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我站在祁屿关上望着关外那一片茫茫的大漠,心中焦急不已。

  大雨早已停歇,但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味却未能被雨水冲刷去。

  早上的那一战,我们可说是大获全胜,斩杀了六万三千两百多的西凉兵,自己则损失了四千六百多人。但云中舞的逃脱却又使得这场大胜留下了一大遗憾。在祁屿关裂谷前,虽然是荆炎最后结束了云妍绣的生命,但实际上将她击杀的却是我,我的那一枪已是绝了她所有的生机。而云中舞也是目睹了一切的,我带兵设计偷袭杀了她六万多士兵,更是在她面前刺穿了云妍绣的胸口,最后她既然能决绝地离去,自是已肯定了云妍绣必死无疑,这些都让我不得不担心云中舞回到西凉后会对姐姐不利以报复我。

  也怪我太过大意,本以为这次定能活捉云中舞,没想到却最终还是让她给跑了。如今放虎归山,后患就要接踵而至了。

  我本想立即由祁屿关出兵追击云中舞残兵,但后来一想,过裂谷的西凉兵也已有两到三万人,而我们经过这一战,黑狼军的可战之兵已不到五千,剩下祁屿关近万河顶义军的战斗力也不容乐观,且不说祁屿关还要有人守御,即便是合我们这一万余人出关追赶云中舞也是毫无胜算可言。此去出关便是西凉境内,追不到自是不用说了,便是追到了,以云中舞剩下的那些残军在公平对敌的情况下,谁剿杀谁还不知道呢。

  拍了拍沉闷的脑袋,我现下是心急如焚,虽然非常担心远在西凉的姐姐,但却也不能尽起祁屿关之兵冒险追击云中舞。心中就如有万千蚂蚁在爬一般,想抓又抓不到。

  “王爷,有紧急军情。”铁寒的声音忽然在我身后响起,我发现我现在若是没有提起杀意的时候依旧是像个普通人一般,连铁寒不知何时到了我身后都不知道。

  我深呼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转过身来望着铁寒道:“怎么回事?”

  铁寒先躬身行了一礼后道:“据傅将军的义军探子来报,祁屿关百里外出现一支三万人左右的军队。”

  “哦?是瓜州的西凉兵在回撤吧?”我并不感如何惊讶,毕竟现在在西凉的大军都在回撤中,云中舞的十万大军都不能把祁屿关怎么样,更何况是三万人。“你去安排一下吧,咱们在祁屿关上以逸待劳即可。今日同云中舞大军一战,虽是胜在偷袭及‘三梦花’之毒,却也损伤不小,出城迎敌是没什么可能了。”

  “王爷,据探子的回报,那支军队没打旗号,但看服装上并不是西凉军。”

  “不是西凉军?”我愣了愣,随即道:“那或许是哪路义军吧,问问傅将军和荆将军或许就知道了。”

  铁寒摇了摇头,道:“那支军队都有统一的戎装,不大可能是义军。”

  我皱了皱眉头:“不是义军也不是西凉军,这瓜州哪还来得其他的军队?难道是……”

  铁寒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道:“末将也是怀疑可能是咱们的齐州军……”

  我想了想,也确是有可能,毕竟我被云中舞十万大军困于山禾城并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说不定这消息已传回了瓜州,欧飞他们耐不住,派兵西进了。

  我心中不禁涌起了一股希望,若是有了这三万人,就可以出关去追击云中舞了!不过一细想,又马上放弃了这个打算,即便那三万人真是齐州军,现在也还在百里之外,等他们到了祁屿关再一同出关去追云中舞,她都不知跑到哪了。更何况那三万人究竟是不是齐州军都还不得而知,而出关之后便是西凉境内,若是云中舞联系了西凉国内的大军,我们追上她也是送死而已。

  看来用云中舞来换姐姐这个方法只能是夭折了,现在反而得担心云中舞回国后会怎么对付姐姐。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阵烦躁,重重叹了口气,道:“走吧,我们去同傅将军他们商量商量,同时那支军队敌友未明,让人继续监视好他的动向。”说罢我吩咐一名士兵去通知傅柯、狄洼川等人开会,便当先走下了城楼,向关内的临时大营走去。

