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当我和炎炙虎回到村子时,却见村子口围了许多人,而那些人中间,赫然是十余骑身披深灰色轻甲的骑兵。炎炙虎见状竟是满脸的激动,拉着我直往中间挤。

  “将军,前面打得怎么样了?云大帅他们把胡兰蛮子赶回去了吗?”一个满头白发的驼背老人对那十几名骑士的头领问道。

  那头领摇了摇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大清楚,但想来应该不容乐观,否则前线也不会连续第七次从咱们南部三省调兵了。现在在西凉与****的国境上,咱们的兵力已所剩无几,若是****蛮人趁机打过来的话,可是大为不妙啊。”那名头领说到后面脸色却是颇为担忧。

  我看那头领和他手下的眼神便知,他们都没上过几次战场,并没杀过多少人,而且从他们身上的铠甲来看,他们也并不是刚刚从前线下来的。这样看来,他们所说的前线,离这里当还有一段距离。这些士兵来村子里又是要做什么呢?

  那名头领又道:“咱们南三省的兵力基本都被前线抽调完了,所以陈大将军今日又令我征兵来了。全村的人都听好了,十一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身体没有严重残疾的都到我这来报名,值此国家危难之际,为国效命,乃义不容辞之责,若有刻意逃避征兵者,发现立斩。”

  一名八旬老者道:“将军,我西凉人都是勇士,没有贪生怕死之辈,只要军中有召,从来都是争相参军的。但自开战以来,你们前前后后已来征过四次兵了,每次的年龄要求都有所放宽,基本上青年、少年、中年都被召上前线去了,现在村里除了老人就是妇女、婴孩了,哪还有人可以让你们征呢?”我认得这老者便是村长,平时跟苏爷颇为要好,想到这我不禁向人群里探了探,却是没见苏爷和女孩在其中,又或是他们在,而没被我发现。原来这村子已被军队征召过四次了,怪不得我怎么觉得村里尽是些老人和女子呢,好像除了炎炙虎和我外,就再找不到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了。

  那头领左右看了看,并没看到他身后人群中的炎炙虎和我,极为无奈地叹了口气,似是跟村民也似在跟自己手下说道:“唉,我们刚刚跑了两个村子,也都没征到人。这五国联军入侵以来,咱们都死多少人了,西凉可不比****,哪有那么多人可以送去前线送死啊。”

  “有!有!有!还有我呢!我们可以去打仗!我们可以呀!”炎炙虎忽然左手拉着我,右手高高握拳挥舞起来,大声呼喝道。

  不仅是我,周围所有的百姓都愣住了,甚至连那西凉兵的头领都呆在了马上,张开的下巴都来不及合上,众人皆是被炎炙虎突然爆发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

  那村长竟是最先反应过来,一拍脑门对那头领道:“对了对了,还有阿虎这小子呢。这小子可每每都盼着能加入西凉的军队呢,可是之前你们来征兵的那四次,每次都凑巧他去山中打猎了,没赶上。呵呵,这回倒是赶了个及时。”村长看炎炙虎的眼神颇为慈祥,就似爷爷看孙子一般充满了疼爱,不过对我,却是带着一丝惧怕和冷漠。

  那头领欣喜地看看炎炙虎又看看我,显然对我们两的身材极为满意,点了点头道:“恩,两个,都长得蛮结实的,就是不知道灵不灵活。哦?背上还背着弓呐?好,不错,希望你能把猎杀猛兽的本事用到猎杀敌人身上。”头领对于炎炙虎的评价明显要好于我,末了,我似乎还听到他小声低语了一声“有两个也总比一个没有好。”便扔给了我和炎炙虎一人一袋银子,道:“去跟家里人交代一声,马上过来集中,这一人十两银子是应征兵的补贴。”

  我看着手中的银袋忽然有点愕然,这个炎炙虎,居然没经过我同意就拉着我去当兵了?!瞥了眼兴高采烈的炎炙虎,我心中那个气呀,刚刚还叫我大哥呢,现在就自作主张地把大哥我给拉去当兵了。

