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李顺仰头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干,闭着眼睛一脸的享受,良久才睁开眼看着对面的斐成道:“果然是好酒啊,这等美酒便是皇宫里也未必能有吧。怪不得斐先生不让本王叫张伟他们,哈哈,要是让张伟、刘国远那两个酒鬼喝到这酒的话,怕是十坛都不够他们喝的。”

  斐成眯着眼睛,笑了笑道:“可惜这酒只有这么一坛,否则也可让张将军和刘都统都来一起品尝。”

  “不过这酒的酒劲倒是真足,喝起来真是个爽。”李顺说起话来已经有些舌头打结了,但实际上他却只喝了三杯酒。李顺其实并算不得是嗜酒,但身为****的皇室,他认为追求美女和美酒更可以体现他高贵的身份。更何况,斐成的这酒确实是好酒,好得他喝一杯便觉上了瘾。

  李顺已经喝了有七杯了,一坛子酒已被他喝去了半坛,而斐成面前的那杯酒却还是满满的。

  斐成看李顺已是喝得有些迷糊了,站起身告了声罪,走到了屋外。他们两人所在的那间屋子是楚王府后府院的一间偏房,李顺和几位亲信下属开秘密会议的时候都是在这里,当然,有时候这间屋子也会成为李顺做一些私人事情的场所。

  斐成一走出屋门,楚王府的管家正好踏入了后院,朝这屋子走了过来。

  斐成心中暗道一声“终于来了”,表面上却是笑着道:“余管家,有事吗?”

  余管家抬头见是斐成,忙满脸堆笑的道:“是阮夫人,说是来拿阮将军捎来的信,小的并没听王爷吩咐过,所以过来请示王爷。”

  斐成点了点头道:“阮夫人现在在哪?”

  余管家道:“阮夫人现在在大厅。”然后瞥了眼斐成身后的屋子。

  斐成道:“正好王爷有事要请阮夫人,便烦劳余管家去将阮夫人带来吧。”

  “不敢,小的这就去将阮夫人带来。”余管家说罢转身离开了后院。

  不一会,余管家带着一名绝美的少妇又进了后院,却发现斐成仍站在屋外。

  “阮夫人好,余管家,你可以去忙了,阮夫人就由我带去见王爷。”斐成迎上余管家和周氏道。

  余管家见斐成偷偷递了个眼色给自己,当下会意地点点头,独自出了后院。

  “斐先生,你跟我说我家夫君有信来,让我到王府来拿信,为何……?”那周氏问道。

  斐成看着眼前周氏的倾城之姿,心下暗叹一声,道:“王爷就在屋内,那信王爷会亲自交给夫人的。”说罢对身后的屋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周氏看了斐成一眼,微微犹豫了下走向了屋门。屋外的两名侍卫闻言,真以为是李顺交代斐成如此做的,自动地让了开来,让周氏推门进了去。

  斐成看着屋门合了上来,不久便听到了周氏的惊呼声和桌椅倒地的声音。那两名侍卫依旧站得笔直,对于屋内传出的声音恍若未闻,想来他们已是非常清楚自己的主子的性格了。

  斐成抬头看了眼天边淡红色的晚霞,又是一声轻叹。

  …………

  李顺揉了揉有些发麻的眼睛,睁开眼一看,竟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摇了摇仍旧晕忽忽的脑袋,李顺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从地上抓起一件衣服披上,看着四周乱七八糟的桌椅和打碎的酒杯,一脸的茫然。

  “来人,来人啊!”李顺用力晃了晃脑袋,冲着禁闭的屋门吼道。

  门被推了开来,从门外洒进来的阳光刺得李顺眯起了眼睛,拿手挡在了额前。

  “王爷。”待李顺眼睛适应后,发现进来的人居然是斐成而非自己的那些侍卫。

  “斐先生,怎么是你?”李顺到现在脑子还是一片的模糊。

  斐成看了眼李顺后恭声道:“昨晚属下同王爷喝酒,然后阮夫人……”

  李顺闻言愣了一愣,昨日发生的事情依稀出现在了脑海中。“阮夫人?……这……昨天我是不是……”李顺想起自己刚刚倒在地上,身上一丝不挂,还有那满地的狼籍,瞪大了眼睛问道。

  斐成道:“王爷,昨天发生什么事您真的不记得了?”

