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宫洋拿着一块绢布轻轻地擦拭着他的爱剑“流光”,明日便是十一万黑狼军出征燕云草原的时候了,宫洋作为黑狼军“飙风营”的统将本是应带领其本部人马随大军北上的,但因为考虑到山海关的重要性以及为防胡人诡计,特别让宫洋带着他的两万“飙风营”将士和刚刚集结来的七万齐州第三军团士兵镇守山海关,作为北上十一万大军的后应。

  长三尺四寸,两指宽,十斤七两重,剑身如蝉翼,侧面看去只能隐隐地看到一条泛着森寒白光的亮线,吹毛断发的宝剑“流光”就如宫洋一般,静如山,动如风,不动则矣,动必惊人。

  “嗡!--”宫洋将“流光”在腕中一抖,白亮的剑身登时发出一阵悦耳的龙吟。

  宫洋静静地看着手中的宝剑,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默默地将“流光”插入一柄简朴的灰色剑鞘中。他的剑便如他的人一般,平时锋芒尽敛,不露声色,但是一旦宝剑出鞘,定是光芒四溢,锐不可当。

  “笃笃!”此时门外忽然传来徐徐的敲门声。

  宫洋起身将“流光”挂在了墙上,整了整身上的白色战袍,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门外赫然是这次北上黑狼军的总军师、齐州军副都统欧飞。

  “欧副都统。”宫洋恭敬地行了个礼道,他的脸上并未露出丝毫惊异,一是因为他的性格较内向,从不将真情流露于表,二是刚刚敲门声响起前,他便已经知道是欧飞来了,因为他听到了那轮椅的木质轮子滚动的声音。

  欧飞抬头微笑着看了宫洋一眼,道:“我就知道宫将军还没睡,呵呵。”

  宫洋一边侧身让欧飞进来,一边心下暗自琢磨着欧飞深夜来访会有何事。

  “宫将军,你来这山海关……已经快一年了罢。”欧飞待宫洋落座后说道。

  宫洋点点头道:“是。”他的回答依旧是那样的简洁,似乎对口中的每口字都很吝啬,不过对于早已熟悉了宫洋性格的齐王座下各将,却是从来不以为愠。

  “有宫将军驻守山海关,王爷当可高枕无忧啊。”欧飞瞥了眼宫洋墙上挂着的“流光”说道,虽然“流光”已经入鞘,从外面看去实是把很普通、朴素的长剑,但欧飞却是远远地便感到了剑内的寒气。“果然是剑如其名,剑如其主啊。”欧飞不禁心下叹道。对于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冷面将军,欧飞还是相当佩服的。

  “尽职而已。”宫洋的回答依旧简单。

  “明日就是黑狼军出征燕云草原之日了……”欧飞缓缓地说道,他发现,当说到燕云草原时,宫洋的眼中暴射出了异样的神光。“王爷说的果然没错,宫洋对胡人的仇恨,比起费宁来亦是丝毫不低。”欧飞暗暗想道。

  “除了宫将军留守的两万‘飙风营’和七万齐州第三军团的将士外,我还会留下利爪营和烈火营驻守山海关外,由宫将军你来统领。”

  “为何?”宫洋突闻欧飞此言,不禁愣了愣,不解地问道。这次出征胡兰,齐州只派出了黑狼军十一万,除去自己的两万“飙风营”,便是连十万都不到,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工兵、医兵和辎重兵。而现在,欧飞居然还要再留下两个营两万人的兵力给自己,实在是不知是何道理,山海关有两万飙风营士兵加上七万齐州军士兵,足以保证万无一失了,若只为守卫山海关,这两万人确是没有必要的。但宫洋也知道,欧飞非是糊涂之人,他既然这么说,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因为从这两天得到的战报来看,燕州的十五万禁军在胡兰推进的实在太顺利了,现在居然已经快打到玷京了,实在是很不正常。”欧飞轻摇着他的鹅毛扇说道。

  “是阴谋?”

  欧飞点点头道:“有可能。原本我也认为这次胡兰联合东北四国对西凉用兵,是我们北上燕云的最好时机。但现在来看,那个胡兰的玉晴公主,怕是早已安排好了一切,等着咱们去自投罗网了。所以,经过我和荆帅商量后,决定留下两个营驻守在山海关外,由宫将军你来统领,到时也可从后接应我们的黑狼军主力。再者,由宫将军你来统领,可让山海关内的九万士兵同两营遥相呼应,确保山海关万无一失。”

  “假意北上,引蛇出动?”宫洋眼睛微微一眯道。

  欧飞笑了笑,道:“可以这么说,若我猜得不错,胡兰可能是想让咱们孤军深入燕云草原,再安排一支伏兵由后截断我们的去路,形成两面包夹之势。”

  宫洋缓缓点了点头,起身对欧飞行礼道:“末将领命。”

