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凉城。

  在北望城会战开始前两日,西凉云家老家主云洪天在与五国联军的战斗中诈败,于西凉城外两百七十里处的平野集设伏,彻底击溃了五国联军东南路近四十万大军,解除了凉城的危急。

  凉城三王子府邸内。

  “四弟,此时全城军民包括一众王公大臣都正忙着庆祝西凉军击败东南路联军,正是起事的最好时机。南沪、临娄、中牯等几个行省的军队已经调配完毕,就等四弟你一声令下了。”坐在三王子府后院侧厅中穿着一身普通粗布衣服,正与西凉三王子凌玄邺交谈的,赫然便是西凉江湖绿林中的头号霸主裘天。而这裘天竟就是凌玄邺的结拜二哥,早在数年前,他便已开始集结西凉的江湖中人开始组建私军,现今西凉西南诸行省已有近十万的精锐私军随时可以调遣,为的便是有朝一日凌玄邺起事篡位时,他们于各行省蹿起作为呼应。

  坐在裘天身侧的凌玄邺此时却是手拄着头默然不语,似乎还是犹豫着什么。

  裘天微一皱眉,催促道:“四弟,当断则断啊!现在云家的势力基本都在外,正是大王子实力最弱之时,此种机会,稍纵即逝啊!”稍一停顿,见凌玄邺依旧难做决断,微微沉声道:“四弟,我今日来可是大哥的意思。如今形势,实不是再犹豫不决的时候了。到时有大哥的彪马军作为保障,还怕事不能成吗?”

  凌玄邺在听到裘天提及“大哥”两字时,身体微微一颤,心下长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裘天道:“可是……城外不还有云洪天带着的五万护城精骑和十余万民兵吗?到时他们若杀入城来……那些彪马军虽精悍,却也双全难敌四手啊。况且,在北部还有云中舞的四十余万北伐大军呢,若他们得知凉城的情况后杀将回来,该如何是好?”

  俅天闻得此言轻松一笑,伸过手拍了拍凌玄邺的肩膀:“原来兄弟你担心的是这个啊。呵呵,你且放心,那云洪天的十五万军队,甚至云中舞的北伐军,你哥哥几个都会负责把他们解决掉的。你就放宽了心等着当西凉王吧!”

  凌玄邺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作沉思,良久之后才睁眼道:“这样吧,二哥,你再给我半日时间,我好好考虑后就给你答复。”

  裘天微有不悦:“四弟,你怎么回事?平时看你万事皆是立时当机立断从未拖泥带水,怎的今日如此婆妈?要知这起事篡位之事可是最为凶险,容不得一丝的犹豫,你……哎!好吧,你好好考虑吧,最好是快些给我答复,你大哥、三哥都正等着你的消息呢。”裘天说完便径直走出了侧厅,在厅外的侍卫带领下往王府北面的房间走去。

  凌玄邺望着二哥远区的背影,心中交扎莫名,其实他根本就不是担心云洪天与云中舞的那两路大军,他知道既然三位大哥既然已决定起事就必然做好了完全了安排,自己实际只是他们举着的一面旗帜而已。真正使他犹豫,使他难以断然做下决定的反是那在外人看来王室父子兄弟间最为淡薄的亲情。

  凌玄邺双眼如深潭一般,默默地盯着侧厅的屋顶出神地看着,实际上这一犹豫也只是发自其内心深处的本能,因为他非常清楚一旦计划开始实施,那么便是不达目的决不会罢休的了,即便那时想要停手,也已身不由己。而且,其结果要么是自己死,要么就是父兄死于自己手中,别无他法。对于大哥凌玄亭,他自是没有什么所谓手足兄弟之情,但对于西凉王凌天仲,身为西凉三王子的他,却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在幼时,他和大哥凌玄亭、四弟凌玄天都常与西凉王一起,深深感受到了西凉王对他们的父爱。所以,在今日,作出这最后决定之前,凌玄邺犹豫了。不过这犹豫却并不能改变什么,只不过是其心中权欲的一半与真情的一半进行的一场争斗而已,而结果,却早已注定好了。权欲,必然战胜真情,王室毕竟是王室,在整个国家的权利面前,所谓亲情,也只能靠边站了。在凌玄邺的眼中,亦是不例外。

  在这最后的犹豫过后,那决定,必然还将是残酷的。否则,莫说是结义的三位哥哥会痛心,数年来的苦心经营会付诸东流,便是大王子凌玄亭在云家诸将平定外敌后也绝不会放过日渐展露头角的自己。

  “嘭嘭!”突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凌玄邺对幼时父亲慈爱的回忆。

  “不是说了吗?我任何人都不见,严禁任何人来打扰我,你们怎么办事的?!”凌玄邺不悦地沉声喝道。

  门外的侍卫连忙告罪:“殿下恕罪,是王宫里的崔使官来传圣命,说是万急之事,属下才不得不来打扰殿下的……”

  “崔使官亲来?”

