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一>

    蝶姬飘身穿出藏经洞,眨眼间就来到了了尘大师住的山洞前,蝶姬也顾不上礼数周全了,直接就穿过木门进去了。了尘正在一张摇摇欲坠的木床上坐禅,蝶姬刚一进屋他便睁开了双眼,蝶姬连忙道了个万福:“大师,不好了,西面好象来了很多的强盗!” 了尘一听也慌了手脚,连鞋也顾不上穿了,急忙冲出山洞,高声的嚷着:“起来了!都起来了!有强盗!强盗来了!”

  所有的小山洞和木屋中的灯都亮了,还有许多的人连衣服都没有穿整齐便夺门而出,一时间山脚下一片的大乱。了尘用尽力气的喊了那几声,立刻便剧烈的咳了起来,可是身边的人都在逃命,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明性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跑到了尘的身边。了尘一边咳着一边用眼示意明性,明性立刻就明白了,他站在了尘身边,高声的喝道:“阿弥佗佛!” 这一声佛号把所有乱奔的人都给震呆了,所有的人都转过身来看着明性,明性见大家都不再乱跑,连忙又为了尘捶了捶背,了尘一边摆手一边说道:“咳咳……明性啊……咳咳咳咳……让大家……咳……不要慌乱!强盗……咳咳……只是抢些东西……咳……别自乱了心神……咳咳咳咳!” 明性直起身来,用眼睛扫了一眼众人,单掌立在胸前说道:“阿弥佗佛!各位请勿慌张,强盗最多不过抢些东西,并不一定会杀人,各位请……” 明性正要继续说下去,只听西面的一声狂吼打断了他的说话,所有的人转头一看,只见西面不远处的山坡上不断的有马冲过,近百骑强盗已经逼近了千佛洞。所有的人又开始慌乱起来,明性只得再次大喝一声:“阿弥佗佛!大家不要乱,都到这里来,聚在一起!”

  所有的人见再往外跑也跑不出去了,只得奔到明性与了尘的周围围成一团,小沙弥们吓得哭了起来,明性见状大声的念起了佛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 众僧人也不自觉的随着明性颂起经来。

  那群强盗在众人面前勒马立住,为首的一个却是一胡人,只见他头上用布缠出一个大大的帽子,满脸的落腮胡子,身上穿的胡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左手持着明晃晃的一柄弯刀。那胡人骑在马上用眼睛扫了一遍众人,然后大吼了一声,众强盗也随着他的吼声嗷嗷的乱叫了一通,可是众僧人却依旧低着头喃喃的念着佛经。那胡人见众人不理睬他,心中不禁火起,‘腾’的从马上跳了下来,众强盗也跟着下了马,那胡人走上前两步,一脚踢开围在前面的几个僧人,大声的问道:“你们这谁是头儿?” “阿弥佗佛!老衲了尘仍是此地的主持。” 了尘分开众僧走了出来,明性紧紧的跟在他身后,那胡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了尘,口中哼道:“你这老秃驴就是头儿啊!那好,就先拿你开刀!” 说罢也不等了尘有反应,手中弯刀一挥,月光下一片血光飞起,了尘已被那胡人杀了。这一下来得突然,众僧人俱吓得目瞪口呆,经文声也停了下来。明性听到胡人那般说话就知道要出事,伸手想拉了尘却已经晚了,了尘的尸体顺势倒在了明性的怀中,飞溅出来的血洒了明性一头一脸。

  明性心中大怒,但眼见这群强盗杀人不眨眼,怕激起他们的凶性伤到其他的僧人,只得两眼圆睁的瞪着那胡人,弯腰慢慢的将了尘的尸体放倒在地上。那胡人又开口问道:“现在你们这还有谁是头儿?”众僧人皆不敢再开口,却都用眼睛看着明性,那胡人顺着众人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番明性,‘嘿嘿’的冷笑了两声,明性却不理他,伸手先把了尘的双眼合上,然后将自己身上的僧袍脱下盖在了尘的尸体上,这才站起来双眼紧紧的盯着那胡人。那胡人见明性眼中丝毫没有惧意,心中不禁微微的一惊,平常自己抢劫商队都是先出手将首领杀死,其它的人自然就不再敢反抗,倒是这个僧人如此的大胆,毫不畏惧自己手中的弯刀,竟敢与自己对视。

