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西北云州。

  “老大,似乎是队官队呢。”一个满脸胡茬子的大汉骑在一匹马上怪叫道。

  他身后一个一脸刀疤的光头则目露凶光地舔着嘴唇,道:“可能是华城派去地方的官员,嘿嘿,不知有没有带家眷,我可不想今晚再靠十兄弟泻火了。老大,上吧,他们进入咱们的冲击区域了。”

  “嗷嗷,好久没遇到这么大队的人马了,这回可以爽一爽了。老大?”另一名穿着一身破皮甲的少年沧啷一声抽出自己的四尺砍刀后说道。

  而被他们称做老大的则是一个光着上身,露出一身黝黑肌肉,披头散发,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此时那名少年正坐在自己的马上,两眼死死地盯着远处的那队人马,对身边那群手下的话不闻不问。

  “老大?动不动手啊?”那个光头刀疤脸有点急了。

  那名皮甲少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那疤脸的光头,道:“和尚!忘了老大的习惯了吗?”

  皮甲少年的话音刚落,他们的老大,那名光着上身的少年忽然怪吼了一声,大叫道:“杀!一百三十六个!”

  光头刀疤脸一脸的愕然,嘀咕道:“这黑脸小子实在变态,居然又在数人头……”

  “轰--”一阵地动山摇般的铁蹄声淹没了光头的话音,他们身后一下冲出了上千名骑着各式马匹,挥舞着各种武器,大声呼喝的响马。他们便是西北云州最可怕的马贼“多罗”,他们的头领,也就是那名光着上身的少年,便是所有到过云州的人都闻之色变的“黑狼”。

  “哦哦哦哦!……他奶奶的!就这么一百三十六人,光老大那小子一个人就能解决了……”等光头刀疤脸反应过来的时候,坡下的那队官队早已被响马们的铁蹄踏成肉酱找不到影踪了。不过远远的看到“黑狼”那光着的上身沾满的鲜血,他就知道,他们的老大不愧是西北最变态的杀人王。忽然他惨叫一声,怪叫着策马奔了下去,一边大骂着:“老大你这个变态!******又一个活口没留,女人啊,我要女人啊……”

  …………

  ※※※※※※※※※※※※※※※※※※※※※

  “呃,燕儿,你这一身的药味可真重啊。”我凑到燕儿身边,吸了吸鼻子,笑道。

  燕儿眯着眼睛笑了笑,道:“仇二哥那才叫药味重呢,我找的好几个方子都是他做的试验……”燕儿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了仇箫抗议的咳嗽声。

  “哈,这次你找的那些齐州各地的土方和大夫都非常的有用,我要建一个军医学堂,专门培养战地大夫。”

  “恩,不过燕儿这次找的那些方子中,有一样的用途非常的特别。”燕儿忽然坐直身子说道。

  我被挑起了兴趣:“特别?怎么个特别法?”

  “王爷,欧副都统来了。”门外的仇箫忽然传音道。

  “恩?看来是欧大哥将那些齐州的人才都集合好了,我先去看看他们,晚上我回来的时候你再跟我讲讲这个特别的方子。”我拍了拍燕儿的粉肩站起来说道。

  同欧飞走进大厅后,我便看到站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人纷纷向我行礼。我看得呆了一呆,没想到仅在齐州城,欧飞便已招了这么的文官武将。不过想来也是,这么大的齐州,光靠以前的那么丁点人哪里管理得过来呢。

  经过这些文官武将们的自我介绍,我知道了他们以前的身份和现在在齐州担任的工作。他们有的是协助侯三浪、刘也处理政务的,有的则是作为欧飞的下属,负责训练齐州新军的中阶军官。

  这几十人当中,除了几名比较特别外,其他的都只能称得上是一般的文官和武将。其中一名统管齐州军万人团的领将居然是卢峻和小猫从****护送姐姐的送亲团中俘虏过来的,不过经过交谈,这名年轻的将领倒是在统兵方面很有一套。而另一名欧飞主持新开办的军事学堂的讲师,看起来却只是个身体单薄的秀才,据说他以前还真是在齐州一个儒家学堂里教书的夫子,真没想到一个夫子能来教军事。但经过询问后,我却发现,让他来做一个学堂讲师,实在是太屈才了。

  “建柏先生以前真的只是个夫子吗?”在欧飞带那些文官武将们离开后,我单独将那个军事学堂的讲师、那个曾经只是个儒学夫子现在却在教人怎么指挥军队攻城略地的中年秀才留了下来。

