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不知殿下来此,有何贵干?”李玲微微行了一礼后对凌玄邺问道。

  凌玄邺邪邪地笑了笑,“怎么?王妃,夫人,为夫来找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哼!”费宁冷哼一声,已是抱着断刀闪到了凌玄邺的身前,一双冷峻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他,就如一匹盯上了猎物的饿狼一般,相信只要凌玄邺再继续对李玲口出轻浮无礼之言,他手中的断刀立马便会将其头颅斩下。

  李玲微蹙了绣眉,道:“殿下,你不是说过了,绝不会勉强我做自己意愿之外的事吗?难道你想出尔反尔?”

  凌玄邺无视面前费宁的威势,眉毛一挑,仰首道:“是又怎么样?你本来就是我的王妃,难道我想和你亲热亲热,还得谁允许吗?”

  此言一出,费宁的断刀已是出鞘在手,灰黑的刀身立时泛起淡红色的光芒,显然费宁已是催动真气贯入刀内。

  “嘭!”费宁的刀才仆一出手,凌玄邺便已一掌拍了过来,趁费宁刀未舞开之际,狠狠地摁在了他的断刀刀身上,打了费宁一个措手不及,逼得他直退了两步。

  费宁一退,凌玄邺便疾往李玲奔去,他其他的功夫虽不算强,但结义二哥裘天教他的内功心法却使得他的身法和轻身功夫达到了一流的水准,待费宁反应过来,举刀欲阻止时,凌玄邺已是到了李玲的身旁。费宁怕伤着李玲 ,不敢以强猛的刀气进攻,只得也提气奔去,欲将凌玄邺拦下。

  “你……”从费宁拔刀到两人交手,再到凌玄邺飞身到李玲身旁,这一切发生的时间仅不过一眨眼间,李玲微一错愕之下,脖颈已是为凌玄邺单爪所制。

  “你这厮!若是敢伤公主一根头发,我就把你剁成肉酱!”费宁气得咬牙切齿,手中的奇形断刀已是近乎血红,身体外也罩了一层淡淡的白气,显是气劲已运到了极点。

  “笑话,笑话,本王要与自己的王妃圆房,还得受你威胁?!”凌玄邺的双眼充满了暴戾,让费宁看得越发的为李玲担忧,也更加地自责起自己来。从刚刚凌玄邺入小院开始,费宁就已发觉他的精神有些不对劲,暗暗开始提防起来,想不到,还是让这家伙劫持住了李玲。

  “原来西凉的三王子,就只会欺负我这一弱女子吗?”李玲轻轻叹道,听着李玲的轻喃细语,看着她天鹅般雪白的脖颈,凌玄邺心中禁不住的一阵心动。

  “你可是我的王妃啊,将来……将来我做了西凉王,你就是这西凉的王后了啊!到那时,西凉和齐王、****,不就能和睦共处了吗?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凌玄邺突然将嘴凑到李玲耳边温柔地说道。

  李玲将头撇开,微微摇了摇头。

  凌玄邺愣了愣,脸上又变得狰狞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本来属于我的东西,我却无法拥有?!你凭什么不从我?我有什么不好?!论长相,我比哪个****的男子差?!论家世,我身为西凉一国王子,难道就辱没你了?你是这样,那个老头也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说到了最后,凌玄邺已是近乎咆哮起来,一旁的费宁几次欲趁其不注意出手将李玲救下,却又怕其情绪不稳下伤了李玲,毕竟他的手正锁着李玲脖颈上的两个要穴,一不小心,李玲便会香消玉埙于魔爪之下。

  “不,我不认命,不管是西凉的江山,还是你李玲,都是我的!我要拥有你,拥有整个西凉!--”凌玄邺额头的青筋尽皆浮起,极为可怖,哪还有半点翩翩公子的形象,简直就是一个变身的妖魔,让人看了就禁不住鸡皮疙瘩直起。

  凌玄邺说着便要拿嘴往李玲的唇上覆去,李玲苦于脖颈被制,虽挣扎却也是无济于事。费宁情急之下,手中的断刀已是直劈而出,猛往凌玄邺的右肩削去。

  凌玄邺发狂归发狂,倒还未完全失去理智,见费宁的断刀削来,忙将李玲挡在费宁刀前,让费宁的刀无处下手。

  便在凌玄邺要强吻下李玲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起,一把薄如蝉翼的青光剑横在了凌玄邺的脸前,冰冷的剑身紧紧地贴住了他的嘴唇。便是凌玄邺现在近乎发狂的状态,也被吓得冷汗直流。

  “你这混厮!”看到李玲未有受辱,费宁提起的心终于微微放了下来,转而一把揪过凌玄邺的头发,拿刀柄狠狠地砸起他的脑袋来。

  李玲虽是受了惊吓,但因之前已经历过数次生死之境,所以很快便平复下了心情。转首对持青光剑突然出现的萧夜行了一礼道谢。

  萧夜忙还了一礼:“这都是在下分内之事,刚因有事离去,未能及时赶回,让公主受惊,还请公主治罪。”虽然看不清黑白面具下萧夜的表情,但听他的声音,竟是有些激动和颤抖,让李玲不禁微感疑惑。

  “萧先生何罪之有,只是这三王子殿下,不知今日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李玲有些担忧地望了望被费宁拿刀柄揍得头破血流的凌玄邺道。