  那胡人又与明性对视了片刻,突然仰天大笑了几声,口中赞道:“好!小和尚!有种!今日便放你们一条生路,弟兄们,去把值钱的东西拿上,再把水和粮食都装上马!” 众强盗轰然应了一声,留下十余个人与那首领看着众僧人与工匠,其它的人则点起火把四散到各个洞窟中找寻财宝。明性也说话,盘脚坐在了尘的尸体前,口中念起了『往生咒』,众僧人也都随着明性坐下,悲凉的声音再次在这月光如洗的戈壁上响起。其实这些僧人与工匠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些强盗不多时便也就搜刮得一干二净了,饭堂中的粮食与饮水也都被他们装上了马,那强盗首领转眼看看四围,口中大喝了一声:“剩下的全都烧了!”

  “慢!” 一声大喝把刚要动手的众强盗都震住了,明性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双眼直视着那胡人:“阿弥佗佛!你等,钱财也已经拿到,粮食与水也都抢了,为何还要毁这佛门圣地!你们可知造下此孽是会堕入阿修罗地狱,永不超生的!” 众强盗见明性满脸的鲜血,双目圆睁,口中厉声说着,火光与月光照耀下仿佛罗汉显现一般,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全都停下手来看着自己的首领。那胡人也被明性吓了一跳,听明性说完心中也有一些忐忑,但看看四周的喽罗都望着他,强自一板脸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给你个机会,来人啊,堆柴!” 众强盗一听连忙跑到饭堂把那些桌椅都拆来,还是不够又将住的山洞的木门拆下,在明性身前堆起一个大大的柴火堆。那胡人见柴堆已经堆好,嘿嘿的冷笑了两声道:“既然你为了这些劳什子东西连命都敢不要,那好,我们不烧那些破烂,不过你要用你的命来换!” 众强盗一听立刻哄然大笑,口中都鼓噪着:“拿你的命来换啊!” “进去啊!”

  “……” 明性依然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胡人,盯了片刻,那胡人觉得好不自在,又喝道:“怎么?怕了?那我们就把那些破烂烧了!” “阿弥佗佛!既然如此,那贫僧便以命相抵!” 明性说罢便大步跨入柴堆,那胡人没想到明性真敢进柴堆,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只能呆呆的看着明性。众僧人见明性跨进柴堆,也都骚动起来,有几个僧人站起身来就要奔向柴堆,明性却在柴堆中一摆手道:“阿弥佗佛!众位师兄弟请留步,今日明性以身殉佛,死一人便得以保全千佛洞这佛门圣地。这里的一切还靠诸位师兄继续主持下去,以宏扬我佛之真义!” 众僧人听了只得停步,双目含着泪望着柴堆中的明性,蝶姬却不管许多,飘到就要冲到明性身前,明性用眼一望蝶姬,蝶姬立刻明白了明性的心意已决,只得停在柴堆旁。明性口中轻声说道:“阿弥佗佛!恕贫僧不能遵守诺言将您带回中原。还有,如果有机会帮我转告一句;我错了,来世我不会再为僧。” 蝶姬已经无法再说出话来,眼中的泪水流个不停,只能不断摇头又点头表示自己不怪明性失约且一定会带到话,明性又是淡淡的一笑,盘腿坐下,口中高声颂着『大悲咒』,众僧人也皆坐下,跟着明性念起『大悲咒』来。

  那胡人见这情景,心中虽有点怕,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又不能在众手下面前食言,只得做出一付恶狠狠的样子,将手一挥,众喽罗把手上的火把向柴堆中一丢,熊熊的大火便烧了起来,火光下明性就象尊菩萨一般,通身都映出红红的光芒,夜空中回荡着的,是那一声声悲壮的诵经声。

  

  

<十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