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令我意外的是,从刘老头那营帐回来后的第二天,我不仅从伍长降为了普通士兵,更是被调到了全军的第一营--死犯大营。

  而更令我意外的是,在死犯大营,我居然看到了炎炙虎。

  原本我对炎炙虎的幸存早已不报任何希望了,不说那千军万马中孤身陷于敌阵之中有多少存活的几率,光是他那手腕的伤,便足以让他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血流干涸而亡了。所以,当我从昏迷中醒来之后,竟是压根没有去考虑炎炙虎是否还活着这个问题。

  “大哥,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炎炙虎浑身上下都包着绷带,脸色苍白而虚弱,说话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但眼中却是精光闪闪,尽是喜悦。

  “你怎么也来这了?”我知道炎炙虎之所以会以为见不到我是因为断定自己必死了,而非认为我会战死在沙场上,对于我的能力,他是比我自己还要相信的。

  “谷将军说是我杀敌有功,什么抗命什么罚的,然后将什么罪,就来这死犯营了。嘿,反正能跟在大哥身边,在哪都一样。”炎炙虎躺在床上艰难地用右臂撑起身体说道,他的左手可以说已经废了,但从他的眼神中,却是看不到一点的哀伤和颓废。

  “杀敌有功,抗命当罚,将功折罪,轻罚不赏。”

  “对对对,那谷将军就是这么说的,嘿!大哥,还是你懂的多。”

  将我和炎炙虎调来死犯营却是什么用意?昨日云大帅见我时,只说了贬我为士兵,并没说要把我调到死犯营来呀。这死犯营基本都是承担战场上炮灰的任务,营中的士兵死伤几率是全军中最高的,他们将我和炎炙虎调来,是否是想借机除去我们?

  难道那云大帅认出我了?

  不对,如果她真的欲对我不利,只需随便开个罪名,或是直接按我抗令不遵之罪,将我斩了,也不会有谁敢有异议,又何必如此麻烦?

  或许是那个大饼脸搞的鬼?

  可是他有那个能力吗?

  “兄弟,从今往后,你便是俺们兄弟营的新大哥了。”一个粗犷而又带有浓重乡音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我抬头望去,见炎炙虎身旁一身材粗壮,国字脸,浓眉大眼,长相憨厚的大汉正目光炯炯地望着我,刚刚那句话就是他说的。之前我光顾着与炎炙虎说话了,所以并未同那这营帐内的其他人打招呼,看他们的甲胄似乎都是普通士兵,但听那大汉的口气,似乎他就是原来这死犯营的头。

  “什么意思?”我问道。

  那大汉起身走到我身前,拍着我的肩膀,亲热地道:“前天战场上,兄弟你一人独挡敌兵万人,又斩敌军主帅,与俺们兄弟营并肩作战,俺和兄弟们都佩服你。本以为你这回定可高升作将军了,没想到却是来了俺们兄弟营。你既然来了,俺们就奉你为大哥……哦,就是营统制。”

  兄弟营?想来应该是他们自己对死犯营的称呼了。

  大哥?看来死犯营头领皆由自己选出是一点不假了。

  我前日为救炎炙虎而留下与敌军死战,竟就让他们如此佩服?回想起来,恐怕正是因为死犯大营后来的坚守不退,才使得牛将军不得不杀个回马枪吧。昨晚通过与云大帅的一番对话及回到三辛营后士兵们对战斗过程的讲述,我已经猜出那日牛将军突然撤退的原因了,而我同炎炙虎的出现、更重要的是死犯营的死战不退,将敌军硬是给挡在了狭窄战场的另一端,完全打乱了他们的布置,虽然最后所尽之功相差无几,但功劳皆被我和死犯大营给抢了去,那云大帅及一众将领心中必然是极为不爽的。

