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看到满头满脸皆是鲜血的凌玄邺后,即便素儿与裘天都已先知其与萧夜、费宁等人发生了冲突,也不免大吃一惊。

  不过更让他们吃惊的,是凌玄邺那冷酷的眼神,那对充满了死气的眼眸,连裘天这种杀人如砍瓜切菜般稀疏平常的人也不禁感到一丝寒意。

  “殿下,您……您这是怎么了?这……谁把您弄成这样的?!”素儿一脸的惊容,那焦急的表情和眼中欲落的泪水,让一旁的裘天暗暗对其演技大感佩服。

  出乎意料的是,凌玄邺并未狂怒大发,让人去找广德公主与费宁等人的麻烦,反是面无表情的对裘天道:“二哥,你回复大哥,我决定了,同意立刻开始起事。不过父王可能已经知道了他与我有交了,让他小心一些。从今天父王与我的谈话来看,他可能仅仅知道大哥的事,对二哥你及三哥还有那十万军队并不清楚,现今又以为已稳住了我,此时起事正可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裘天愣愣地与素儿对视了一眼,不明白为何凌玄邺见过西凉王后反倒坚定了其篡位的决心,按理来说,西凉王召他去,不是为了软禁他就是为了施以怀柔之策感化他,让他对彪马军产生负面影响。不过疑惑归疑惑,如今裘天等人已是决定了将凌玄邺体内的蛊毒引发,他的决定是什么,已是不重要了。

  “殿下……”素儿忽然娇呼一声,投入了凌玄邺的怀抱,两手怀着他的脖颈,将樱桃小嘴迅速地覆到了他的唇上。

  凌玄邺微一错愕,便开始回应素儿,将他如蛇般的细腰仅仅抱住,热烈地吮吸着她的朱唇。

  忽然,凌玄邺感到嘴唇开始发麻,似乎腹内有股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那个感觉就如吞了只耗子却想吐吐不出般。他已顾不上与素儿亲热了,一把就要将她推开,却发现自己的全身变得无一丝力气,虽然还能站着,却已是动弹不得。素儿的吻也变了样,她不再如开始般温柔、缠mian,而似乎是在往一个瓶罐中吹气,急促地将一股又一股的热气灌入他的体内。随着这些热气进入体内,凌玄邺腹中那难受、痛苦的感觉愈加剧烈了。腹内的东西,似乎正在欢快的跳舞一般,疼痛与恐惧刺激着他全身的每一根经脉、每一个穴位。而那些热气进入小腹后,却又突然幻化为一阵阵的冰冷,让他甚至要怀疑自己的内脏是否被冻住了。

  终于,素儿的唇离开了凌玄邺,他也得以看到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侍女脸上那魔鬼般的微笑。

  “素……素……素……”凌玄邺的嘴颤抖着,双唇已是慢慢地变为了紫色,额头豆大的汗水如泉般涌出,溶入脸上还未干去的鲜血之中,形象更是分外的恐怖。

  “素、素、素你个头啊!”身后的裘天一巴掌就盖到了凌玄邺的后脑上,早已浑身失去劲力的他,就这么如沙袋般狠狠砸到了地板上。

  “哎呦!我说裘天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的殿下呢?他可是西凉的三王子咧。”素儿叉着小蛮腰一脸嗔怪地对裘天道,那眼中却满含了笑意。

  裘天知道素儿是要在凌玄邺神智尚在时,狠狠地羞辱他一番,便笑了笑,道:“是,是,是,在下知错了。四弟,三王子殿下,……你还好吧?”说着,裘天俯下身去将凌玄邺扶了起来,让他坐到了一张太师靠椅上。

  凌玄邺双唇颤抖着,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如毒蛇般噬咬着他、折磨着他,但瞪大的瞳孔却分明写满了怒与恨。

  “啧啧!”素儿的纤纤玉手在凌玄邺的脸上慢慢地滑动着,“若不是你这张脸还有用,奴家还真想看看把你整张脸皮生剥下来的样子呢。想来,英俊潇洒的西凉三王子,脸皮下的嫩肉,也一样漂亮吧。”

  蛊毒已被引发,不足两盏茶的时间,蛊虫所化的蛊素便会侵入凌玄邺的脑内,将他原本的意志吞噬,彻底控制他的神经与肢体,从此让他变成一个会说话、会走路甚至会吃饭、喝水的行尸。而在这两盏茶的时间内,凌玄邺已失去了一切活动能力,或者说是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从四肢、关节到每一块肌肉,用不了多久,他连说话都办不到了。

  凌玄邺想要抬起自己的手,狠狠地给眼前这个贱人一巴掌,但无奈,他现在便是抬起一片上唇都吃力得不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意识慢慢地被吞食,眼睁睁地看着素儿与那“二哥”对自己做最后的羞辱。

  “你想不到吧?”素儿重重地拍了拍凌玄邺的脸颊,发出了“啪啪”的响声,“你想不到,作为你心腹侍女的我,会背叛你吧?”,然后又指着裘天道:“想不到吧,欲助你成大业的结拜兄弟,会来谋害你?”

