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在丛林老山中行了两日,我们已是离祁屿关不足百里了,原地驻扎在山林中等待着前面探查祁屿关的人回报。

  这两日间我们不断得到云中舞方面的消息,他们每日都是急行军,但却每日都宰杀了大量的马匹食用,到如今已剩下不到两万匹马了。再这样下去,云中舞的西凉骑兵军团将不复存在。如今我已可肯定,云中舞大军的草料供应出问题了,他们为了让草料能让一部分马撑得更久而不得不杀食马匹。看来西凉大宛马的挑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不过带着这种马作战确是让人担忧至极,也无怪乎西凉军虽强,在过去的百年来往南最远也没侵入超过瓜州,而往东则止于土尔曼、峡葛,想来就是怕草料供应不上吧。这次西凉军欲彻底占领瓜州恐怕也就是为了建立好供给后勤,进一步向****北部深入。

  “王爷,探查云中舞大军的探子回报,云中舞同一队两万人左右的骑兵军团在胡言城附近会师。”我正和狄洼川、铁寒等将领商量着若祁屿关并未被人攻落我们该如何做时,于辰又带来了云中舞方面的消息。

  “两万的骑兵团?可知将领是谁?”我看了于辰一眼,心中却是不如何惊讶,毕竟西凉大军现在全线撤退,占领各地城镇的军队都会向这个方向来,云中舞的大军在路上碰到了同样在撤退的西凉军也是没什么奇怪的。不过这样一来,北上祁屿关的云中舞军便有近十万人了。

  “具探子回报,那两万骑兵的主将是个拿狼牙棒的女将。”于辰答道。

  “是‘肉中翻’云妍绣!”狄洼川惊道。

  “噗!”甘达尔一口刚喝入口的水登时喷了出来,将一旁的于辰喷得满头满脸。

  “他娘的咧,‘肉中翻’,哇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烟鬼,你是不是把人家的名字记错了啊?哪有人名号叫肉中翻的?”甘达尔一边给于辰道歉一边对狄洼川说道。

  一旁的铁寒却是皱了皱眉头道:“真是云妍绣?我在齐州时就听闻云中舞手下有三大名将,其中若论战场上的勇武,当数这‘肉中翻’云妍绣为最。不过她之前应该也有同云中舞一同围山禾城啊,怎么会现在才突然出现和云中舞大军会合的?”

  虽然我不知这“肉中翻”云妍绣有什么本事,但看铁寒和狄洼川的表情,想来应该也是个不易对付的狠角色吧。

  “狄大哥,你怎么就能确定于将军所说的是云妍绣呢?”我望向狄洼川道。

  “在西凉军中,用狼牙棒的女将只有云妍绣一人。”狄洼川肯定地对我说到,“云妍绣在沙场上勇猛过人,是西凉国内排得上位的武将,亦是云中舞的心腹爱将兼堂妹,数年来无论征战何方都是把她带在身旁。”

  “怪不得云中舞的大军只剩六、七万了,原来竟是被云妍绣分了一支队伍去。”铁寒恍然大悟道。

  “是了,山言城附近,再往西北就是瓜州城了。荆大哥他们定是被这云妍绣带了大军击溃了,怪不得十字断魂枪落到了云中舞的手中,只是不知荆大哥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若是……,本王定要把那云妍绣变成真正的肉中翻!”我一拍身边的树干咬牙说道。

  “王爷,去祁屿关探情况的人已经回来了,还带了三个人回来。”一名前军负责警戒的士兵小跑着过来说道。

  “哦?还带了三个人回来?”我心下疑惑,起身与铁寒、狄洼川一同爬上我们临时营地边上一座光秃秃的小山坡往祁屿关的方向望去。却见一名身穿灰色破布袄,看上去就似普通瓜州平民一般的男子带着三名穿着深色铠甲的人正由山路向我们的方向走来。那名最前头的灰袄男子便是我们派去祁屿关的探子,但他身后的三人却不知是哪路神仙。

  “不好!王爷,那三人穿的是西凉军的铠甲,这探子带西凉兵来了。”有内力就是不一样,铁寒一眼便看出了远处的三人穿的是西凉铠甲,而我却只能隐隐看出是深色甲胄。

  “快,全军戒备,弓箭手准备!”铁寒忙转身对身旁的一名亲兵说道。

  “等等……”狄洼川一把按住了铁寒的肩头,两眼睁得大大地望着远处刚刚翻上一座小山坡的四人。

  我看狄洼川的表情有点不得劲,推了推他道:“狄大哥,你可是认得那三人?”

