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的,在偌大的欧府宅院里,我这一天已经遇着建柏翠岚不下十次了。每次看到她那让我发毛的眼睛,我就心下直犯嘀咕,怎么好像我越躲着她,她还就越要来找我了。但是每次遇着,人家也只是淡淡的问候请安一句而已,我也不能说是她存心来勾引我还是怎地。现在每次我一出自己的房门都要小心地四处看看,一见到建柏翠岚就躲着走,倒不是我真个怕了她小姑娘了,但那双让我直从心底发毛的生寒的眼神,确是让我不得不避。

  动用欧家的情报网,我也从新查了下建柏弘的这个小妹,甚至连她的那二姨妈都查了个底朝天,但就是没发现什么异样。建柏弘和建柏翠岚是亲生兄妹,铁板订钉的事实。

  欧兰去追笑纤依已经有快两天的时间了,按理来说她也该追着这小妮子了,却不知是否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想来以欧兰的武功,又是在这齐州的地界,当不会出什么事才是。

  而这两天西凉和胡兰的战事都是变化迭出。先是西凉十五万新召的生力军支援库勒省,使得云中舞将库勒省防线硬是向东推了几百里,几役下来,五国联军一下损失了近十万人,连峡葛国的太子都在战斗中被西凉兵射死。却不是说五国联军七、八十万人抵不过西凉那十几万残兵加十几万新兵伢子,主要就是因为五国眼看着只要跨过了库勒省,灭了云中舞大军,就可和西南面的联军对凉城进行合围了,到时堂堂西凉王国就是覆灭在即了。正因为如此,五国的主将都开始盘算着以后该怎么瓜分西凉、怎么通过这场战争获得最大的利益,甚至有的已经在打算是不是要将其他较弱的几国给顺便做掉了。所以,在跟西凉兵战斗时,五个国家都是你推我让,想让别的国家的人先去送死,也就使得云中舞趁隙利用新到的生力军组织了这次反击,将防线成功向东推移。

  后就是燕云草原的战事了,燕州军在一路狂飙之后,终于在快到玷京时遇到了胡兰游骑大军的牵制,据说仅两万胡军就将许安国的十五万禁军阻得一步不能向前,眼看着玷京就在眼前,死活就是连城下都近不得。而与此同时,胡兰的邻国,坐落于燕云草原正东,曾经饱受胡兰欺辱的依格帝国居然倾全国之力派出了三十五万大军,趁许安国出兵胡兰之际南下东州。东州不比齐、瓜、燕三州,都有一巨关拒敌,因为依格一向也是个受人欺的小国,所以****并没怎么把它放在心上,它亦是从来都老老实实的没敢打过****一点主意。可这次却不知为何,不仅没有趁机进攻胡兰,反而南下攻打东州。因为种种原因,东州兵力有限,不一日便被三十五万依格大军攻破。而依格大军似乎并不满足,在东州立足未稳,就转向西直击燕州。燕州人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从东州冒出敌军,而依格大军又几乎是同东州战报同时到达燕州,燕州剩余的驻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听说现在已经攻到西北三大关之一的翔云关前了。不用说,这一消息一入许安国的耳,他定然是要率着大军回撤,他这次北上本就没得到朝廷的首肯,若是再让燕州、东州落入外族之手的话,那他可就万死莫辞了。而胡兰人既然设下了这个圈套,自是不会让许安国他们轻松回燕州,想来,这燕州的十五万禁军就这么交代在了草原上也是未可而知。而若是许安国沉戟草原的话,那翔云关被破也是早晚的事了,到时****东北二州就落入那明不见经传的小国依格之手了。

  既然胡人对燕州军是如此,那么对从齐州入燕云草原的黑狼军当也有防备了。不过以欧飞的小心和谨慎加上之前的布置,胡人想要对黑狼军故计重施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我现在在齐州城也是每日忙得不可开交。欧飞随军出征去了,他的那些军务自然是交到了我的手里。现在最主要的几件事莫过于“雷丸”的改进、生产以及军队装备的筹备了。因为当初重新整备黑狼军的时候,装备和武器都是优先发放黑狼军士兵,以至齐州第三军团至今都还未装备齐整。

  ※※※※※※※※※※※※※※※※※※

  “明妖,你是不是露什么破绽让李琅发现了?”

  “不可能啊,我的易容化身术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露什么破绽?”

