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李玲站在窗前凝望着夜空,那一轮玉盘一般的圆月使她无法自禁地想起了家乡,想起了****,想起了弟弟李琅。

  现在李玲一个人住在凌玄邺王府的一间小院中,除了两个伺候她的丫鬟和费宁外,一般是不会有人来这个小院中的,想来应是凌玄邺特别吩咐过的。而即便是凌玄邺,她也只在那“新婚”后的第二天见过那一面,之后便没有再来找过她。

  费宁是在两天前突然出现的,那天他突然由凌玄邺的侍女素儿带到了李玲的面前,让李玲好一阵的欢喜和激动。之后,李玲便从凌玄邺的口中得知了许多她离开齐州后发生的事情,以及瓜州的最新战况。虽然李玲早已从自己的那两个侍女口中听到了云中舞大军在祁屿关被齐州军大败的消息,但直到亲耳从费宁口中确定后,她那一直吊着的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而从那天后,李玲的房门外便多了一个忠诚的守护者,无论什么时候,费宁都会抱着他那把奇形断刀守卫在李玲的房门口,而只要李玲出了屋子,无论李玲走到哪,费宁也都会寸步不离地跟在左右,虽然李玲从来都没离开过这间小院。

  现在,费宁也正坐在房门外守卫着李玲的这间屋子。李玲对于费宁此举是又感动又无奈,她已是数次跟费宁说,让他晚上不必在房门外守夜,又或是到屋内来。而费宁则每每以不合礼数为由委婉地拒绝了李玲的好意,每夜依旧坚持在屋外做公主坚定的守护者。

  费宁坐在公主李玲的房间门口,抱着他的断刀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从表面上看去,费宁呼吸均匀全身处于放松的状态,似乎已经睡着了,但是只要任何一个人想要靠近公主的房间企图不轨的话,费宁手中的那把断刀都会以闪电般的速度架到那个人的脖子上。

  对于广德公主来到西凉,费宁心中是自责的。因为当初正是由于他的疏忽才使得公主和笑纤依离开了欧府,后来也是因自己的一时大意中了笑纤依的瓣豆散,让公主落入了洛丁手中,带到了西凉。所以当他到了西凉后已是不止一次的想要冲入三王子府将公主救出,但后来考虑到此地是凉城,是西凉的国都,要从王子府救一个人实在是难于登天,若万一有个闪失让公主受伤,那可就是万死莫辞了。直到他忽然接到了欧家在凉城的地下情报员传来的消息,西凉三王子凌玄邺已经同齐州方面达成了协议,两方暗中地结成了同盟。也因为如此,他得以进入王子府,负责保护公主李玲。

  费宁的眼睛忽然睁了开来,两眼中迸射着实质般的精光,右手也已紧紧地握住了断刀的刀柄,开始催动真气,全力释放自己的气机。

  “大胆刺客!”费宁大喝一声,奇形断刀瞬间离开了刀鞘,两掌宽的刀身如一面钢盾般挡在了窗前的李玲面前。与此同时,一根利箭直直撞在了断刀刀面上,刀身发出了“吭”的一声长鸣。

  费宁知道是有刺客在小院的墙头欲以弓箭射杀公主,从这支箭的力量来看,来者是名非常厉害的箭术高手,有着相当深厚的内力,能躲过王府那么多侍卫来到这个小院,也证明了这刺客高超的轻功。不过费宁却是有着绝对的自信,自己能在一个照面就将这名刺客制服,但因为担心公主的安危,所以他亦是只守在了窗前,将公主挡在身后,双眼冷冷地注视着黑暗中的刺客。费宁的气机已是将那名刺客锁定住了,只要他还在这小院内,便难再想对公主不利。

  费宁刚刚的那声大喝已是惊动了王府中的侍卫,不一会便从院外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听那声音,似乎刺客还不只一人。

  “嗖嗖!--”又是一阵箭矢破空的声音传来,看来这名刺客还并不死心。费宁感觉出这次刺客射出的是三发连珠,两箭直指自己,一箭射向公主。

  “破!”费宁又是一声大喝,舞起刀幕,瞬间将三箭都削成了粉末。

  趁着那刺客全力发出这三箭一时真气无法提上之际,费宁大跨一步跃到空中,往那刺客所在的方向虚空砍出了一刀,登时一股如山如岳般的刀气破空而出。

  “轰!”那边一面院墙竟被这势大力沉的刀气砍塌了半边,费宁从气机的感应来看,那名刺客应该已被这一刀给做掉了。本来他还担心自己因为顾及公主的安全,不敢跃得离窗子太远,这一刀砍的距离太长,威力可能不是很够,但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是太高估那刺客的能力了。

  费宁以自己的气机又搜索了小院一遍,确定再没有可疑人的气机后,才将断刀归于鞘中,转身到了公主屋子的窗前。

  “让公主受惊了。”费宁双手倒握刀柄,躬身说道。

  李玲笑了笑,丝毫都没有因为刚刚那几乎射到面门的箭矢而被吓到,道:“费将军不必多礼,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公主了。想不到我到了这西凉,居然还有人想要我的性命。”

  “公主永远都是公主。那些宵小之辈只会些下三滥的招数,绝对伤不着公主的。”

  “小猫,我记得依依他们都是这么叫你的吧?”