  这个名叫建柏弘的中年秀才有着一个奇怪的姓,在大陆上,复姓建柏的人我可还是第一次听到过。建柏弘身体单薄、瘦弱,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青灰色儒衫,整齐的短胡下是紧抿的嘴唇,下巴上还有一小搓山羊胡,一对不大的眼睛炯炯有神,宽宽的额头和宽扁的鼻头让他的脸上看上有点儿像瓜州祁屿关附近的崖壁。

  此时建柏弘坐在我身旁的椅子上,身体微微前倾,眼睛微眯,看着我道:“属下本来就是个夫子,现在也还是个夫子。”

  “哦?”我挑了挑眉毛,喝了一口茶,道:“不过从教儒学的夫子到教军事的夫子,这之间的变化可不亚于从厨师到屠夫啊。”实际上对于建柏弘以前的身份,我是没有必要太过去关心的,因为呆会只要我向欧飞要,他定然可以给我一份这个秀才的详细资料的,但通过之前在众人前的谈吐,我却是对这个有着渊博的军事知识的秀才充满了好奇。

  建柏弘微微笑了笑,那眯着的小眼睛似乎还没有睁开的迹象。

  “属下以前是个夫子,教孩子们读书认字;属下现在是个夫子,教小伙子们兵书战法;属下将来还是个夫子,……”建柏弘说到这停了下来,看着我缓缓地道:“属下希望能教王爷从一员猛将变成一位名帅。”

  我微缩了瞳孔,冷冷地注视着建柏弘,沉声道:“哦?你说你想做本王的夫子?”

  “可以这么说?”建柏弘点了点头道。

  “呵呵,那建柏先生又凭何为本王之师?又何以说本王现在只可算一猛将而非名帅?”其实对于他说我是个猛将而非名帅,我心中虽微有不服气,却也是不得不承认他所言非虚。但对于这个瘦弱的教书先生能将我由猛将变为主帅,我却是持了很大的质疑的。

  “上将斗智,下将斗力。以属下对王爷几次征战情况的了解来看,王爷时而为上将,时而又为下将,有勇亦有谋,但勇远大于谋。身为三军之帅,系全军之命于一身,轻易犯险,冲锋陷阵,实非明举。”建柏弘捋了捋那缕山羊胡道。

  我瞥了眼建柏弘,对他所说的那些话不置可否,淡淡道:“如今我齐州军最大的麻烦便是瓜州南部的十三万楚州军,不知建柏先生可有良策破敌亦或退敌?”

  建柏弘大有深意地望了我一眼,微微一笑道:“两军相峙,不战而屈人之兵,为上策。兵强者,攻其将。将智者,伐其情。以目下瓜州之势而言,要破楚军,当还应从主将阮冲入手。”

  建柏弘这番话倒是说得极是又理,我不禁暗暗点头,表面上却不露声色,道:“阮冲可算楚州第一将,行兵一向以稳字著称,其手下兵将亦非等闲,却不知对其有何计可用?”

  建柏弘道:“破敌之策可分攻兵与攻心,攻心为上,攻兵为下。阮冲于长临的家中有一母,一妻。其对母之孝、对妻之爱楚州上下尽知。阮冲之妻周氏乃长临第一美女,阮冲对其极其宠爱。楚王李顺向来贪好美色,若非阮冲为楚州第一将,手上掌有楚州最精锐的军团,周氏恐怕早为其所掳。”

  我心中一动,已是明白了建柏弘的计策,道:“建柏先生既知阮冲为楚州军的中坚,李顺又怎会不知,否则以其好色的本性,要动周氏早便动手了。”

  建柏弘笑了笑道:“周氏绝色,李顺好色。李顺不动周氏只因顾忌阮冲,但其本身却是对周氏垂涎已久,只需有人推波助澜一番,其好色本性便会尽露无疑。若是周氏shi身于李顺,阮冲得知,必反。至于如何使周氏shi身于李顺,便要看王爷的本事了。”建柏弘说完拿起桌上的茶轻轻咂了一口,靠在了椅背上。

  听完了建柏弘的话,我心中开始盘算这条计策的可行性。阮冲之妻周氏的美貌我也是略有耳闻,而我那五哥李顺的好色我更是心知肚明,若是先以酒******,再有美色当前,我有十成十的把握可以肯定李顺定不会顾着什么阮冲硬冲的,把周氏就地正法了。而至于具体该如何实施,交给欧飞就行了,欧家在楚州的情报网和当地势力有多强我是很清楚的。

