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深夜,那三万多西凉少数民族士兵的营帐都已搭好,或许是因为谷上龄临去前的那句话,又或许是他们对自己的未来已经认命,入夜后整个大营都静悄悄的,并未再出现白天时吵闹的情况,各营也已派出了巡逻士兵开始日常的营内巡逻。

  这次谷上龄所说的新组建的先锋军包括死伤惨重的第一营在内,共有近四万人,被从全军数十万人中挑选出来的三万七千多少数民族士兵已被重新编组成了八个营。今日质问谷上龄的那人也是新组建的先锋军第五营的统制,我从翟邢那知道,他叫行威光,羌族人,是原本北伐军团翔羽军第二营的统制,颇有几分本事,在军中也算是名人,故而敢当面质问谷上龄。

  现在西凉国内受到战争的影响,粮草的储备已是所剩无多,加之后方东南路的五国联军又在围攻凉城,且这西凉北伐军团数十万人马每日所耗粮草极巨,使得后勤的补给日渐紧张起来,如今军中已是开始实行限粮制了。除了伍长以上的将领每日领七张面饼外,其他普通士兵都是五张面饼,对于这些如狼似虎的年轻士兵来说,便是八张、九张面饼也只够勉强算个饱而已,五张面饼,恐怕一顿就得吃光了。至于营统制以上,如主将、副将、主帅之类高级将领是否也是吃这种面饼,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可惜陵河已重回西凉控制之下,草料供应还算正常,不然的话,这十数万的战马,恐怕用不了几天,就都要变成我们的腹中餐了,当然,如此一来,以骑兵为主的西凉军团,也就只得变成一群不伦不类的步兵了。想来,为了调头回击东南路的五国联军,阻止其进军凉城,这北伐军团怕是不几日便要开拔了,趁阿多特克初丧之际,全力进攻北面的五国联军主力。不过这五国联军离此地有多远,又到底驻扎在哪,具体人数有多少,我却是一无所知了。便是现在自己所在的西凉大军,我也只知道个大概的几十万人,具体是多少,却是不知道了。

  在第一营的统制营帐内,我一边啃着面饼一边想着云中舞将如此多的少数民族士兵及第一营的数千死犯合组成先锋军是何用意。

  第一营,或者说死犯营,是做什么的?是拿来当炮灰使的。即便是重新加入了新组建的先锋军,这个使命怕也不会改变。

  而那些少数民族士兵呢?我还在三辛营当伍长时便已常听闻,西凉的上位者和统军将领一般都不信任少数民族士兵和将领,甚至有言“非我凉族人,日久心必异”。而羌族、锐族等少数民族士兵无论立了多大的军功,也从未登上过营统制以上的位置的。数十万的大军之中总共也不过五、六万的少数民族士兵,而这一次,组建先锋军,便调来了三万多,这其中还有数名原本就是营统制的将领,可以说西凉大军少数民族士兵已近全数在此了。

  少数民族加死犯一群,组建一支名为“先锋军”的新军,这在现在这种时局之下意味着什么?

  “老大,你说这云大帅和那谷将军是搞的什么鬼?干吗突然一下子整了那么多异族兵来,还要组建劳什子先锋军?”翟邢看我将手中的面饼吃完后,才皱着浓粗的眉毛问道。虽然翟邢一直都要叫我“大哥”或“统制大哥”,但我却是坚持不允,倒不是我谦虚还是怎么的,看这么个老大三粗比我大得多的家伙叫我大哥,总觉得心中怪怪的,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少岁。兄弟营里大都是亡命江湖的黑道中人,军中又没有将领能管得了他们,即便有也不愿去管,由得他们自己推选首领,所以营中也就皆按照江湖上的那一套来规范、约束各士兵,称呼自然也就随着江湖上那般叫了。翟邢见我坚持,无奈之下便改口叫我“老大”,还是带着浓浓的江湖色彩。

  我并未立即回答翟邢的问题,反是对古之罗道:“古参将对此有何看法?”