  “是的,崔使官此时便在正厅恭候。”

  凌玄邺皱了皱眉:“可有王宫的彪马卫士同行?”

  侍卫回道:“崔使官是独自一人前来的,并未带随从,且其身穿普通绸服,又带了斗笠,似乎不想被人认出。”

  凌玄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知道了,你去告诉崔使官,就说我着衣穿戴后便来,劳烦他稍待片刻。拿出最好的茶点招待使官,千万别怠慢了。”

  “是,殿下。”

  门外的侍卫走后,凌玄邺从椅上起身,走到门前伸手便要推门而出,想了想后,又将手缩了回来,在屋里来回踱起步来。

  “不对,父王没有理由知道我们的计划的。大哥做事一向精密,二哥辖下的各省大军没有凉城的消息也不会妄动,三哥那要出问题就更不可能了。”凌玄邺一手背在身后,一手不断地搓着自己的下巴,在思考着这时候王宫御前总管兼王城传讯使崔大魏此时前来传圣命又是意欲为何。如果崔大魏是大摇大摆带着彪马卫士前来王府的话,凌玄邺心中便有底了,亦不会有丝毫所惧,可如今,崔大魏居然一个随从都未带,还偷偷摸摸地来传命,这可就让他不能不有所顾忌了。

  凌玄邺几乎可以肯定,此次崔大魏带来的这个圣明定是让他入宫面见西凉王的。而西凉王召见他,无论是什么欲图,对于他来说,都决不会是好事。凌玄邺还不会天真到以为西凉王突然垂青于他,命他为西凉王的下一代继承人。如今云洪天仆一复出,便大败五国联军于平野集,击溃了联军东南路的主要大军,解了凉城之围。而北面,云家的当代第一名将云中舞,亦是率着数十万西凉最精锐的子弟兵抗击着上百万联军的进攻。无论如何,西凉王都不可能在这危急关头将云家所支持的大王子凌玄亭拉下马的。

  “莫非……是大王子在父王面前提了什么,让父王愈加对我厌恶,又或是他以云家为支持,胁迫父王杀了我?”凌玄邺心头一跳,随即立马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可怕猜想:“不会不会,若真是如此,父王也用不着派崔大魏亲来了,大王子亦不会如此打草惊蛇,不论父王还是大王子,要对付我都必然需要借助彪马卫士和凉城彪马军的力量。而只要一触及到彪马军,那身为彪马军总统领的结义大哥就不可能不知道。”一想到大哥和他的彪马军,凌玄邺的心立刻就放了下来,是了,这是凉城,是西凉的第一都城,在这城中,唯一的军事力量就是彪马军,有了彪马军的支持,那还有什么可怕的?这西凉城中,这西凉王宫之中,又还有谁可以伤害得了自己?

  凌玄邺深吸了一口气,拉了拉衣襟,推开侧厅之门,唤来素儿吩咐道:“一会我若是随崔使官离去的话,你便命两名黑卫暗中跟着,如若我们是去王宫,那你立刻通知在北偏房休息的二哥,让他与大哥联系,告诉他我的情况。若我在太阳落山后还未回来,你便告诉黑卫,立刻执行擒龙计划。”

  素儿听后乖巧地点了点头,默默地看了凌玄邺一眼后道:“殿下,万事误必小心,你可是我们的主心骨,千万不能有事啊。”

  凌玄邺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有大哥在,我去王宫必然是有惊无险。”说罢径直往正厅走去。

  素儿望着凌玄邺的背影,眼中的柔情瞬间消失,双眼中看不到一丝的感情,冰冷得让人触得一眼便如坠冰窟。

  “已经可以确定,崔大魏传的所谓圣命,就是召凌玄邺入宫面见西凉王。”一道人影忽然从侧厅外的花圃中闪了出来,轻飘飘地落在了素儿的身旁,再看那人的面容,赫然便是与凌玄邺义结金兰、现在本应在北偏房的裘天。

  素儿竟是一丝意外都没有,语气平静地回道:“我早已猜到了。”

  裘天微一吟道:“凌天仲这个时候召他入宫……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素儿的声音陡然转冷:“变故?现在还能有什么变故能改变我们的计划吗?凌玄邺对我们来说,能利用的也只有那具躯壳和西凉三王子的名分了。我在这里这么多年,难道都是白做的吗?”

