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莎丽的城堡之玩偶心

莎丽的城堡之玩偶心在线阅读

莎丽的城堡之玩偶心

水稻香

玄幻言情·西方奇幻·28.5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12-12 09:54

如果布娃娃能变成真人,玩具汽车能启动上路,进入魔法城堡就不会是奇迹。本以为能顺利采到蔷薇做药引,谁知却变成蛤蟆女孩。找花腰治病,却被吞进嘴里。美丽的女孩拖着蛤蟆腿,仍然要不畏艰险却争取蔷薇。进入夺魂塔,再度变身蟾蜍,如果要恢复人形,则必须取出蓝咖的心……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玩偶复活

  烟霞国南玉市某小区某单元四楼,莎丽家客厅。

  “进去吧!进去呀!””

  莎丽坐在地板上,面前散乱地堆放着许多玩具。十三岁的女孩儿,不但整天沉迷于没生命的玩具,还对航模、汽车、轮船之类的模型感兴趣。除了一个叫蓝咖的布娃娃,她没有一个比较女性化的玩具。而就是这个蓝咖,还是莎丽从江边捡回来的。蓝咖会简单的问候语,莎丽不但对他倾注了全部的温柔、耐心、细致,还破天荒的保存了四年之久。像今天这样粗暴地把蓝咖往汽车里塞,在莎丽还是头一次。要知道,蓝咖几乎有两岁小孩儿高,而模型汽车,却足足比蓝咖小了一倍。

  一只小黄猫蹲在窗台边,眯着眼望着莎丽,似乎对她折腾蓝咖非常惬意。

  “你算什么医师?跟踪检查这么久,居然只会说一句无能为力?”阳台右边的卧室里传来爸爸恼怒的声音,莎丽一边拼命把蓝咖往汽车里塞,一边掉眼泪。

  “我完全理解您的心情。”马鸣医生既无奈又沮丧,“昏迷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我真的不知道她能不能醒来?”

  “你一向都是这样诊断吗?”屋里传来互相推搡的声音,莎丽的眼泪流得更凶了,稀哩哗啦全掉到蓝咖身上。有几滴流进了蓝咖的眼睛,他的眼睛显得更亮了,好象还轻轻地眨了一下。黄猫站起来,围着莎丽开始转悠。“亏我还一直相信,你有办法……”

  “办法倒是有一个……”马鸣医生忽然有些口吃,“你信偏方吗?哦……不不不……我一定是疯了,居然跟你提到……”

  “什么偏方?”爸爸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也许是因为太激动了。“快告诉我,只要能救她,我做什么都行。”

  莎丽停下手里的动作,凝神望着卧室。黄猫屈起前腿,一副想往前扑的架势。该死!干嘛在这时候叫起来?莎丽举起鸡毛掸,黄猫后退几步,弯曲地脊背像一张蓄势待发的弓。

  “必须说明,这不是治疗手段,更不是处方……而是一种尝试……”

  黄猫奋力一跃,几乎把蓝咖咬在嘴里。莎丽气急败坏的扔出鸡毛掸,打在猫背上。猫哼了一声,重新跳到窗台上,眼睛却盯着蓝咖不放。

  “就当它是保健品、营养品……”爸爸急不可耐地说,“你就快说吧。”

  莎丽重新把蓝咖往汽车里塞,奇怪地是,蓝咖不像刚才那么柔软而温顺。

  “这个故事最先刻在石壁上,后来被人们拓印在羊皮上,是怎么保存到现在,至今还是个迷。不过,我们的关注点不在它怎么流传下来的,而在这上面记录的病症上……”

  “你从哪儿搞到这本破书?”爸爸的语气明显带着嘲弄,“你不会特意带在身上,给我说故事吧?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儿。”

  “即使不全面,也比丝毫没有根据强。”马鸣医生把书翻得哗啦哗啦响,以至于莎丽在客厅也听得极为清楚。“在文字出现以前,人们用简单的符号和图案来表达或者记录。耐心一点,就要说到正题了——这是发生在远古时期的类似病例。这串从天而降的波浪线代表雷电,你看,雷电直接劈在妈妈头上,他们可能以为妈妈死了。这堆混乱细长的粗线条代表柴火,每个人手持火把的方向全都指向妈妈,似乎要将这位妈妈火化。可是她的儿子不停的磕头,额头磕破了,流出的血像水滴一样。呵呵!古人真是智慧啊!那时候就知道用水滴代表鲜血,可见他们也认识到,水和血是相似的……”

  “这跟我老婆的病有什么关系?”爸爸疑惑的问,“这本破书看起来就不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倒像是流传下来的野史杂记!”