  “待阮冲与楚王翻脸后,王爷便可试着将其拉拢过来。或以势逼之,或以利诱之。相信阮冲也会明白当前****局势下,没有了楚州的支持,光凭他那十几万人是不可能在瓜州站得住脚的。”建柏弘将茶杯放于桌上后又道。

  没想到这个建柏弘不仅在军事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还是个歹毒的阴谋家呢,不过这个世界本就是成王败寇,只要能达到目的,卑鄙的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建柏先生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有备无患而已。”

  “以建柏先生之见,待瓜州平定后,我们当如何发展?”既然话已谈开,我索性便再对建柏弘考上一考,看他的才到底有多少。

  建柏弘不假思索地道:“若是阮冲可弃暗投明归入王爷帐下,本来可顺势南下,将楚州也一举纳入手中。但一来楚州离京城太近,朝廷或许可容忍王爷占领瓜州,却决不会对王爷再并楚州挟三州之势直逼京城而不闻不问;二来瓜、齐二州刚经历战火洗礼,百废待兴,实应修养生息,不适再起兵火;三来瓜齐二州皆为****边界,齐州之北有胡兰,瓜州之北有西凉,两国现在虽然都有内乱,但对我****的窥视却从来不曾停过,若是王爷此时与朝廷决裂的话,极有可能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所以,以属下之见,平定瓜州之后,王爷表面上当对朝廷示好,与其他各州的藩王和统军大将也应搞好关系。对内则应大力恢复生产,出台优惠政策吸引商人来瓜、齐二州定居。重新整建军队,加强训练,兵在精不在多,在瓜、齐二州同胡兰和西凉人对抗时,皆是有百姓和义军相助,若是今后出兵他处,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我方,便全倚靠军队的素质了。恕属下直言,目前齐州境内除了山海关宫将军带的两万黑狼军外,可说无一可战之军了。所以,属下的意思是,目下王爷应全力加强自身的实力,等待时机的出现。”

  这个建柏弘实在是不简单,听他的这一番话,显然他决不仅仅是一个军事讲师那么的简单。此人若没有问题的话,当可同欧飞一般,成为我的一大助力。真不知正德公若在的话,见解会否和建柏弘一般。

  “建柏先生可为本王所用,实乃本王之幸也。”我微笑着对建柏弘说道,心中已是开始想着该给他一个什么官位了,像这等无论在军事还是政治上都有大才的人,我身边实在是缺之又缺。即便是欧飞,对于总的大势,也无法如建柏弘这般看的如此清楚。欧飞在军事上也是趋向于守,而通过刚刚的几番谈话,我却发现这建柏弘似乎是个全能之人。

  “能为王爷效力,才是属下之幸。”建柏弘恭声道。

  “属下还有一议。”建柏弘又道。

  “请讲。”我坐直了上身道。

  “瓜州经历半年之久的战火,耗损极大,重建需用大量钱财。而齐州无论是恢复生产、补恤军属还是组建新军、配置装备都花去了大量的金银,难再有能力支持瓜州。”

  我点了点头,道:“确是如此,瓜州平定后,这重建亦是相当费力的一件事。光安置那些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难民,便要花去一笔不小的钱财了。建柏先生可有什么短时间内筹集大笔钱财的办法?”

  “在同西夏军作战时,王爷可是俘了大批西夏士兵?”建柏弘问道。

  “瓜州确是有近十万西夏降兵。”我回齐州前本是想将这些西夏的降兵全数坑杀了,以免浪费原本就紧缺的粮食,但铁寒劝我说楚州军俘虏的西夏兵并没有处死,我们若是将这些西夏兵处死的话,会惹来非议。便暂时地将这十万俘虏给留了下来,不过他们的待遇自是不必说,能勉强让他们饿不死便算不错了。

  “十万西夏俘虏消耗的粮食不是个小数目,留在瓜州不仅白白帮西夏养了这些人,还平添了这许多的不确定因素,毕竟十万人要是哗变起来亦是麻烦一件。”

  听了建柏弘此言我心下不禁暗笑,我走之前那些西夏俘虏已是被饿得半死不活的了,能站起来走路就算不错了,还想哗变?怕是没哗两声就自己晕倒了。

  建柏弘显然不知那些俘虏的待遇,继续道:“而若是把让西夏人赎回这些俘虏的话,我们不仅可以摆脱负担,还可以得到一笔不小的赎金,用以重建瓜州。”

  闻得此言我双眼一亮,道:“但西夏人会肯赎回他们的这些虾兵蟹将吗?”