  李顺紧锁着眉头闭上了眼,揉了揉太阳穴,仔细地回想起昨日的种种,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周氏那迷人的身体和梨花带雨的俏脸。

  “本王真的把她给……。唉,做了就做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李顺心中已是想起昨日发生的事情,睁开眼对斐成道:“阮夫人怎么会在王府的?”

  斐成早知李顺会有此问,道:“昨日属下与王爷把酒对饮,阮夫人忽然来访,说是要找王爷要信。然后便来了这屋内,之后王爷便让属下退下了。再之后……”斐成所说的七分真,三分假,但他却不怕被拆穿,李顺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只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而周氏却是不可能再来跟他对质了。

  “好了,好了,本王知道了。这阮夫人,现在人哪去了?”李顺不耐烦地一挥手道。

  斐成一脸的为难,道:“王爷,属下来就是要告诉王爷这件事。”

  “什么事?本王是问你阮夫人去哪了,你却要告诉本王什么事?”李顺显然对于斐成的问东答西不满。

  “阮夫人……今早于阮府中上吊,自杀身亡了。”斐成一面观察着李顺的脸色,一面小心翼翼地说道。

  “什么!?”李顺听得这个消息整个人差点蹦了起来,吼道:“死了?她******就这么死了?不就是被本王玩了一晚吗?她要死就不能晚点死吗!?”气急败坏的李顺就这么穿着一见外衫在屋里走来走去,将那些倒在地上的桌椅又再踢得四处翻滚。

  斐成当然知道李顺不是因为周氏这个大美女的死而伤心,而是因为她那在瓜州带着楚州最精锐的十三万军队的丈夫而担忧,若是阮冲知道自己的爱妻被李顺强暴后自杀了的话,那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能猜得到。阮冲在楚中军中的威信比李顺要大得多,他若是要反,那十三万楚州军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异议的,便是有个别李顺的亲信将领反对,亦是会被阮冲给解决掉,毕竟对于自己座下这个头号大将的手段,李顺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快!封锁这个消息,一定不能让阮冲知道!马上派兵将阮府给本王围起来,只许人进,不许人出!”在将两个座椅踢出屋外后,李顺喘着气停了下来,对斐成大吼道。

  “对了,阮冲不是还有个母亲吗?把她给我抓到王府来,好好地看管起来。”李顺忽然又叫住了欲出门的斐成说到。

  斐成低着个头,站在门口道:“阮冲之母在得知儿媳自杀身亡后吐血昏厥于地,属下忙命人带大夫对其医治,可是……”

  “可是什么!?”李顺两步冲到门前抓着斐成的胸襟大吼道。

  “可是那大夫和阮冲之母都……都不见了。”斐成的声音几不可闻,他现在心中只是一个劲地祈祷,李顺千万不要一时怒极当下就斩了自己,若真是如此,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得不尝失了。

  “啪!”李顺重重地扇了斐成一个耳光,虽然李顺和斐成一样都是没有武功之人,但李顺毕竟是正当壮年,这一巴掌还是将斐成拍得翻倒在地,半个脸颊都肿了起来。

  “不见了?连个老太婆你都看不住?!你还躺在这干吗?******给老子去追!封锁全城,一定要把那老婆子给抓回来!本王要活的!”李顺声嘶力竭地冲着倒在地上满眼金星的斐成吼道,他的声音中明显的有一丝的颤抖。