  “裂谷之战的善后都处理的怎么样了?受伤的兄弟都安置好了吗?祁屿关内的药品够不够?”我头也没回地对身后的铁寒问道。

  “为免遗患,我们已经将那条裂谷封起来了。重伤和致残的士兵已经安排到了伤兵营,这祁屿关内不仅粮草充足,而且药品也有相当数量的储备,倒是不用担心。只不过,荆将军他……”

  我愣了愣,停住了脚步:“荆大哥怎么了?”

  铁寒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荆将军他……他自从裂谷之战结束后便一直同那敌将云妍绣的尸体在一起,不吃饭也不说话,任谁劝都劝不动。”

  我深深叹了口气,扭头望了眼天边的残阳,那一抹的血红将天空染得如早晨那裂谷前的战场一般,我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无数西凉兵的残肢断臂、内脏肚肠,似乎又拿起了那把黑狼枪浴血在刀光剑影中,心中不禁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战意。

  早晨的那一战不论对西凉军还是黑狼军还说都无疑是惨烈的,两军共七万多条人命在数个时辰内便灰飞烟灭了。而在那一战中,云妍绣和荆炎所上演的那一幕所谓决战,也无疑是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战斗结束后荆炎便抱着云妍绣的尸体一声不吭地回了祁屿关,我们虽满腹的疑问,但却都没有问出口。因为我们虽然什么都不清楚,却又什么都已明白。荆炎已是有家世的人了,他的年纪、他的阅历都使他不会轻易地动情,轻易地在这乱世中把感情赋予别人身上,特别是这个人还是敌军的主要将领。但是从最后荆炎的表现来看,无疑他们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我们知道,定是荆炎率军在瓜州城被云妍绣击溃后,发生了什么不为我们所知的事情,而荆炎在后来跟我们提起那一战经过的时候,也定是隐瞒了什么。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云妍绣已死,而且是死在了荆炎的十字断魂枪上。虽然之前她其实已是被我的黑狼枪重创,绝了生机了。

  战场上有太多的无奈,战争造成了太多的无奈。荆炎同云妍绣之间的纠葛,也是那样的无奈。

  在这件事上,没有人能帮荆炎,只能靠他自己去结开心结。

  “走吧。我想那个瓜州断魂飞将很快就会回来的,荆大哥不会让我们担心的。”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道。

  进了在那守备府被用于做临时指挥所的大厅后,我发现狄洼川、傅柯、甘达尔、袁东和于辰五人已是围着地图在讨论着什么了。铁寒则跟着我身后也进了屋来。

  见我进来,众将纷纷躬身抱拳行礼,我摆了摆手示意免礼后看了看屋内问道:“荆大哥还在云妍绣的遗体边?”

  听得我问到荆炎,众人的表情皆是有些不自然起来,想来是都想到了早上裂谷前的那一幕,毕竟一个瓜州名将居然同西凉大将纠缠不清,确是很难让人理解。

  狄洼川恭声道:“请王爷莫怪,荆将军可能一时想不开……”狄洼川说了一半又停住了,似乎觉得也没什么理由可为荆炎开脱。要说是因为云妍绣身死伤心过度吧,这云妍绣又是个西凉将领,而且还是死在了荆炎的手中。

  我心下不禁暗叹一声,本来刚刚我听到铁寒说荆炎一直守着云妍绣尸身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时,以为荆炎只是一时情绪不稳受了刺激而已,过几个时辰就好了。但是看来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连我通知开军事会议他都没来,这可不是荆炎的作风。

  我也不欲在这个话题上多谈,落座后对傅柯问道:“傅将军认为那三万人马是哪路的?来意为何?”

