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咳!咳!”五鳞帝捂着口辛苦地咳着,似乎要把自己的肺也给咳出来一般。

  于梦云一边抚着五鳞帝的背,一边娇声道:“皇上,快吃些药吧。”

  五鳞帝看着手帕上那一滩黑血,混浊的眼眸闪过一丝恐惧,推开于梦云递过装着药丸的小盒,道:“朕不想吃这药了,这药现在已经不怎么管用了,而且每次药效一过,朕就会觉得比吃药前更虚弱、更难受。”确实,以前五鳞帝每次吃药后都会精神抖擞,浑身似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精力一般,但现在,吃过这药后,虽依旧可让他精神焕发,但这时间却还不到半盏茶,效力一过,他更是觉得身体有如被抽空了一般虚弱。所以,为了不至在药效之后忍受更大的痛苦,五鳞帝开始拒绝吃药了,不过以往每次都在于梦云的撒娇下,最后还是吃下了那药。今次,五鳞帝却是下了决心,绝不再吃此药了。

  “皇上,您的龙体重要啊,别孩子气了,快吃药吧,您看您都难受成这样了,臣妾看着心疼啊~!”于梦云又故技重施起来,虽然配上她那天仙般的面容、魔鬼般的身材和又绵又软的声音,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不禁砰砰心动,对她的要求自是无法忍下心来拒绝,但是俗话说的好,便是美味佳肴吃多了也难免会厌,这女人亦是如此。于梦云撒娇的招数五鳞帝早已是见过千遍万遍了,虽然依旧是将她当成自己的心肝宝贝,但她的美色没变,药效过后的痛楚和虚弱却是一天一天的加强。在这等情况下,五鳞帝对那痛苦的害怕和死亡的恐惧,已是超过了对云梦云的依恋,所以,这次无论于梦云怎么求他,他都是摇头不肯吃药。

  于梦云见无论她怎么劝、怎么骗,五鳞帝都是决意不肯再吃药,便将药盒收了起来,畏在五鳞帝的怀中,与其喝酒赏乐。但在她低下头时,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寒光,原本清水般的黑眸也瞬间变成了妖异的淡蓝色。

  京城丞相府内。

  于翔从花园急急地走过,拐了七八个弯后,在一间很普通的房门前停了下来。

  “笃笃!”于翔深呼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襟后敲响了房门。

  “谁?”房门内传出一又尖又细的回答声,听得让人只觉耳膜有千万根刺在扎一般,但于翔却似乎早已习惯,表情丝毫未变,恭声道:“义父,是孩儿。云妹从宫中传了急讯来。”

  房内一片寂静,许久都不闻回应,但于翔却是始终站在房门外,微微垂着头,一脸的恭敬之色,丝毫未露半点不耐。

  “叽呀!--”一声,门缓缓地打开了,于莲周那别有个性的黑瘦脸映入了于翔的眼帘。

  “进来。”于莲周看了于翔一眼,淡淡地说到。

  于翔忙跨入门内,反身将房门关好,再转过身时,于莲周已是端坐于正对门的一把大靠椅上了。

  于翔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非常浓重、非常特别的檀香味,这房间内更是在四周靠墙放了多达四十几个香炉,整间房间都有些雾蒙蒙的感觉。于翔知道,这是义父练功的需要,平时若非非常紧急的事情,自己亦是不会被容许进到这房间来的。

  “是不是云儿要行动了?”于莲周示意于翔到自己身旁坐下后说道。

  于翔恭声道:“义父妙算,云妹确是请求行动。”

  于莲周点了点头,低声沉吟:“本来我还想再等等的,毕竟太子的势力我们还没完全地摸透,不过,既然五鳞那老头已经顶不住了,我们也只有提前行动。”

  于翔道:“那我现在就给云妹回信?”

  于莲周缓缓地点了点头。

  于翔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对于莲周行了一礼后,向房门走去。

  “等等。”于翔刚刚打开房门,身后又响起了于莲周的声音。

  “你先给长临传个信,李顺可以处理掉了,他已经对我们没用了,让成魇马上去西凉。”于莲周那一双深邃的小眼睛此时满是精光。

  于翔闻言一怔,呐呐地道:“您是说……把李顺杀了?可是……”

  不待于翔说完,于莲周已是打断道:“李顺身边的人都已经被我们所控制,楚州的势力早已落入我们之手,他的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成魇不能将功力浪费在他身上。”

  “可是,西凉的那个人身边,也都已经是我们的人了啊。”于翔对于于莲周在西凉所投入那么多的精力有些不解。

  于莲周瞥了于翔一眼,心中微觉不满,看来自己这义子跟在自己身边虽可以学到不少东西,但却也缺了应有的锻炼,许多事没有自己的分析,仍是看不透彻。

  “楚州才多大?西凉有多大?西凉可是大陆第二军事强国,能将他牢牢控制在手心,称霸大陆的事业便已完成了三分了。哼!你以为光凭我们在那个人身边的势力就可以完全控制西凉吗?还远远不够!西凉不比楚州,甚至****目前的状况都没西凉复杂,我们派在西凉的那些人,至少还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准备才有动手的把握!”于莲周沉声分析道。

