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这一枪如霹雳雷霆一般夹着劲风袭我面门而来,直逼得我面颊生疼,若是被一枪戳中,恐怕整个脑袋都要给刺个对穿。

  我脑袋向旁一撇,欲闪过云中舞的银枪,却不料银枪才刚刚擦着我耳际滑过半寸就忽地滞住,接着便感到枪头猛地往回收。

  二段枪!?

  我脑中瞬间闪过这个词,还不待我反应过来,左胸已是一紧,我几乎听到了黑狼甲被枪头刺破的声音。对于云中舞这等高手来说,黑狼甲也只能算得上是一层普通铠甲而已吧。

  云中舞的枪速实在太快了,我现在即便要闪也绝对是闪不开的了,但我的身体却好似自动反应一般,左胸的肌肉反射性地一紧,一股力量由胸骨传出,竟死死地将银枪的枪头夹在了我的胸肌内。云中舞这把银枪的枪头比一般的长枪要长上许多,便是比之我的丈二黑狼枪亦是。此时那银白色的枪头已有小半没入我的胸口,殷红的鲜血破甲而出,将那枪头也染成了红色。但云中舞想再将长枪推入却已是做不到了,银枪便如生了根一般牢牢地扎在了我的身上,云中舞瞪大了双目,满眼的惊惧。

  直到这时云中舞才卸下了她的面具,让我看到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我心中不禁涌起一阵快意。

  从云中舞奔到我身前使出二段枪,到枪头被我的胸肌夹住,这之间在旁人看来只不过半眨眼的时间。趁着云中舞微一愣神之际,我右手的黑狼枪闪电般的击出,身体中突然涌起的那股力量此时已同黑狼枪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枪势一出,势如破竹。单论速度而言,便是我内劲尚在时也刺不出如此之快的枪来。

  云中舞却也不愧为西凉名将,在我枪尖刚一触及她胸口的护心镜时,她也反应了过来,右手一松,舍弃了仍插在我胸口的银枪,身体斜向后倾倒。黝黑的枪头此时已是刺穿了云中舞的铠甲,挂住了甲片,但随着云中舞的这一倒,黑狼长枪却是没能刺中正心,一下偏出了几寸没入了云中舞的左肩。她可未能有我这般肌肉锁紧的能力,黑狼长枪贯势一出,登时穿透了她的整个肩头,我甚至能感觉出枪身与肩胛骨之间的摩擦。

  应该会很痛吧?我有些恶毒地想着。

  云中舞紧咬着牙关,却是一吭也没吭。她本来是斜向后倾倒的,但肩头被我长枪刺中,却也没能倒下。云中舞布满血丝的眼睛怒视着我,却莫名地让我有些快感。

  我左手抓住云中舞扎在我胸口的银枪,轻轻一拔,便拔了出来。右臂握枪一挑,云中舞本来斜倒着的身子立时被插入肩头的黑狼长枪拖直了起来,虽然她依旧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呻吟甚或惨叫出声,但却忍不住从鼻间发出了一声闷哼。

  我看着云中舞的眼睛,此时那双眼睛中除了怒意和杀意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左手的银枪忽然刺出,云中舞因被我的黑狼枪锁住肩头,避无可避,只得以右手来抓银枪。但我岂能让她抓住?一股强劲的力量从身体最深处透体而出,涌入左臂,贯入银枪,这一枪比之刚刚她刺向我的那一枪还要快,还要猛。

  “嗤--”银枪干净利索地穿透了云中舞的右肩,她的右手直到此时才抓住了枪杆,但却毫无用处。一股鲜血从伤口喷出直溅得我满头满脸,闻着那越来越浓的血腥味,我感到我的身体越来越热,呼吸也近乎消失了,浑身上下有着挥洒不尽的力量和无穷无尽的杀意。

  我两手同时用力,一下用两把长枪将云中舞撑到了半空中。此时她再也忍不住,张口惨叫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也算是报复当初在山禾城前我被西凉军长矛撑到空中所受的耻辱吧。

  我依旧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云中舞的眼睛,而从疼痛中缓过劲来的云中舞此时也从新睁开了双眼,似乎要继续回瞪我,但在接触到我目光的那一刹那,她忽然愣住了,眼神由惊讶化为了恐惧。

  “你……你这个恶魔!”