  “那为何李琅似乎有意避着你?看着你的眼神也很奇怪。”

  “这我也想不通,按理来说我的十重万媚术他应该感应不出来才是。”

  “算了,反正你只是控蛊之人,到时候种蛊还得让主君派使女来。”

  “不过以我来看,要勾引上李琅,恐怕不容易,他似乎并不怎么好女色。”

  “请示一下主君看该怎么做吧,毕竟现在李琅座下的大将大都不在他身边,这个机会可是难得。”

  “嘿嘿,我做了那么多人的化身,就是还没做过王爷,这次可以过过瘾了。”

  “你小心点,别让人看出了破绽。否则主君……”

  “知道了,知道了,切,又不是不知道我胆子小,尽拿主君来吓我。”

  ※※※※※※※※※※※※※※※※※※

  “王爷,属下有正德公的消息了。”正当我准备吃燕儿给我端上来的午饭时,建柏弘兴冲冲地冲进了门来。

  “有正德公的消息?!”待听清建柏弘所说的话,我也是大吃一惊,正德公离开齐州城已经近一年了,自我从瓜州回来后就一直派人四处查访打听他的下落,但一直都没有消息。

  “正德公在哪?”我赶忙起身拽过建柏弘问道。

  建柏弘道:“属下派去打探九纹矿的人无意间得到的正德公的消息,他就在齐州北部的波瓦村隐居。”这九纹矿是用来冶炼新制铠甲的新矿,也是我让建柏弘派人在齐州和瓜州找的,想不到九纹矿还没找着,倒找着正德公了。

  “波瓦村?嘿,想不到正德公居然跑到小山村里隐居了。”我摸了摸下巴沉吟道:“本王要亲自去一趟波瓦村。”

  “王爷,还是让属下代您去请正德公吧。”建柏弘劝道。

  我摇了摇头道:“不,要请正德公还是得本王亲去。建柏先生,这齐州城的事务便暂交由你来打理。”

  建柏弘想了想,道:“那让欧统领带着狼牙军护卫王爷同去吧,否则这一路上要是出什么事……”

  我笑了笑道:“这波瓦村不还是咱们齐州的地界吗,能出什么事。本王此行就带燕儿和仇箫就行了,狼牙军还是留在齐州城吧。”

  “可是……”建柏弘看了眼我身边的燕儿,道:“这波瓦村虽也是在齐州界内,但离齐州城却仍有一定距离,属下还是担心啊。”

  “呵呵,建柏先生多虑了。本王现在虽内力还未恢复,但也非无还手之力了。而燕儿、仇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等闲匪徒我们还不会放在眼内的。”

  我身边的燕儿也道:“建柏先生放心吧,燕儿定会将公子完好地带回齐州城的。”

  建柏弘轻叹了一声道:“既然王爷之意已决,那属下就去准备马车了。”说罢告退离去。

  午饭过后,我同燕儿、仇箫便坐上了建柏弘准备的马车,离开齐州城,前往齐州北部的小村波瓦村,去见正德公,希望此行不会再让我落空,能将正德公收为我用。

  虽然这次没有狼牙军的护卫,但建柏弘却仍是给我安排了十名骑士做护卫,另外还有一名赶车的车夫是作为向导,带我们去波瓦村的。

  “公子,想不到咱们齐州还有这么漂亮的山水啊。”这一路上我们走的大都是山路,绵延的高山,涓涓的流水,都让燕儿禁不住地惊叹着。

  我笑了笑道:“怎么,上次你出来找药方的时候,都没有见过这些山水吗?”

  燕儿闻言收回了车窗外的目光,对我道:“上次都是急着赶路,哪有功夫来欣赏这些山,这些水啊。”

  “恩,那这次你可要好好地看个够啊。”我的话音刚落,就觉得车身一阵颠簸,急忙扶住了燕儿。

  “怎么回事?”我向着车厢外的仇箫和车夫喊道。现在我们的马车是在一条山道上行驶,右边靠着山壁,左边就是悬崖了,一个不小心那可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铿!--”忽然车厢外传来兵器相交的声音,同时,马车也抖得更厉害了。

  我左手一抓黑狼枪,就欲推开车门出去,但我的手还未碰到车把手,整个天地便仿佛都旋了过来一般。

  “车翻了?!”我心中一惊,长枪疾出,击开车门,同时燕儿也已经抽剑在手,拉着我的手臂,欲带我飞出车厢。

  忽然几道白光从我眼前闪过,紧接着便是脸上涌起了一股凉凉的感觉,还不待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燕儿已是拉着我的手飞出了车门。

  “不要出来,有机关!”仇箫声嘶力竭的喊声登时将我们两人都惊得一愣,但飞身而出的势头已是止不住了。一飞出车门,我便发现此时我们正在山崖峭壁之上,身下的马车正急剧翻滚着。而仇箫则攀在一旁的崖壁上,浑身都是血。忽然,那翻滚的马车车身迸射出数不尽的白光,直奔我们而来。

  躲已是来不及了,我就势一拉燕儿,附在了崖壁上,自己则压在了她的身上,“噗!噗!噗!噗!”我的后背、臀部、大腿都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似乎是被铁钉之类的东西钉到肉里了。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身下的燕儿带着哭音焦急地喊着,但苦于此时正附在崖壁上,也不敢乱动。