  傅柯微微凝眉一想后道:“听铁将军说,极有可能是齐州来的援军。末将想来想去,也却是只有这个可能。目前瓜州的军事力量除了王爷的齐州黑狼军外便只有西凉军和瓜州义军了。但听探子回报,显然不是后两者,那这样看来也便只有是王爷的齐州军了。”

  再问了问于辰和狄洼川,他们两人的看法也是大致同傅柯、铁寒相同。

  我微一沉吟,齐州地下仓库所发现的那批西凉制战甲数量有限,我只装备到了八万黑狼军上。若是现在再从齐州派来援军的话,八成应是新招的齐州新军,新军的铠甲想来欧飞他们会另外定制,但所制的铠甲也当不会同****的铠甲相同,河顶义军的探子认不出是哪路人马也是情有可原。

  “虽然这支军队很可能是齐州来的援军,但我们也不可大意,傅将军、铁将军,你们两人马上吩咐下去,祁屿关全关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迎敌。”我想了想后说道。

  “禀报王爷,城门前有人要见您!”我的话音刚落,门外就进来一名黑狼军的侍卫亲兵通报道。

  我疑惑地站起身来道:“有人要见我?是什么人?”

  那亲兵道:“是一名头戴银盔穿着银甲拿着方天画戟的人要见您,他说他姓欧。”

  “是欧杰!”我心头一跳,脱口而出道。

  我看着铁寒和甘达尔,却见他两也是一脸的兴奋,来到瓜州这么几个月,感觉就像过了好几年似的,这下能见到从齐州来的旧部,实在是让我心头有种莫名的激动。

  “走,快去城头。”我起身跨步走出屋内道。其他众武将也纷纷随我而出,向城门走去。

  当我来到祁屿关那高耸的城楼上看下去时,一骑一人登时映入眼帘。

  银盔、银甲、方天画戟、白色战马,瘦削英俊的面庞,俊朗的笑容,城下的那名骑士分明就是欧家二少,我的部下欧杰。

  “来者可是欧杰?”

  “末将欧杰在此,参见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欧杰闻得我的声音,立马翻身下马,单膝跪于地上高呼道。

  虽然从祁屿关上我便已认出那是欧杰,但当听到他亲口答应时,我还是禁不住暗喝了声好。欧杰此时出现,那么那三万军队八成就是他带来的了。

  “快,开城门,迎他进来。”我忙对身旁的义军士兵道。

  “喀喀……”祁屿关城门缓缓开启的声音响起,那巨大的钢铁巨门开了一条只容一骑出入的缝,欧杰便策马从那缝中进了关来。城门随即又慢慢地合了上来,在欧杰的身后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欧杰一入关便两眼直放光,又连过了两道副城门后才看到了带着狄洼川、铁寒、于辰等将领迎上来的我。

  “王爷!”欧杰一见我便立马两步跨到我身前,再次抱拳单膝下跪道。

  我忙双手拖住欧杰的双手:“欧将军快快请起,你我都可算是战场上的生死兄弟了,如此繁文缛节不要也罢。”

  欧杰起身握着我的手兴奋的道:“王爷,我三妹和三万齐州军就在后面,想来明日就该到这祁屿关了,到时候咱们定要同那云中舞大战一场。我听说云中舞十万大军已是撤到祁屿关附近准备退兵西凉了,可是一路过来我怎么都没见到那十万大军的影子啊?”

  我身后的众将听得欧杰此言皆是面露喜色,虽然我们现在靠着这剩余的数千黑狼军和数千义军仍有万余兵力,守着这个墙高城厚、存粮充足的祁屿关,当不惧瓜州境内那些要退回西凉的南征残军。但却也不敢轻易出城进攻,失了主动权。而如今有了这三万生力军,对付瓜州现下所剩的西凉军那就是手到擒来轻松的多了。

  我看到欧杰在说起云中舞大军时眼中所露出的那股狂热,不禁瞥了眼一旁的甘达尔,这两家伙都是战争狂人,一听哪有仗打就屁颠屁颠的。

  “王爷,如此一来,这瓜州剩下的西凉军,咱们都可叫他们葬身祁屿关。”傅柯自信满满地说道。

  欧杰闻言道:“除了云中舞那十万大军外,瓜州境内已没有大股的西凉军了,最多只剩下一些散兵罢了。”