  一直站在翟邢身后的古之罗闻言一愣,眼睛也微微眯了眯,几乎看不到他的眼珠,似乎对我会向他问询感到一丝意外。翟邢也转身看了眼古之罗,眼中满是诧异。

  “这……”古之罗有些犹豫的看了翟邢一眼。

  翟邢见状两眼一瞪,道:“看我干啥?老大问你话呢。”

  看来翟邢对这古之罗确实是有点“特别对待”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回大……老大,以属下之见,新组建之军名“先锋军”,意即为先锋之意。属下猜想,说好听点,云大帅想将咱们……同那些异族士兵当先锋使,说难听点,怕是他们又要让咱们做炮灰了……”古之罗有些犹豫地说道。

  “切!俺就知道这群鸟帅鸟将,一直都看咱们兄弟营不爽,成日想着将咱们往火坑里扔。”翟邢一脸的愤然道。不过对于从战争开始便担任这兄弟营统制的翟邢来说,这其实都是在意料之内的, 在那些主将主帅们眼中,这些死犯能用来做什么?当然是炮灰了。不过这次居然还召集了那么多少数民族士兵,却是翟邢也没想到的。

  “老大,第五营的人要见您。”门外传来了一名侍卫的声音。

  “第五营?行威光不就是第五营的统制吗?”我同翟邢对视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疑惑,现在恐怕已是丑时,军中规定各营之间不得命令禁止随便走动,他们此时来找我又是何用意?

  看来入夜之后羌族、锐族等少数民族各营看似的平静只是虚假的表面而已,这行威光会不会是想兵变?我一边猜想着,一边对帐门道:“让他们进来。”

  帐外应了声后,便有一人掀帐而入,高鼻梁、长脸庞,一看长相便知是西莱族人,身穿着普通士兵的皮甲,却是只身一人,并未如我猜想的行威光亲自带人前来。

  “小人西韩栋参见武统制、翟统制。”那士兵双拳一抱行了一礼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问道:“是你们统制让你来的?”

  那西韩栋道:“我们统制请武统制和翟邢统制到营中一叙,其他七营的统制都已到了。”

  闻得此言,我心中一动,难道行威光真的想要兵变?不过云大帅和谷上龄都非易于之辈,既然敢将这么多的少数民族士兵聚到一起,想来就有办法应付这种情况的出现。我是去,或是不去?老实说,云大帅将这些战斗力极强的少数民族士兵聚到了一起,对我来说实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与死犯们一样,这些少数民族也是西凉军中,甚至是西凉整个社会中不被重视,被排挤、歧视的一类人,他们对西凉的感情,对西凉军的感情,远不如其他正统凉族士兵来得深,只要抓住了这个机会,掌握了这支军队,我在这西凉乱世中便可有一自己的势力。如此一来,无论是对询查我过去的身份,还是对付云大帅这个我过去可能的敌人,都大有益处。但此去若是正中了云大帅和谷上龄、甚至是行威光的算计,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武统制、翟统制,时间紧迫,两位还是速速与小人走吧。”那西韩栋有些焦急地道。

  “不知行威统制召集各营统制意欲为何?”

  “这……两位统制到了我们统制帐中自然便会知晓。”西韩栋道。

  我看了古之罗一眼,道:“古参军,你也随我们一起来吧。”古之罗听得此言,似乎有些受宠若惊,又看了看翟邢,却见他并未看向自己,才跟到了我身后一起出了营帐。

  深夜的凉风拂着脸庞,夜空中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整个先锋军营地只插着寥寥数支火把,但巡逻之人却是比平常还要多许多。我同翟邢、古之罗三人跟着那西韩栋在各个营帐之间七拐八绕的,才在一个寻常的小帐前停了下来。这小帐便是普通的十二人士兵帐,帐外还有两名士兵守卫,难道行威光他们都在这帐内?