  于翔心中一抖,已是听出了于莲周话中的不满,暗骂自己罗嗦,忙点了点头,道:“义父说的是!孩儿先下去了。”

  于莲周摆了摆手,刚刚睁开的眼睛又眯了起来。

  ※※※※※※※※※※※※※※※

  我闭着眼睛,手中握着黑狼枪,掌心感受着枪身传来的冰冷,脑中慢慢回想着战场上血肉横飞的情景,欲图将体内的杀气再调起来。可是不知为何,本来在瓜州时还能使用自如,收放随心的杀意,回到了齐州后却是再也提不起来了,而那股随杀气而来的强大力量亦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调不出来。

  “唉!”我将长枪拄在地上,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到齐州城后,我也有尝试过开始重新练习皇家的内功心法“天阳功”,但却依旧如以往一般,每次一练到丹田内有丝丝气劲涌动的时候,全身的筋脉便会被堵住一般,再也运不起劲来。

  “或许,当在战场上、面对敌人时,那摧毁天地的力量便会再回我的身体吧。”我看着插在地上,映着正午的阳光,散发着森森寒气的黑狼枪喃喃说道。

  “公子,你在练枪了?”

  我闻声回过头来,见燕儿穿着白色的绸裙向我走来,身后跟着的是始终一脸冷酷的仇箫,现在他已被我派为燕儿的专职护卫了,毕竟现在燕儿负责齐州和瓜州的医务,需要经常外出,找个信得过的人保护还是非常必要的。而我现在的安全则由欧杰、欧兰和我的亲卫军“狼牙军”来负责,不过欧兰显然对我任命她为副统领耿耿于怀,这段时间对我的态度是更加的冷淡了。

  两人还未近身,我便已闻到了他们身上那股浓浓的草药味。

  我咧了咧嘴笑道:“燕儿,你现在都快成药罐了,走到哪,药味就飘到哪。”

  燕儿闻言撅了撅小嘴道:“还不都是为了完成公子派给燕儿的任务。”

  “哦?怎么样?军医学堂办得如何了?还有那zha药研究得怎么样了?”我眯着眼含笑地看着燕儿道。

  燕儿捋了捋额前的几缕秀发,道:“军医学堂现在可火了,因为公子颁了命令,以后到军队中做军医的医官可享受同等级军官的待遇,现在报名进军医学堂的年轻人可多了,其中还有许多是读过许多书的秀才。至于zha药嘛,在威力控制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但实际应用到战争中却恐怕还需要些时日改进。”

  我点了点头,轻轻地抚mo着黑狼枪,轻声道:“等瓜州、齐州的事情都处理完,黑狼军训练好后,便是出击燕云草原的时候了。”

  燕儿看着我手中的黑狼枪,忽然道:“燕儿好久没看到公子舞枪了呢。”

  “呵呵,前一段我都在瓜州同西凉人战斗,你自然是看不到了,回齐州后事情又太多,一来没时间练,二来没内劲也练不出个什么气势来。”我把黑狼枪从地上拔了起来,用力挥舞了两下,枪身发出了呼呼的破风之声。

  “想当初,在公主府时,公子 每天都要花好几个时辰练枪的。”燕儿一脸回忆地说道。

  我一愣,点了点头道:“是啊,以前在公主府时,多好啊。姐姐……”想起了公主府,就让我又想起了姐姐。想到现在依旧在凉城的姐姐,我的心头就禁不住的一痛。

  “公子,公主一定不会有事的。”燕儿此时见我的脸色也猜到我又想到了姐姐,忙安慰到。

  我对燕儿笑笑,并没说什么。现在那西凉三王子凌玄邺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自然不敢对姐姐不好,反而还得好好保护她,更何况现在小猫也在凉城王府内,姐姐的安全当是有保障的。而且听小猫最近发回来的消息来看,那凌玄邺对姐姐还算恭敬,姐姐现在一人住一个院子,很少有人去打扰,也算得清静。不过让姐姐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嫁给一个并不喜欢的人,虽然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却依旧让我忍不住地牵挂,忍不住地担忧。

  “等踏平了燕云草原,我们便要对付西凉王国了,总有一天,我要让西凉王恭恭敬敬地亲自把姐姐送回齐州来。”我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黑狼枪,恨恨地想到。

  “对了,公子,你是不是该去看看依依妹子?”身后的燕儿小声地问道。

  “依依?”我忽然想起来,这次回来齐州后,因为要忙的事太多了,所以还没去见过这个小妮子,不过以她的性格,知道我回来后却没有来缠着我,倒是奇怪。不过想了想,回齐州城后,卢峻曾跟我说过姐姐离开齐州倒有大半“功劳”要算在这小妮子身上,或许她是自觉有错不敢面对我?随即又摇了摇头,这小妮子虽然比我还要大上一岁,但实际上心性却如同孩童一般,恐怕不会去想那么多。本来姐姐是在她的“协助”下才离开欧府离开齐州的,我应该责怪她才是的,可是一想到这小妮子其实并不知情况,况且又是姐姐让她做的,实是怪不得她。