  “散兵?”我同铁寒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虽然在云中舞大军前就已经从瓜州撤回了许多军队了,但也应还有三到四万的西凉兵在瓜州啊。

  “嘿·!小欧,那什么云中舞、肉中翻的大军在早晨就已经被我们解决掉了,没你的份了!”我身后的甘达尔此时不忘对欧杰叫嚣道,这两个家伙一 在一起倒是经常要互相调侃打闹才能宣泄那过盛的精力。甘达尔以前还一直叫欧杰欧将军的,但后来欧飞也投入了我的帐下,甘达尔便改口叫欧杰为小欧了,以他的说法,欧飞是大欧,欧沛则是老欧。不过他也只是这么叫欧杰,对欧飞和欧沛他倒也不敢太造次。

  欧杰闻言一愣,不禁看向了我道:“杀完了?云中舞、云妍绣、谷上龄、郭革都杀完了?”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挎着欧杰的肩膀道:“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从城头到守备府的一路,我已是将早晨那场大战的经过简要地跟欧杰说了一遍,当然,荆炎和云妍绣那段我故意略过了没提,只是说云妍绣被我在瓜州新招的一名将领荆炎以十字枪击杀。

  进了守备府,欧杰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壶茶后才擦了擦嘴道:“这瓜州的茶虽比不上齐州,倒也算是不错了。”

  我听了此言不禁哑然失笑,这欧杰说起茶来是比我还要差劲。欧家所藏的都是上等的名茶,有些更是绝世的极品,而我们刚刚给他喝的不过是瓜州、甚至是整个****最常见的粗茶,只不过因为他赶路口渴所以才喝起来甘之如饴。若是让正德公在此,怕是要直敲他脑壳猛喊他在齐州欧府时喝的那些名茶,都是暴 天物了。

  “王爷,想不到您居然只靠着一万人就将云中舞的十万大军杀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实在是厉害。不过可惜那云中舞最后逃了。”欧杰先是狗屁不通地拍了一轮马屁后又对云中舞的逃脱大感惋惜。

  甘达尔又是插口道:“逃是逃了,她那两对膀子却也给王爷戳了两个大窟窿。”

  “好了,击败西凉军也只可说是侥幸,若没有‘三梦花’毒,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得而知。还是说说齐州的情况吧,欧大哥怎么会派兵入瓜州的,你又是如何知道本王在这祁屿关?”一想到云中舞逃脱后回西凉会对姐姐不利,我心下就一阵的烦心,拉开话题对欧杰问道。

  “起先是云中舞派使者入齐州,将王爷被困山禾城的事告诉了我大哥,欲勒索数千万两黄金,我大哥不知真伪,保险起见便派了我和三妹带五万齐州军驻守在瓜齐边境。半月前,楚王和西夏国同时出兵瓜州,我们得到了我大哥的传信,便率领五万齐州新军西进。王爷往祁屿关来的消息我们是在山禾城遇到仇将军时,他告诉我们的。本来我们带兵来是想助王爷打云中舞的,不过没想到我们还没到王爷便已先将云中舞大军灭了……”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楚王和西夏国出兵瓜州?”我心中一惊,不禁打断欧杰道。

  欧杰被我喊得一愣,随即一拍脑门道:“看我都忘了,王爷还并不知这个消息。”欧杰清了清喉咙,又喝了口茶后说道:“半月前,几乎是同一日,楚王李顺由楚州出兵十万趁西凉大军开始退兵之际侵入瓜州,西夏也派兵二十万进入瓜州西部。两方面人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地占领了许多西凉军退出的城镇,若是有义军或还未撤走的西凉军,都被他们所击溃。西凉在永城、泰城、青城三城共两万五千多人马皆被西夏所灭,所以我刚刚才会说现在瓜州除了云中舞大军外已没有大股的西凉军存在了。而楚王的大军也一路拔下了耘镇、东坛城等军事要地,当地若有不服其占领的百姓或义军,亦是都被其屠尽。仅半月时间,楚王大军和西夏大军便已占了瓜州近三分之一的城池。大哥给我的信中说,从种种情况来看,楚王很可能同西夏国暗通联合,一齐瓜分瓜州,对付西凉人、王爷和这瓜州本地的义军势力。”欧杰说到这停下看看我。