  欧飞看着宫洋,道:“平燕云、灭胡兰是所有齐州人乃至****人的共同意愿,不仅仅是你、费将军和铁将军,还有千千万万的****将领和士兵们也在为着这个目标而拼死战斗。”欧飞顿了顿,慢慢地道:“仇,是要大家一起报的。燕云草原不是一个人能踏平的,胡兰人也不是一个人能杀得光的。”

  宫洋看着欧飞,没有说话,他脑海中又一次回到了十一年前那充满了火和血的一天,想到了那淹没在血海中的村子,想到了那死于胡刀之下的父母。

  此时宫洋的眼神冷峻而坚毅,看得欧飞不禁暗自皱起了眉头,他知道宫洋冷漠的性格是因童年的阴影和仇恨而来,所以他希望能慢慢化开这位年轻将军的心结。但从现在来看,宫洋心中的仇,心中的恨,显然是远远超过欧飞估计的。

  ※※※※※※※※※※※※※※※※※※※

  “王爷,这是属下的小妹建柏翠岚。”建柏弘指着他身后一脸羞涩,轻咬朱唇不时偷看我的漂亮女子说道。

  “哦,是建柏先生的小妹啊。呵呵,建柏先生,你小妹可是长得比你好看多了。”我含笑着说道,老实说,建柏翠岚确实可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甚至比起燕儿来也要稍胜一筹,特别是她那羞涩可爱的表情,实是能令男人为之心动不已。不过,不知为什么,我却总觉得这个看似十七、八岁的女子身上有着一种奇怪的气质,让我一看道她的双眼,心里就禁不住地发毛。按理说,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我当不会有这等戒心才对的,况且她又是建柏弘的妹妹。

  “翠岚原本一直在傅城二姨妈那里,前些日子二姨妈病重过世,她才来齐州城投奔于我。”建柏弘一边怜爱地看着建柏翠岚一边对我说道。

  “翠岚妹妹还请节哀,今后你尽管将这齐州城、欧府当作自己的家,将本王当作你的亲人。”我看着面露悲伤之色的建柏翠岚说道。

  建柏翠岚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微微闪动泪光的大眼睛就如两粒晶莹的珍珠一般明亮。

  被建柏翠岚看了这一眼,我的心忽地一突,心里又涌起了那股毛毛的感觉来。我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以不至让建柏弘和建柏翠岚看到我的异样,但心中那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重了,甚至连看到建柏弘的双眼,都觉得有些诡异。

  我这是怎么了?

  “王爷?王爷?”

  “啊?哦,什么事?建柏先生。”刚刚一时走神,建柏弘后来好像又说了些什么,我也没注意听到。

  “是这样的,王爷您也知道,属下是住在齐州城外的,荒郊僻野的,属下住着是又习惯又舒坦,但翠岚就……。况且属下也经常不在家中要外出公干,翠岚一个人在家里,实在让人不放心。”建柏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建柏翠岚则一直低着个头,两手绞着自己的裙角,十足的小女子姿态,真想不通,为何她会令我有这种怪异地感觉。

  “呵呵,建柏先生,本王早就让人搬进城内来住了,可你就是不肯,真想不通,那小茅屋你怎就住得那么舒服。”我又对建柏翠岚笑道:“欧府的房间多得是,就让翠岚妹妹住到欧府来吧。有燕儿跟她做伴,也不至于会闷到她了。”

  “那真是多谢王爷了。”建柏弘起身做礼道,坐在他身旁的建柏翠岚亦是随他而起,向我道谢。

  “建柏先生多礼了,其实说来,本王在这也只是客人罢了,呵呵。”确实,这欧府怎么说也还是欧家的府宅。原本欧飞和欧沛都说要在齐州城里新建一座齐王府的。但我考虑到现在正值用钱的非常时期,实在不宜花那巨资去建王府,所以这建王府的事情就一直推了下来,直到现在,齐州城的百姓都管欧府叫齐王府了。

  待建柏翠岚被燕儿带去看房间后,我心头那怪异的感觉才慢慢消失掉。看来,该让人查查这建柏弘的妹妹了。

  “建柏先生,北上的黑狼军昨日已经离开山海关了。欧大哥给我的来信中说,他让利爪营和烈火营留驻山海关外,以为后应了。”喝了口茶,调整了一下心情后,我对建柏弘说道。

  建柏弘道:“欧副都统考虑的确实周到,依这几日燕州禁军在东线的情况来看,胡兰人很可能是故意诱敌深入。”

  “按理说,胡兰现在的可用之兵应该不会很多了。他们若是要引诱****军队进入他们的内腹然后一举击溃的话,目的应该是为了趁机南下进攻齐、燕、东三州啊。但在现在的来看,胡兰是拿不出这么多兵力一面钳制燕云草原上的****军队一面绕到后面进攻三州的。”我起身来到大厅上的大陆形势图上说道。

  “属下也还未想明白,但相信在欧副都统的安排下,这次黑狼军即便不能进军玷京,自保也该没有问题的。”