  凌玄邺瞪大的双眼,满含愤恨的眼珠不断地在素儿和裘天之间转动,似乎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他们的样子牢牢地记在心中。

  “你这个废物!”素儿一脚将凌玄邺踹下了椅子。

  “你这个垃圾!”又是一脚,素儿将凌玄邺踢飞了数尺远。

  “你这个无能的窝囊废!”重重的一脚,踹中了凌玄邺的胸口,虽然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却能感到身体各个部位的疼痛,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宠爱非常的素儿会对他有那么大的仇恨。难道自己是她的杀父仇人?自己灭了他家满门?又或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来了?凌玄邺在一瞬间就否定了这些想法,没有,他从未对不起这个心腹侍女,他待她就如对待王妃一般。

  素儿慢慢地提起了凌玄邺的头发,让他的双眼可以看到自己,露出了一个妩媚的微笑后道:“殿下,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恨你吧。”素儿竟似看穿了凌玄邺心中所想一般。

  凌玄邺已是说不出话来了,对于自己身体现在出现的症状,他心中只一疑惑和恐惧,一点都猜不出素儿所对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哼哼,为了你这小子,为了完成主君的任务,我的青春就这么给糟蹋在你的手中了,也就是因为你,我和秦使才有情人不得眷属……”素儿咬牙切齿地说着,话语中饱含了恨意,凌玄邺却是听得稀里糊涂莫名其妙,但无疑可以肯定了,素儿是受人指使的,那自己的三个结拜哥哥呢?也是被那什么“主君”指使的吗?他们来自己身边,自是为了借自己西凉三王子的头衔来以最小的代价,光明正大地夺了西凉的政权。那为什么他们早不杀自己,晚不杀自己,却反倒是现在要起事了,才对自己下毒手呢?

  容不得凌玄邺多想了,小腹中一股奇异的凉气直冲胸口,再由胸口顺着血脉向全身涌去,自己对全身的感觉也开始随着这股冷气而慢慢的消失。

  要死了吗?凌玄邺索性放弃了挣扎,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素儿那魔鬼般的嘴脸和裘天那幸灾乐祸的笑容,安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反正,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已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既无所爱,亦无牵挂,唯一有的,只是不甘。

  素儿见凌玄邺闭上了双眼,哪会不知他心中所想,硬是用手拨开了他的眼皮,注视着他道:“看着我吧,记住我吧,我要你看着我离开这个人世,到了阴间,也别忘了我。”

  一旁的裘天已经坐到了椅子上,悠闲地喝起了茶,似看戏一般看着凌玄邺被素儿折磨、羞辱。

  “我会记住你的。”凌玄邺心中狠狠地道,嘴唇蠕了蠕,终是无法说出声来。

  凌玄邺的眼神,由愤怒到绝望,到恐惧,再到坦然,最后归为平静,当死亡已成了必然,当活着已成了负担的时候,人便能够心平气和地承受死亡的来临。凌玄邺,现在就是这种心情。他似乎是在看着素儿,但眼中真正看到的,却不是素儿。

  那股凉气已经覆盖了全身,凌玄邺现在只能感到脖颈以上头部、脸部的存在了,身体似乎已不再属于自己。

  “好了,他就交给你了,我去曹使那。他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今晚便要一举控制住局面。”裘天一口将杯中的茶喝完,站起身对素儿说道。

  “你要怎么玩都没问题,不过千万别把他的脸弄花了。”裘天走到门前又回头交代道。

  素儿仍是蹲在地上,双眼与凌玄邺对视着,没有回头:“行,你去吧,除了大王子和西凉王,那三个辅政大臣和云府可也别忘了。”

  裘天自信地一笑:“放心吧,今夜,整个西凉都逃不出我们的掌控。”

  黄昏时分,星挂满天,明月当空。整个凉城都还沉浸在云洪天破敌的欢庆之中,成百上千的凉城百姓们聚集在街头,三五成群地于街头把酒言欢大谈云老帅破敌。

  普通的百姓们并未感到,今夜将会是个血腥的不眠之夜。

  忽然,从城东王宫的方向疾奔来十数骑彪马军骑士,拿着明晃晃的马刀,大声喝着:“今夜宵禁、封城,任何人不得擅自在街上行走,亥时之后清街!”这十数骑骑士如一阵风般飞奔而过,带起了一溜的尘土,几个躲闪不及的百姓更是被带倒在地,但骇于那一把把出鞘的马刀,却是没人敢有半句骂言。待听清了那些骑士的话后,一众百姓皆是愣在了当场。

  “清……清街?”一个酒肆的老板结结巴巴地道,眼睛仍是望着疾驰而过的彪马军骑士。

  他旁边的一个酒客不明所以,问道:“什么是清街?难道今晚亥时之后,王宫要派人来扫大街吗?”

  与他同桌的另一酒客却是一脸担心的道:“所谓亥时清街便是亥时过后,彪马军巡街,发现未归家的人,不必询问,立时处死。举街不得有一户营业的店铺,举街不得有一户未闭门的人家,举街不得有一个普通百姓。此即为……清街。三十七年了,三十七年来,凉城还是第一次下清街令啊。要有大事发生了。”

  似乎是为了证实这个酒客所说的话,整条大街在一瞬间的寂静之后,立刻又便得嘈杂哄闹起来,不过这次却是各个店铺争相关门,街上的百姓争相往住所返回。不到半个时辰,凉城数百上千条大小街道已是空无一人,而一队队彪马军的士兵则开始清街。

  在离王宫不远处的黑马街,却是灯火通明人马声鼎沸,一群又一群的大臣与他们的家眷被彪马军卫士押到街头。

  血色的凉城之夜,开始了。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