  “费兄,可以了,若把他打出个好歹来,咱们在西凉可不好过。”萧夜见费宁用刀柄打得还不解气,就要翻过来用他的奇形大断刀砍了,忙伸手拉住他阻止道。

  费宁看了萧夜一眼,再用刀柄狠狠地敲了凌玄邺一下,才将被打得浑浑噩噩晕晕乎乎的三王子殿下丢在了地上。若不是刚刚萧夜及时出现阻止了凌玄邺的恶行,让费宁知道其并非是凌玄邺派来的奸细的话,他才不会这么听话,放了凌玄邺的。若说刚开始费宁来保护广德公主李玲乃是因齐王李琅之托的话,现在经过近一年的相处,对于李玲,他在潜意识里,已是产生了一丝奇妙的感情,可以说是爱慕,也可以说是崇拜或尊敬。凌玄邺刚刚的行径,无异于是在亵du他心中的女神,若非顾忌到他三王子的身份和现在在西凉的处境的话,费宁早已拿刀将其削成人棍了,哪还会用刀柄砸那么久?

  萧夜对费宁点了点头,便对凌玄邺道:“在下不知殿下今日为何会如此失态,但刚刚殿下所说的那一席话若是让有心人听到的话,必然会传到陛下耳中,到时对殿下可是大大的不利啊。”顿了顿又道:“殿下,今日我们便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今后若无事,殿下还是不要到这里来吧,若是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不要说费兄手中的断刀了,便是在下手中的青光剑也不会再留情面。还望殿下……好自为之。”萧夜虽然说得轻声软气的,但话语间却满含了杀气,与其说在与凌玄邺商量,倒不如说是在威胁。

  “呵呵,呵呵……”凌玄邺突然笑了起来,那满是鲜血的脸庞映着这笑容,分外的可怕和狰狞,“父王听到的话……那就太好了。我就在后悔了,为什么今日我没有把心中的话都告诉父王,我要让他知道……让他知道,我不甘心,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那些属于我的东西……”凌玄邺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小院,看来费宁用刀柄砸,也砸得够狠的,一路上都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费宁、萧夜和李玲听得凌玄邺的最后一席话都是感到莫名其妙。

  微一沉吟,萧夜双眼一亮,道:“西凉要出乱子了,这是个好机会。”

  “机会?”费宁和李玲双双一愣。

  萧夜点了点头:“不错,机会!”

  …………

  与此同时,同样在西凉三王府,北偏房中。

  “曹使命人传来消息,他那边出了点小问题,西凉王那老家伙可能已经知道了他与三王子之间的关系了,我们得提前行动了。”裘天从门外走进来后对素儿说道。

  素儿闻言眉头一皱,“这还是小问题?是不是出了内奸叛徒了?找出来了没有?”

  裘天点了头:“当然找出来了,曹使办事一向很稳当的。”

  素儿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稳当?稳当就不会出这挡子事了。凌玄邺回来了没有?”那神态,那声音,若是凌玄邺见到的话,一定要以为这是素儿的孪生姐妹而非素儿本人了。

  裘天有些担忧的道:“回来了,不过一回来就跑到广德住的那个小院去了。好像还和院里的人发生了点冲突?后来曹使派人传讯来,我就让人在外面盯着,先过来告诉你了。”

  素儿绣眉一挑:“发生了冲突?”

  “你知道,那院子里的都是高手,我若是离得太近的话,必然会被发现,我们现在正值关键时刻,实在没必要去费那些额外之力。”裘天耸了耸肩道。

  素儿点了点头,她也知道那费宁和萧夜及他的两个手下身手不凡,功力恐在自己和裘天之上,况且那萧夜的身份,也是神秘得很。

  “那个萧夜不是于使找的吗?难道你没办法控制他?”素儿忽然道。

  “他是于使找给凌玄邺的没错,不过他是华城那边来的,实际上根本就不受我和于使的节制。去广德公主那,也是他自己的意思,我想他可能是主君的直系手下。”

  素儿皱了皱眉:“你可别让人给唬了,萧夜身为‘暗夜楼’的楼主,在西凉成名已久,怎会是华城的人?这事之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裘天听得此言,一挤眼睛,不悦道:“我哪是那么好唬的人?在西凉成名已久又如何?他手里有七魔令,还会有错?之前我没告诉你?那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没有问我。”

  素儿面容一肃,缓缓点了点头道:“若是三妖七魔的话,倒是很有可能……”

  “行了,广德那不是咱们担心的事,现在咱们的主要任务是把这西凉的政权掌握到手。曹使已经说了,凌玄邺身上的蛊是引发的时候了,不管他现在自己的意愿如何,咱们已可以开始全面行动,他已经可以做个完完全全的工具了。”

  素儿的美目眯了眯,露齿妩媚一笑:“唉,奴家还真舍不得那冤家呢,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也在一起快十年了。”

  裘天咧了咧嘴:“你少来这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心里不知道多想把他给啃了吃了呢,哼,反正引蛊之后他的身体还在,你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素儿眨了眨眼:“那可不同,引蛊之后他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多没意思。”

  “嘘,那小子来了。”

  ——————————————————

  挺好听的一首歌: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闪亮的日子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