  我无奈地笑了笑道:“五哥终于也忍不住了,****这过锅汤看来是要越搅越混了,不过他居然连同西夏一同进犯瓜州,那便是他的大失策了。若只是他自己入瓜州的话,可以名为驱逐西凉,但是现在他是联合西夏国,那便是引狼入室,引贼兵入侵了,虽然他们两方的合作并没有公开,但是百姓不是瞎子,用不了多久,他在瓜州甚至是整个****的百姓心中都会成为卖国贼。不过此时的情况确是对我们不利,楚州、西夏在过去的一年中都未有受到战火的波及,可以说是养精蓄锐以久。而我们齐州刚刚经过胡兰大军的践踏,又刚刚同西凉兵拼得元气大伤,再要同时对抗他们两方的近三十万大军,恐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只怕我们得退出对瓜州的争夺了,想不到我们忙了半天却是被五哥和西夏人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完这席话,我黯然地叹了口气,心绪不禁又跑到了在西凉不知现状如何的姐姐那去了。

  欧杰继续道:“王爷也不必如此泄气,目前这瓜州仍有许多城镇控制在我们手中,再加上大部分义军皆是心向于王爷这一方,有心依附。我们这次入瓜州后便收附了两支上万的义军。仇将军更是率四万黑狼军连同我们带来瓜州的两万齐州军剿灭了瓜州城剩下的两千多西凉兵,将这瓜州首府占了下来。咱们同那楚王、西夏人倒也并非无一拼之力。”欧杰又神秘地看了我一眼,笑了笑道:“况且我大哥已给王爷定下了一计,让我转告王爷。”

  我先是听得仇笛率黑狼军余部攻占了瓜州第一要地瓜州城,又闻欧飞有妙计相授,登时眼睛一亮,心中的信心也恢复了许多,道:“欧大哥定下了什么计策?”

  欧杰道:“我大哥在信上只说,让我告诉王爷八字:分化敌营,联楚抗夏。”

  “分化敌营,联楚抗夏。”我喃喃地念着这八字,“欧将军,你可知此次楚军的主帅是谁?可是楚王李顺亲自统军?”

  欧杰摇了摇头道:“不是楚王亲征,而是楚州第一将阮冲。”

  我瞳孔微微一缩,冷声道:“阮冲?”

  欧杰以为我不知阮冲是何人,忙道:“这阮冲可说是有些真才实学的,当初平定夏州十三城叛乱的便是他了,不仅一身武功可在****武将榜上排上名次,更是有着独特的用兵之法,王爷对上其时切不可大意啊。”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欧杰都对这阮冲极为忌惮,看见此人却是不好对付了。

  我点了点头,并没答话,只是自言自语般地轻声道:“看来得走趟楚州了。”

  “呃?王爷,你说什么?”欧杰一愣道。

  我看了欧杰一眼,道:“怎么样,齐州的情况如何了?”

  “对于那些政务上的事情我也不大明白,都是刘知府和侯先生在处理。不过我却是看到齐州城街上的人明显越来越多了,晚上的柳絮楼也越来越热闹了。想来齐州的重建应是大有成效吧。还有齐州各地的自治也都在慢慢地结束,侯先生已是从齐州城派出了许多直属官员到各地,各地方原本的政务也都开始移交,战后初期的临时政策正在取消中。

  军务方面就比较麻烦了。除了齐州城直属的二十万,哦,现在应该是十五万齐州新军外。其他各地城镇还有约五十几万的自发武装,大都是当初的义军,负责维持各地的治安和防护。大都也由当初的那些义军头目来统领,大哥想将一些比较可靠的将领安插到各地,慢慢重新组建各地的正规军,逐渐完全将义军的武装解除。但无奈那些义军头领很得民心,要夺他们的权,大哥怕会引起不必要的乱事,而那些百姓也大都在这段时间受了义军的训练,几可说是全民皆兵,大哥担心,一旦百姓要是发起难来……”欧杰说到这忧虑地看了我一眼。

