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和铁寒、甘达尔、于辰等人皆是第一次到祁屿关,当见到祁屿关那毫不输于山海关的高墙厚壁,特别是两边如刀削般的险峻峭壁时,都是禁不住吃了一惊,这样的城墙,难道有办法攻的下吗?

  祁屿关有三道城墙,最外面的那道最厚最坚固,较里面的那道次之,而最内层的城墙则是如一般的城池墙壁一般。每层城墙之间皆堆放了大量的檑木、滚石,最外层那道城墙甚至在墙内有一排暗室,向外的壁沿皆开有小孔,平时可由城砖堆上,若是敌方来攻城,可在密室中安插大量镰钩枪手刺杀攀城而上的敌兵或是将敌军的云梯钩断。

  当初在齐州城时,胡人攻城的时候就曾云梯不足,皆因为齐州城城墙太高所致。而今,这祁屿关的城墙竟是比之齐州城还要高上三分之一,从下望去,几耸入云。真不知若是人从城头摔下,身上还会不会剩下完整的骨头。看着祁屿关近五尺厚的铁门我心中不禁暗想,这祁屿关城墙又高又厚,所存箭矢、滚石、檑木又多,无论用攻城器械还是架云梯强攻都几乎没有可能攻下,荆炎他们又是怎么从西凉人手里夺下这祁屿关的?

  我将我的疑问告诉了荆炎,之前荆炎只是简单地说以巧计骗得西凉军开城门,然后大军攻其不备一举夺下了祁屿关,可究竟是怎么夺的却没有明言。

  此时荆炎见我开头相问,看了走在前面的傅柯和袁东一眼,犹豫了一下才道:“我们是用女人诈开的城门。”

  “女人?”我和铁寒等人皆是一愣。

  “就是让数十名女死士扮作流民去祁屿关扣门,西凉兵皆是好色之徒,加上祁屿关内并无百姓更无女子可供其泻欲,此时见得有女人送上门来,便大开城门欲放她们进去以满足他们的****。我们的数十名女死士在祁屿关门开后便从身后的包裹中抽出武器与西凉军短兵缠斗在了一起,而我们的两万大军也趁此时机掩杀入关。”前面的袁东头也没回地说道。

  “几十名女子就堵住了西凉军的城门直到你们的大军入城?”铁寒一脸的难以置信,显然那数十名女死士是必死无疑了,但即便是她们打了西凉人一个措手不及也没有道理能拖着西凉人那么久啊。

  “王爷有所不知,那些女死士皆是瓜州西北云凉派的弟子,许多都是曾经名声赫赫的女侠,一人可抵数名普通的青壮男子,所以可坚持到我们大军冲入祁屿关中。还有另外一点便是那扇城门帮的忙了。”傅柯也停下来一指我们身后最外层城墙的那扇厚达五尺的铁铸城门道。

  我们几个人皆回身看去,却见在我们这一万黑狼军士兵入城后,几十名义军士兵正在吃力地拉着城门缓缓地合上。我心中一动,祁屿关的设计者为了使城门不致成为城墙的最弱点,将这城门以铁铸成,自是沉重无比,无论打开和关上都要费力许多,也慢上许多。想来荆炎他们便是利用这城门关合不便,趁着这之间的空隙率军杀入祁屿关的吧。

  “看来这不易开合的城门便可算这祁屿关的唯一缺憾了。”我望着那漆黑的铁门感慨道。

  荆炎道:“其实这铁城门是有机括开关来控制快速开合的,不过那机括需要钥匙才能开起,而钥匙则只有****委任的祁屿关守备才有。西凉人入关后,前祁屿关守备吴震雄自杀谢罪,那钥匙也就不知去何处了。”

  “哦?原来如此。”早前曾听得人说西北三大关皆是由同一人设计的图纸,如今看来,这祁屿关却明显要比山海关先进得多,至少山海关没见着有可机械开合的铁铸城门,也没有如此多的副城墙。不过山海关我却也只是在外面看过,究竟里面如何,却也没有亲身查看过。不过再坚固的城关也需要看占领他的人如何,否则以祁屿关如此之固亦是数度被西凉大军轻易地侵入瓜州,不可说不是一大讽刺。想当初山海关城高墙厚、粮草充足,更是有十二万禁军驻扎,却不也是被胡人以一个里应外合之计给轻易地破了?再后来宫洋带着两万黑狼军士兵亦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地从胡人手中夺回了山海关,这齐州第一关之称竟是如儿戏一般。