  我们三人随西韩栋掀帐而入,看到小小的一个营帐内,已是密密麻麻地席地坐了近二十人,皆是各营的统制和副统制,行威光便坐在正首,赫然是这些人的头领。

  “禀统制,武统制和翟副统制来了。”西韩栋恭敬地对行威光施了一礼道。

  行威光点了点头:“你先出去吧,让阿飞他们守好门口,不得任何人进入。”西韩栋应了声便掀帐出去了。

  “你便是那独敌蛮军数万,斩敌酋啊多特克于阵中的武冥吧?”待西韩栋离去后,行威光便微笑着看着我道,随着他话音落下,帐内近二十双眼睛皆刷刷地朝我望了过来,待看到我满脸的蚯蚓疤时,或多或少,皆露出了一丝讶色。

  我点了点头:“正是在下,不过阿多特克是我杀的,那敌军数万,却是兄弟营数千勇士拼死抵住的。”

  “好!不居功自傲,武统制果是位值得结交的英雄。来,请这边坐。”行威光听得我此言,眼睛一亮,朗声笑道,起身让出了一片棉毯来,示意我们三人过去坐在他身边。

  待众人皆坐定后,行威光才道:“众位想必对大帅突然将咱们从各自军中抽调出来,组建这个先锋军颇有疑问吧。”

  一位黑瘦的统制先抱拳对众人行了一礼道:“在下金格木,羌族人,第三营统制。”顿了顿又道:“依在下之见,此时咱们与蛮军交战正至关键时刻,大帅却突然将诸位从各营抽调出来,组建这先锋军,且只抽调羌族、锐族、西莱族等少数民族的士兵和领官,显然是意欲将我们同第一营一起当炮灰使了。”

  其他众统制闻言也是纷纷称是,大家都不是傻瓜,被从各军调来这里与死犯营一起组建“先锋军”,其意为何?早都了然于心了,不然白天也不会那般闹得谷上龄亲来了。

  行威光扫视了众人一眼,目光停在了我身上,道:“依武统制之见,云大帅此举是意为何?”

  “我看……金统制所言,怕是八九不离十了。我们兄弟营平时所承担的任务大家也都知道,说得好听点叫先锋,说得直接点就是炮灰。攻时最先上,退时最后走。死得最多,赏得却最少。此是为何?皆因我们是死犯的缘故,得不到普通士兵的待遇,只能作为送死的炮灰而存在,随时都能被那些主将大帅们抛弃。而各位呢?各位又是为何会被从各军中一个一个地抽调出来,派来同我们组建所谓的先锋军?嘿,其实还不都是因为各位的种族?因为你们不是凉族人,所以,便要成为大军前进中可舍弃的棋子,作为炮灰扔给敌人,为凉族士兵们开路。”我阴着个脸,沉声说道。

  众人听得我此言皆是一脸的义愤填膺,怒骂起云大帅和谷上龄以及一些我都不认识的西凉军主将,我看若是谷上龄和云大帅在这,怕是就要被他们给按在地上大剁百块了。

  行威光也是沉着个脸,两手一抬,止住了众人的怒骂,道:“武统制说的不错,咱们在战场上英勇杀敌,从未退缩,所立战功不敢说车载斗量,但却也绝不比大部分凉族主将少。可为何咱们无论立多少功却都只能止步于统制一位?而那些个凉族人,却随随便便杀几个小兵毛子就能当上副将,甚至主将?咱们军中三十余个主将,近百名副将,又有哪个是凉族以外的其他族人?可是他们比起咱们这些统制,甚至一些伍长来,无论功劳还是能力,都要差上许多!此是为何?皆因咱们不是凉族人!

