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五鳞二十九年十一月。

  秋天已经过去了,经过半年多的辛苦耕作,齐州城之战一年多后,齐州百姓们获得了第一次丰收。

  最近的这一个月,****国政局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楚王李顺在长临突然病故,后又是从京城传来消息,太子李严勾结胡人妄图拭君篡位,被刚升任镇国公的于莲周析破阴谋将其生擒打入天牢。至此,于莲周彻底地把持了****的朝政,朝廷成了于莲周的朝廷。每每有大臣胆敢出来指责他的不是时,我那躺在温柔乡里的父皇便会突然冒出来,将生杀大权交到于莲周手中。于是,一批又一批与于莲周作对的大臣将军被杀,****中部及东南六州的政治、军事和经济都牢牢地控制在了这个****百年来第一奸臣的手中。

  对于楚王李顺的死、太子李严的谋反不成而被擒,我和我的谋士们都知道,那些皆是于莲周耍的诡计和阴谋。现在,****除了幽州、冀州、海外五龙岛以及西北的齐州和瓜州外,****其他各州皆已是回到了朝廷的控制之下,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以目前的形式来看,除了于莲周所代表的朝廷外,便是我这统占西北二州的齐王实力最强了。想来,下一步这个老狐狸要对付的便是我了。

  当然,这段时间我们也没闲着。黑狼军及齐州各新军的训练已是渐入佳境,而齐州和瓜州的政务改革也都顺利结束。瓜州与当初齐州的情况不同,这次西凉人走后,我仍有着强大的军力为后盾,所以在瓜州可以大刀阔斧地进行权利的调配。而且,瓜州的百姓和各路义军对我也是相当配合,至今未出什么乱子来。战后,瓜州的那些义军头领大都在各自起义之地卸甲归田或是担任当地驻军的将官。傅柯则是成了瓜州北部新组建的六万瓜州新军“虎豹军团”的主帅,原本他驻守的瓜州门户祁屿关便交由于辰和齐州第一军团的三万士兵守卫。而原本瓜州的不安因素、阮冲及他手下的十三万旧楚军则被欧飞他们找来的一个艺妓简思思给轻松解决了。阮冲有了简思思后,便开始同他那些出生入死的心腹手下疏远起来。或许是为了弥补周氏的死而造成的遗憾吧,阮冲对简思思的宠爱已是远远超过了当初对周氏的感情,对于简思思,他几乎是有求必应。在简思思的挑拨下,阮冲更是同自己手下的头号大将严鸣发生了冲突,严鸣因此被连降三级,此事也使得其他将领对阮冲产生了不满。而建柏弘亦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利用安排在贤城的手下将严鸣拉到了我们这边。最后阮冲因为简思思的要求,向我请调,去瓜州城做他这个有名无实的瓜州副都统,彻底地离开了他的军队。阮冲一离开贤城,严鸣便被建柏弘推上了前台,成了齐州第二军团十三万旧楚军的主帅。至此,齐州第二军团才真正地成为了我的军队。

  ※※※※※※※※※※※※※※※※※※

  “我看叫飞天蛋不错!”

  “不成不成,什么飞天蛋,土气!叫震天雷好听。”

  “飞天蛋土气,你那震天雷就不土气?依我看,还是黑龙珠的好听。”

  “冲天灭地球,怎么样?”

  “还冲天灭地球!?我看不如叫鬼哭神嚎丸咧!”

  “鬼哭神嚎丸?嘿嘿,有气势,不错……”

  “不错你个头!”欧杰“啪”地一下拍了甘达尔一个响栗。

  甘达尔龇着个牙不服气地道:“这不是你说的吗?”

  “我说的是反话……”

  我皱着眉看着大厅里争论不休的众武将们哭笑不得。

  今天我得到了将刚刚研制好的新型zha药--人脑袋大的黑球。这黑球里装着定量的zha药粉和一些碎铁片,只要将这黑球点燃,不出两息的时间,它便会爆炸开来,同时那里面包裹着的碎铁片也会伴随着火焰四下飞蹿,威力足以在五步内打入树干半尺深,一般的重甲在近距离也抵挡不住它的杀伤力。它在军事、在战场上的应用,显而易见。以此来对付敌人的骑兵军团,当可造成很大的杀伤力,特别是能使马匹受惊,扰乱骑兵冲阵。所以刚刚看到这个东西后,我便兴奋地将众将都召集了来,让大家为这个宝贝疙瘩取个好听而又有气势的名字。