  费宁愣了一愣,他没想到公主竟然会叫自己的小名,随即点了点头,道:“这是末将在家乡时的小名。”

  “这样吧,我长你几岁,今后你便叫我玲姐,而我则叫你小猫,好吗?”

  “这……,公主若是觉得这名字好叫,末将当然没意见,可是公主乃千金之躯,末将怎可直呼公主名讳?”

  “我叫你叫,你便叫了,那这么婆婆妈妈的。”李玲板起面孔,似乎想装作生气一般。

  费宁一惊,结结巴巴地道:“玲……玲……公主。”费宁一下单膝跪在了窗前,垂首道:“请公主殿下恕罪。”

  李玲轻叹一声,回身到了房内,在现在这种孤单寂寞的时候,她需要的是一个能谈心聊天的朋友,而非一个忠心的下属。但是她却不知,她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和王室威严,让费宁完全无法放开身份以朋友的身份相待,这样的情况在他面对李琅时都不曾有过。

  费宁将李玲屋子的窗户关好后,继续坐在了门前的椅子上,抱着那把断刀等着王府的侍卫来收拾。

  不一会,便有一大群侍卫拿着火把风风火火地赶到了院子里来。令费宁微感意外的是,带头的竟然是西凉三王子凌玄邺。

  凌玄邺一入后院便看到了那面倒塌的院墙,脸上闪过惊色,急往公主的屋子走来。

  “公主没事吧?”看到坐在门口的费宁,凌玄邺愣了愣,随即急切地问道。

  费宁面无表情地道:“公主没事,刺客已经被我杀了。现在公主已经休息了,请王子殿下让人收拾好那尸体后便离去吧。”对于这个名义上“娶”了公主的西凉王子,费宁是一点都没有好感,虽然他并未做过什么不利于****不利于公主的事。

  凌玄邺看了一眼仍亮着烛光的公主卧室,道:“让公主受惊实是我们王府守卫工作的失职,请费将军代我向公主致歉。”

  “殿下,那刺客已被砍成了两半,身份无法确认。”凌玄邺刚说罢,一名王府侍卫上便前说到。

  凌玄邺闻言瞥了费宁手中的奇形断刀一眼,脸上微露惊色。

  “这便是那刺客射出的吗?”凌玄邺忽然发现了地上刚刚被费宁格住的第一支箭,后来射出的三箭都已被费宁削成了粉末,灰飞烟灭了。

  费宁点了点头,并不答话。

  凌玄邺看着那箭头被断刀挡得都钝掉的箭矢,脸上阴晴不定,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殿下可知是谁欲谋害我家公主?”本来费宁并不打算再跟凌玄邺说话的,但看到凌玄邺手中的箭矢,他还是忍不住想探听一下究竟是谁欲对公主不利。

  凌玄邺眼中杀机一现,沉声道:“这刺客是军中之人。”

  费宁皱了皱眉,不解地道:“军中之人?”

  “刚刚也有数名刺客欲行刺于我,但他们的功夫同这边行刺公主的这名刺客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可见此次这些刺客的主要目标是公主。能射出这等箭法的人,在西凉必是军中之人。而军中之人能有如此高的造诣,又欲图对公主不利,那八成便是云家的人了。”凌玄邺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箭矢一边分析道。

  “云家的人?可是云中舞的云家?”费宁眉毛一挑,问道。

  “正是。在西凉,云家也就只此一家。”凌玄邺点点头道。

  “哼,不管是谁,只要敢伤害公主,我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费宁冷声道。

  ※※※※※※※※※※※※※※※※※※※※※

  “王爷,现在齐州的各地百姓的生产生活都已步入正轨了。按照侯先生和刘知府他们制定的新政策,各地的战后临时政权也都开始同正式的官员交接了。”欧飞一面将我面前的备案和折子分类一面说道。

  看着眼前垒得有两三尺高的备案资料,我的头不禁大了起来,看来我确是不适合处理这些文官做的事情。

  “行了,欧大哥,这些事情就交给你和侯先生他们处理本王就放心了。你还是跟本王说说现在齐州军的训练情况,齐州各地军事武装的分布,****目前的局势,各地藩王对瓜州这边争霸的反应,朝廷的动向,以及山海关宫将军那边的情况。”我将那堆文案向旁边推了推,露出了铺在桌面上的大陆局势图道。