  或许是看我们两都愣在原地不动,那头领骑在马上不解地道:“怎么?你们两都没有亲人吗?没有的话就马上走吧,今天还要去好几个村子征兵呢。”

  炎炙虎抬头望了望那头领道:“我没亲人了,就我一个。”又转头看了我一眼,小声道:“大哥,你还是去跟阿琼说一声吧,……”

  我闻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转身向苏爷的房子走去。没办法,现在是骑虎难下了,这个兵是非当不可了。我连是不是西凉人都还不清楚,竟就要为了西凉国上战场卖命了?不过,在战场之上,或许我能找出我梦的源头和我那失去的记忆也未可而知,毕竟我在梦中的境遇大都是战场上的拼杀、马背上的刀枪相斗,血肉横飞的场面。

  或许,我以前就是个军人也说不定!

  转眼间已到了苏爷家,门没上闩,我推了进去。

  一进门便迎上了女孩焦急的面孔,“哎呀,无名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啊?刚刚军队里又派人来征兵了,你快躲躲吧!”她身后苏爷正悠自抽着烟枪,眯着眼睛看着我们,并不说话。

  “我和阿虎已经参军了。”我淡淡地说道,同时将手中的十两银子塞到了女孩的手中。

  女孩明显的愣了愣,呆在原地不知所措,口中喃喃地道:“无名哥真的要上战场了?真的要上战场了?”说着说着,眼泪竟滑落下来。

  不知为何,看到女孩晶莹的泪珠,我的心中竟似有某根弦被拉了一下,瞳孔也不自觉地缩了缩。但仍是对女孩道:“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的照顾,我会记住你们的。”

  “别哭了!让无名去吧,他本就该是个真正的战士,他也应该是个真正的战士!即便是死,也要死得像个真正的战士,这也不枉咱们救他一条命了。”苏爷忽然将烟枪往桌上一磕,说道。

  女孩闻言转过头,贝齿咬着朱唇,瞪着满是泪水的大眼睛看着苏爷,许久才悲声道:“不!我不要无名哥也像爹那样,我也不想像娘那样!”说完后竟是猛地拉住我的手,哀声道:“无名哥,你不要走好不好?不要扔下我们,好不好?”

  此时,我的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似乎很平静,又似乎在犹豫。我在犹豫什么呢?在犹豫是否要去当兵吗?不!刚刚我在路上就已经决定了,我要去战场上找寻我的记忆,我想我确实应该是个战士,我应该属于铁和血。那我又到底是在犹豫什么呢?

  我看向了苏爷,却见他眯起的老眼中似乎隐藏着一丝晶莹,那泪当然不会是为我而流的,想来,他是想起了他的儿子吧。他的儿子,应该也是个战士,而那个战士,当初战死了沙场吧。

  “你爹……是个优秀的战士,无名,他也是。琼儿,你不要拖无名的后腿,你应该在心中默默的保佑他,嘱咐他……”苏爷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来到我身旁将拽着我的手,泣不成声的女孩拉入了怀中。

  女孩抓着我的手依旧不放,哭红了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我慢慢地将女孩的手指掰开,然后默默地转身,推门,离去。

  我只是他们人生当中的一个过客而已,也应该只成为一个过客。

  …………

  直到第二日傍晚,我们才到了在一百多里外的西凉军寅岳省步军大营。这一日一夜并非全在赶路,那个头领带着十几骑手下和我们几个从各村征召来的新兵,又跑了十余个村落和小镇,共征召了约两百名青壮。当然,这些人之前大部分都是农民或是猎人,身体上的条件亦是参差不齐,回到大营后新兵们被长官分匹补充入了正在组建的军队当中去。而我和炎炙虎,很幸运的一同被踢到了一个营的同一伍里。

  到了军营中后,炎炙虎才跟我讲,他老早就想参军打仗了,认为只有在战场上拼杀获得功勋的男儿才是真正的西凉勇士。其实,大部分的西凉少年也都是同他那般想法一样的。但是前几次征兵,他都在山林中打猎并未在村子里,所以都错过了,还好这次我们打猎提前回来,才让他得以如尝所愿,他以为我定也是这么想,所以自然也将我拉下了水。

  现在我亦是决定在战场上来证明我是否曾是名战士,并利用这段时间解开那梦中黑、红之迷,所以对于炎炙虎的说法,也就不置可否了。

  “姓名?”