  “我只是为了我兄弟而留下战斗的。”我看了眼炎炙虎后对那大汉说道。除了那大汉外,帐内还有九名士兵,虽然他们的装束都是普通士兵模样,但既然能与那大汉一同在这帐中,想来也是死犯营的将领了。他们看我的眼神,大都是存着几分敬畏的,不过光凭前日那一血战便想让他们彻底服我,显然还是不大可能,在敬畏之中,不服也是有的。不过,这九人中,那尖嘴猴腮、始终眯着个小眼睛,几乎看不到他什么眼神,穿着一身破旧盔甲的青年却是引起了我的好奇。仅仅是微微一瞥,我就知道,他与其他将领极为不同,其他人身上能感到的是死犯营特有的剽悍之气,而他的身上,却尽是阴戾之气。

  那大汉听了我的话,愣了一愣,随即却是洪声大笑了起来:“好!好!兄弟,俺们最佩服的就是这种讲义气的汉子!俺们兄弟营一向都是能人为首的,因为只有在最强的人带领下,俺们所有人才有可能在残酷的战场上生存下去。兄弟,俺叫翟邢!从此以后便是你的手下了,谁要是不服你,俺第一个不答应!”我不知道这翟邢为何会如此的推崇我,竟不断地将自己的位子让给我,仅仅是因为前日战场上我疯狂而又血腥的表现吗?不过想到他为了我和炎炙虎带着全营士兵死战不退,却又释然了,或许,我的出现使得那些始终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死犯们看到了一丝希望吧。

  “我初来乍到,怎好……”虽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个死犯营,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兄弟营的营统制极有诱惑力,他能让我迅速地拥有自己的力量。这些死犯们是被西凉抛弃的人,是西凉军中的异类,是这个世界上处于最黑暗之中的一批人,他们始终生活在死亡的威胁中,他们的生命没有丝毫的保障,他们对西凉正统军的恨,恐怕要更甚于他们面前的敌人。以他们为部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兄弟,你就别再推辞了!婆婆妈妈的可不像个汉子,……翟邢参见统制大哥!”翟邢说完竟是直接抱拳对我行了一礼,其他九名将领见状也是纷纷抱拳行礼:“参见大哥!”这样子怎么这么像绿林帮派的帮主登位大典啊?

  “大哥,你就别再推迟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做的到的。”床上的炎炙虎也开口劝道。

  看这架势,我却是推托不得了:“那……既然各位这么看得起我,我再推托就反而显得小器了。”我话音刚落,翟邢就面露喜色地开始介绍他的九名大将,本来是有十七名的,但在前日的战斗中,竟是有近半战死。

  从翟邢的口中,我得知了那尖嘴猴腮的青年名叫古之罗,是营中的参将,有名的智多星,不过翟邢话虽是这么说,但却明显地并不器重这古参军,只是寥寥数语便将他带过了,我看到,古之罗眯得近乎一条线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怀才不遇的落寞。

  是什么原因使得翟邢这豪爽的大汉冷落古之罗这有智多星之称的参将呢?

  就在我们互相介绍的时候,帐门外响起了一阵嘈杂的人声,听声音,竟是不下万人。

  翟邢一脸的疑惑,本想掀帐出去看个究竟,但手到了帐门边,又想起什么似的缩了回来,看向了我。我知道因为现在我是这兄弟营的大哥了,所以他不好在我之前做决定。

  我对翟邢点了点头后道:“翟大哥,我们出去看看吧。”又回头对炎炙虎道:“你好好在帐内养伤,我一会再回来看你。”炎炙虎点头后,我便与一众将领及翟邢掀帐走了出去。

  走出帐外,我们都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得一呆,原本因为减员严重而显得有些空荡的第一营营地,现在却是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这其中有兄弟营原本的士兵,也有一些其他营的士兵,而且,看样子还不止一个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静,安静,这是在军营,你们乱哄哄的像个什么样?!都给我安静,他奶奶的……”在一堆士兵中,一个副将模样的人正在两个亲卫的簇拥下四处维持着秩序,但似乎一点都没有效果。我不禁皱了皱眉,看这些其他营的士兵,大都是原本云大帅的北伐军精锐啊,怎会如此混乱的?以西凉军的军纪,即便士兵是来自各个不同的营,也绝不至如此混乱不堪的。再看那些其他营的士兵,大都身材高大,体格健壮,长的……呃,长的都不像西凉人,或许说是不像凉族人……有羌族的、锐族的、阿泊克族的,还有西莱族的,就是没见凉族的。