  一阵阵的疼痛袭得我直欲昏厥过去,刚刚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我什么也来不及想,这时趴在这崖壁之上,得以喘口气,我不禁开始怀疑到底是谁要置我于死地了。

  “快拉我们上去!”耳边忽然传来仇箫的喊声,我睁眼望去,却见仇箫浑身上下被钉了几十块铁片,连脸颊上都镶了一块,此时正吃力地附在崖壁上,仰起头对山道上那十骑护送我们的骑士喊话。

  头顶上落下几块碎石,我也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但当我抬起头时,迎接我的却是放着森寒白光的箭尖。那十名骑士正用自己随身的短弩指着我们三人呢。

  霎时间,我忽然明白了是谁要杀我了。这马车是建柏弘准备的,这十名骑士也是建柏弘安排的,除了建柏弘,不会再有别人了,可是,他又为何要这么做呢?

  不待我想出建柏弘这么做的理由来,头顶上的弩箭已是朝我们飞奔而来。在这崖壁上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我一咬牙,死死地贴在了燕儿的身上。

  随着我的一声闷哼,三根弩箭插入了我身体,一根背上,一根肩头,还有一根手臂。

  “公子!……”被我压在身下的燕儿已是泣不成声了,我身上的血将她也几乎染成了个血人。

  抬头一看,那十名骑士又在装弩箭了,我心中气愤至极,冷声怒喝道:“建柏弘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来刺杀本王?!”

  那十名骑士只是冷冷地望了我一眼,又将已装好弩箭的短弩对准了我们。

  我一瞥刚刚仇箫依附的山壁,却见那只剩下一滩血渍,仇箫早已不见了踪影,想来在刚刚那轮弩箭的攻击下,他已经被射下了山崖。

  “嗤!--”一根弩箭从我额头划过,带起了一片血肉,眼睛也被鲜血沾得睁不开了,紧接着又是两根弩箭插入了我的肩膀,两臂吃痛下,我也抓不住崖壁了,直直往山崖下坠去。

  忽然我的腿被人拉住了,下坠之势也被缓了缓,我心中一动,看来是燕儿发现我被弩箭击中向后坠去,急忙回身抓住了我的腿。

  但这下坠之势也只是被缓了一缓,燕儿非但没能拖住我,自己反而也被我拉得一同掉下了山崖。

  我只觉得身体不断地往下坠,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燕儿抓着我腿的手依旧没有松开,直到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入黑暗。

  ※※※※※※※※※※※※※※※※※※

  五鳞三十年一月一日。

  正当齐州城的百姓们载歌载舞地庆祝新年到来时,大陆各地的战事却依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许安国在得知燕州被依格人入侵后,立马带着十五万禁军杀回翔云关。在路上,许安国大军遇到了胡兰军团的阻截,在丢下了近五万尸体后,才好不容易返回了翔云关。而依格人一见许安国回来,立刻就退出了燕州,屯兵东州。

  齐州的黑狼军在燕云草原的情况与燕州军前期一般无二,但欧飞与荆炎都禀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小心原则,一路稳扎稳打,在侵入燕云草原一百三十多里后就突然回撤。因为欧飞已经得到了可靠消息,在山海关外不远处的青云峡谷埋伏有近十万的五国联军,此时被安排在山海关外的利爪营与烈火营已经同他们交上了手。于是,一日后,突然杀个回马枪的黑狼军加上山海关杀出的宫洋大军,把那十万五国联军尽数消灭在了山海关外。而黑狼军的这第一次北上也就此告终,欧飞、荆炎等人在山海关修整之后便打算返回齐州城复命,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针对齐州的阴谋早在他们同十万五国联军打得热火朝天时便已经展开了。

  西凉现在已进入了全民皆兵的状态,拿着自己锻造的武器、骑着自家马匹的年轻士兵源源不断地向西凉各个前线涌去。而云中舞更是利用五国联军内在的矛盾,巩固了库勒省防线,并趁机击溃了其中两国的主力部队,使得联军暂时没有迅速攻破库勒防线直逼凉城的实力。而从西南面绕过库勒省直击凉城的二十万五国联军,则被云家当代家主云洪天亲自带兵击溃。至此,五国联军在西凉已经从全面进攻状态转入了半防守状态。

  南边,倭灾日益严重,多达十万的倭寇竟越过了凉州侵入到了德州进行掠夺。朝廷无奈,只得出动禁军平剿,但倭寇极为狡猾,遇到大型军团便躲避,遇到小股部队就逞凶,最后闹得德州、凉州的三十多万禁军焦头烂额,倭灾却丝毫未减,也使得两州的百姓对朝廷的军队彻底的失望。

  因为倭灾和朝廷繁重的军税,德州、并州等地先后爆发了农民起义,规模最大起义军的甚至已经超过了十万人。

  千疮百孔的****,急需着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