  “无名。”

  “噗!无命?哈,你小子还挺够狂的啊?这名字不是你爹妈取的吧?是你小子自己乱叫的吧,啊?”那登记资料的户籍官仰起大饼般的脸歪着嘴斜着眼瞪着我道。显然他的耳朵很久没清道了,竟然把“无名”听成了“无命”,不过想来便是真的听清是无名,他也要找一番茬了。

  我们的资料在同那些西凉兵回来时及已经登记过一次了,今天要正式归入各自的营、伍,所以各营伍又要各自再亲自登记一遍,我眼前的这个大饼脸芝麻眼的家伙,便是我们营的户籍官兼户薄。

  我冷冷地回视着他,并不答话,像他这等货色,连让我起怒的资格都没有。

  大饼脸或许是感到了我眼神中的轻蔑,“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毛笔砸在了桌上,站起身来,一脚踩着椅子,指着我鼻子仰着头瞪着我骂道:“你个小兵伢子还想扮酷啊?还无命?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那满脸蚯蚓疤的鬼样子,哼!像你们这种只有身材没有脑袋的新兵,就那身肉,都他妈是送到前线去给蛮子砍的!到时候一上战场,******就真的人如其命,哈!无命啦!哈哈哈哈!”大饼脸的这一番话说得肆无忌惮,我身后排着队等着登记的新兵一个个都阴沉着脸,显然心中都是气极,而我却依旧冷冷地望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一丝怒意都没有。

  “嘿!你他妈……”大饼脸扭曲着脸部肌肉正准备再次开骂时,咚!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他。

  竟是排在我身后的炎炙虎跳了出来,一脚踏在了他的桌子上,几乎脸对着脸,鼻子对着鼻子,恶狠狠地道:“我大哥说叫无名就是无名,你罗里八嗦的罗什么嗦?!不要只会骂人,有种的就挑挑拳头!”炎炙虎八尺有余的身高虽比我还稍微矮了一丝,但身材比起其他人已属高大,那大饼脸甚至直起身来还没他弯着腰高。看炎炙虎平时待人挺和气的,但骨子里的那股剽悍却才是本性。

  那大饼脸被吓得一张饼脸都成了纸色,他身后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忽然“铿”地一声拔出了钢刀,架在了炎炙虎的脖子上。我身后排队的新兵们刚刚还在高声呼喝、喧哗,此时一见那明晃晃的钢刀,立时都禁了声,紧张地看着刀下的炎炙虎。

  炎炙虎却丝毫不惧,反将脖子挺了挺,或许是他皮厚,那锋利的钢刀竟是被他顶起了少许,那两名持刀士兵显然心下也有些吃惊,当是在怀疑,这满头麻花辫子下的脑袋是不是铁做的了?

  “快放下张户官!你个新兵,还没入籍就敢袭击上司?”炎炙虎竟是不知何时已是拽着大饼脸的衣襟,将其提到了同自己等高的位置,那两名持刀士兵中的一名忙厉声喝道,手中的钢刀也加了几分劲道。炎炙虎毕竟不是铁人,脖子上的肌肤立时流下了两条浅浅的血痕。

  看他们似乎欲下杀手,我两手疾出,抓住了 两柄钢刀的刀身一下夺了过来,两名士兵吃力不稳顿时被我拉得摔倒在地,好不狼狈。

  “反了,反了!才刚入军营就反了!”在炎炙虎手中的大饼脸还不忘一个劲的鬼叫。

  炎炙虎心中气恼,当即一个头锤下去叫他闭了嘴。满嘴的血和牙,也够这大饼受的了。

  不过那两名士兵一倒地,立时旁边本来只是旁观的十几名长枪士兵就挺枪围了上来,看他们的身材和气势,显然都是久经训练的正规军士兵,不过明显也是没怎么上过战场杀过人,我倒是有把握自己瞬间将他们十几人通通解决掉。不过这么做的后果显然也是极其严重的,至少就不能再在军营里呆下去了,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若就此束手就擒,那大饼脸可没那么好说话,今后的苦日子定少不了了,光冒犯上司一罪,就够我们受的了。

  “住手!”正在我犹豫不决时,一声钟鸣般的大喝传入耳内。我抬眼望去,却见一名身着兽首披身甲的彪形大汉在数十名大将和士兵的簇拥下向我们走来。

  当他走过那十几名长枪兵时,他们皆单膝跪地,拄枪行礼,高呼:“高将军!”