  建柏弘奸诈地笑了笑,道:“西夏太子陆英兆这次在瓜州损失了西夏二十五万大军,必定会受到他国内政敌和其他皇子的攻击。此时若是我们提议让他赎回这些俘虏的话,他为了对西夏朝廷有个交代,必会不惜代价的答应下来。若以每名西夏兵百两白银来算的话,十万西夏兵便可换得千万两白银的赎金。”

  “恩,一个士兵怎么着也得两百两,咱们帮他们养了那么久可也得算点住宿伙食费吧。”我撮了撮手兴奋地道,原来俘虏也能换钱的,早知道在祁屿关对那些中了花毒的西凉兵我就不下狠手了,俘虏了他们再卖给西凉岂不痛快?

  我忽然看着建柏弘道:“建柏先生,这些想法你应该已经考虑很久了吧?”

  建柏弘还是眯着他的小眼睛,同我对视着,道:“属下说过,有备无患嘛。遇事之前先想好对策,是属下的习惯。”

  “王爷。”这时欧飞由一名侍卫推着轮椅进了大厅。

  建柏弘知道欧飞当是有事要同我商量,起身告辞,临走前还给了我一本《孙武十三策》,说是本兵书,让我有时间的时候可以看看。

  “王爷,属下刚刚得到消息,那朝廷派来齐州的督抚和都督在云州失踪了。有迹象表明,他们是被马贼袭击了。”

  “嘿,真是活该啊。不过这些督抚、都督什么的,想来于莲周那还有一打呢,死了两个,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可能现在新的督抚和都督又已经在路上了。对了,本王让你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欧飞让他身边那名推轮椅的侍卫到门外守着后,道:“那云中舞的母亲并非西凉人,乃是云家的养女。而云中舞的父亲云成岩在与其母云师师新婚后第二天便上了战场,更是死在了那次同土尔曼的战役中。云中舞的生父亦是另有其人,但具体是谁,却是没人知道。”

  原来云中舞并非西凉人,怪不得我怎么看她的外貌都和西凉人不一样。不过她又是为什么能让我产生奇怪的感觉呢?在楚州时鲁冰冰也给了我这种感觉,但到底是为什么,我却是怎么想也想不通。通过他们的身世来看,都应该同我扯不上边啊。而我只因姐姐的关系会对与我有血缘关系的女子产生一定的亲切感,但这两人都不应该会同我有什么关系啊。

  无奈地摇了摇脑袋,既然想不通,那便不要去想吧。反正在祁屿关时,我面对云中舞的时候是可以狠下杀手的了。似乎当杀意开始充斥我全身的时候,所有的感觉都会被杀气给淹没了。

  “这个建柏弘以前真的是个教儒学的夫子吗?”将云中舞和鲁冰冰的事抛开,我开始向欧飞了解这个建柏弘的来历了。这人的才识如此出众,又显然屡番故意地在我面前展露自己的才华,不能不让我怀疑他的身份和他此举是否别有用心。像这样厉害的人,若是敌人的话,留在身边怕是我连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欧飞想了想道:“这些人的底细我都已命人查过,这建柏弘确是个教书的夫子,十多年一直在齐州的一个小镇上教书,从未离开过小镇一步。这人在军事上倒是颇有研究,所以我便让他出任军事学堂的讲师。”

  我心中微感诧异,从刚才我和建柏弘的谈话来看,这建柏弘的才识应是远不止于军事上的,以欧飞敏锐的观察力,怎么会没有觉得他的特别之处?像他这样的人才,我这辈子亦是只见过正德公可与其俜美,欧飞不可能会没注意啊。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他是故意隐藏自己的锋芒,只在面对我时才暴露出来。呵,看来建柏弘也是个追求功利的人啊。

  想通了这点我便释然了,这些有才能的人,不怕他有所求,就怕他无所求。只要他有所求,便有办法掌握住他们,让他们甘心地为我所用。

  我将建柏弘提议的那个对付阮冲的办法跟欧飞商量之后,都觉此计虽然歹毒阴狠了点,却不能不说是对付目前瓜州楚军的最好办法。欧飞马上开始准备联系欧家在长临的人手,开始实施这个计划。而我亦是修书一封给铁寒,将那以俘虏换赎金的策略告诉了他。而欧飞得知这两条计策皆是出自建柏弘之口时,亦是大感惊讶,也命人再去调查一下建柏弘的背景,若是其真的没有问题的话,做一个学堂讲师确实是太屈才了。

  ——————————————————————

  一月份要考四级,现在开始拼命复习了,没法再做常上网,码书自然也要少许多,所以今后的一段时间无论VIP还是公众版的更新都将会慢许多。

  再次感谢支持秋风和黑狼的读者大大们。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