒殿下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她把自己的精气输回给殿下,但这精气却不能想输多少就多少,她所吸收的精气都已经与她自己的精元融合,若是要还,只能整个精元还回去,可这精元一失,她也就不能再幻化人形,又会回到玉石一块,需要重新修炼千年方可再次幻化人形。”

  “啊!千年?” 蝶姬惊讶的看了看那女子,“那就是说一千年都不能动,做一块普通的玉石?” “阿弥佗佛!刚才我和她已经说明白了,如果不还精元,殿下只怕是没有办法可以救醒的了,就算是醒了也会病灾不断,活不了多久,但如果还了精元便不能再与殿下相见,而且千年以后,殿下早以转世轮回多次,只怕也不记得她了,到底是救还是不救,都只看她自己了。”

  蝶姬心中不禁又可怜起那女子,自己与君武怎么样难,但或者还有来世可寻;可是她与殿下这一别,千年之久,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机会再见,而且还要忍受千年的寂寞,这实在是非常残忍的事情。“大师,难道没有别的法子?”蝶姬哀求着明性。 明性摇了摇头,“唉,不是贫僧不帮忙,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天道轮回,她欠的只有她还,别人也不能替代。”“那他们现在还能不能再见一面?”蝶姬也知道明性的确是无计可施,只得退而去其次,“阿弥佗佛!若不是受伤,拼着少十年修行,贫僧还能以法力维持她的人形一时半刻,他们还能再见一面,可是现在……” 明性又是一阵的摇头,蝶姬一听也沉默了下来,心中非常的难受,只觉得冥冥之中早有天定,半分也强求不到。

  “臭和尚……”那女子突然开口了,“我欠的,我还!只是你可能保证,我还了他之后他就会好,就能长命百岁?” “阿弥佗佛!贫僧不敢保证殿下能长命百岁,但贫僧可以保证殿下能醒过来,象以前一样的好。” 明性双眼直视着那女子。“好!我没什么别的要求,只是我变回原形后,请你将我交给他,让他带在身边,虽然不能再和他一起玩,但我也能陪在他身边过此一生,我也就心满意足了。”那女子也直视着明性,坚定的说。“阿弥佗佛!姑娘放心,贫僧一定会告诉殿下……” “不,你不要告诉他,就说我已经得道飞升,留下这块玉石给他,让他以后不用想着我,我已经是神仙了,不再有人世间的情缘。” 说到这里,那女子的泪水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蝶姬也心痛不已,不知不觉的陪着她掉泪。“姑娘能如此做,对殿下自然是好,只是对自己未免太残忍了一点。” 明性也觉得不忍,不禁出言劝道。“只要他能好好的活下去就好了,何必给他一个永远不可能的约定?千年……我已经经历过千年的修炼,看着沧海变桑田,更何况短短的人生不过百年。”“既然姑娘坚持,贫僧自当尽力,姑娘可还有什么未了之事,贫僧若能做到一定会为您做的。” 明性满脸真诚的看着那女子,“没什么了,这千年来我只有过他,” 那女子说着低头又看看李伓,沉默片刻又抬起头来,“我现在就将这精元还给他,谢谢你了,臭和尚;对不起了,蝶姬姐姐。”

  说罢也不再犹豫,俯下身去,轻轻的用嘴堵住李伓的嘴。明性闭上双目,口中喃喃的念着大慈咒,蝶姬只见两人之间光芒闪现,越来越亮,到最后已经是一团白光,根本看不清楚床上的李伓与那女子的身形。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忽的一下,光芒一收,只见床前已经没有了那女子的身影,地上有一块白得有些透明的玉佩,被灯光照着,一闪一闪。明性这才站起身来,伸手捡起那枚玉佩,轻叹了一声,“阿弥佗佛!” 蝶姬却突然想起来似的,“大师,我们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明性看着手中的玉佩,轻声说道:“她和我说了,她叫玉瑞儿。”

  “玉瑞儿?这名字我好像在那里听过,大师,能给我看看那枚玉佩么?” 蝶姬只觉得这名字熟悉的不得了,那玉佩也眼熟的不行。明性递过玉佩,蝶姬刚要接,却见一滴血沁出,无声渗入蝶姬的手中,不见了。“大师,这是怎么回事?为何缘故这般?”蝶姬惊惶的问道。明性也略微疑惑的皱了皱眉,沉吟良久,才轻轻点点头,“是了,该是这样的。孟婆与你说的,还有俗事未了,大约指的就是这桩了。它想来是前世受了你的好处,这会儿事了也恰巧遇着你,便还你的好处来了。凡事总是有定数的。” 正说着话,却听着蝶姬叫道:“孟婆,您怎么来了?” “来解你的疑惑,我算着这会儿事情该了了。” “孟婆,你知道缘故?快说来我听。” 孟婆看了一眼那玉佩,说起来。

  

  

<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