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在狄洼川的引领下,我们在两天内翻过了几座大山便已经把云中舞的大军甩在了身后。一路过来,我们也得知了不少本来在山禾城中不知道的消息。

  西凉大军从半月前便已开始慢慢地从瓜州撤离,到目前瓜州各地的西凉军队除了云中舞这六七万人外,应只剩下不会超过十万人的军队了。而各地的义军也都趁西凉军退兵之际开始大肆占领城镇,甚至发生了许多不同路义军之间为了抢夺一座西凉人离去后的城池而大打出手的情况。

  对于这种情况的发生其实我和铁寒等人也都是心中有数的,这些个义军的头子除了一部分像荆炎、狄洼川这类确实为了百姓为了国家尊严挺身而出组建武装抵抗侵略的外,就是因西凉军的入侵为了生存而不得不拿起武器反抗平民百姓。大多数义军的头子们在侵略者尚在的时候都会团结一致来抵抗侵略,但当侵略者退去或被赶走后,他们便会开始利用手中所掌握的兵力为自己谋利益了。加上****此时内政不稳,瓜州此地天高皇帝远,割地为王也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各义军们此时便都成了攻城掠地的军阀了。当然,这同瓜州好斗剽悍的民风也有一定的关系。

  现在想起来,当初在齐州之时,那些义军若不是有一个正德公统一领导,恐怕我也不能那么快便坐稳政权。毕竟,若是那各路义军都欲各自为政的话,以我当时的军力,恐怕也没有办法迅速地将他们平定。当然,这也同我齐王的身份和在齐州城保卫战中的表现分不开的,名正言顺、民心归附,也都是齐州在战时义军四起,战后却并没发生内斗的原因。

  目前来看,云中舞所谓的将瓜州交给我,实际也不过是一个空口承诺罢了,最后我若是没有能力收服这些瓜州的义军大佬们,又或是被****派兵派将再派官把瓜州给收了回去,西凉人也只会冷眼相观,说些“齐王殿下您太让我们失望了”之类的风凉话。

  不过目前这个情况我却并不是很担心,毕竟在瓜州义军和百姓中都极有威望的荆炎和狄洼川都已经是我的手下了,其他的义军头领或审时度势之后想来也懂得作出最后的选择。而我本身因在齐州的抗胡表现也赢得了不少的民心,虽然以我齐王的头衔,瓜州并不能算我的封地不属我管,但在当今情势之下,所有人都知道,决定一切的,还是实力。所以最后若是有谁不归顺于我,我也尽可给他安个谋逆造反的罪名,起兵兴讨,想来这种不识时务的顽固分子也应只占义军的少数,毕竟我现在已是有一州在手的一方藩王了,不至于全瓜州都反我吧。

  昨日我们经过一个小镇时,那里的义军头头得知我们是齐州军,现在正准备追击撤退的云中舞大军后便极为热情地要加入我们,不过一来他们就那几百来人,且装备极差,男女老幼又混杂不清,实在是提不上什么战斗力,二来我们这次主要跟云中舞比的是速度,是机动力,人多了反而不好。在我们委婉地拒绝了他们后,那义军的头头还是发动了全镇的百姓,从牙缝中挤出了许多粮食给我们。我们知道云中舞的西凉大军这次在瓜州虽没有大肆屠杀,但抢掠却是一点都没有比以往少,百姓们用以糊口的米粮多数都被西凉人抢了去充当军粮,且现在又快到春播时节,这粮食对于农村乡镇百姓的重要程度自是不言而喻了。但由于我们只带了三日的干粮,若没有及时的补充,恐怕还未赶到祁屿关便要自己先饿趴下了,所以也只得给了他们一些钱财收下了粮食。

  “王爷,我们派出去探查云中舞大军消息的人回来了,他说云中舞的骑兵军团好像有点不对劲。”于辰小跑着来到正坐在一个木桩上休息的我身旁,此时我们正由瓜州最大的山脉惊风山脉往北操近路直往祁屿关而去。于辰此次也同我们一同前往祁屿关,而廖云则留着和仇笛一起在山禾城等齐州的消息。

  一路上我们时刻都没有忘记关注云中舞那边的消息,由于我们都是走山路,而云中舞的骑兵军团则是绕着山走官道,所以我们要快上了许多。而在狄洼川的介绍下,许多当地的百姓也都自愿充当了我们的斥候兵,时刻关注云中舞大军的动向。

  “不对劲?怎么个不对劲法?”我紧了紧铠甲的内领说道,虽然已经入春,但山林中的寒气却还是重的很,不过我们在来时带了不少的生姜,配以瓜州独特制法的生姜汤,每晚让士兵们服用,倒是没有人因林中寒湿之气而得风寒的。

  于辰一脸古怪地道:“王爷,他们……西凉人昨日宰杀了上千匹马食用。”

  “什么?!西凉人宰马吃了?”我登时呆住了。

  于辰道:“探消息的人说,西凉人应该还没到那种地步才是,但他们确确实实是宰马为食了。”

  “这事奇怪。”马是西凉人野战的主要凭依,即便他们现在要撤退了,也需要马来加快行程回西凉去,为何会还有粮食的情况下宰马食肉?