  于是,便有了刚刚吵闹的那一幕。

  “咳!众位安静一下。”没办法,最后只得我亲自来结束这群大老粗们上演的闹剧。

  “名字嘛,不代表什么,让大家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认识一下这个东西的威力。建柏先生,这个取名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望向坐在欧飞身旁的建柏弘说道,侯三浪跑去瓜州了,现在我们当中学问最高的无疑便要数这曾经当过夫子的建柏弘了。

  建柏弘同欧飞刚刚一直都是含笑看着众将争论,并未发表自己的意见,此时见我问他,先是起身行了一礼后道:“正如王爷所说,名字只是个代号,只要好记、好读便可。依属下之见,可叫其‘雷丸’。”

  “‘雷丸’?”我喃喃念道,“确是好名字,欧大哥你认为呢?”

  欧飞亦是摇着鹅毛扇点点头道:“雷丸,其形如丸,遇火成雷,确是贴切,也好记。”

  “好,那此物从此便称‘雷丸’了。呆会众位随本王去见识见识这‘雷丸’的威力,保证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正当我带着一行人准备到后院去示范“雷丸”的用法和威力时,厅外急匆匆走来了一名满身风尘的黑甲士兵,那士兵看到我忙单膝下跪行礼。

  我心中一动,知道这名士兵是齐州城的传讯兵,忙道:“免礼,可是有何急报?”看他这一身的尘土,我心中不禁担心是不是山海关遇胡人进攻又或是西凉人赶走乌峡联军后又举兵进犯祁屿关了。

  那士兵喘了口气,恭声道:“京城快报,皇上废黜端瑞皇后,册立云妃为延云皇后,命秦王李遥、冀王李易、五岛总督司李腾和王爷回京参加正式册封大典。宣旨的内臣已经在路上了。”

  父皇把端瑞皇后废了?我疑惑地望向欧飞,道:“这八成又是老狐狸搞的鬼,不过端瑞皇后的父亲王卢山不就是于氏一派的吗?”

  欧飞微微眯了眯眼,转动了一下手中的鹅毛扇道:“朝中的一些内幕咱们没法全知道,不过照目前来看,于莲周是想要彻底地把****变成他于氏的了。现在只要五鳞帝……还在世,”欧飞说到五鳞帝时看了我一眼,见我面色如常才继续说下去:“其他的皇子藩王便不敢公然反叛朝廷,哼哼,于莲周是挟天子令诸侯呢。虽然现在他令是令不动,但却可使众藩王不敢轻举妄动,只要藩王们没有联合起来,他就能够利用五鳞帝这把刀来一个个把他的对手除去。”

  “那这册封大典是去还是不去?”

  欧飞道:“当然是不能去的。不过面子上却还不能太过不去,毕竟现在还没到完全同朝廷翻脸的时候。王爷可假称有恙,派使者送礼物入京即可。想来其他众藩王也会用这方法。”

  “好……”我点了点头,看了那似乎欲言又止的士兵一眼,道:“你有话要说?”

  “王爷,还有一条急报。”那士兵怯怯地道。

  “哦?还有?”我闻言一愣,问道。

  那士兵从铠甲内的贴身里衣内取出了一张牛皮油纸包裹双手递给我,道:“山海关八百里急报。”

  听到“山海关”三个字我的心头一跳,眉头也是不自觉地紧皱了起来,胡人果然开始动手了!

  我面色沉重地接过包裹,一瞥身后众将,除了欧杰、甘达尔和卢峻这三个家伙一脸的兴奋外,其他人皆是肃容紧张地望着我。

  我轻叹一口气,看来胡兰人还是比我们快,本来还想等瓜齐二州的重建和黑狼军的训练结束后,主动挥军燕云草原的,想不到现在却还是让他们提先了一步。

  我慢慢地打开油皮包裹,再拆开一个厚纸皮信封,取出了那薄薄的急报。随着土黄色急报上那些黑字一个一个地映入眼帘,我紧锁的眉头慢慢地舒展开了,甚至感到嘴角禁不住地上翘,直欲笑出声来。

  众将也感到了我表情的变化,紧张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当我把眼睛从急报上移起时,建柏弘第一个打破了沉静:“王爷,胡兰又发生内乱了?”

