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

    宗元本来已经急得不知道要说些什麽了,看她这麽一笑,才真的相信她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了。他满腔的焦急随著那可爱的笑容转变成了被捉弄的不平,於是一把抓住想要溜走的燕娘,一边呵著她的痒处,一边口中喊著:“嫁不嫁给我?嫁不嫁给我?” 燕娘被他呵的扭动著身体四处躲藏著,口中一边喘气一边笑著,都上气不接下气还自嘴硬道:“不嫁!说不嫁就不嫁!”两个人顿时闹做了一团。

  “咳!咳!” 门口传来了两声咳,燕娘和宗元急忙分开,宗元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抬头看了看门口站著的中年人,弯腰一揖,口中恭敬的说道:“姨父,您来了。” 燕娘满脸通红的直往身侧的书架後面躲。刚才一通闹,头上的珠花也落了,玉簪也歪了,额前的刘海也被汗沾得乱七八糟的。最可恨的是宗元居然还一脸的若无其事,虽然弯著腰还偷偷的向她挤了挤眼睛,笑角带著一丝戏谑的笑容。“咳!燕娘,你今天有没有好好的读书啊!” 那中年人却不理会宗元,一面踱著步走进书房,一面沉著个脸问燕娘,燕娘见躲不掉了,只好用手略一抹额前的刘海,低声的应道:“有啊,爹,我画了一幅画,表哥说我画得很好呢!” “是吗?那有没有读女儿经,烈女传啊?” 中年人站在燕娘的面前,背著手严厉的看著燕娘,身後的宗元更不敢直起腰来,只好继续躬著,一边偷偷的转过脸来看著燕娘,挤眉弄眼的示意著燕娘。燕娘低著头,眼睛偷偷的向上瞄著,两只手扯鹅黄色的纱巾拧来拧去,忐忑的小声答道:“有。” “嗯!那就要记住书里写的东西!这麽大的姑娘了,还一天到晚的瞎闹,成何体统!这要是传出去了,你爹我和你娘还有什麽脸见人啊?” “是,爹,女儿以后不敢了!” 燕娘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低越向下了,中年人还要教训,门外却传来下人的声音,“大人,陈大夫来了。” “哦?这麽早就来了?快快有请到中厅用茶,我这就来。”中年人挥手让下人去准备,然後继续转过头来说道:“不要乱跑!来了客人,别让人见笑话!”

  说罢便急匆匆的走出了书房,却是一句也没理宗元。燕娘直听到她爹的脚步声远去了,这才敢慢慢的抬起头来,用眼瞄了瞄门外,确定没有人了,这才从书架旁站了出来。宗元也慢慢的直起腰来,一边用手拍打著自己的腰,口中‘哎哟,哎哟’的喊了几声痛,然後嘻皮笑脸的凑到燕娘面前,“燕娘,弯了这麽半天的腰,可把我给痛死了,好燕娘,帮我捶捶吧。” 燕娘面上一红,伸出手用力的在宗元的腰上一掐,狠狠道:“还敢嘻皮笑脸的!看我爹都不理你了,还连累我被骂一顿。还想要我帮你捶腰?想得美!” 宗元被掐得向後一跳,口中雪雪的呼痛,用力的揉了两下这才说道:“你谋杀亲夫啊,只是让你捶一下嘛,居然掐得这麽用力,一点都没有女子应有的温柔啊。” “我还没有嫁给你呢,为什麽要给你捶腰?等到那一天再说吧!哼!你要再闹我可真的生气了,这回可是真的哦!”燕娘把小嘴一噘,双眼一翻,做出一付生气的模样,宗元见她又要生气,口中忙求饶道:“好燕娘,好燕娘,别生气了,我不闹还不行吗?” 燕娘得意的点了点头,眼珠一转,露出一付神秘的样子,宗元一见便知道她又想到了什麽鬼主意,连忙靠上前去。燕娘一边偷笑一边小声的对他说道:“那个陈大夫啊,听说是是我们家的世交,又和爹同殿称臣,今天这么早来府里一定是有什么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溜到中厅去听听是什么事情吧?” 宗元一听脑袋摇得跟拨郎鼓似的,两手一摆道:“刚被你爹教训完,你还想上中厅去偷听?这要是让你爹抓著了咱们俩,你倒最多骂两句,只怕又要给我脸子瞧了。上一次闯祸他整整冷脸一个多月呢,这次要是叫他知道了,至少三个月!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吧。” 燕娘一听将嘴一嘟,“哼!堂堂七尺男子汉,居然被我爹吓成这样,你不去,好,我自己去。你怕我爹给你脸子瞧,那你就不怕我也给你三个月的冷脸看?!哼!!”

  说完也不等宗元,转身就一蹦一跳的向门外跑去,宗元一见没了办法,只好一边摇头一边追了上去,一把拉住燕娘道:“好啦好啦,别耍小姐脾气了,我陪你去就是了。不过你要答应我哦,不可以做怪,听听没什麽事我们就回来,不然让你爹知道了真的会扒了我的皮的。” 燕娘就知道他会跟来,脸上一脸得意的样子,“好吧好吧,你这个胆小鬼!我们去听听,要是没什么有趣的我们就上後花园,你帮我抓蝴蝶玩。” 宗元一脸的无奈,跟著燕娘向前院跑去,快到中厅时两人都放轻的脚步,蹑手蹑脚的溜到窗下,燕娘还想要捅破窗纸向里偷看。宗元眼急手快一把拉住了她,燕娘撒骄的看了看宗元,宗元却一脸坚决的神情摇了摇头,燕娘对他做了个怪样,也只好做罢,两个人就猫在窗下听著里面的谈话。

  “王大人,这次的事咱们就这麽说定了啊。”只听见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燕娘看了看宗元,两个人点了点头,看来这就是那个什麽陈大夫了,却不知道他们商量了什麽事,听他们的谈话似乎已经说完了。燕娘轻轻的戳了戳宗元的头,意思怪他拖拖拉拉的,结果没听到他们说什麽事情。宗元耷拉著脸,一付关我什麽事,只是他们说得太快了的样子,燕娘瞪了他一眼,却听见里面她爹发话了。 “好!好!好!多谢陈大人如此的看得起王某啊,咱们两家本就是世交,现在小女与令公子的事一定,就是亲上加亲,以後更是要多多的照顾了。” 燕娘纳闷的侧头看看宗元,轻轻的在宗元的耳边问道:“宗元,他们说的话我都听的懂,可是为什么我突然间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似的?” 宗元却脸色大变,一脸苍白的泥楞楞猫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燕娘以为他故意逗自己,心里轻轻的一哼,暗想『你不告诉我算了,呆会儿我自己会想明白的』对宗元做了个白眼,又侧过头去听。只听那陈大夫笑道:“哈哈哈哈,王大人说得是,说得是,不过应该是王大人看得起陈某人才对啊,哦,不对不对,应该是看得起小犬才对啊。” 燕娘依然是一脸的迷茫,怎麽又扯到这陈大夫的儿子头上去了,却听见她爹也开怀大笑道:“对对对,我也说错了,是陈大人看得起我家小女。既然如此,那您看什麽时候送聘礼过来啊?”

  这一句话有如炸雷一般在燕娘的耳边轰响,“聘礼?”燕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陈大夫是来向父亲提亲的?父亲竟然已经答应了?燕娘颤抖著侧过头去看宗元,只见宗元满头的冷汗,双眼无神的看著自己,燕娘也呆呆的望著宗元,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