  斐成捂着红肿的脸颊,连滚带爬地逃出了王府后院,撞倒了好几个听到李顺的声音赶来的王府侍卫。

  出了王府,斐成抚了抚左脸低声咒骂着,上了自己的马车,向城门奔去。在城门交代好了李顺所吩咐的事,关上了城门,禁止人员的进出,并派出了数队人马前去追截可能已逃出长临城的阮母。

  离开了城门,斐成便下了马车,徒步走到长临城的一条旧街上,拐入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内。七拐八拐了约有一柱香的时间,斐成停在了一所大宅院的后门前,对着门上有节奏地敲了几下后,那门便叽呀一声打开了。斐成看了左右一眼,确定没有行人看到自己后,快速地从那后门闪入了宅院。

  进入宅院后的斐成跟着一名身穿湖绿色稠裙,蒙着轻纱的少女穿过了两个小院后进了一个花园。那花园正中有个凉亭,凉亭内的石桌上隐隐坐着一名白衣女郎。那绿裙少女绕过了花圃径直走到凉亭内,站在了那白衣女郎身后。而斐成则在那凉亭前停了下来。

  “小姐,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现在可以给我解药了吧。”斐成恭敬地对着那凉亭中的白衣女郎道。

  那白衣女郎本来似乎是在赏花,此时听到斐成的声音转过头来,一双绣目冷冷地注视着他。黛眉杏眼、瑶鼻朱唇,这女郎竟然便是“歌仙”鲁冰冰。

  “斐先生做得很好,本座非常满意。”鲁冰冰说罢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玉盒,倒出两粒橘红色的药丸递给了身旁的绿裙少女对斐成道:“这便是‘穿肠丸’的解药,斐先生今日立下的功劳本座已经记下了,不过这件事你若是透露出去的话,下场会如何,想来也不用本座告诉你了吧。”绿裙少女接过药丸,走出凉亭交到了斐成手中。

  斐成一将药丸拿到手便迫不及待地吞入了口中,如释重负般地深深吸了口气后,才对鲁冰冰道:“小姐请放心,这事若是透露出去,不要说小姐不会放过我,便是李顺也绝对不会让我好过。”

  鲁冰冰那一直板着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了一个如盛开花朵般的笑容,不禁让斐成眼前一亮,看得呆在了当场,若论起美貌,这鲁冰冰并不比那楚州第一美女周氏要胜出多少,但她的那种高傲又高贵的气质却非周氏所能比得上的。

  “本座当然相信斐先生了。”鲁冰冰含笑说道。

  斐成也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回王府了,阮家的事情我还得再跟李顺交代一下。”说罢转身便要走。

  “唔?~”刚抬步欲走的斐成忽然感到腹中涌起一股难言的疼痛,便如千万把绣花针在肚子里乱扎一般,疼痒交加,好不难耐。

  仅一息之间,这疼痛已是升级了数倍,斐成全身瞬间便如刚从水塘里捞起来一般,涌出了大量的冷汗。斐成弯着腰就那么慢慢地跪在了地上,脸部肌肉已是痛苦得极度扭曲起来,上齿紧紧地咬着下唇,鲜血从唇间的齿印中流了出来。巨大的痛苦已经让他连吭都吭不出声来了,不一会斐成的四肢便开始剧烈地抽筋起来,而他的鼻孔和嘴角也涌出了许多可怖的黄色泡沫。那双瞪大的双眼充满了仇怨地望着凉亭之上的鲁冰冰。

  鲁冰冰看都不看倒在地上垂死挣扎的斐成一眼,自顾自地望着花园里的各种鲜花,幽幽地道:“本座当然相信斐先生,但是……本座却更相信死人。”

