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

    何氏本就不想再让燕娘与宗元搭上什么关系,昨天见宗元真的只在屋中读书,心里还着实的放下了一块石头。她本是怕宗元的孩子脾气上来,再搭上个燕娘的小姐脾气,说不准闹个什么私奔之类的举动出来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却没料到宗元真的信了她的话,老老实实的开始用功读书,也不再找燕娘胡闹了。想说只要自己这边把燕娘也按住了,少提宗元,宗元又不过来,日子一长,也就慢慢的淡开了。等过过几天陈大夫下了聘礼,再等个三月,就把燕娘嫁过去,这桩心事也就算了了。没想到宗元倒是不来找燕娘了,燕娘却拉着自己去看宗元,这实在是让何氏大大的头疼了起来。燕娘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走着,眼角却不时的扫扫跟在身后的何氏。只见娘的双眉不时的微皱,偶尔会抬起头来看看自己,大多数时候都半低着个头想着心事,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是那笑容看上去怎么就那么的不自然。燕娘心里暗自得意,她就猜到她娘和她爹会想办法把她和宗元分开,让两个人见不着面,但还又不会做得太明显。可惜宗元那个笨蛋自己缩屋里看书,倒正给了爹娘一个机会。这回燕娘拉着何氏来看宗元是不是在专心念书,以后就能借这个借口自己一个人来看了,爹应该也没什么话可以责怪。

  正在暗自得意间,她们已经走到了宗元的院前,何氏拉了拉燕娘的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燕娘便停了蹦跳,对着何氏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宗元的院门。宗元的这个院子并不是很大,屋前是一块二十步方寸的土场,院门后有两块草地,上面种了些花花草草,中间还零星放了几块奇石。往常夏日里天黑之后,燕娘与宗元就喜欢坐在那几块石头上看着天空的星星说话。门口站的书僮看见夫人和小姐来了,连忙跑下台阶施礼,燕娘一把拉他起来,另一只手一掩他的嘴,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出声,书僮轻轻的点了点头,垂手退到台阶下。燕娘轻抬莲步走上台阶,却不敲门,只是偷偷隔着门缝向里张望。何氏自然不能做这种动作,而且她本也就不想来看,便轻声唤了书僮,走到离门较远的院口,低声的询问一些事情。屋中的宗元却不知道门外有人在偷看他,此时的他早就忘了一切,满脑子里全是书,书,书,还是书。虽然这些书中所写的,他都不喜欢看,可是为了燕娘,再不喜欢也必须记了下来。旁人背这圣贤书还算是有一丝的兴趣,可他却毫无兴趣,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硬生生死记下来。看得一行,宗元便抱起竹简,学着家塾里的老学究一般摇头晃脑的呤哦一番,然后再把竹简放下,再看一行,如此周而复始,记下了后面的这十行,却又忘了前面的那十行,宗元只得又翻回前面,再把前面的十行又读一次。燕娘在外面看得心里真发酸,她知道宗元最不爱的便是读这种圣贤之书。他生性放浪不羁,最怕这些愚腐之文,但他若不学这些东西,不说将来求取功名或者谋个一官半职,就是爹这一关都过不了!她真后悔自己以前怎么没能硬起心肠逼他去读这些书,如今就怕太晚了……! 燕娘站在门外,心中百感交集,她虽总是骂宗元孩子气,太贪玩,但她却也不愿意让宗元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现在宗元如此辛苦,也不知道日后对他是好是坏,只得希望宗元能明白她的苦心,这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着想。又站了小半会儿,燕娘这才转身下了台阶,眼中的泪早已经擦干,满脸笑容的对何氏说道:“娘啊,宗元哥这回好象真的转性了啊,我看了这么久,他都没从椅子上起来过,就在那里念书,这要换从前,可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的!” 何氏也一脸的笑容道:“是啊,这孩子算是长大了。现在啊我们家的小孩子就只有你一个了,燕娘啊你都是个大姑娘了,都到该出嫁的年纪了以后可不要再孩子气了!”“娘~” 燕娘一声娇嗔,满脸通红的嘟着个小嘴看着何氏:“人家还小呢,又不是嫁不出去。我还要在家里多住两年,好好的在您的面前侍候您两年!您急什么啊?难道您还愁您生的女儿会没人要?” 何氏一听,脸色微微的一变,转瞬间便又恢复了笑脸,轻轻的拍着燕娘的手,嘴里却说不出话来。

  何氏回到了自己的房里,王老爷早就在房中等着了,一见夫人回来了,连忙追问怎么样。何氏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王老爷的脸也沉了下来,何氏试探着说道:“老爷,这燕儿的话里有话啊。” 王老爷重重的‘哼’了一声,女儿的话到他耳里再细想一下,她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他自是一清二楚了。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就古灵精怪,什么事都一点就透,而且这越长大办事便越是看着顺心,自己时不时的拿些朝中的小事考考她,她也能头头是道的说个清楚明白。若是个男孩子真能指望着他光宗耀祖,可惜是个女娃娃……这回燕娘所说的话,句句都顶着自己,可若是逼着急了,又怕这小丫头脾气上来了闹得合府不宁,到时候只怕还会成为朝中众官的笑谈…… 何氏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王老爷阴沉着个脸盘算着如何是好,他想来想去,突然得了个主意,不禁失声说道:“对了!就这么办!” 何氏被他吓了一跳,一边用手拍着胸口一边急忙问道:“怎么,你想出什么法子来了?”“小家伙不是说在家多住两年嘛,她不就是想再等两年,这宗元要在两年内能读出个官职,她也就好说话了。哼,我便让她在家住着,只是这宗元……” 何氏一听急了,忙道:“老爷是打算?无论如何那可是我姐的唯一的根苗!” 王老爷不耐烦的挥挥手,“我不会拿他怎么样,我以府中人多事杂,念书无法静心的缘由,把他给送到城外的古寺中去念书,这样燕娘也不能常去看了了,他也没什么时间经常跑回来看燕娘,这样不就行了嘛!” “那老爷是真的答应燕儿在家多住两年?” “怎么可能?和陈家的日子都定好了,断不能更改!再说,早点嫁掉也省点心!这两个孽障,再处多些时候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就家门不幸了!早拆早好。”

  

  

<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