  我微笑地摇了摇头,晃了晃手中的急报,不紧不慢地道:“胡兰、达木尔国、乌兹兰、峡葛、土尔曼,这大陆东北五国于十一月二日联合向西凉发动全线进攻。原本以为打退了乌、峡联军后怎么着也能有一段修整期的西凉王和云中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仅一天的时间,五国联军便杀过了陵河,西凉军已有至少二十万的死伤,云中舞当初集结还未解散的北伐三十万大军节节败退,现今只能在西凉东部库勒省的莫城附近驻守防线,抵御从乌、峡、土三国边境入侵的大量敌军。西凉王凌天仲已经发布全国征兵令,所有十五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男子皆应携带自家的马匹从军。大陆第二军事强国、西凉王国在五国联军发动进攻仅三天的时间便已陷入到濒临亡国的绝境。”

  听我说完这番话后,众将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便是平常最沉稳的欧飞和建柏弘亦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还好五国联军进攻的不是咱们,想想都觉可怕,乌、峡、土三国还好说,胡兰和达木尔国都联手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廖云一脸忧虑地说道。

  欧飞紧紧捏着手中的鹅毛扇,缓缓地道:“上次胡、西两国联合百万大军入侵****,已是规模空前了,这番五国联军共伐西凉,怕是出兵数亦要超过百万了吧。西凉这回恐是在劫难逃了,玉晴公主这一手,确实狠。”

  卢峻嘿嘿一笑,道:“既然胡兰等国忙着对付西凉,那咱们便趁此时北上燕云,直逼玷京,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卢峻说完后还一边搓着手,引得他身边的欧杰和甘达尔也是一副蠢蠢欲动,而欧兰见状则是冷哼一声表示抗议。

  我心中亦是开始盘算,胡兰刚刚平定完自己国内的部落叛乱不久,就连同北部其他四国共同出兵西凉,国内的兵力应该所剩不多了。若是我这时整军十到二十万北上,能有几成机会把胡兰打趴下?

  “不妥,依属下之见,此时咱们当坐山观虎斗,静看五国联军与西凉之争的结果如何再作打算。否则现下若是惹得五国一下掉转矛头针对瓜、齐二州的话,我们的实力可是没有把握抵挡得住。毕竟五国联军不仅在兵力上比咱们要多得多,出兵方向也有许多选择,此时攻打胡兰,实为不智之举。”建柏弘看着我说道。

  建柏弘一说完,欧飞马上接着道:“胡兰玉晴公主非等闲之辈,她既然敢在刚刚平定燕云草原部落叛乱后就立刻起兵联合五国之力进攻西凉,就不会没算到咱们这边会否趁机南上。况且,燕云草原地广人稀,城池极少,四处皆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又部落种族众多,咱们即便是占了下来也没精力去管理,实在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不过此次确是出兵燕云的良机啊。”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若能趁此机会打击胡兰的话,对于我,对于齐州、瓜州甚至是整个****,无疑都是一计最有效的兴奋剂。不过欧飞和建柏弘的分析却也都很在理,那胡兰的玉晴公主是我不得不顾忌的,她竟然能对刚刚平定下来的各部落放得下心,出兵西凉,说不定已有了什么完全之策或是定下了什么全套奸计等着我去钻呢。

  “不知急报上可有说胡兰及其他四国具体出兵多少?”欧飞又道。

  我摇摇头道:“急报上并未提起五国联军的数量,想来宫将军他们的消息也并不尽全。不过能将西凉人打到这等份上,拉开如此长的战线,兵力应该不会在百万以下。”

  欧飞微一沉吟后道:“不如这样,咱们可抽调一支军队出山海关向胡兰进行试探性进攻,但不攻入其腹地,只进攻其南部几个重要部落和城市便可。一但齐州或瓜州有急,也可迅速回援。同时对祁屿关、山海关增兵,加强防御,在齐、土边境也应布上防线,防止五国联军趁势由土尔蔓南侵。”

  “咱们为何不同那五国联军一样,攻打西凉呢?”甘达尔忽然说道。

  建柏弘看了我一眼,道:“五国联军对我们来说也是是敌非友,此时茫然进军西凉,很可能陷入西凉军与五国联军的两面夹击中。”

  甘达尔也是一时兴起随口问道,此时一下被建柏弘驳了回去,登时瘪得像个泄气皮球。

  我感激地回视了建柏弘 一眼,此时我们若是进军西凉的话,西凉在面临灭族亡国的时刻,很可能会恼羞成怒拿姐姐出气,便是有凌玄邺的保护也无济于事。所以,我只打胡兰的主意,而不准备趁乱入西凉分杯羹,实际更是因为这个原因。或许,我还在期待着费宁能够在这西凉国濒临全面战祸之际想办法带出姐姐吧。