  裘天闻言心头一凛,道:“此事关系到主君的大业,一丝马虎都不可有,要是事情办砸了……”

  “没有要是!到今年年末,西凉必入主君的控制之中。”

  “但愿如此。”

  “你似乎不相信我?”素儿忽然转过头来,双眼冷冷地注视着“二哥”。

  “操!你他吗的别拿你那对鬼眼看我,他吗的!要我说几次!”

  …………

  正厅。

  “崔大人,好久不见,因天气转凉,小王身体微有不适,卧床养病,以至不能立时出来相见,还望大人见谅。”凌玄邺一脸带笑地对正坐于厅中焦急地等着自己的崔大魏拱手说道。

  崔大魏一见凌玄邺出现连忙起身还礼道:“殿下言重了,不知殿下现在身体可已无碍?”

  凌玄邺微微一笑,请崔大魏坐下后才道:“只是轻微的风寒而已,不碍事的。”

  “如此就好。”崔大魏点了点头道:“老奴此来就是奉圣上之命,请殿下入宫。”

  “哦?”凌玄邺微微一顿后道:“不知父王此时召小王入宫是为何事?”

  “圣上只是让老奴来召殿下入宫,并未说明是为何事,殿下见了圣上之后便可知道了。”

  “如此……那小王立刻让人去准备车马,请崔大人稍待片刻。”凌玄邺起身道。

  崔大魏却是摆了摆手道:“殿下不必麻烦了,车马老奴都已备好,就在王府后门,还请殿下屈尊与老奴由后门走。”

  凌玄邺闻言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道:“无碍,这王府的后门,小王也是经常走的,倒是让崔大人也行后门,让小王心下过意不去啊。”

  崔大魏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对凌玄邺做了个请的动作,两人一同往王府后门走去。

  出了王府的后门,凌玄邺立马便看见一辆普通的单马马车停于门外,车厢基本没什么装饰,马匹也只能算是普通良马而已,在这黑马街上,住的皆是皇亲贵胄,这等马车已是极为少见,但若一出黑马街,入其他凉城主街的话,便是随处可见这等马车,多为商人、普通官员及其家眷所乘。

  凌玄邺微一打量那马车后便随崔大魏从后面掀帘上了车,一待两人坐稳,前面的车夫立刻把马而行。凌玄邺看得出来,那车夫是西凉王宫里的密卫高手,身手之高,怕是只有二哥、大哥级的人物才能对付,立刻对从王府中紧随而出的两名黑卫留了信号,让他们跟得远些,千万别暴露了自己。

  上了车后,崔大魏便微垂着脑袋闭目养神,而凌玄邺则在颠簸摇晃中反复寻思着西凉王召见自己的意图。

  约莫行了一盏茶的时间,车外的嘈杂声顿时大减,凌玄邺知道那是马车过了凉城的闹市街区,已近王宫了。正当凌玄邺从车窗帘缝看到王宫大门,准备下车步行时,崔大魏却伸出手来按住了他:“殿下不必起身,咱们坐车入宫。”

  “什么?”凌玄邺呆了呆,西凉王宫的铁规矩--除西凉王和彪马护卫军外,其他王公大臣包括皇亲国戚都必须步行入宫,即便是受到西凉王特殊奖赏,获得在宫内骑马而行的大将或王子,入宫之时亦需由马车或坐骑上下来,步行过天邀门后才可再上马、上车。百年来,这个规矩从来没破过,坐马车或骑马过天邀门的,始终都只有历代的西凉王。

  正在凌玄邺惊愕之际,马车已是径直入了天邀门,直往西凉王的寝宫白马阁驶去。天邀门前的一众卫士居然连询问都没询问就让他们长驱直入了,这让凌玄邺更加的肯定,西凉王此次召他入宫,所为必非小事。原本因为有大哥的彪马军护卫而放下的心,现在又禁不住地嘭嘭疾跳起来。再看崔大魏,布满皱纹的老脸上却依旧是不带一丝表情,眼睛微闭着,让凌玄邺心里更慌了。

  别是大王子察觉到自己的计划,已经先自己一步动手了吧?!想起平素崔大魏这个西凉王身边的红人就常与大王子往来,凌玄邺就越觉得自己的猜想有可能,但现在自己独自一人入宫,身上又没带武器,若是对付崔大魏的话还当没什么问题,但那赶车的车夫却非他一己之力所能对付的了。况且,若真是大王子布的局,将他引到这王宫中来,恐怕不仅仅是要夺他性命那么简单。

  ——————————————————

  庆祝新年解禁~!

  祝各位读者同志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秋风会在2005年中加倍努力,写出更好滴书来。

  望各位读者一如既往地支持我~!

  附上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曲: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满江红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