  这么多的西凉少数民族士兵来有死犯营之称的第一营,难道……

  我心头闪过一个念头,眉头便不禁皱了起来。

  这时营中的混乱已是愈演愈烈,连原本只是看热闹的兄弟营士兵也跟着起哄起来,那名副将只能徒劳地在各群士兵中穿来穿去,看来也是没什么治军的经验,照这样下去,不一会便要惊动高级将领们了。我对翟邢使了个眼色,翟邢会意地点了点头,整了整嗓子大吼了一声:“全都他妈地给我安静!”

  这一声吼便如平地响雷一般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开,那些兄弟营的士兵立马原地肃立,向翟邢看过来,而那些其他营的少数民族士兵也被吼得呆了一呆,喧哗声和打闹声在瞬间消失无踪。以这声吼来看,翟邢的功力也是不俗。

  “再有喧哗捣乱者,斩立决!”这时从兄弟营营地入口处传来了一声怒斥,那些刚又准备起哄的士兵立时便收口禁声,因为大家都听出了来者的声音,正是主将谷上龄。

  “翟邢!”谷上龄对我是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对翟邢喝道。

  “谷将军,现在这位武兄弟是我们的营统制,末将是副统制了,您有什么事,可以同我们统制谈。”翟邢不卑不亢地对谷上龄道,对于随时都会被拿来当炮灰使的兄弟营将士而言,实在是没有讨好上位将领的必要。

  谷上龄闻言眼中一丝讶色一闪而过,瞥了我一眼后道:“不管你们谁是统制,总之给本将听好了。中军调了三万七千名士兵同第一营组建先锋军,本将任军主将,你们立刻将空出来的营帐整理一下,协助其他各营的士兵搭建新营帐。”

  先锋军?我同翟邢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但在疑惑中,我却是已经大概把握到云大帅和谷上龄他们想要做什么了。

  “谷将军,末将有话想问!”那些少数民族士兵中走出一名将领,看他的铠甲,似乎是名营统制。

  谷上龄面色不变,端坐于马上,俯视着那统制,道:“讲!”

  “为何要将我们从各军中抽调出来,还……还同死犯营组建一军,这……这是为何?请将军给我们个解释。”那名统制有些愤愤地说道,他身后的一众士兵也是纷纷义愤填膺起来。

  谷上龄眼神陡然变厉,在那些士兵们之间一扫,登时将那些嘈杂之声压了下去,被他眼神扫过之人,无不禁声垂首。

  这个眼神……谷上龄似乎会些异教功法?我心头一动,身为军中将领的谷上龄会是在西凉被人人唾弃的异教中人吗?

  “你是不是西凉人?”谷上龄看着那营统制说道。

  “是。”

  “是不是西凉军人?”

  “……是”

  “西凉军的第一条军律是什么?”

  “这……”那营统制话语一塞。

  “令行禁止,唯军令是从!无条件服从军令是西凉军人的第一条守则,你们不会都忘了吧?”谷上龄声调转高道。

  那营统制显然还不服,张口道:“可是,谷将军,为何抽调而来组建新军的都是我们羌族、锐族的士兵,而没有凉族人?”

  谷上龄冷哼一声,指向了我们道:“他们不是凉族人吗?你若再有多言,便治你蛊惑军心之罪!立刻带领你的部下设置营帐,若有再喧哗者,定斩不赦!”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