  我呆了一呆,恶魔吗?或许是吧。

  这个世界本就是为恶魔而准备的吧。天使只是冤大头,恶魔才是主宰者!

  这时我无意间瞥了眼身边的黑狼军士兵,却见他们个个都愣愣地望着我,虽然他们的脸都被黑布蒙着看不出表情,但那一双双眼睛却都告诉着我他们心中的恐惧。

  “你们怎么了?不快些去杀那些西凉兵,呆呆地站在那干吗?”我不满地怒喝一声。

  一众士兵似乎吓了一跳,一名我的亲兵唯唯诺诺地道:“王……王爷,你的眼睛。”

  “眼睛?”我愣了一下,随即发现,我此时所见的景物似乎都罩着一层淡淡的红雾,眼睛有微微的刺痛感,我记得当初在齐州城时娄明宇刺伤了燕儿,我也曾发过一次狂,那次眼前的景物也是先这样一般被红雾罩着,然后便成了血红的一片。

  我心下一惊,难道一会我又要失明了吗?

  不容我多想,胸口的一记重击登时让我后退数步,与此同时云中舞也趁着这股力道一下脱出了两把长枪的枪头,不过从两把枪头上挂着的大片血肉我却知道,她的两条手臂现在已经不能再用力了。

  但似乎是知道我心中所想,云中舞冷笑了一声,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刀,霎时间一道白光脱鞘而出。

  想不到云中舞双肩受创若斯,居然还能抽刀?不过看着她已微微颤抖的右手,我却知道,她已到了强弩之末,我只消再一轮进攻便可将其击杀。虽然看上去云中舞依旧顽强,但她现在望着我的眼神中却已隐含了惧意。

  将左手的银枪往地上一扎,我双手紧攥着黑狼枪,双眼锁定云中舞的咽喉要害,两个大踏步上前,黑狼枪瞬间击出。

  “姐姐!”一声近乎绝望的呼喊从我背后传来,我的枪势登时一停,脑海中浮现起了姐姐的音容笑貌。我这番如此费力地设下陷阱奇袭西凉军,主要目的之一不就是为了活捉云中舞换回还在西凉的姐姐吗?念及于此,我浑身的杀意不经意间已是消退殆尽,继之而来的是满身肌肉的酸痛和一股难言的窒息感。

  黑狼长枪本来出势如雷,云中舞几乎已放弃了抵抗,但黝黑的枪头却在她身前半尺处停了下来,又见我浑身的杀气和气势皆已消散,登时侧身闪过我的黑狼枪挺刀向我刺来。

  我只觉腰腹一麻,左手下意识地一摸,却是抚到了一柄冰冷的钢刀上。我抬起头看到了云中舞有些不解却满是杀气的眼睛。

  “俗语常云养虎为患,却不知饲狼更是后患无穷。若胡兰蛮贼是虎的话,那你齐王李琅便是狼!虎患当虑,狼心更是当诛!枉我竟然还和你谈判了那么久,意图同你合作,呵呵,实在是可笑至极啊。”云中舞将长刀一推,此时她的双肩受到重创,即便是双手合力也只能刺入我腰腹两三寸。不过这时我的腹肌也已不能像刚刚那般紧缩夹住他的长刀了。

  我怒吼一声一拳砸向了云中舞的面颊,却被她轻松闪过。此时我身上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刚刚那无穷的劲力竟是一丝不存,出拳也完全没了力度和速度。腰腹的刀伤其实并不重,但我却觉得火辣辣的疼,好似在被滚热的开水烫一般。

