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

    荒漠上的太阳升起得特别的早,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上瞬时间就跳出了一个红通通的朝阳,并不刺眼,也感觉不到温暖,但把整个戈壁滩都披上了红装。几株快要枯死的草迎着朝阳在风中摇摆着,天空中中传来乌鸦的叫声,风沙中的大道边隐约可见死去的骆驼的骨骼。明性站在帐蓬前,望着眼前的景色,只觉得人世百年,与这大地相比,是何等的短暂;再抬头看看天空中盘旋的老鹰,它们正在找寻着被冻死或被杀死的动物,就算是人也一样不会放过,这身臭皮囊在老鹰与乌鸦的眼里只是食物而已,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大师,我们就要启程了,今天就能到敦煌了。” 商队的首领来到明性的帐蓬前,客气的对明性说着,明性双掌合什向他致谢,那首领却连忙摆手,“能够有高僧与我们同行这是我们的福分啊,您看,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骆驼和马匹也没有被狼叼走,这都是佛祖保佑啊!” 明性淡淡的一笑,“我佛慈悲,施主多行善举自然会诸事顺利,倒与贫僧没什么关系。只是不知道今天什么时候能到敦煌?” “哦,午间就会到了,但大师不用到敦煌郡,所以路上就会分手了。” 首领答道。“阿弥佗佛!贫僧会为诸位颂佛祈福,希望我佛保佑,让施主这一路都平平安安。” “唉呀!那可真是天大的恩德,我这里多谢大师了。” “施主不必多礼,时候不早了,我们上路吧。” 明性用手一指西方说道,首领也不好再客气,让人拉过一匹骆驼要明性骑上去,明性却坚持不肯,首领也磨不过他,只好让人将明性的行李放在骆驼上,商队这才出发。

  太阳越升越高,戈壁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别看这荒漠上夜晚冷得象严冬一样,可是到了中午,简直就象是个大火炉一般,热得让人受不了。其它的人都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有明性依然是那身僧袍,一双僧鞋,一步一步的向西走着,商队首领几次过来要明性上骆驼,明性却不肯,只说这也是一种修行,商队首领拗不过他,只好给了明性一个水袋,让他在渴的时候喝。

  快到午时,商队的首领又跑了过来,用手一指远处,“大师,前面就是鸣沙山了,那里就是千佛洞了,您到那就到地方了,我们则还要沿着大道继续向西行,赶到敦煌郡去,我们就要在此分手了。” 明性将头上留下来的汗擦了擦,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飘渺中一座山屹立在大道的西南方向,隐约可见山壁上有一些黑黑的小点,想必就是千佛洞了。首领把明性的包袱从骆驼上拿下来,递给明性,然后与明性告别,继续向西而去了。

  明性一直看着商队走得远了,这才转身向千佛洞而去,再走了大半个时辰,已经能看见山上有人在走动。明性停了下来,喝了几口水,擦了擦头上脸上的汗,把身上的沾满沙干的僧袍拍了拍干净,从包袱里把自己的袈裟拿出来穿上,换了双新的僧鞋,这才大步的走向千佛洞。刚到山脚,便有数个小沙弥迎了上来,明性把自己的度碟拿出来,沙弥拿着跑进了一个巨大的石窟中,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只见石窟中走出许多的和尚,身上都披着袈裟,走到明性面前,双掌合什,“阿弥佗佛!大师远道而来,贫僧了尘迎接来迟,还请大师见谅。” 明性一看,这领头的老和尚已经有六七十岁,身上的袈裟早已破旧得到处订满补丁,面上都是皱纹,胡须与眉毛都被沙土染成了黄色,可双眼的明亮透彻却洞彻人心,明性急忙回礼道: “阿弥佗佛!大师言重了,小僧刚出家时就已经听了尘大师为了弘扬佛法,长途跋涉,苦行西疆,在这漫天风沙中一呆便是三十年,今日终于亲眼见到大师,小僧实在是有幸。” 了尘双手扶住明性,“阿弥佗佛!大师虽然年纪轻轻,但早已听人说过,大师的佛法精深,为我佛门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贫僧还有些不信,今日大师来到敦煌,贫僧一见,果然是我佛门中难得的人才啊。此处风沙甚大,我们先进去,然后再慢慢的聊。请!” “大师您先请!” 明性不敢先走,躬身让了尘先走,了尘拉住明性,两人并肩向石窟走去。

  走到洞前,明性这才发现原来这石窟比自己刚才所估计的还要大,七八丈高,十余丈宽,许多的工匠正在石窟中雕着佛像。这是一尊倚座弥勒像,只见弥勒佛面带微笑,双目似是在俯视天下苍生一般。明性与大佛双目一对,只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虽然经常会被人称为高僧、大师,但在这巨大的佛像前,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刚刚踏入佛门的比丘僧,明性不自觉的跪倒在佛像前,手心朝天放在身前,慢慢的磕了三个头,这才再次抬起头来,眼中的泪水也流了下来。了尘站在明性身后,面带着微笑的看着明性跪拜,等明性拜完了,这才走到明性的身侧用手相扶,“大师果然是慧根深厚,这尊弥勒佛像从开元九年便开凿,到如今都没有完成。日里虽然进此洞的人也很多,但没有几个能象大师一样初一见便领悟到佛法之宏大啊。” 明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大师谬赞了,贫僧虽然早有耳闻这千佛洞乃是我佛门圣地,但没想到竟有如此规模,还有如此宏大的佛像,而且雕得如此之好,简直就是佛陀再世一般。” “这也是佛祖保佑啊,好象在这千佛洞所雕、所画、所绘的佛像都有灵性,都是活的一般。过几日我带你四处看看,若不是外面的满天风沙,真的会觉得身处西方极乐世界一般。” 明性一听急忙道谢,了尘又扶起他来,拉着他在一旁坐下,明性有点纳闷的四周看看,这才问道:“大师,难道平常您就住在这里吗?” 了尘一听叹了口气,“阿弥佗佛!本来我们在山脚下有一排房子,还有一些小的石窟乃是专门用来居住的,但是一月前来了一次强盗,把房子也烧了,把石窟中的东西也抢去了许多,所以大家只好暂时都住在这大窟中,人多安全一点,也好互相照顾啊。” 明性这才知道蝶姬听来的传闻竟是真的,又问道:“那官兵呢?离这里不远不就是敦煌郡吗?” “官兵也来了,可是这强盗来去如风,等到我们发现就已经冲进来了,再去通知官兵,官兵再到时强盗就已经退去了。只可惜了许多前朝工匠心血之作,都被强盗抢走了,还有些带不走的,他们便砸了,真是罪过啊罪过。”

  

  

<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