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战斗的进程远远地超乎了我的预料,想来也应是超乎云大帅的预料的。

  联军在逆境中非但没有大举崩溃,反倒是进行了极为顽强的抵抗,即便在云大帅的中军主力加入战局后,战场的局势也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依旧是两方缠斗的情形,而此时,太阳早已落山许久,没有月亮的夜晚,两方的部队只能在黑夜里继续混战着,只有西凉大军的后军和联军的中军点起了点点的火光。

  现在,无论是西凉军还是联军,都已是到了进退不能的境地。联军想突围,但黑夜里要在乱军中组织起大规模的突袭,并找到西凉军的弱点出击,实在是难之又难的事情。而西凉军,到了眼下,也是唯有痛打落水狗,不得松气,一旦让联军缓过劲来,组织起反攻,那之前的一切就全都前功尽弃了。

  另外一方面,达木尔国的军队也未像我们所想的集中全力去攻打北望城,反倒是分了一队人马绕过了战场,向西凉军的后军方向去了。

  “达木尔人想干什么?”我站在山坡上望着远处在黑暗中如一条火龙般向西凉与联军的战场后方蠕动的达木尔军队向古之罗问道,现在我和行威光的部队已经会合,在另一处离北望城较近的坡地上休整。

  古之罗也是一脸的疑惑,摇了摇头道:“照理来说,达木尔人应该要集中力量攻打北望城才对,怎么会又分出兵力绕到西凉军后面去的?难道他们想从后面进攻西凉军?”

  “他们都打着火把,云帅见了定会有防备的。”行威光道。

  “难道……”古之罗忽然一脸担忧地道:“他们想,想劫西凉的辎重营?”

  我脑中灵光一闪,重重一拍古之罗的肩头:“不要理那支部队,我们的目标还是北望城,哼哼。”

  行威光皱了皱眉:“联军该不会还能反败为胜吧。”

  “反败为胜?就那样,即便反败,也胜不了了。到时候他们必是个两败具伤的局面,所以这战局,是越僵持,对我们越有利。否则,无论哪一方获胜,都不会放过我们的。”我眯着眼睛眺望着几里外的战场说道。

  “古参军,依你看,这场仗还要打多久?”行威光转头对古之罗问道。

  古之罗凝视着黑漆漆的战场,只能凭着那传出几里外依旧嘈杂清晰的喊杀声来判断战场的位置,摇头道:“很难说,像现在这种局面,只要一个突然的情况出现,战局就可能发生巨大的变化。且月黑之夜,两军皆不能视物,在如此近距离高密度的集团会战中……不确定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那我们现在……”行威光如今也是没了主意,询问起古之罗起来。

  “禀行威统制,达木尔人已经开始进攻北望城了,云帅似乎分了一队骑兵来援,具体数量不详。”这时我们派去北望城前查探的斥候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云帅派援兵来?”我和行威光一对视,立刻决定暂时持观望态度,先看看达木尔人和云帅的人打得怎么样再决定我们的部队何时出击。

  远远的,北望城的方向也传来了嘈杂的喊杀声,时不时的伴随着几声惨叫。北望城上火光点点,但看上去,守城的西凉军似乎并不怎么多。这个时候,若是城内联军的残余部队出现反扑,那北望城便岌岌可危了。

  达木尔军不知道到底分了多少部队去劫西凉军的辎重,不过剩下的这些少说也还有十来万,在北望城宽广的城墙前铺得密密麻麻的。因为北望城外十里内都没有树木,所以达木尔人连临时制作云梯的木材都没有,只能是将长枪用绳索牢牢绑起来,做成了简易的云梯。但这些接起来的枪杆哪能支撑得了人的体重,大多数达木尔士兵才爬到一半,就自己从那长枪“云梯”上掉下来了。没有攻城器械,面对北望城,纵使兵力远占优势,达木尔人也是毫无办法。

  而云帅派来的一队骑兵,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根据那些火把计算,大概有几千人的样子,不过具体是多少,却也看不真切。出乎我们意料的是,那些骑兵并不是冲着北望城外的达木尔人去的,反是朝我们的方向奔了过来。

  “怎么回事?咱们在这并没生火,也没点火把啊,他们怎么往咱们这过来了?”行威光有些紧张地道。

  我回头看了看黑夜里的部队,现在我们还有四千多骑骑兵,而三万步兵则基本未有伤亡,这样的一支部队,同战场上交战的双方来比,并不多,但实际上,三万四千余人,也已是个小型军团的规模了。在这几乎没有可见度的黑夜里,又没有火把的照明,要迅速组织起这支部队迎敌,自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对,他们应该不是冲咱们来的,咱们自太阳下山就一直变换位置,到了刚刚才在这休整的,又没点火光,在那战场漫天的喊杀声中,更是不可能听到咱们的人马声。”古之罗分析道。