  “除了被雷击,昏迷的症状很相似。后面几副图案上,虽然妈妈的眼睛一直紧闭着,但嘴唇上方有几滴露珠,身旁都是盛开的蔷薇。最后一幅图上,妈妈的眼睛睁开了,右手抚摸着儿子的脸。最初我完全不明白右上角这些图案代表什么,我查阅了无数典籍才知道,这是最早的历法。这里记录的时间达三个月之久。”马鸣医生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或许他研究这玩意儿有不少年头了,想到终于可以用于临床治疗,心里的激动与自豪溢于言表。“这三个多月,儿子每天都给妈妈吃蔷薇花,喝蔷薇花露水。人们看到妈妈真的活了过来,惊讶之余又无法解释,于是把这个故事刻在石壁上,把蔷薇花奉为神花,认为蔷薇有起死复生的功效。假如我们能找到野生紫蔷薇,摘下花瓣,用蔷薇露水吞服,再辅以现代医疗技术。我相信,这对她而言,绝对不会有害处……”

  公园里倒是有很多蔷薇,以白色或粉红居多。好像为了回答莎丽的疑问,爸爸立刻说道:“那我现在就去采,昙华公园里多的是,我还可以把它移栽到院子里来。”

  “不行!”马鸣医生适时止住爸爸,“公园里的蔷薇会定期打农药,古人不会标记颜色,只是把它图了一半的黑色,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黑蔷薇,所以我判断,做为药引,必须是野生的紫蔷薇。”

  “野生紫蔷薇!”爸爸再度沮丧了,“恐怕只有森林最深处才有,老婆这个样子根本离不开我,还有莎丽也需要我照顾……”

  “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照顾妈妈。”莎丽胡乱擦了把眼泪,正要冲进卧室去告诉爸爸,让他安心去森林采摘紫蔷薇。黄猫却不识时机地叫起来,莎丽抬起头——啊哟,蓝咖什么时候跑到猫嘴里去了?

  “愣着干什么?快拿鸡毛禅打它!”蓝咖半只胳膊被猫咬住,用力想扯出来,只听嗤啦一声,袖子被撕裂了,手臂却没能从猫嘴里脱离。

  “什么?”莎丽吃了一惊,蓝咖的腔调可不像以往那么机械,而是充满恐惧与焦灼。

  “动手呀!再晚一会儿,我这只胳膊就没了。”莎丽眨了眨眼睛,确信是蓝咖在向她求救。

  “我一看见猫就害怕,尤其是它的牙齿。”蓝咖盯着自己的手臂,那里已经被血渍浸透了。

  “不要怕!”莎丽立刻拾起鸡毛禅,向黄猫追去。“敢从我手里抢东西,你不想活了。”黄猫哼了几声,就往窗台跑。莎丽追不到它,抓起溜溜球就向猫砸去。黄猫“喵呜”叫了起来,回头盯着莎丽。莎丽又拿起水晶石,向黄猫瞄准。黄猫躲闪着,只得扔下蓝咖逃走。

  “把它赶走,我不要再看见它。!”蓝咖揉着胳膊站起来,哆嗦着躲到莎丽背后,被猫咬伤的地方奇迹般愈合。

  “它走了。”莎丽把黄猫赶得远远的,回过头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俊朗飘逸的少年,大概十六岁左右。他的外形与蓝咖毫无二致,他那精致的五官也跟蓝咖一模一样,甚至连蓝咖的衣服,也异乎寻常地套在他身上。可是他说话的语调,秀美的身材,以及那灵动的眼神却是蓝咖不具备的。

  “你是谁?为什么穿着蓝咖的衣服?”莎丽伸出的手停在半空,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少年,她不敢像抚摸蓝咖一样抚摸他。

  “我是蓝咖呀!你摸摸,是不是蓝咖的眼睛、鼻子、嘴巴……”少年抓住莎丽的手按在自己脸上,嗯,触手处温暖细腻,的确与布偶蓝咖的粗糙与冰冷不同。

  “你是……”莎丽缩回手,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年。衣服依然是莎丽在地摊上买的古风长衫,面料粗糙无比,穿在他身上竟然不觉得违和,反而显得他身材颀长瘦削,短发跟布偶蓝咖一样浓密乌黑,眉毛、眼睛、皮肤都像是从布偶蓝咖身上复刻下来似的,连布偶蓝咖那夸张的长睫毛也复刻了下来,此刻正生动无比的朝她眨动,活脱脱一个放大版的布偶!

