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

    明性点了点头:“阿弥佗佛!一路走来看这戈壁真的是一望无际,小小的强盗的确是很难抓到,那大师没有要求过官兵驻扎在此地吗?” 了尘摇了摇头道:“老衲也曾想过,但你看这千佛洞如此多的工匠与僧人,光是用水就已经非常困难,如果再加上官兵,只怕就更加困难了,更不要说官兵们的粮食了。” “官兵的粮饷不是应该朝廷供应吗?为什么要大师来想方法呢?” 明性甚是不解的问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实际上这朝廷……唉!” 了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明性也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了尘见明性也皱起眉头连忙说道:“哎呀,你看看,你看看,老衲一说起话来就什么都忘了,大师这才刚到呢,却还不知道有没有用过午饭?” 明性不好意思的笑笑,了尘见了知道他还没吃,急忙起身:“阿弥佗佛!老衲真是老糊涂了,大师请随我来。”

  说罢对身边的僧人又吩咐了几句,那僧人先行跑了出去,明怀一见急忙站起来摆手道:“大师不必客气了,贫僧包里还有干粮。” 了尘却笑了,拉住明性的手道:“我们这里也本就没什么好的斋饭,或者与你的干粮相比,可能还是你的好吃呢,但这地主之谊还是要尽的,也让大师能了解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况。” 明性听了只得跟着了尘向窟外走去,口中说道:“出家之人哪里还讲什么口腹之欲,只要能果腹就是好的了,大师千万莫要客气,以后贫僧在这里的时间还长着呢。” 了尘点了点头:“老衲也不敢充面子,而且大师在此地也要留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让他们准备的也就是平日里我们自己吃的斋菜,放心!放心!”

  明性听了尘这么说,心里才放下了一些,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到饭堂,明性一看,原来只是个依山势而建的一个土坯屋,里面的桌椅被风沙侵袭得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正中的一张方桌上放着几个小碟,还有几个看上去黄黄的馍。明性让着了尘先坐下了,这才敢自己坐下,了尘看了看桌上的碟子,面带歉意的对明性说:“阿弥佗佛!大师远道而来,本来应该准备一些好点的斋菜,只是上次被强盗洗劫以后,大家都只能靠这咸菜夹馍度日,实在是招待不周啊。” 明性也不说话,伸手拿起一个馍,掰开后将碟中那也是黄黄的咸菜放在馍里,也不管沙子咯牙,大口的吃了起来,了尘见明性如此,心中不由的暗暗的点了点头。明性吃了两个馍,旁边的僧人又给递上来一碗水,明性小口的饮了两下,便将水放下,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满脸饱了的神情。了尘还要劝他再喝点水,明性却不肯,起身请了尘带他去看看千佛洞收藏的经书,了尘拗不过他,只好带着他向藏经洞而去。

  一进藏经洞,明性便高兴得不得了,只见洞中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经书,甚至有许多从西方天竺带回来的梵文经书,明性小心翼翼的取了一本《金刚经》,打开一看便迷了进去。了尘见明性如此痴迷,笑着摇了摇头,叫过藏经洞的主持僧人净衣,吩咐他不要打扰明性,转身便离去了。明性这一看便是三四个时辰,直到掌灯时分,了尘来硬拉了他起身,这才依依不舍的将经书放回原处,跟着了尘去用斋饭,一边吃着馍还一边回忆着书中所写的经文。三下两下的将饭用完,明性便站起身来要回藏经洞继续看经书,了尘也不阻拦,只是让小沙弥先带着明性到他住的洞里看看合适与否,明性连忙谢过了了尘,跟着小沙弥到自己的山洞中略微看了看,就继续到藏经洞中看经书去了。

  从第二天开始,明性便在藏经洞里抄写经书,他把自己包袱打开,原来若大的包袱里除了两件换洗的僧袍和两双鞋以外,其它的全是纸墨。明性再一入藏经洞,就整整十天没有出洞,连斋饭也是小沙弥送到藏经洞中,困了,就在藏经洞中小睡一会儿;累了,便站起来走动几步。了尘去看了他几次,见他如此用功,便也不再去打扰他了。蝶姬开始几天还会到藏经洞中看看明性,可是明性却只是抬头看看蝶姬,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便继续埋头抄写,蝶姬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他,只得自己在这千佛洞附近转转,实在无聊了便下到地府去找孟婆说话,有时孟婆一出去便是半个月不在望乡台,蝶姬便在匣子里静心修行。只是在每日黄昏时分,在风沙里遥望落日时想起和君武的那段岁月,心中那缕思念、牵挂便缠mian萦绕的她心中万分的凄凉悲苦,只觉得这戈壁真冷如冰窖……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的在敦煌过了三年,明性抄写的经书已经有近百本,蝶姬也觉得自己的魂魄凝练的很好了。虽然中间有被了尘大师撞到,但了尘却只是对着蝶姬笑笑,并不与她为难,有时还会有意无意的给蝶姬说说法。这一天晚上,又是月圆之夜,蝶姬飘身来到鸣沙山的山顶吸收月之精华,正在静心入定中,突然,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蝶姬心中一动,睁开眼睛向声音的方向一看,只见月光照耀下的戈壁上,百余骑人马正从西方向着千佛洞狂奔而来。蝶姬心中纳闷,这三年来从来没有如此多的人来到千佛洞,而且是在这种寒冷的夜里,蝶姬心念一转,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旋身飞回千佛洞去。蝶姬直入藏经洞,她已经两年余没有进来过了,这一进来吓了一跳,险些不认识油灯下盘腿坐着抄写经书的明性,只见他脸颊消瘦,双眼深陷,两腮的胡须长得老长,身上的僧袍已经都变成土黄色的了。蝶姬急忙飘到明性面前,叫了两声,明性却象是没有听到一般,蝶姬只好用手一指明性正在抄写的经书,只见那本经书『呼』的一声从桌子上便飘了起来。明性正抄着,突然经书飞起来了,明性这才转过头来,一见是蝶姬,连忙想要站起来,不料坐得太久,双腿已经闭了血脉,还没起来便又跌坐回了地上。“大师,不好了,从西面来了一支马队,我看着象是强盗!” 蝶姬满脸焦急的对明性说。明性一听惊讶的‘啊’了一声,旋即勉强着站起身来,焦急的看着满洞的经书道:“不能让他们把这些经书毁坏,快,蝶姬,你去通知了尘大师,我先来把这里的经书藏好!”

  

  

<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