  鲁冰冰的话音刚落,斐成的双眼中那最后的一丝神采也随之消逝,两行血泪从眼角滑落。

  一阵轻风吹过,两片不知名的花瓣飘到了斐成的身旁,在斐成如两个泉眼般汩汩流出鲜血的眼睛前晃了晃,又飘落到了鲁冰冰的脚下。

  …………

  ※※※※※※※※※※※※※※※※※※※※※※※

  五鳞二十九年六月,****大部分的州城都进入了雨季。随着绵绵细雨而来的,是****和大陆各国的最新情报和消息。

  由建柏弘所提出来的,离间楚州大将阮冲的计划在欧家新的地下情报系统的配合下,进行得非常的成功。我那色鬼五哥成功地踏入了我们的圈套,阮冲之妻周氏被他糊里糊涂地强暴后含恨自杀,其母得知儿媳遭遇后吐血昏厥却被我们暗中派人护送到了瓜州。李顺在周氏自杀后便封锁了长临城对外的联系,将与这件事有关的一切消息通通地封杀,并急调瓜州的阮冲回楚。

  经过我们有意的透露,阮冲知道了自己的爱妻被李顺羞辱后自杀的消息,与此同时李顺的调令也到了瓜州,更是让他坚信不疑,当晚便将李顺在军中的亲信和心腹通通斩杀,于三军前立誓不杀李顺誓不为人,彻底与李顺翻脸。而瓜州的齐州军适时地将阮母送到了永城,交给了阮冲,并编造了个理由,将我们救得阮母归于无意之举,使得阮冲当即修书一封送往齐州对我表示效忠,愿以十三万楚州军为先锋,南下楚州。在答应他五年内必定会平定楚州,并在破楚之后将李顺交给他处置后,阮冲终于是答应暂时放弃南下楚州为亡妻报仇的想法了,为了安抚他,我还特别越级封他为长临伯,待平定楚州后使其永镇长临。紧接着,铁寒便率领着齐州军和黑狼军接管了阮冲所统辖的永、青二城及伯灵河以南的大片瓜州领地,而阮冲的十三万楚州军也编入了齐州新军,号“第二兵团”,而原本欧杰、欧兰带去瓜州的五万齐州新军则编为“第一兵团”,齐州本土的十五万齐州军便是“第三兵团”,如此,以方便调遣和编排将官。

  瓜州所剩余的三万五千八百多名黑狼军也被我调回了齐州城,开始重新修整和组建黑狼军,大部分黑狼军旧将也随同回到了齐州,瓜州的三军调度由铁寒全权负责。从加默一族的族长甘菩度带回齐州城的七万多加默人中挑选了身体素质最好的四万补充入黑狼军后,又从齐州新军中选了两万多士兵编入黑狼军,加上山海关的宫洋所部两万黑狼军,重新编组后的黑狼军便有十万人了。

  新的黑狼军采用了建柏弘提出的新编制。每十人或十骑为一小队,每百人或百骑为一中队,每十中队为一大队,每二到四大队组成一团。而若干团再组成营或军。每小队设一小队长,每中队和大队皆设队长和两名副队长,大队长之上是团长,团长则直属营长统领,营长由三军主将调遣,各军主将直接听命于三军总帅。

  十万黑狼军重新划分为:

  我的直属亲兵“狼牙军”三千人,由欧杰担任统领,欧兰担任副统领,三千人全是轻甲骑兵,使用特制的四尺二寸厚背砍刀;前军分为“冲锋营”、“飞血营”、“猎风营”三营,每营各有五团一万人,三营的营长统将分别是甘达尔、尹龙、司徒正扬,前军主将为铁寒;中军由“利爪营”、“突击营”、“碎铁营”、“烈火营”和“飙风营”五营组成,除了“飙风营”是两万人外,其他四营皆是五团一万人,“飙风营”营长统将为宫洋,其他利、突、碎、烈四营的营长统领依次为卢峻、廖云、狄洼川、释成疾,中军主将则为荆炎;后军有四营,分别是“督军营”、“辎重营”、“工兵营”和“军医营”,除了仇笛统领的“督军营”五千士兵外,其他三营皆不是黑狼军的固定配属军,都是每次出征时根据需要临时征召的,后军主将由仇笛担任。