  此次敌酋阿多特克被武统制斩杀,云大帅必然要率大军前往北望城,与蛮军主力一决死战。而我们此时被抽调出来,组建这一先锋营,自是用来对付蛮军了。金统制和武统制刚刚也说了,我们八成会被用来做炮灰牺牲,所以才选了我们这些非凉族士兵以及一直以来都倍受压迫的第一营兄弟。”

  原来联军在北望城,可这北望城又是在哪呢?难道云大帅想用我们当攻城之兵?我心中暗自琢磨着。

  “行威统制,咱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啊。非是我怕死,若是正大光明地战死在沙场上,我死而无憾,但这般被主将主帅们当炮灰扔去送死,实在是太窝囊了,我不甘心!”一个圆脸厚唇的统制愤声说道,见我们都看向他,他又抱拳一礼道:“在下仆哮拓,锐族人,第六营统制。”

  “那依仆统制之见,我们当如何?”行威光看着他道。

  仆哮拓挑了挑两条粗横杠般的眉毛,道:“他们既然当咱们是可有可无的炮灰,甚至是让他们心里卡着的横刺,不除不舒服,那咱们何必还要替他们卖命?不如直接反了,行威统制带咱们杀回太哺山,自立为国。”太哺山一带为羌族、锐族等西凉少数民族的聚居地,仆哮拓此言无疑是要行威光叛出西凉军,自己立国称帝。

  行威光笑了笑,道:“若我们真个如此,怕是还没到太哺山便尸骨无存了。”

  那仆哮拓眉毛又是一挑,道:“如此也比被人当炮灰使好。”

  行威光道:“其他统制的意见呢?”说这话时,他的目光却是时不时的眇向我,显然是想听我的意见。我却是装作不见,眼睛看向其他统制。

  “在下成荒贺,羌族人,第二营统制。”一名相貌俊朗,眼神坚毅的年轻统制说道。羌族是西凉少数民族中的第一望族果然不假,在这些少数民族统制中,怕是得有半数羌族人。不过他们的名字可真是都够怪的,什么姓行威、姓成荒的都有。

  “哦,是成荒统制,依你之见,咱们当如何?”行威光看向成荒贺道。

  成荒贺道:“云大帅乃西凉百年一遇的名将,既然她将咱们集中到了一起,就不会没考虑咱们起事的情况发生。如今我们仅不足四万之兵,对于拥有近五十万大军的西凉军团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他们要消灭咱们,实如捏死只蚂蚁般简单。即便咱们能成功叛逃,又能去哪呢?真能杀向太哺山吗?数十万西凉大军,可不是摆那好玩的,咱们要离开,唯有向北逃,而向北,却要面对着数目更多的蛮军军团。夹在两方大军之中,两方皆容不得咱们的存在,毋庸置疑,不消多少时日,咱们不是被西凉军清剿就是被蛮军消灭。所以,依在下之见,咱们当务之急应当商讨的不是如何叛离西凉军,而是如何在同蛮军军团的战斗中生存下来,甚至将他们击败。”

  成荒此言一出,众人皆自默然,他所说的都合情合理,但要心甘情愿的去做炮灰给云大帅使,却是众人都不大愿意接受的。

  “成荒统制说的虽然不错,但别忘了,蛮军军团可是拥有近百万之众,据北望之城坚的,凭我们区区四万人,除了做炮灰,还能做什么?以四万破百万,谈何容易?若非如此,云大帅也不必拿咱们当炮灰使了。”一名身材高壮,留了个羊角须的中年统制说道,“在下呼古木拖,西莱族人,第七营统制。”

  “是啊,现在连他们想怎么用咱们都不知道,又能商量出个什么对策来?”金格木也接着说道。

  行威光微一沉吟,抬头看了众人一眼,道:“我同成荒统制意见相同,此时我们唯有先破了蛮军,想方设法保存住自己,才有能力图谋其他,否则,无论是云大帅还是蛮族人,都能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顿了顿又道:“若我猜得不错,今日云大帅便会下令大军开拔,天色已渐明,众位都先回去准备准备吧。不过今晚之事,众位需当守口如瓶,否则咱们怕是连炮灰都做不成了,直接成骨灰。”

  行威光最后一句颇有调侃的味道,但众人却都笑不出来,因为大家皆知道,他所说的话,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