  我不禁心下苦笑,这借着杀戮而得来的力量,虽然确是强力无比无坚不摧,但来时突然,去时也匆匆。当初我尚有内劲,就算是没有这奇怪的力量也还算得上强悍,但此时我内劲全失,刚刚同云中舞的一番拼斗可说全仰仗这神鬼莫名的力量。若是没了这股力量,对付那些西凉兵还行,对付云中舞这等高手却是几无还手之力了,好在此时她的情况同我也可算是半斤八两。

  我身旁的亲卫见我突然受伤,忙挺刀向前将云中舞围了起来。在数百名黑狼军士兵包围下,便是在她毫无损伤时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更何况她此时双肩被我重创,拿刀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来。

  云中舞见状也是一惊,欲拔出插在我腰腹的长刀,我吃痛之下左手奋力一推,将她推开了数步。想来她也是几近油尽灯枯,被我一推竟一下栽倒在地。而我也是脚底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手捂着伤口,大口的喘着气。

  几个名士兵见云中舞倒地,立时挥刀欲将其押住。忽然我只觉眼前一花,一个人影从我身后闪到了云中舞身旁,只见一把通体漆黑的狼牙棒疾速地抡舞了两圈,将上前的五名黑狼军士兵瞬间砸成了肉酱。

  “姐姐,你没事吧,姐姐,你要坚持住啊!”那来者竟也是名女将,刚刚那声“姐姐”出自她口。只见她右手握着一把丈许长的黑铁狼牙棒,左手却是绰着那把荆炎的十字断魂枪,此时正满脸焦急地望着地上的云中舞。

  “王爷,王爷,您没事吧!”我一坐倒在地,立马有数名亲兵上来将我扶了起来。看着他们脸上的面罩都已取下我忽然心下一惊,不禁向四周望去,却见周围原本蓝色的“三梦花”基本都被鲜血浇城了紫红色,那些花粉被血浆一覆盖也失去了作用。不过之前闻过花香而出现症状的西凉士兵却没有那么快能恢复过来。此时西凉军中没有出现症状的西凉士兵基本都已被杀戮一空,只剩下千来人还在坡下同荆炎缠斗。剩下的黑狼军却是大都在进行着单方面的屠杀,那些中了“三梦花”毒香的士兵们可谓是毫无还手之力,皆是刀来脖挡、枪来胸挺。六、七万的西凉军在我们近半个时辰的冲杀过后,已是被杀了近一半,鲜血将整个裂谷陡坡染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阿绣,快,将还能战斗的士兵集结在一起,守住谷口,让中毒的士兵先撤。”云中舞拄着长刀吃力地站起来后对那名女将说道。听她叫那女将阿绣,而那女将又叫云中舞姐姐,想来她便是云妍绣无疑了。

  此时我手下的两百多名黑狼军士兵已是将云中舞和云妍绣两人牢牢围住,但骇于云妍绣那威力无匹的狼牙棒,皆是没人敢上前,又或是一上前便被砸死当场。

  “三军听令,攻占裂谷口,保护主帅!”云妍绣又是猛挥了两下狼牙棒,逼退了欲上前的黑狼军士兵,左手将十字枪往地上一插,捡起掉在地上的帅旗,冲着坡下在和黑狼军拼杀的西凉兵喊道。虽然现在满山遍野杀声震天,但云妍绣的声音却依旧是传入了每个在拼杀的士兵耳中。慢慢地,竟有百来名西凉士兵冲着帅旗冲了过来。

  此时我腰腹上的刀伤已经由一名士兵临时地包扎了一下,已没有刚刚那般火热的疼了,虽然没了那股奇怪的力量,但却也不是如刚才杀气刚散时那样难受了。我掂了掂手中的黑狼枪,看来继续战斗当也不成问题。看了眼陡坡下的杀上来的一群西凉兵,我不禁微微焦急。我带着的两千黑狼军除了两百多亲兵仍跟在我身边外,其他都被我委以一名下将带着去杀那些中了花毒的西凉兵了。此时裂谷口就只剩下我同两百多亲兵围着云中舞和云妍绣,冲到陡坡上的西凉兵虽只有百名左右,但他们后面还有不少正且战且退,相信用不了多久也会冲杀上来,到时我们这两百多人可就无路可退了。