  “她最近都在做什么呢?为何我在府中都没有碰见过她?”我对燕儿问到。

  燕儿一脸的担忧,道:“自从从西凉回来后,卢将军训了她一顿,其实也不能说是训,就是将公主的事情详细地跟她说了一遍,之后她就一直呆在自己的房中,不再出门一步。”

  “哦?这小妮子耍小性子了?”我眉毛微挑问道,虽然对卢峻的做法不太赞同,但这妮子如此也未免太任性了吧。

  燕儿摇了摇头,道:“公子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她吧。”

  我疑惑地看了看燕儿 ,点头道:“好吧,呆会我就去看看。”

  吃过午饭后,我独自一人向西院笑纤依住的屋子走去。刚刚午饭之时,建柏弘从瓜州送回消息,那个女人已是成功地迷惑住了阮冲,至少现在他是将那女人当宝一般宠着,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的计划便可实施了。这个消息登时让我心情大好,本来还担心建柏弘这个计划的可行性,现在看来,是我太高估阮冲了,想不到一个长得同他亡妻相像的女人就能成功的把他给迷住。若是能不靠武力地解决掉阮冲这个隐患的话,对我来说实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不多时,便到了笑纤依所住的院子,院子里的几个花圃中开满了妖娆,几只蝴蝶在上面快活地飞舞着, 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但院子中却是冷冷清清的。听燕儿说,笑纤依从西凉回来后,就把伺候自己的丫鬟都赶走了,这个院子便只有他一人在住。

  一踏入院中,便见到了坐在房前台阶上,用小手拖着下巴出神地看着那些蝴蝶的笑纤依。

  看到笑纤依那满是忧愁的大眼睛,那消瘦的脸庞,那略显萧瑟的双肩,我的心头一震,这还是那个活泼可爱调皮捣蛋的依依吗?

  或许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笑纤依茫然地抬起了头,看到我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了一丝狂喜,但随即又低下了头,一脸的表情便如做错了事的小女孩般,想认错,却又藏满了委屈。

  “怎么了?依依,不去抓蝴蝶?”我笑着在笑纤依的身边坐了下去。

  笑纤依眼神闪烁了一下,微微抬起了头,轻声道:“大灰……殿下,你要骂依依,就骂吧。”说完贝齿紧咬着下唇,长睫毛下的大眼睛中也满含了泪水。

  我皱了皱眉,叹了口气,笑纤依居然叫我“殿下”?看来卢峻的那番话对她的打击不小,一夜间她便似成长了十岁一般,但这样对她却并非是好事。

  “依依,你听我说,姐姐的事不能怪你……”

  “你说,依依是不是只会添乱,正忙帮不了,倒忙帮了一大堆?依依是不是很没用,很讨人厌啊?”我刚想开始开导笑纤依,谁知她竟抬起头看着我说道,豆大的泪珠从大大的眼中流了出来,看得我立时傻了眼。

  “当然不是了,你别听卢峻那家伙胡说。依依最乖,最可爱了!”卢峻若真是这么说的话,那倒确是过分了,我不禁急对笑纤依解释道。

  但笑纤依听了我的话后,泪却涌得更凶了,一脸哀怨地看着我,看得我是浑身的不自在。

  “你不要骗依依了!卢大哥没有这么说,但依依却知道,在你们心中,就是这么认为的。”笑纤依忽然站起来,背过身说道。

  “依依,你误会了,我们都没有这么想过,我没有,卢峻也没有。对于姐姐的事,确是……怪不得你的。”我暗呼一声头疼,也站了起来,劝道。

  笑纤依背着我,用手背在脸颊上胡乱地擦了擦,转过身,用那哭得发红的眼睛望着我,认真地道:“娘说过,自己做错的事情要自己承担。公主姐姐都是因为依依才会去西凉的,依依一定会想办法把公主姐姐救回来。”

  “唉,依依,姐姐并不是因为你才去西凉的,你只是……依依?”我还待再劝,笑纤依却已转身回房关上了门,将我一个人晾在了屋外。

  我长叹一声,或许,笑纤依可以就此长大了吧,虽然这或许并不是件好事。真不知笑云云见到自己的女儿如此,会否跟我拼命?

  苦笑着摇了摇头,忽然觉得空中有动静,我抬头一看,却见四、五只白色的大鸽子从欧府上空飞过。这些鸽子比之普通的信鸽和家鸽都要肥大,翅膀也较宽较长,乃是新组建的情报网用来传递特快消息的工具。这些鸽子只有各地的头领和负责人有两三只,其他小的线人和头目并没有。

  看来,又有事情发生了?

  我看了笑纤依紧闭的房门一眼,转身离开了院子,一边思考着最近****国内众势力的动向,一边向欧飞的房间走去。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