  三军中,除了我的亲兵队伍“狼牙军”的三千轻骑和“突击营”中的两千钢枪重骑外,其他皆是步兵。“碎铁营”全是由装备一寸厚的重型铁甲,左手持四尺长、三尺宽重盾,右手握长丈四、直径一寸全钢长枪的重步兵组成。而马飞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他以嘴咬笔,写出了许多的反轻、重骑兵的方法,其中便有提到一些专门对抗骑兵的步兵兵种。“飞血营”便有四个团的士兵就是按照他所说的反骑步兵而组建的,其中两个团四千人的步兵皆是身着护膝、护肘板甲,持钩廉枪的轻步兵,而另两团士兵则是两人合使一支近两丈长、有鹅软粗的特制超长钢枪。对付敌军骑兵冲击时,“飞血营”的这四个反骑步兵团将组成最有效的阻击阵势。

  总结了过往几次战争的教训,这次我重组黑狼军时特别加强了强弓和强弩的配备。“猎风营”中便有一个团的步兵装备了五百米射程的强弩,一个团装备了四百米的轻弓,还有两个团的重弓手和一个团的重型连弩车。

  上次我在齐州城集所有最出色的铁匠成立了一个兵器装备专攻坞,在我西征瓜州期间,他们新发现了一种特殊的金属,以这种金属制出的战甲和武器虽然在手工精细方面依旧不如西凉的那批铠甲、武器,但防护能力和耐用性却是提高了近三成,重量也下降了一成多。虽然成本较高,但为了黑狼军的战斗力,我还是决定将十万黑狼军的重、轻甲及武器都用这种金属煅制。最后在用掉大量金银,急征全齐州所有铁匠,历时一个半月,这十万黑狼军的装备和武器才算全部煅制完毕,分发到了士兵们的手中。

  黑狼军的新铠甲全部按照我的黑狼战甲的风格来制造,颜色皆为深黑色,重甲的胸前是个凸起的狼头,轻甲的胸前则是两只狼爪,重盾的一面是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狼头,狼口中的钢牙可卡住敌兵砍来的武器。而根据军阶的不同,铠甲和头盔的样式也各不相同。三名三军主将和前军、中军的八名营长统将的铠甲都有定做,而我的黑狼战甲也由铁匠们用新的金属材质新制了一件,欧杰更是趁此机会弄了三把方天画戟做备用。

  黑狼军整编完成后,除了镇守山海关的“飙风营”外,各军都开始在齐州城外由各营长、主将带领进行高强度的训练。而各将领的训练方案有一半是出自建柏弘之手,另一半则是我和欧飞一同设计和改进的。相信经过一到两年的训练及一定的实战后,这支全新的黑狼军将会带给整个大陆一个惊喜。

  在我重组黑狼军的同时,侯三浪、刘也等文政官员亦是将齐州的政治和经济全面带入了正轨,瓜州彻底落入我手后,齐州境内更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乃至大陆各国的商人们蜂拥而至,捉住这战后各行业复苏的时机,投入大量资金,争夺各行业市场。在齐州慢慢稳定之后,以侯三浪为首的齐州文政官员们又开赴了瓜州,开始在以瓜州的齐州军团为后盾的情况下,任命各城镇官员,提拔各地的人才,使瓜州的政府系统开始由瘫痪转入正常运转。

  与此同时,欧飞也成功联系上了西凉的邻国、与瓜州接壤的乌旦王国,并签下了协议,达成了同盟。我们亦是依靠着从乌旦买入的一千多万担粮食,暂时地解决了瓜州的难民危机,安顿下了因战乱而流离失所错过了春播时节的百姓。乌旦国还答应,在未来三年内,每年卖给我们一万五千匹乌马,乌马虽不及西凉大宛马冲刺力强,也不及胡马耐力持久,但却胜在食量小,载重量大,且短距离冲刺能力甚至比胡马还要强。所以,若我们能装备上五万左右乌马骑兵的话,当可于西凉、胡兰的骑兵军团一较高下了。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