  “这事晚上再议吧,咱们先去看看这‘雷丸’的威力,说不定这次北上燕云此丸就可大发神威呢。”我瞥了眼身后亲兵手中拿的“雷丸”对众将说道。

  ※※※※※※※※※※※※※※※※※※

  “哈哈哈哈哈哈……,玉晴公主?哈哈,这小丫头还真有一手,这回可够凌天仲受得了!我倒要看看,他这时如何能挺过五国的联攻!”于莲周长声笑道。

  于翔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义父对战事的反应这么大,不过想起自己刚得到这条消息时,也确实是傻了眼。谁能想到刚刚平定国内叛乱的胡兰竟然联合起刚被云中舞逐出国境的乌、峡两国及达木尔国、土尔曼帝国一同出兵西凉,一天的时间便打过陵河,大有覆灭西凉之势。

  “义父,那咱们在西凉的计划……?”于翔待于莲周停下笑后,才小心地问道。

  于莲周一瞥于翔,深陷的眼眶中小眼睛微微一眯,道:“一切照旧,西凉如果真的已没救了,就马上撤回那里的人手,顺便还可以落井下石一番。但若是西凉稳住了局面,我们就要趁此乱局提前计划的实施。”

  “这……义父,您认为西凉还有可能逃过此劫?五国联军的总兵力听说已达近两百万。”

  “哼,你听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没有?听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没有?西凉军力位居大陆第二数百年之久,可不是唬人的。胡兰要防备****趁机北上,不敢倾入太多兵力入西凉,那么五国联军中的士兵大部分都应来自其他四国。而其他四国军事实力参差不齐,又没法真个完全一条心,在西凉的国土上作战,若不能在一个月内使西凉人绝望的话,那西凉便还有反败为胜的希望。”顿了顿,于莲周咧嘴露出了一口土黄色的牙齿,笑道:“或许大陆全面战争便要就此爆发了。”

  ※※※※※※※※※※※※※※※※※※

  晚上,我一边鼓捣着欧家珍藏的紫砂茶壶,一边研究着泡一壶“饶舌香”应该放多少茶叶才比较合适,上次给正德公的那三种名茶,我还是偷偷地藏了点私的。特别是这个“饶舌香”,总能让我回味无穷,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我也会爱上喝茶的。

  建柏弘就坐在我的旁边,默默的微笑看着我卖弄半生不熟的“茶道”,时不时轻咂一口手中的茶,可是,这茶却是他自己泡的。这家伙死活就是不喝我泡的茶,表面上说是不敢劳我大架,实际上根本就是鄙视我的茶艺。让我颇感郁闷。

  “建柏先生,你现在还是认为不该出兵胡兰吗?”当然,今晚独自叫建柏弘来,自是不光是为了和他喝茶。

  建柏弘此时正拿着茶杯轻咂,突闻我此问,竟一下仰头咕咚咕咚把那大茶杯里的茶喝了个干净,才放下茶杯对我道:“属下以为,现在是我们难能可贵的修整时期,实在没必要去打那个没什么把握的仗。就这样静观五国联军和西凉人拼个你死我活,是较明智也是较稳妥的做法。”

  我将身体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现在我的房间内只有我和建柏弘两人,燕儿也去厨房帮我准备晚上的夜宵了,最近我似乎特别容易饿,虽然并没什么运动。

  我微微眯上了眼睛,建柏弘也不在说话,他知道我在思考,认为我需要时间思考一下到底要否出兵胡兰,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给予百年来屡屡侵犯****的胡蛮子一个教训。

  我确实在思考,但却不是在思考要否出兵,而是在思考出多少兵以及是否亲自率黑狼军出征,对于出兵胡兰,我在下午便已做下了决定。而且,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在西凉的姐姐,下午的时候我已经让欧飞派人送口信给费宁了,此时西凉兵荒马乱,西凉皇室自顾不暇,若他有机会,就带着姐姐逃出凉城,回齐州来。当然,前提是要保证姐姐的安全。

  “建柏先生。”

  “属下在。”

  “钦派燕州禁军总督许安国已经亲率十五万禁军踏入燕云草原了。”