  狄洼川却似没听到我的话一般,只是怔怔地望着远处,铁寒一脸的莫名其妙,疑惑地看看狄洼川又看看我。远处那三人明显穿的是西凉甲胄,但怎么说看来看去也只有三人,来到我们这一万人的军队里也已讨不着便宜,铁寒见我也不再说什么,便同狄洼川一同继续关注着远处的那四人。

  一顿饭的时间,那四人已是到了我们所在的山坡角下,离我们越来越近,狄洼川的眼睛也越来越亮,闪着异样的神采,似是见了许久不曾谋面的亲人一般激动。

  “没错……是……是他,是……是荆兄!”狄洼川忽然一把抓着我的手说道。

  “什么?荆兄?你是说……荆炎荆大哥?!”我一愣,也回头望着坡下那四人,其中一名身着铠甲的大汉身形确是极像荆炎,只不过没了内力后我的眼力也低了许多,并看不清他的脸。

  “是啊,是荆炎!”我身后的甘达尔也叫了起来,站在山坡上朝下面的四人直挥手。

  “荆炎?下面那穿西凉甲胄的人便是‘断魂飞将’荆炎荆将军吗?”铁寒没见过荆炎,并不知他长的什么样,见甘达尔和狄洼川都这么说,也不禁喃喃道。

  我此时心中也是极为激动,至少现在我可以知道荆炎并没有战死了,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穿着西凉人的铠甲随我们的探子斥候一同回来,也顾不得去深想了。

  四人已是拐进了我们暂时驻扎的茂林,我们几人赶忙从山坡上下来,向他们走去。当看到荆炎那张棱角分明的刀削脸时,我心中一热,几个大步走到荆炎身前,一锤他肩头:“荆大哥,你可真是让我们担心啊,我记得你不是说过句什么话,枪在人在,枪亡人亡吗?现在你的枪呢?”

  “枪在人在,枪亡人亡?”荆炎笑了笑,耸了耸肩道:“我有说过这话吗?唉,不过这次倒是要便宜你了。”

  “便宜我?”我一愣。

  “瓜州城没能拿下,我家那丫头,只好勉为其难……”荆炎一脸委屈地叹着气说道。

  “呃……对了,荆大哥,你怎么会穿着西凉人的铠甲,又怎么会和我们的探子一起回来的?”我赶紧转移话题,拍着荆炎一身的灰黑铁甲道。这身正规的西凉偏将所穿的铁甲却是比我们在齐州城弄到的那批西凉铠甲要差上了许多。

  “是啊,荆兄,你可得好好向我们解释解释,你知不知道当我们看到你的十字断魂枪在云中舞手中的时候,都以为你已经战死疆场死无全尸了呢。”狄洼川搂着荆炎的肩,咧着胡子下的大嘴笑道。

  “呸呸呸,你才死无全尸呢。对了,我还是先介绍一下,这是河顶义军的统领傅柯,是我当初在齐州军时的老部下,这位是他的头号大将,袁东,也是老相识了。”荆炎指着他身后两名同样穿着西凉军铁甲的大汉说道。

  “傅柯(袁东)参见王爷!”两人不卑不亢却又不失礼仪地抱拳对我行了一个军礼。

  “两位将军免礼。”我一边打量着两人一边笑着道。傅柯身材虽算不上很高,比起荆炎来还矮小半个头,但全身的肌肉确是结实得连穿着件铁甲都感觉得出来;袁东则恰恰相反,一眼看上去便如个书生一般,脸上连个胡茬子都没有,斯斯文文的,若不是穿着铁甲便都要以为他是个秀才了。

  我也将铁寒、于辰、甘达尔以及身旁的几名黑狼军的副将介绍给了荆炎和两名义军头领,又道了些久仰大名之类的客套话后,荆炎便开始将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慢慢道来。