  “可这不是还有两道城墙吗?你们入了第一道,又是如何入这后两道的?难道是强攻?”狄洼川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是强攻,这第二、三道城墙虽没有最外面那道厚,但若要强攻没有十万大军配以攻城车械也是绝对攻不下来的。只不过西凉军那时匆忙地调动关内的驻兵前来欲将我们赶出第一道城门,所以二、三道城门一直没关。不过由于祁屿关的西凉兵上上下下加起来也不过六、七千人,虽有两千多枪骑兵,但这城墙之间空间狭小使不开骑兵的冲击优势,又加上我们准备充分,不多时便被我们攻过了三道城墙。”傅柯解释道。

  “不知你们在这次夺关战中减员多少?”铁寒又问道。

  傅柯和袁东闻得此言表情皆有点不自然,我忙道:“铁将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咱们现在的实力,好清楚该如何面对云中舞大军。”

  荆炎黯然道:“两万三千六百多河顶义军,在入关后只剩一万零三百人还有战斗力,九千多人阵亡,剩下的要么至残要么重伤,都已不能再拿刀枪。”

  看来西凉军虽是中了荆炎他们的计,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西凉兵毕竟是正规军,即便人数处于劣势,在短兵相接中比之傅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组成的义军还是要强上许多的。夺下祁屿关所复出的代价,也是不小。

  这时我们已进入祁屿关内,祁屿关实际就是个大军营,其内部同山海关相差不多,也分为存放兵器和粮草的仓库、马厩、士兵居住的营帐区、将官居住的平房区以及平时操练兵马集合军队的沙场等几个部分。当我们一行人经过刑场时却见数十名义军正在清理几百具身穿西凉军服的无头尸,其实现在祁屿关内的义军大都穿着西凉军的军服,这些尸体究竟是被俘的西凉兵还是犯了军规的义军,我却也不敢确定。

  见我们都看向那些无头尸体,袁东轻描淡写地应了句:“西凉军俘虏,他们的脑袋挂城头了。”说罢一指我们身后又道:“这些贼兵放了他们会再来杀咱们的百姓,关着他们又太耗粮食,还是杀了省事。”声音冷冷得不带一丝感情。

  我们闻言回头一望,却见刚刚走过的第三道城墙上密密麻麻地挂了至少上千颗首级,远远的看去倒像是黑色的灯笼一般。对于傅柯他们斩杀西凉俘虏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我身边的甘达尔和狄洼川就更不用说了,一个是战争狂人、一个对西凉人恨之入骨,看到这一排排血淋淋的脑袋都是露出了兴奋之情,铁寒虽面无表情,但以我对他的了解,对义军的此举他也应该不会反感,若是让他逮着了这么多西凉兵,怕他们的结果会更惨。如此一想,却是觉得云中舞竟都比我们仁慈多了,至少黑狼军的士兵落到她手中后没被砍头示众。不过随即想到他们实是侵略军,千百万的瓜州军人和百姓都死在了他们的手里,仅瓜州城一城便有不下五十万军民在那次攻城战中死亡,更枉论整个瓜州了,我们这们做也只是讨回一点血债的利息而已。更何况,数年前西凉王屠瓜州城欠下的百万人命,他们倒现在还没还呢。

  将一万黑狼军士兵安扎好后,傅柯和荆炎又将我们送到了祁屿关内的一间大宅院内,据说这是给每任的守备住的。

  “关内简陋,招待不周,还望王爷见谅。”傅柯带我们看过安排整理好的房间后歉意地对我说道。

  我笑了笑道:“傅将军客气了,林中风餐露宿都无妨,更何况这边有被又有床,本王可不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一句话逗得众人皆是一乐,傅柯的笑也少了刚刚的许多拘谨,见我们都已略显疲态后,看了看天色道:“在下已命人备好饭菜,请王爷和各位将军移步饭厅。”

  当看到满碗的米饭和满桌的饭菜后,我们这一行人皆是眼前一亮,咕咚咕咚吞口水的声音不绝于耳,虽然在途中得小镇义军送了一些大米,但我们为了节省,一路上大部分都还是吃从山禾城带来的干饼,就算有做饭也是做得稀得不能再稀的稀粥,像这样的大米饭,数月来我们都还是第一见到。而桌上的那些菜虽也大都是用水煮熟的干牛肉、腌菜、腌豆腐干、豆腐卤、咸鱼干之类,但对于久未尝腥,只靠着路上偶尔打打野鸡、野兔来解解谗的我们来说,也可谓算得上极品美味了。

  众人闻到久违的米香皆是迫不及待地就座,拿起米饭张口大吃起来。我也端起碗,正要往嘴里扒饭,忽然想起一事,对荆炎道:“荆大哥,这祁屿关内的粮食有多少?”