  “什么?!”建柏弘的身子一下从椅子上直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很满意建柏弘的反应,这至少可以让我知道,这家伙还不至于到无所不知算无不中的境地。因为有时候我总觉得这家伙有什么事瞒着我,我没法完全看透他,当然也不能让他完全看透我。但这也丝毫不妨碍我重用他,毕竟,他确实有才,有大才。

  “他是受到朝廷、受到于莲周的首肯或委派后才出兵的,又或是自作主张出兵的,本王不知道。但本王知道的是,有人为我们做先锋了,虽然这第一个北上燕云的荣誉被他抢走了,但至少我们可以少冒许多险。想来,胡兰的玉晴公主也没有料到,燕州的许大将军会突然出兵吧。”

  建柏弘紧抿着嘴唇,眉头微锁,似乎在分析着刚刚得到的这条消息。当然,这消息也是刚刚晚饭时,欧飞差人通报给我的。对于许安国出兵速度如此之快,也确是让我大感惊讶。

  “或许……可以按欧副都统所说的,派一支军队试探性地北上,但不深入胡兰深腹之地。”在我喝掉三杯茶后,建柏弘终于开头说到。

  “那依建柏先生之见,北上大军的主帅当由何人来担当较合适?”我问道。这次若要北上燕云的话,肯定是要派已经训练近半年的黑狼军去的,他们的装备一流,训练一流,唯一缺的,就是实战了。本来我是想再次亲征的,但刚刚思虑一番后,想到****国内现在变化的政局,和西凉那边打得昏天暗地的战局,最后还是决定留守齐州,以防万一。

  “本来如果王爷能亲率大军北上燕云的话,对王爷的名声是很有好处的。但属下认为,现在却不是打倒胡兰的最好时机,这次北上,以属下之见,但求无过,不求有功。莫要中了那玉晴公主的圈套才是。”

  “胡兰的圈套?”我瞳孔一缩,那玉晴公主会不会打算趁此机会集五国之力一举将西凉和****都吞并?先把他在大陆的两个最强劲对手解决掉,剩下的那些小国自是威胁不到他了。但即便是合了五国之力,要一下对付****和西凉,也未必便有这个能力。

  “荆将军久经战火,经验丰富,乃瓜州名将,此次北上若由他来当任主帅,当是最好人选。而欧副都统心思缜密,作风沉稳,由他来当任北上大军的军师,当可保大军安然归来。”建柏弘继续说道。

  “恩,黑狼是该出去放放风了……”我站起身来微笑着看着窗外的月牙自语道。

  ※※※※※※※※※※※※※※※※※※※※

  李玲看着门外不断擦着自己断刀的费宁叹了口气,这些天王府内到处都人心惶惶的,五国联军已经度过了陵河,云中舞大军被打得节节败退,现在敌军已是逼近凉城,用不了多久,就该兵临城下了。与此同时,费宁还得到了齐州传来的消息,黑狼军十一万大军在山海关集结,由荆炎任主帅、欧飞任军师,随时准备北出山海关,踏入燕云草原。而东北面的燕州许安国大军则已经跟胡兰游骑军交上手了,听说许安国甚至将胡兰现今的第一猛将呼烈萨齐斩于阵前,大震****军威。而一直以来都把“北上燕云,踏平玷京”作为生存目标的费宁来说,此时心中无疑是焦急的。

  “王爷要出兵胡兰了,费家的断刀血誓就要有希望完成了。”费宁紧紧地握着手中在日光下闪射着灰黑色光芒的断刀,心中已是下了决心,晚上就带公主杀出凉城回齐州去。然后,他就向齐王请命,赶去胡兰,便是作黑狼军的一马前卒也毫无怨言。只要让自己能带着这把断刀杀入玷京就行。

  “不要妄想这现在就把公主带出凉城,现在时机还不到。”萧夜的声音忽然在费宁身后响起。

  费宁转过头,眯着眼看着这个带着黑白面具的怪人,自从那****和两个手下来到院子里后,几天来还是第一次同自己说话。

  “时机未到?”费宁很奇怪为什么这个至今仍不知是敌是友的家伙会这么说。

  萧夜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同他并肩站在了院子里,答非所问地道:“放心吧,西凉不会现在灭亡,胡兰也不会。”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费宁,那面具下的两个眼睛想两颗夜晚的北极星一般闪亮,看得费宁不自觉地缩了缩瞳孔。

  “时间还未到啊。”萧夜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走了,只留下一脸愕然和莫名其妙的费宁。

  “你究竟是谁呢?”站在自己窗前看着从院子里走过的萧夜,李玲喃喃地说道。她感到萧夜是认识自己的,虽然他每次都故意不看自己,但李玲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身上那似曾相识的熟悉气质。

  他面具下到底藏着什么呢?