  原来那****带兵前往山禾城后,荆炎也带上五千人前往瓜州。但没想到的是,还未到瓜州,路上便遇到了西凉大将云妍绣亲带三万大军阻截。荆炎知道不能硬敌,且战且走,但无奈在平野上面对数倍于己方的西凉骑兵,便是想逃也逃不了。五千士兵不多时便已是所剩无几,最后荆炎孤身一人被逼到了一条大河边,就在他以为必死之际,云妍绣竟出言欲与他一战。此时荆炎已是不报任何生望,身后是滚滚河水,身前是数万敌军,若是能够拉一西凉大将一起死也算够本了,当下舞起十字断魂枪接受了云妍绣的挑战。

  这云妍绣不愧为西凉军中的第一猛将,身手确是不凡,挥着一把丈许长的狼牙棒将荆炎打得几无还手之力。本来以荆炎的实力当不会如此不济,但他肋下在之前的混战中却已是受伤,两人打斗一久,血流一多,荆炎已是慢慢开始脱力。心知无法取胜的荆炎最后一狠心,使出了断魂枪法中最狠辣的一招“十字旋”欲以自己一命换云妍绣重伤。哪知云妍绣却硬碰硬地格住了荆炎地这一戳,将他的断魂枪卡在了两臂与狼牙棒之间,一抬脚,竟是将他从马上踹落。

  落马后的荆炎见数名西凉兵拿着绳子欲上前将其缚住,一咬牙回身跳入了滚滚河水之中,死也不愿落入西凉人手中。

  身受重伤还跳河,这显然无易于自杀,云妍绣和西凉大军也以为荆炎必死无疑,便只拿着他留在岸上的十字枪交返云中舞交差。

  荆炎也算是九命蟑螂,注定的铁命,落水后虽然立马被汹涌的河水给击晕,但竟幸运地在河下游被人救起。稍稍将伤养好之后,荆炎便得知了西凉人欲撤军的消息,孤身一人赶到了祁屿关,联系上了河顶义军的傅柯趁几路西凉大军撤出瓜州后,设计夺下了祁屿关,断了瓜州西凉军的退路,欲以此逼得云中舞会兵,解山禾城之围。

  听完了荆炎的话我心中感激不已,虽然他在说起夺祁屿关时只是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带过,但我知道,西凉军的守备虽有松懈,但祁屿关好歹也是西北三大关之一,更是西凉与瓜州之间的门户,同齐州的山海关一样重要,西凉人在此的兵力必不会少,夺关之时可能遇见的困难也就不言自明了。况且西凉人一旦发现祁屿关被夺,不论是西凉国内的西凉军还是瓜州境内的西凉军都决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攻下关后的这些日子也定是守得不容易。

  “荆兄,那你们怎么会穿着西凉人的铠甲?”狄洼川听完荆炎的话后指着他身上的灰黑色铁甲道。

  “嘿,这铁甲可是帮了我们大忙,靠着这一身,我们在祁屿关已是骗了不少东西了。而且到现在,西凉国内都还没有发现祁屿关被夺,还是源源不断地输送草料、箭矢、武器来祁屿关。”荆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道。

  我们这下顿时明白了他身上的西凉铁甲有何用处了,怪不得他们仅凭一支义军便守住了这前后皆是敌人的祁屿关。

  “那瓜州要退回西凉的大军要从祁屿关回西凉怎么办呢?你们跟他们交上手了吗?”我不解地问道。

  “自从我们占领祁屿关以来,除了几个来催草料的西凉兵外,并没有瓜州的西凉军大路人马来。不过据我们得到的情报,西凉军的主帅云中舞已是亲带了十万大军向祁屿关来了,想来王爷在此也是为了他们而来吧。”荆炎旁的袁东插口道。

  我点点头道:“没错,我们这次就是要让云中舞大军葬身祁屿关。”

  “这恐怕很难,虽然我们占了祁屿关,有险可依。但十万西凉军却决不是我们这点人所能消灭得了的。”傅柯摇了摇头道。

  “云中舞的大军至少还要两日才能到祁屿关,咱们要商量对付她的计策也不急在这一时,还是先让王爷和这些兄弟去祁屿关休息休息吧,大家赶了这么远的山路,想来也很累了。”荆炎打断了我们的讨论道。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