  “蓝咖呀,我真的是你的蓝咖。简直不可思议,你的眼泪居然能解开红魔女的魔咒,从今天起,我再也不用做一只玩偶了。”

  少年加重了“你的”语气,漆黑的眼瞳充满了无限感激,一边说一边开心的活动四肢,仿佛被禁锢了很久似的。

  “红魔女?”她没有听错吧?这个自称是蓝咖的少年,居然说自己曾经是一只玩偶?难道她撞进了魔法王国,不小心拯救了一个受难的王子?恩!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莎丽做了一次深呼吸,努力使自己显得镇定。

  “那么,你能带我去找蔷薇吗?野生的紫蔷薇。”莎丽满是期待的脸上泪痕犹在,这一刻她宁愿相信,蓝咖真的是魔法王子,专门来拯救妈妈的。

  “当然可以,你等我一会儿。”蓝咖果如莎丽期待般答应,还温柔的整理了一下莎丽被泪水濡湿的刘海,便蹲下去摆弄莎丽的玩具汽车。只见他这里一拉,那里一扯,汽车就变大了数十倍。更让人惊异的是,汽车居然在鸣笛!

  一切都在眨眼间完成,莎丽兴奋得无与伦比,至于蓝咖的来历,这——重要吗?

  “请——”蓝咖打开副驾驶车门,优雅地请莎丽入坐,“数不清的蔷薇,白色的、黄色的、紫色的……都在魔法城堡。”

  “有野生的紫蔷薇吗?新鲜的带着露珠的紫蔷薇?”莎丽欢喜异常,几乎是跳进车里的。哇!在家里坐碰碰车的感觉真好。

  “你早上去采不就有露珠了。坐好了,我要从窗子飞出去。”蓝咖转身坐到驾驶座上,不等莎丽回应,便“轰”的一声飞出窗外。

  “什么?不——”莎丽尖叫着抓住坐椅,没等她发出第二声惊呼,汽车已翻滚着向地面坠落,“轰隆”一声落在小区门外,箭一般向城外驶去。

  “好险!”莎丽惊魂未定地回过头,居民楼倾刻间变成一个黑点,继而消失不见。

  “你能让汽车隐身?”楼下聚集着三三两两的人群,一切都像平常一样,没有人对从天而降的汽车感到诧异,更没有人恐惧惊呼。

  “不是隐身,而是让他们短暂地恍惚。对他们来说,五十秒的恍惚就像摇头那样简单。”

  蓝咖有些气喘,说话的声音也不太连贯,“扩展术”他施展过无数次,但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么乏力。刚才施展“迷幻术”时,他竟然只坚持了五十秒。难道这具身体被幻成玩偶后,曾经强大无比的魔法减弱了?

  “可是,你在客厅弄出那么大的响动,爸爸也没有发现……”莎丽的问题似乎特别多。

  “他们的精力集中在妈妈身上,哪里会注意到汽车的声音。再说了,小区里经常会有汽车出入,听到喇叭声也很正常。”

  “可是——”莎丽还想提到马鸣医生,蓝咖已将车开到森林里了。森林里的野鸡呀、小鹿呀、孔雀呀、山鹰啊……听见响动,纷纷探出头来,叽哩呱啦向他们打招呼。蓝咖回答了什么,莎丽一句也没听清,她的目光全被那些动物吸引住了。

  不久,莎丽看见有顶巨大的帽子挂在森林的尖顶上,把森林的上半部分全盖住了。啊!是谁把帽子遗落在这里呢?莎丽疑惑地想,渐渐地,帽子越来越清晰了,莎丽这才知道那不是帽子,而是一幢类似帽子的楼房。四周长满了青色的绿萝,柔韧的紫藤爬在墙上,开满了无数朵小花。那些红的紫的微蓝的小花,几乎把整面墙都遮住了,只露出椭圆的屋顶在阳光下闪耀。

  离城堡越近,蓝咖开得越快。车子简直就是在飞,莎丽不得不抓住坐椅,以免自己从车窗飞出去。前面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拱门,蓝咖绕着围墙足足飞了二十圈,才把车子停下来。莎丽晕乎乎地走下车,双腿像踩在云端里一样。

  “巧克力!哇!巧克力!”连城堡的外形都没有看清,莎丽的口袋就被打开了,几块巧克力掉了出来,身旁响起咀嚼的声音。“嗯!实在太美味了!”