  ※※※※※※※※※※※※※※※※※※※※

  这两天凌玄邺都在不断地作着心理斗争。

  动手?

  或是再等?

  因为五国联军入侵的原因,西凉国内已经开始了全国大动员。名将世家云家几乎全部出动,大王子凌玄亭最大的支持者现在已经全都去前线了。没有了云家的支持,凌玄邺想要扳倒大王子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他不得不顾忌五国联军,若是自己篡得了王位,五国联军也打入了凉城,那这个王位要来有何用?他也想过让齐王李琅从齐州和瓜州派兵帮助自己对付五国联军以及到时可能反戈相向的云家众将,但毕竟现在西凉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境地,此时发动政变虽然成功的可能性会比较高,但也很有可能令自己和整个西凉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凌玄邺还在考虑,还在犹豫。

  “殿下,该用膳了。”素儿轻轻柔柔的声音打破了凌玄邺的思虑。

  “哦,我不饿。”凌玄邺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后道。

  素儿轻叹口气,道:“殿下,您一天才喝那么一碗稀粥怎么行呢?多少吃点吧。身体垮了,可拿什么跟大王子斗啊。”

  凌玄邺微微笑了笑,依旧闭着眼,徐徐道:“大王子在现在的我眼里已经算不上什么了,我担心的是前线的战局和云家的那群将领们。唉,我现在是既希望他们赶把五国联军赶出去,又希望五国联军能重创云家军。嘿,最好是两败俱伤的好。那时候二哥和三哥筹备的那十万人马,就足够我稳定朝政了。”

  “既然如此,殿下何不等前线的战果出来后再决定什么时候动手呢?”素儿端上一碗冒着丝丝热气的银耳燕窝汤说道。

  凌玄邺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道:“晚了,到时若是五国联军胜了的话自是不必说,兵临城下时凉城都保不住了。而若是云家军成功地将五国联军赶出去的话,云家在西凉的声名就将不再是我所能撼动得了了。”

  “听说****出动了数十万军队进入燕云草原了,有一支军队甚至已经攻到玷京附近了呢。胡兰人难道不担心吗?”素儿纤细白嫩的小手细心地调着燕窝汤的温度。

  凌玄邺知道素儿所说的是燕州的十五万****禁军,听说那燕州军的主帅许安国甚至将胡兰第一猛士呼烈萨齐给杀了,突进燕云草原数百里,直逼胡兰国都玷京。而齐王李琅也已在山海关集结了十余万大军,随时有可能挥军北上。不过,凌玄邺对于那许安国却是丝毫都不看好,他总觉得胡兰的那玉什么的公主绝对有着什么阴谋。

  “别忘了,草原上胡兰游骑可是大陆无敌的。即便是咱们西凉的重甲铁骑都没有把握在草原上的正面对决中占上风,更何况是那些一向对骑兵没什么办法的****人?哼哼,现在胡兰会让****的军队直入腹地,难说是不是什么诱敌或是声东击西之计。”凌玄邺虽口头上说不饿,但素儿将装满了香喷喷银耳燕窝的碗端到他面前时,他还是接了过来,慢慢地喝了一口。

  喝完了燕窝的凌玄邺满足地打了个嗝,舒服地靠在椅子上,眯着个眼,看着素儿笑道:“素儿,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啊。”

  素儿一边收拾着碗钵一边笑道:“是殿下肚子太饿了,所以吃什么都觉得是美味。”

  凌玄邺哈哈一笑,眼中精光直射:“我不再犹豫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退路了,我不能让云家的那些将领们再造威名!否则,到时一切都晚了。”嘿!似乎那一碗燕窝汤便让凌玄邺下了决心。

  素儿闻言笑了笑,并未再说什么,退出了房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将房门轻轻地带上了。

  “哈哈哈哈,好啊,四弟,这才是西凉的三王子嘛!”忽然从半闭的窗子闪入了一个人影,一个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在凌玄邺耳边响起。

  凌玄邺回头一脸地惊喜:“大哥!你来了。”凌玄邺所叫的这个大哥自然不会是大王子凌玄亭,而是他的结义大哥,那个能帮他夺得西凉王位的人。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