  “燕州军已经快打到玷京了,真不知道那玉晴公主耍的什么花样。”

  “相信过不了多久,答案就能揭晓了。”建柏弘盯着地图上的燕云草原轻声说道。

  “对了,不知西凉那面的战况如何了?前日的消息是云中舞同五国联军在莫城激战,库勒省防线最终抵抗住了联军长达两日的猛攻。”建柏弘忽然问道。

  “哦,刚刚本王已经得到最新战报。七十余万联军在库勒省一线与云中舞激战,另有二十万联军则由西南而下,绕过库勒省直逼凉城。不过在西凉王的全国动员下,已组建了近四十万的大军准备抵抗五国联军。同时,秦洛省、夏沿省等西凉重省也都倾力派出了共达五十万的勤王师。当然,其中绝大多数也都是临时组建的新军,但在战斗力上却仍旧不可小视,西凉人好武,单兵作战能力非是乌、峡、土这些国家的士兵所能及得上的。另一方面,西凉西面的乌旦国也是趁机派出了十万军队东进,欲图收复被西凉夺去的北三省。”

  建柏弘听完我的话后轻松地笑了笑,道:“看来,五国联军想要以迅雷之势灭掉西凉的企图要落空了。”

  我亦是点头道:“是啊,一旦让西凉喘过劲来,五国联军要想再像刚开始那几天一般每日直入西凉数百里,便再也不可能了。搞不好,百万联军被拖在西凉进退不得也不是没可能。”

  “不过,以玉晴公主的头脑,不该会想不到这点的。恐怕,五国联军还有什么后手。要想灭西凉,本就不可能如此的简单。”建柏弘又道。

  “最近南边又犯倭灾了。”看了地图上东南边那如一条茄子般的小岛,我不禁叹道。

  “朝廷无力,倭人也猖狂啊!泱泱大国居然让那荒岛蛮夷欺负,确实不能不说是耻辱。”建柏弘亦是长叹了口气说道。

  “公子,不好了。”就在我和建柏弘开始讨论如何在解决内忧外患后平灭倭岛时,燕儿带着建柏翠岚一脸慌张地走了进来。

  “什么事?”我奇怪道。燕儿现在的性格已沉稳了许多,虽然她其实还只是十五岁的女孩,但做事说话却已是颇有大家风范,一般事情是不会让她如此紧张的。

  “依依不见了。”燕儿轻喘着说道,微红的俏脸上已是溢出了许多珍珠般的汗水。我忽然心中一动,瞥了眼燕儿身后的建柏翠岚,却见她居然脸不红口不喘。

  这建柏翠岚会武?

  “公子?”

  “哦?哦,我知道了,依依又去哪玩了?”一不注意,我又出神了,还好刚刚只是偷瞥了眼建柏翠岚,应没有给她发现才是。对于这个见面才不过半个多时辰的美丽女子,我的心中总是说不出的怪异和别扭,甚至还有一点点惧意。

  “不是的,公子,依依好像跑去西凉了。”燕儿 急道。

  “西凉?”我忽然想起了笑纤依那日跟我说过的话,“依依一定会想办法把公主姐姐救回来。”

  她真的跑去西凉找姐姐了?这个傻丫头!

  “你怎么知道依依是去西凉了?”我看着燕儿问道。

  “你看看这个。”燕儿递过了一条白色的绢帕。

  我接过一看,却见上面写着一堆毛毛虫般的小字,这样的字迹也只有笑纤依那妮子才写得出来了。上面的意思大概便是她要去西凉找姐姐,让我们不必担心她,她一找到姐姐就回来等等。

  “现在西凉兵荒马乱的,依依一个小姑娘……”燕儿担忧地说道。

  我听了不禁莞尔一笑,燕儿自己才十五岁,比笑纤依都还小两岁,却叫她小姑娘。

  “来人,叫欧副统领来。”我对着门外喊道,这欧副统领便是指的欧兰了。这次黑狼军北上,我的亲兵团“狼牙军”留在了齐州城,他们的统领欧杰和副统领欧兰自然也就留了下来。因为没能去燕云草原打胡人,欧杰倒是足足生了好几天的气,欧兰见了我也总是鼻子直哼哼。

  “依依应该刚走不久吧,我让欧三姐去追,应该不用多久便可追到的。”我在劝燕儿宽心时,不经意间又瞥见了建柏翠岚,却见她也正用那双美目偷偷地看我,但我心中却是丝毫未感得以,反是升起了一股难言的凉意。有问题,这建柏翠岚绝对有问题,我的感觉还从来没有出错过。

  如果建柏翠岚有问题的话,那她的哥哥建柏弘呢?

  想到这我不禁转头看了建柏弘 一眼,却见他正专心地看着墙上那面大陆形势图。

  这建柏弘确是处处都透着神秘,但欧飞已经详细地查过他了,在来齐州城前,他的的确确是个普通的教书先生啊。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