  “王爷,来尝尝这个。”这时铁寒拿着两只烤熟了的野鸡向我走来。

  远远地便闻到了野鸡的肉香味,我的嘴中已是情不自禁地分泌出大量唾液来,之前无论是和荆炎在瓜州四处转战还是被困于山禾城中都极少吃到荤腥,现在突一闻肉味,实是觉得美妙无比,肚子的yu望顿时盖过了一切。

  “嘿,刚刚几只野鸡经过,属下便拔箭射了来。王爷想必也已经许久未近肉食了吧。”铁寒分别将手中的野鸡递向了我和于辰后说道。

  我也不客气,拿起野鸡张口便咬,鸡肉一入嘴登时觉得美味无比,此时对我来说,世上最好吃的东西便是这眼前的烤野鸡了。几口鸡肉下肚,登觉腹中说不尽的舒坦,看来以后要多打些野味来吃才行,否则天天吃这没什么味道的干粮、米汤,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这西凉人会不会也是太久没吃肉了,所以才宰上些马来吃啊?”于辰是铁寒的属下,见铁寒没吃,他也不好意思自己吃,铁寒没法,只得又命人去回去取了一只来吃,他也才边吃边打趣道。

  “不对,西凉人对马是很看重的,一般轻易是不会食马肉的。况且现在马对西凉军来说,是能否尽快返回西凉的保证。以之前的情况来看,西凉国内应该是有很急的情况发生才会使得云中舞如此匆忙地撤退,他们既然想要快些回西凉就没有可能会为了解口谗而杀马。”我拍了拍手,将已经吃的干干净净的野鸡骨扔掉后分析道。

  “既然草料能从西凉运进瓜州,那粮食自然也行了,但若不是食粮不足,那为什么会杀马呢?想不通啊。”铁寒听了于辰将那刚刚得到的探报又说了一遍后道。

  “听狄将军说,由于西凉军所需草料过多,所以一般从西凉到瓜州的运输队应该都只运草料而不运粮食的。”于辰擦了擦油腻的嘴,吞下了一口鸡肉道。

  “人有的吃,却又吃马,难道……”我心中一动,一个念头浮了上来,狄洼川说过,西凉军中纯正的大宛马只吃西凉的‘焉****’,即便是饿死也不会吃送到嘴边的其他草料。难道是西凉人的运输线出问题了?

  铁寒和于辰此时也想到了这点,停下了讨论,将目光投向了我。

  “狄大哥呢?”我从木桩上站起身来对铁寒问道。

  “狄将军和甘将军都在前面烤野鸡吃呢。”铁寒笑了笑答道。

  呵,这种事这两家伙自是不会落人后了,我又转头对于辰吩咐道:“继续密切地注意云中舞大军的动向,若是再有杀马为食的事情马上回报,还有,要记得看下西凉军的草料还剩多少。”

  “是,王爷。”于辰领命后便去交代前去探查云中舞大军动向的斥候兵了。

  “会不会……祁屿关已经先给人攻下了?所以云中舞才会如此急着从山禾城撤兵?”铁寒皱着眉头猜测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西凉军大意之下被北部的义军趁机夺了祁屿关也是合情合理,毕竟云中舞还不是神,顾得了南,她就未必能顾的了北。”我望着西面山脚下的寥无一人的官道冷冷一笑,道:“不过这样一来,倒是省了我们不少事。”

  铁寒沉默一会后道:“那我们不如放慢速度等西凉大军先行,然后再攻其背部来个南北夹击?”

  我摇摇头道:“祁屿关究竟是否被攻下,是被谁攻下我们都还未能确定,且若是攻下祁屿关之人一听到云中舞的大军来了就弃关而逃,那我们岂不冤枉?”

  “这个简单,我们派人先行前去祁屿关探探,我们紧跟其后,待得到回信后再做打算。”铁寒想了想后说道。

  “恩,此法倒是可行,走,我们去同狄大哥商量商量。”这一路上遇到的不少瓜州百姓给我们做了向导,帮我们打探情报实是让我们轻松了不少,甚至还知道了另一条通往祁屿关的行进路线比原来狄洼川所知道的要快上一天,现在我们便是改走了那条更快的捷径,如此一来我们预定到祁屿关的时间比云中舞大军就更早了。

  ※※※※※※※※※※※※※※※※※※※※※※※※※※

  蓝天、白云,宽广无际的绿色大地,还有那欢快奔跑的马儿,这便是大陆中北部最大的一片草原--燕云草原。

  同样是蓝天、白云,同样是这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但不同的是,绿色的草地上,数以万计的马背上那手持胡刀、长矛,满身杀气的草原男儿。