  我身后的那些新兵们顿时都不知所措起来,纷纷猜测这人会不会是统领南三省兵马的高斯韩大将军,那被我拉倒在地的两名士兵此时也已起身,但一看到那高将军,立马又跪了下去,同时对我身后的新兵大喝道:“高将军在此,还不快下跪行礼!?”众新兵闻言,才忙不迭的跪了一地。

  我心中一动,亦是扔掉手中的两把钢刀,一拍炎炙虎满是短辫子的大脑门,硬是将那大饼脸从他手中抢了下来,扔在一边,拉他一同跪了下来,迎接那高将军。

  “刚刚是怎么一回事?”不一会那高将军便已走到我和炎炙虎的面前,停住脚步朗声问道。此时那被我扔到一边的大饼脸一边呻吟着一边爬了过来,哀声道:“将军,刚刚属下在为新兵们入籍登记,结果这两贱斯竟突然暴起伤人,若非大将军及时赶到,属下恐就要死于二斯之手了。”

  “你……”炎炙虎一听这家伙将冲突的起因皆推到我们身上,他自己之前的原因却一点没说,不禁虎火再起,便欲挺身再将他暴揍一顿。我忙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狠狠瞪了他一眼,才将他满肚子的怒气给硬瞪回了肚子里,呐呐地又跪了回来。

  那高将军听完大饼脸说的话笑了笑,看了看炎炙虎和我,突然道:“张户官,军中欺瞒上将之罪该如何处置?”

  那大饼脸闻言一愣,两眼中流露出惊慌和恐惧,忙道:“属下真的没有欺瞒……”说到一半,他忽然看到了两边的十几名长枪兵和我身后的百来名新兵,呆了一呆,竟是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哼!本将军再给你一次机会,将事实一一道来!”那高将军满脸的虬须一挑,说不出的威严,声音便如九天之雷一般撞击着每个人的耳膜。

  “是,是,是……”大饼脸早已吓得满头冷汗,断断续续地将刚刚如何为难我,然后炎炙虎又如何出手与他对峙的情况一一说了出来,倒是没有敢隐瞒。

  高将军听完大饼脸的叙述后,看向我两,声音依旧严厉:“虽是张户官刁难你们在先,但此为军中,怎可先暴起对上司不利?军中,以下犯上,死罪也!但念在你们都还是才入军营不到一天的新兵,今日便且先饶过你们。”说罢又转向那大饼脸,道:“此人恶意刁蛮新军,扰乱新军军心,其罪当诛,但念在认错态度诚恳,拖下去军杖五下,着五辛营任户官。”我一开始便知道这大饼脸所受之罚定不会重,不过这高将军竟将他调离我和炎炙虎所在的三辛营,倒也是真怕此人日后找我们麻烦。

  “大哥,什么叫‘当诛’啊?不会是拉去猪圈当猪吧?”炎炙虎一脸疑惑地低声问我道。

  我转头看着他,右手伸出大拇指在脖子上慢慢一划,道:“这就是诛。”

  炎炙虎这才一脸恍然,猛点头:“那大脸的家伙确实当诛,当诛!”