  “拿下他们,要活的!”我对着身旁的亲兵下令道,自己也挺起黑狼枪慢慢挨近了云妍绣,此时云中舞已是无什可惧,只要制服了云妍绣便行。

  听得我令下,十几名亲兵同时提刀攻向云妍绣,另有五人则奔向了云中舞,欲趁云妍绣应付那十几名亲兵时将她制服。

  “退!”云妍绣大喝一声,气势竟一丝都不逊于我所见过的任何男将。我只觉云妍绣身前似乎卷起了一股黑色的旋风,那十几名攻向她的亲兵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砸得身骨破碎。狼牙棒猛地从右边拉向了左面,一下挡在了冲向云中舞的五名士兵面前。还未待五名士兵反应过来,一道黑色的弧线划过,仅一瞬间,五人都被砸碎了胸骨飞了出去。云妍绣的勇猛顿时将周围的黑狼军士兵惊住了,便是我也不得不感叹她确是名悍勇非常的猛将。

  已有几十名西凉兵冲上了陡坡,我的那两百名士兵不得不分出一百多人来抵抗,其他的人则继续持刀围着云中舞和云妍绣两人。不过因为刚刚那十几名士兵的惨死,众亲兵皆是围而不攻,相持对峙不下。

  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云妍绣虽然勇猛但始终双拳难敌四手,她身边又多了个累赘云中舞,就不信她能敌得过百来人轮番围攻,或许在马上作战可以,但在步下作战却要难得多。不过刚刚她已以雷霆之势威慑了我们的士兵,使得他们一时难以放开手脚进攻。想通了这点,我心中已有了计较,一转手中黑狼枪,拨开我身前的亲兵直接以枪尖指向云妍绣,喝道:“大家随本王一起上,得云妍绣首级者官升五级,活捉云中舞者升三级!”一句话说罢我已是当先向云妍绣冲了上去。

  我刚刚便看出这云妍绣练的是外家的劲法,内劲虽不至像我这般已丝毫没有,但也当不会太强。而我现在虽然无法再像刚刚那般拥有奇异的力量,本身的气力却也不小,与云妍绣硬拼即便赢不了,也不至相差太远被一招击杀。而只要我拖住云妍绣一招半式,边上的上百名亲兵便会一拥而上,到时近距离混战,我看她的狼牙棒还挥不挥的起来。

  “铛!”黑狼枪和狼牙棒相击所发出的声音之大几乎使我的耳朵失聪,而我两手的虎口也在瞬间被震裂,长枪几乎拖手,这云妍绣的力量居然大到如此程度!?

  不及我多想,云妍绣手中一转,狼牙棒那刺猬般的铁球已是砸向了我的后脑。这一下不要说是被砸实了,便是被擦到一下,我的脑袋也得少掉半边。这云妍绣果然不愧有“肉中翻”的外号,招招俱是让人碎肉裂骨的杀招,想起刚刚那十数名亲兵惨死的样子,我心中不禁涌起了一股杀意,便是在这同时,那股刚刚消逝的力量似乎在瞬间又重回了我的身体。从手臂到手腕,再到手指,一股由身体最深处涌出的力量渗入我的骨头传入我的肌肉。以几乎不可能的角度,我将黑狼枪拉了回来,稳稳格住了云妍绣的狼牙棒。

  此时我的感觉又同刚刚大为不同,虽然用出了那股力量,身体却并没像之前那般起如此多的变化,眼前的景物也未再被红雾罩住,我想我已经初步找到操控体内那股奇异力量的方法了。

  杀意!对,就是杀意。

  ————————————————————

  推荐本好书,前两天突然看到的。可排入起点最优秀的作品之列,不过看的人却不是很多,不知为什么。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简单武侠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