  “那他们怎么不去进攻达木尔人,直往咱们这边跑来了?”行威光疑惑了。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上的伤疤,看着大概三、四里外正向我们奔来的西凉骑兵,道:“不管是不是冲我们来的,都得做点准备。”

  “不错,阿辉,你过去吩咐第三营到前面警戒,防备那些骑兵对我们进攻,其他营暂时原地待命。”阿辉是行威光的传讯兵,也是个羌族人,人很机灵,听了行威光的吩咐后便悄悄潜了下去。

  那队骑兵移动得真的很慢,可以说是慢慢踱步朝山坡上来的,若不是隐隐看到那些士兵跨下的马匹的话,实在难以相信这是在战场上的骑兵队伍,简直就是在遛马散步。

  “老大,老大,不对头啊。”黑夜里翟邢忽然摸到了我身边焦急地道。

  我看了看翟邢,再瞥了眼行威光,见他也正看过来,只得问道:“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翟邢微微喘了口气,看着那队西凉骑兵的方向,放低声音道:“刚刚我派两个兄弟从边上绕过去远远地查探了一下那队西凉骑兵,发现……”说到这,翟邢又把目光投向了我。

  “发现什么?”行威光已是禁不住地问道。

  “他们发现,这队骑兵,全都是……是重骑。”翟邢的声音显然有点颤抖,连他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都害怕得东西,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厉害。正是因为在西凉军中呆了那么久,所以翟邢才更了解西凉重骑集团冲锋的可怕。

  行威光也呆了呆,随后缓缓地点头道:“怪不得他们往咱们这来,他们是想占据有利位置,由高至低对达木尔军进行冲击。”

  我拍了拍翟邢的肩膀:“不必担心,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还是比他们高的,他们要攻击我们的话,我们还是zhan有不少优势的,况且,他们的目标显然是达木尔军而非我们。其实,西凉重骑也并非天下无敌,只要咱们组织起有效的枪阵和弓弩手,破掉他们的重骑冲锋也是易如反掌。”顿了顿又问:“可知他们大概来了多少骑?”

  翟邢道:“应该也五千骑以上吧,夜晚看过去,不太真切。”

  五千骑?想来是第一冲重骑冲锋的时候,被挡在了前部的那一部分重骑,被云帅拉到后面作后备了。现在他们将这些重骑来过来,显然是要利用重骑超强的冲击能力打乱达木尔军的阵形。但是仅有这么几千的重骑,万一要是陷入了达木尔军的人海中,那可就是汪洋沉一舟,尸骨不寸了啊。反正达木尔军也没有攻城器械,虽然人多,但一时也是攻北望城不下的,云帅何苦要这时候分兵来对付他们呢?

  这队西凉重骑已经离我们不到半里远了,在闪闪的火光下,我们已能隐约看到那披着深灰色重甲,绰着丈八长枪的西凉骑士了。虽然同处山坡之上,但因为他们点着火把,而我们没有,没有月亮的黑夜中,我们能看得到他们,而他们却看不到我们。现在第三营的士兵正排在我们的侧方,弯弓搭箭,遥遥地指着那队重骑兵。

  “万一……那些重骑兵发现我们的话,我们……”成荒贺有些犹豫地道。

  “就灭了他们。”行威光肯定地道,说这句话时,他眼中寒芒一闪,在这黑夜中,就如一颗流星般。

  “这……现在我们和云帅翻脸恐怕……不妥吧。我们这么三万多人,没有辎重没有后勤,一旦和云帅翻脸,我们连一天都支撑不下去啊。”成荒贺道。

  我冷哼了一声道:“所以,这北望城我们志在必得。”

  成荒贺沉默了一会,又道:“但如今的形势,这北望城,恐怕轮不到我们来夺吧。不如……我们协助那西凉重骑破了达木尔军,以此一功,云帅当不会为难我们……”

  “成荒统制,你太天真了。”行威光打断他:“我们在军中时时受到排挤,处处受到歧视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云帅这次是准备彻底解决掉我们这些不确定的因素。而且,在此次出征之前,我就听闻咱们太哺山一带又出羌锐山贼,如今西凉又刚经历联军的侵略,军力、国力皆大损,对大哺山的影响力和威慑力更是大跌。我担心……朝廷会因担心羌锐山贼趁机崛起,出兵太哺山。”

  “这……这不可能吧,咱们……咱们羌族人可也是西凉人啊。”成荒贺的语气显然不大相信。

  “哼,西凉人?凉族人只认为他们凉族才是西凉的主宰,什么时候当咱们是真正的西凉人了?”行威光冷笑一声说道。

  这时候,我和翟邢、古之罗等人都是车沉默不言,这种涉及到********的问题,我们说什么都不合适。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