  荆炎笑了笑道:“王爷放心,这祁屿关内的粮食充足得很,够我们两万来人吃上一两个月没问题。”祁屿关是西凉人进攻和撤退的中转大门,有些存粮也是非常正常。荆炎自从这次与我重逢后也便都称我“王爷”了,想来他也是明白在那么多军中将领面前再像当初一样称呼未免有些不妥。

  “对了,荆大哥可曾有见过从西凉运草料来的队伍?”

  “草料?恩,前几日才刚从西凉送来一批草料,那押送的西凉兵竟有五千之多,我们也是因那次才换上了西凉军的军服。因为现在瓜州的西凉大军都在撤退,所以这祁屿关的守军经常都有调动,见我们都是生面孔他们也没怎么生疑,又或是还有任务,放下了大堆的草料和一批箭矢后便匆匆地走了。”荆炎答道。

  傅柯放下手中的碗筷道:“西凉因为陵河北面被乌、峡两国攻占,所以草料供应不及,由原本的十天送一批变成了现在的十五天送一批。而且最近有数支在瓜州的西凉军都派人来索过草料,却被我们在城上射死了,想来西凉人的马快要断粮了。”

  “等等,傅将军,你说什么西凉被乌、峡两国攻占什么的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道,虽然一直都在猜测西凉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使得云中舞在瓜州的大军不得不回国,但却始终都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现在突一闻傅柯提起,我的好奇心登时被勾了起来。铁寒、狄洼川等人也停下了进食,望向了一脸愕然的傅柯。

  “怎么?王爷,你们都不知道吗?”傅柯见我们都这么看着他,愣了一下才道。

  荆炎笑了笑道:“我们也是才从西凉兵口中得知的,王爷他们一直在瓜州南部又怎会知道?”

  傅柯一拍脑门道:“是了,我把这都忘了。王爷,据那些送草料的西凉兵说,西凉东北面的乌兹兰和峡葛两国趁着云中舞率大军连同胡兰南侵****时,突袭西凉北部,以迅雷不及掩儿之势一举攻占下陵河以北的大半西凉国土。至今乌、峡两国联军同西凉军在陵河两岸已是对峙月余了。”

  “原来如此。”我同铁寒对视一眼,皆猜到了这其中的蹊跷。想来这乌、峡两国定是受胡兰的支持才有能力去入侵西凉的,胡兰人也确是够毒,自己家里在打内战,也不忘去扰乱西凉,让他们没办法独自吞了****这块大蛋糕。

  “恩?袁东将军为何没一起来用晚饭啊?”我一扫座上却是没见到那义军的将领袁东。

  “哦,他去办一点私事,还望王爷莫怪。”傅柯眼中一股悲戚之色一闪即过,恭敬地对我说道。

  “无妨。”我心下无奈一叹,今日一路行来看那袁东眼角戾气极重,话语间也带着丝丝冷酷和无情,想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受了打击。在这战场之上,人人都有难言的苦衷啊!我忽然感到最近我的心肠似乎变软了许多,原本对杀戮的那一丝渴望也好似消失了一般,好像内力失去后,我身上那股暴戾之气也随之减弱了,那日在山禾城前拼尽全力杀了那么多的西凉兵也未再有齐州城那般发狂的情况出现,甚至连那嗜血的冲动都没涌起。难道,我真的变了吗?

  —————————————————————

  这几天学校在开运动会,秋风是体育委员,所以没有太多时间写书,昨天没更新,今天为表歉意,公众区更两章。

  对于在书评区表示已经把本书从书架上踢掉的读者大大们,秋风只能表示遗憾,没什么好说的了,书,我还会继续写。即便这本书真的被众人认为是垃圾了,我也还会继续把这本垃圾写完,毕竟他是我的第一本书。我宁愿多个垃圾完本,也不希望他成为太监,既是为了那些一直支持着我的读者们,也是为了我自己。

  写书本就是个娱人娱己的爱好而已,我不是作家,只能勉强称得上算是个写手,这本书同《杀手传奇》皆是我的第一部作品,有许多缺点和漏洞也并不奇怪。我很希望我能写好,也一直都很诚恳地听取所有读者的批评和建议,但书却似乎越写越不能令大家满意。有的是军事上的硬伤,有的是情节上的原因。军事上我没话说,那是我的问题,我的军事知识不够,闹出的BUG,但情节上,我却有着自己的想法,大家若是继续看下去便会发现,许多地方都不是大家想当然所猜测的那样。

  更新依旧,骂声继续。对于提出建议和意见的读者,秋风除了感谢就是加精,对于大骂“此书绝顶垃圾”的读者,秋风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