  我轻松地一笑,道:“全民皆兵才是好事。若是百姓要反本王,那便是只有锄头、铁锹也能反。本王统治齐州,其实就是统治着齐州的百姓,若是没了百姓,我这齐王也就不过一个空帽子而已。”

  “王爷说的是。不过还好大多数义军的头领都还是很深明大义的,只有极个别心怀不轨,但也被我们及时识破,并没造成什么影响。像那岳安便是其中之一,他甚至曾想对广德公主不利,被另一义军头目韩自在给发现,并格杀。”

  “对姐姐不利?你是说姐姐……在齐州?”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跳了起来,吼道。

  欧杰一愣,随即道:“哦,我差点忘了。哥哥此次还让我带了个信给王爷,广德公主本是被卢将军、费将军两人救回了齐州城的。但后来却又被那西凉使者洛丁给劫了去,费将军一路猛追,一直追到了凉城才找到了公主。但那时公主已是同西凉三王子凌玄邺完婚,费将军也找不到机会营救公主。后来大哥在齐州城忽然收到了从凉城送来的两封信,一信是广德公主亲笔所写,大概意思是西凉三王子凌玄邺希望他在同大王子争夺王位时,王爷能够给予他一定的帮助。作为回报,凌玄邺登上西凉王宝座后也会对王爷进行支持,帮您登上****的皇位。另一封信则是凌玄邺所写,信上的内容大致同公主所写的那封相同,不过还承诺了若是王爷答应他的话,他将在登基之后将广德公主送回****,并在广德公主于西凉期间,保护其安全,决不会逼迫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大哥看过信后,权衡再三,一是为了广德公主,二是认为我们若同凌玄邺合作确是对双方都有利,也可在西凉埋下一粒伏子,有了西凉三王子的帮助,我们在西凉发展势力、收集情报就要方便得多了,所以大哥已是替王爷先行回信答应了凌玄邺,并用七鸽传书以最快的速度通过欧家在西凉的情报网联系上了费将军,让费将军直接去找凌玄邺,进入王府做公主的贴身护卫。这也是大哥答应凌玄邺的基本条件之一。大哥也是让我带上这个消息给王爷,让您放心公主的安危,有凌玄邺这个西凉王子的保护,又有“小猫”费宁为贴身护卫,公主当是无忧了。”欧杰说完后从怀中取出封用手帕小心包着的信交给我道:“公主的信和那凌玄邺的信都在这,请王爷过目。”

  听了欧杰的这一番话时,我的心一直跟着起起落落,听得汗都出来了,直到听得那西凉王子凌玄邺答应保护姐姐安全又不会为难她,且有了小猫做护卫后,我的一颗心才总算落了一半到地上。还有另一半却是担心,那凌玄邺写那封信时定是没有想到今日云中舞大军被我在祁屿关大败,她的堂妹又死在了我们手上。此次云中舞回去定不会善罢甘休,以她的性格最好的报复方法无疑是整军再次南下。但此时西凉国内正逢外敌入侵,想来她也没这个空闲和能力再次南下。而我这次在她离去前可以说是狠狠地给了她一棒,将她的精锐主力留了一半不止在瓜州,更是让数万骑兵一匹马都没带回去。她能否有足够的实力去对付乌、峡两国都还不得而知呢,当然,以我的想法,最好她是死在陵河前线得好。不过,既然她不能马上在战场上复仇,就极有可能以姐姐来出气,云妍绣可说是我杀的,难保云中舞不会谋害姐姐以报复我。

  现在唯一能让我心下微微放心的就是小猫了,他的实力我是清楚的。若是凌玄邺保不住姐姐,或是他为了不和云中舞这个西凉名将翻脸而放弃与我们的合作的话,希望小猫能靠他的那把奇形断刀带着姐姐杀出一条血路,到时候再让欧家于西凉的势力暗中帮助一下,逃回齐州的把握也不是没有。

  ——————————————————

  俺居然在出水痘。。。郁闷-_-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