  燕云草原西北面的东都达部落是当初归附胡兰最早的部落之一,前部落族长啊幕克达更是同胡兰已故的战神呼列萨克敦是生死之交。但啊幕克达死后,他的儿子多泊尔却是趁着胡兰大军南侵****、呼列萨克敦驾崩之际协同其他各部落造反,欲将这个百年来始终统治燕云草原的王国瓜分瓦解。

  如今,胡兰的游骑大军在玉晴公主的指挥下已是连破数支叛变的部落联军,使得许多部落从新投靠胡兰,而那些本来持观望态度的部落也都立刻表明态度,出兵供胡兰调遣,平定叛乱。胡兰的四名王子也在玉晴的巧妙调节下达成了共识,同心协力对付草原的叛乱部落。在南侵****失利后又经过了几个月的平叛征剿,胡兰的国力已然受到了不小削弱,但好在东部、南部的叛乱都已被平定,现在草原上所剩最大的反叛部落便是东都达部落了……

  七万东都达骑兵大军的对面,是杀气腾腾的三万胡兰游骑,而胡兰的新一代战神神话--玉晴公主便坐于一辆敞棚马车上,神态自若地指挥着大军同兵力是自己两倍还不止的敌军对峙。由于一个多月前凌淹三大部落联军进攻胡兰首都坫京,为了保护现今的汗王依克多达,胡兰各大平叛军团皆分兵回援坫京,那场战斗最终凌淹三大部落联军全军覆没,但惨烈的战斗却也使得胡兰大军损失惨重,近二十万胡兰士兵死亡或失去战斗力。至此,胡兰虽然消灭了最大的叛乱反军,却也已元气大伤,无法再调动大规模军团进行围剿平叛。以至于出现了今日这种玉晴公主亲带三万大军迎战七万敌军的情况。

  “呜呜--”伴随着两声号角的长鸣,东都达部落的七万大军开始了集团骑兵冲锋。

  东都达的骑兵冲锋是以半圆的弧形展开的,便如一个半月镰刀割向了胡兰大军。望着越来越近的敌军骑兵,玉晴依旧面不改色,微闭着双眼暗数着敌军骑兵离己方大军的距离。

  “公主?”一旁的云绣已是能看清对面东都达部落骑兵凶神恶煞的脸了,手心更是开始微微冒汗,不禁紧张地提醒玉晴公主,看着公主那安静的表情,她还真怕公主在这战场之上睡着了。

  “前军投枪,中军准备骑射。”玉晴忽然睁开眼睛说道,明烁的双眼便如天边的北极星一样明亮。

  “前军投枪,中军准备骑射!”一声军令传下,胡兰游骑大军的前军数千胡骑整齐划一地从马上取下了一把七尺长的铁头标枪,在各百夫长,千夫长的带领下策马前冲,当马速开始加快的时候,数千把长枪如疾雨般向冲在前头的东都达骑兵覆去。霎时间东都达的骑兵前阵乱作一团,七尺长枪由东都达骑兵的身体贯入直插入他们坐下的战马,有的标枪掷出的力量较大,便是连人带马皆钉在了地上。前军人仰马翻,后面冲锋的骑兵速度自是慢了下来,虽然草原上的骑士骑术皆是一流,许多都拍马跃过了前面的障碍,但却躲不过第二层的“人马”路障,被绊下马来。

  胡兰前军的胡骑投完两把标枪后便拉马拐了个弯从胡兰大军的两侧来到了后军,而原本的中军则变成了前军,跟着前面掷枪的胡骑疾驰而上,弯弓搭箭瞄准阵形开始混乱的东都达骑军就是一轮骑射。三、四箭之后两军已是相接,胡兵们收起了弓箭拔出腰间的胡刀同东都达骑兵战在了一起。而本来的胡军前军和后军此时也已是挥刀策马冲了上来,由于此前东都达的骑兵被标枪和箭矢所阻,速度慢了下来,所以胡兰游骑军的冲击力立刻占了优势,锥形的冲锋阵登时如一把匕首般切入了东都达军的腹部。

  看着虽然兵力上处劣势,却已开始慢慢控制场面的胡兰游骑军,玉晴公主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那七尺铁头标枪阵是玉晴听到他的王兄讲述胡兰大军在齐州被竹投枪所阻而获得的灵感,虽然骑兵投枪早在数百年前西凉便已开始使用,但一般用的都是短枪便于携带,像这等七尺长枪作为骑兵投枪的确还是首次。

  玉晴再将目光投向战场,胡骑确实不愧为无敌于草原的骑兵,虽然以少抵多,却依旧越战越勇,不一会已是将东都达部落的反军杀得连连败退。

  “呜----”胡兰大军和东都达反军都响起了长长的号角声,但不同的是,胡军是追击令,而东都达军却是撤退令。

  悍勇的胡兰游骑不多时便将整个东都达部落给踏平了,七万东都达反军最后只剩下一万七千多伤痕累累的俘虏,而东都达部落除了族长及他的两百多名亲属被杀外,还有一千多部落成员被血洗…………

  …………

  ——————————————————————

  第八卷 城下之盟 终!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