  “你叫什么?”头顶上的高将军忽然问道,我同炎炙虎赶紧低下了头跪好。

  我瞥了眼高将军,发现他似乎是在看炎炙虎,而炎炙虎则傻愣傻愣地低着脑袋看着地,嘴里好像还喃喃有词地念着“当诛,当诛”,赶紧捅了捅他的腰。

  “呃?”炎炙虎转过头疑惑地看了看我。

  “大胆!将军问话不答,竟在下面窃窃私语?!带你们来的司官没有教你们军中的基本礼仪吗?”那高将军身后一年轻将领踏出一步对炎炙虎怒喝道。

  “你问啥?”炎炙虎闻言挺起胸膛看着高将军道,虽然是跪在地上,但那股子英悍的气势却是尽显无疑。炎炙虎显然不是西凉人,那股子里的剽悍之气比起与我们同来的那些西凉青年要强烈得多了,我几乎要怀疑这个强壮的家伙体内是不是有野兽之血。不过,其实我也似乎并不是西凉人,但因为脸部都是疤痕,别人也不知道我到底会是哪国人了,但这西凉的话我却是会说也会听的,显然我应该是在西凉住过的。

  “大胆,怎可这般跟将军说话?!太无礼了!”那年轻将军又喝骂道,英俊的脸上,肌肉已经开始抽动,颇为狰狞。

  “英番将军,是本将在问话,还是你在问话?!”高将军的一声喝,登时又将那年轻将军给喝了回去。转头又对炎炙虎厉声道:“本将问你,叫什么名字?”显然他对炎炙虎还是颇有好感的。

  “我叫炎炙虎!”炎炙虎仰着头与高将军对视着说道。

  “刚刚说‘不要只会骂人,有种挑挑拳头’的,就是你吧?”

  “不错,就是我。”

  “哦?你似乎对自己的拳头很有信心嘛?”

  炎炙虎闻得此言却是顿了顿,看向了我,才道:“除了我大哥,我谁都不惧!”

  那高将军似乎颇感意外,看了我一眼,道:“他是你大哥?”

  炎炙虎点了点头。

  “抬起头来。”这次高将军是在对我说话。

  我抬起头来看向那高将军,眼神依旧冷漠。当高将军看到我的脸时,瞳孔明显缩了一缩,或许是因为我脸上的疤痕吧,很少有人第一次见到我不对我脸上的疤痕感到震惊的。那个将我和炎炙虎征入军中的小头领就曾说过,看到我的第一眼,他还以为是遇到传说中的“弥人”了呢,长得那么高大,却一张如此可怖的脸。

  “金属利器所伤,你的命倒是大啊,确实不简单。”高将军点了点头,又对炎炙虎道:“那你可敢与本将的手下打一场?鹰了,本将就让你们两当伍长!”此言一出,我身后的新兵和周围围观的士兵皆是一阵哗然。西凉军中,一伍可达一至两百人,伍长已可算是低级尉官了,我和炎炙虎两人才朴入军中便有如此职务,显然是羡煞了众人的眼。

  而高将军身后走出的一位身穿锁甲的将领却让众人立时静了下来,那锁甲将领约三十岁上下,刀削般的脸庞上写满了坚毅,浓眉下的两眼暴射出炯炯的精光,仅以身材而论,已与炎炙虎相当了。

  “这是本将军的亲兵卫长耿留新耿将军,你若能在拳脚上胜得他一招半式,本将就让你与你大哥为你们伍的伍长。”高将军含笑着说道。

  我一看那耿留新便知他怀有不俗的内劲,若只论气力、近距离徒手格斗技巧,炎炙虎绝不会输于这个将军,他可是曾徒手杀死过山中之霸黑弥熊的。但若这耿留新用上了内劲,炎炙虎可就定不是对手了。我正要起身代他初战,他却是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拍了拍手中的尘土,摆好了架势对耿留新大吼了一声:“来!”

  耿留新轻蔑地笑了笑,让身后两名士兵接了他脱下来的锁子甲,****着满是虬扎肌肉的上身,把脖子扭得“咯咯”作响,也对炎炙虎摆了个相同的架势,竟然是要和他比摔跤。看来这耿留新练的也是外家的硬功,又过于自负,竟想不用自己的内劲巧势而与炎炙虎硬拼摔跤。我不禁心下暗笑,炎炙虎这小子说不定还真能让那耿姓将军出丑。

  高将军好整以暇地走到了边上的椅子坐下,而周围不一会也围上了许多周围别的营的士兵,大家都想看看,一个新兵同将军亲兵卫长的较量,会是个什么结果。

  炎炙虎和耿留新都是相互瞪着对方,积蓄着气势,准备一举将对方击败。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