  “点点!你怎么在这里?”蓝咖惊喜地扑上去,抱着骆驼——不,一只巨狗的前腿欢呼。莎丽从没有看见一只狗长得这么巨大,又这么漂亮。阳光下,点点浑身洁白,长长的尾巴比松鼠还要灵活。

  “我就知道你会从大门经过!”点点激动的在蓝咖脸上摩挲,它伸出的舌头几乎把蓝咖的整张脸都遮住了。“是谁那么厉害解除了你的魔咒?我在这里等了你四年,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是莎丽的眼泪,正巧流到了我眼睛里。原来魔核是我眼睛,只要用眼泪润湿就可以解除。是不是很简单?有四年了吗?可我感觉好像只是睡了一觉?”蓝咖也很兴奋,他再也不用在黑暗中沉睡了,虽然这种沉睡能感知身边万物,但身体却丝毫不能动,完全就是个活死人。

  一人一狗沉浸在久别重逢劫后余生的喜悦里,完全把莎丽给忽略了。莎丽颤抖着躲在蓝咖身后,内心疯狂的祈祷,“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是你救了蓝咖?哇喔!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是天使坠落凡尘了吗?我可不可以叫你巧克力天使?”点点放开蓝咖,硕大的头颅向莎丽倾斜。莎丽眼看着它低头像嗅蓝咖一样嗅着自己的双脚,浑身像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动弹不得。

  “巧克力天使!魔法城堡可不是游玩的好地方,虽然它有响水屋和水晶城这样的胜景,可是摄魂塔也能夺走人的灵魂,把你变成没有生命的玩偶哦!”

  莎丽宁愿回到蓝咖的车上,再度经历飙车的恐怖,也不要点点亲吻自己的双脚。

  “你冷吗?巧克力天使!”点点庞大的身子向莎丽挪动,莎丽本能地想往后退,却只能睁大眼睛,“不……要”,这两个字像卡在喉咙里似的,只发出了一个口形。

  “她是来采蔷薇的。妈妈需要紫蔷薇做药引。”蓝咖不知什么时候,又挂在点点腿上,像个粘着妈妈的孩子。差不多快四年了,他早已经把自己看做莎丽家里的一员,虽然只能以玩偶的形态,但每次莎丽给他洗澡,玩偶蓝咖都会害羞地闭上眼。自然,莎丽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的布偶洗澡时闭上眼睛是因为我害羞。

  “快告诉我,魔法城堡有哪些变化?我复活了,依拉呢?她也复活了吗?”

  “不……要”。莎丽嘴唇翕动,依然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极力将身子往后倾倒。但无论她怎样躲避,点点仍然近在咫尺,而它的大头,也像山一样将她逼迫。

  “别害怕!”蓝咖终于发觉莎丽有些异样,迅速跳到莎丽身边。“它没有恶意。它的亲吻也是友好的表现。”他轻轻拍抚莎丽的双肩,又使劲儿在点点腋下抓挠,“你看,它会笑!”

  “哈哈哈!哈哈哈!巧克力天使,我带你去采蔷薇!”点点果然夸张地大笑,笑声如雷贯耳,震得莎丽耳膜嗡嗡作响。接着,点点背对他们,尾巴一卷,莎丽和蓝咖就像两颗白菜一样被捆绑在一起。

  “啊——”莎丽终于没能忍住尖叫,那一瞬间,她真希望自己变成了拇指姑娘,可以躲在菜心里。虽然她也清楚,只要点点稍微加大力度,仍然可以把她当卷心菜一样捏得粉碎。

  “如果依拉复活了,摄魂塔早就被狮王摧毁了,塔顶上方的红雾也早就散了。你看到摄魂塔了吗?红雾越来越浓了,我估计里面又增加了不少玩偶。”

  蓝咖举目向东边望去,摄魂塔伫立在魔法城堡的天空底下,曾经淡如云烟的红雾呈现出彩霞一样的绚烂,他脸上的兴奋一扫而光,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父王,你还没有停止寻找解除魔咒的脚步吗?

  蓝咖是狮王西鲁养大的,依拉是狮王唯一的女儿,被红魔女幻化成石雕后,狮王派出数百勇士前往摄魂塔,期望打败红魔女逼迫她交出解药,可惜勇士们一去不回,全部被红魔女幻化成布偶堆放在摄魂塔内。四年前,十二岁的蓝咖仗着出神入化的“移形幻影术”,只身前往摄魂塔大战红魔女,若不是红魔女洒出魔粉并同时刮起一阵飓风,蓝咖也不会被幻化成布偶,想必父王为了解救自己和依拉,更加义无反顾了吧?不知道摄魂塔内又增加了多少布偶?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西方奇幻小说

莎丽的城堡之玩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