  欧飞轻轻扇了几下鹅毛扇后道:“现在齐州城的守备军有十五万,经过训练后,都已有了上战场的能力。这十五万人是我们齐州目前可以直接调配的军队,也是装备配置最好的军队。其中除了骑兵因为战马缺少的原因只有两千五百骑外,其他步兵的装备和作战训练都是****、乃至大陆顶尖的。其他齐州各地的民兵组织约有五十到六十万,他们平时都是农民或工匠,到了需要的时候就自发地组织成巡逻队维持当地的治安和防务。不过现在已经开始将这些临时军队正规化了,在各地挑选出了一些素质较好年龄十八至二十八之间的青年组成固定军队。”

  “哦?现在宫将军在山海关镇守,铁将军还在瓜州与楚州军对峙,这些新军是由谁训练的?”

  欧飞道:“这段时间属下从齐州各地征召到了不少的人才,有文的,亦有武的,他们其中有许多都是****曾经的旧将,在旧军中不得志才不得不隐归乡田,而今王爷的到来使他们看到了希望,也从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点了点头,道:“咱们现在缺的就是人,有才能的人。只要是有才能的人,不管他是什么出身,是男是女,以前干过什么都不重要。我们要不拘一格地纳才,集天下之才为我所用。等一下你就把那些本王不在的时候提上来的人才都召集过来,让本王看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才。”顿了顿,我又道:“他们的背景,忠诚度都调查了吧?”

  欧飞肯定道:“在录用他们前,属下都详细地查过了,可以保证都没有问题。”

  “恩,情报网非常地重要。最近西凉方面的动向要多关注些,西凉的情报网也要多投入些。”我忽然说道。

  欧飞当然知道我的意思,点头道:“属下明白。”

  “说说朝廷吧,楚王和本王都在瓜州开打了,朝廷不会还无动于衷吧?”

  “朝廷分别向楚州、齐州、燕州、东州、瓜州派出了五位‘州督抚’和五位‘州都督’,分别掌管五州的政务和军务。”

  我愣了一愣:“督抚制?呵,我都以为朝廷把这一制度给废了呢,想不到他们到现在才又把这督抚给搬出来了。”

  “是啊。****为了不至出现各地藩王拥兵自重割地为王的情况,规定各个王爷到了自己的领地后只能从当地的税收中抽取一部分作为领地的收入,而当地的政务和军务都由****另派督抚和都督来管理,王爷只能拥有不超过五千的亲兵部曲。但五鳞帝在后期不理朝政,使得几位王子都趁着这个机会,靠着朝中大臣的关系,彻底地掌握住了自己领地的政治和军事。现在****各州的藩王哪个不是拥兵十万以上的?这回朝廷,或者说是于莲周派下这十位督抚和都督来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各州的反应罢了。咱们也不必直接跟朝廷翻脸,只要好酒好肉地招待着那个督抚和都督,其他的事什么也不做,他们自己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想来于莲周也根本没指望能靠这些督抚和都督掌控瓜、齐、楚三州。”

  “恩,现在****乱局已定,藩王割据之势已成,于莲周想借这事做文章也没那么容易,我们倒是不必太担心。胡兰那边怎么样了?”

  欧飞听到胡兰两字,眼中神光一闪,略有深意地道:“那胡兰的玉晴公主确是厉害,仅这么短的时间便平定了胡兰国内的叛乱。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胡兰暂时还是没有实力南下的。”

  我拇指轻轻摸索着地图上那大片的燕云草原,道:“现在胡兰还无力南侵是没错,不过再过一段时间,等他们恢复过来,必然会再度南下,血齐州城之耻的。”

  欧飞道:“有宫将军和两万黑狼军士兵镇守山海关,再加上嘉狱镇已重建完毕,驻扎了三万齐州新军,当可无虑。”

  “好,现在看来,咱们目前的首要目标,就是解决在瓜州的楚军了。只有将瓜州彻底地抓在手里,我们才能分出精力来做别的事情。”我伸了个懒腰说道。

  “在瓜州的楚州军有十三万,且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阮冲也非等闲之辈,若是硬碰硬的话,我们或许能击败楚州军,但是却也必是惨胜,刚刚得到和平开始休生养息的瓜州更是要再临战火。所以,属下认为,要拿回那半块瓜州的控制权,实应智取而非武夺。”

  “智取,若能智取谁会去武夺呢。”我站起了身,道:“我去见见燕儿,听说她在齐州各地搜罗了不少的好药方和好大夫,我这次回来还没看到她呢。”我今日一早才刚到齐州城,一入齐州城便到了欧飞的书房,由于我回来并未先行通知,又只带了欧杰欧兰和两百多的士卫,所以到现在恐怕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我已经回齐州,而我的那些齐州的部下竟是一个都还没见着。

  “欧大哥,你安排一下,呆会我要见见你所新招的那些齐州的人才。”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