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奇怪了,那群西凉重骑列在那是要做什么?怎么还不出击?”行威光疑惑地问道。

  黑漆漆的夜里,没有火把的我们真可谓是动弹不得,现在对于两边的部队来说,我们都是根刺,一旦被发现,都是要被拔去的。而云帅不知有没有给西凉军下达命令,见着我们如何处置,让这些西凉重骑发现我们的话,真不知结果会是如何。

  “不对,云帅让这些重骑到这来,或许并不是要让他们冲击达木尔的步兵。”古之罗忽然沉吟道。

  “哦?不是冲击达木尔国的步兵,那他们在这边列阵做什么?”行威光不解。

  由于在黑夜中已经呆了这么久,我的视力对黑夜已有些习惯,能隐约看出周围的一些事物了。只见古之罗爬到马上,探着身子往西凉主力与联军的战场上望去,道:“这些重骑乃是西凉军的精锐所在,如今他们虽已列好阵势,但达木尔军也已注意到了这坡上举着火把的重骑,做好了迎敌的准备。如果这数千重骑就这么冲进达木尔步兵大军中的话,虽然会给达木尔军造成不小的伤害,但当他们的冲击力竭时,却将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境地。重骑如此昂贵,想来云帅是不会轻易让他们做这种自杀性攻击的。”

  我点了点头,赞同道:“没错,姓云的可以让我们先锋军送死,却绝对不可能让西凉重骑去自杀。即便是杀伤了几万达木尔步兵,损失这数千重骑,对姓云的来说,也是得不偿失。那么,这些重骑排在这里的作用是……”

  “威慑!”古之罗肯定地道,“行威将军,武将军,你们看,那边战场上的西凉军,火把似乎多了不少……”

  我抬眼望去,在杀声震天的西凉、联军主要战场上,果然比之刚才又要在外围多出了许多火把,战场上由点点星光,变成了一条银河。战场的中部是联军和西凉军的交战主力,他们都在忙着应付周边的刀枪,自然是没有时间来点火把,所以这些火把都是外围的西凉军点燃的。看那些火把移动的速度,应该都是西凉的轻骑和轻步兵。

  行威光看着战场叹道:“在深夜混乱的战场中,还能有这么好的指挥,西凉军的精锐可见一斑。”顿了下又对古之罗问道:“古参军说咱们身边这些重骑的作用是威慑,不知何解?”

  古之罗道:“回将军,属下认为,云帅是想驱联军之兵,赶达木尔之兵。”

  行威光看着战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此计果然绝妙,不过在这黑夜之中,也只有训练有素的西凉轻骑能做得到。”

  约莫大半个时辰之后,达木尔军对北望城的进攻还是毫无进展,而面对坡上的数千西凉重骑,他们也是不敢妄动,北望城前成僵持的局面。而另一方面,西凉军和联军的主战场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看似无意又似有意,在东北方向的一群西凉轻骑露出了一道明显的缺口,马上就有大队的联军士兵从那缺口中突围而出,直往北望城而去。看到了生的希望,联军的士兵们自然不会在这黑夜中继续和西凉军拼命,皆争先恐后地脱离战场,往北望城撤去。虽然刚刚他们就已经知道北望城已被西凉军攻占,但如今的他们,亦是只有这一条路可选了。况且,个人的力量在这大股涌动的人流中,就如一滴水滴于滔滔大江中一般,是无法决定自己的去向的。于是,万千的水滴汇成了大江,而大江,则是沿着早已开凿好的“渠道”被动地流动。

  那个缺口越来越大,西凉军也基本未作什么阻拦,或者说,现在也做不了什么阻拦了。一万、两万、三万,十几万,几十万……联军剩下的部队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的阵形,完全地失去了统帅和将领的领导,他们只是被动地随着人流而奔走,他们只想离开这个充满血腥和杀戮的战场。联军的旗帜一面面的倒下,不是他们的旗手死了,而是他们的旗手不愿再让这些大旗做拖累影响逃命的速度。本来还有一些联军士兵在坚持战斗的,但借着周围西凉军的火光,一见到己方的旗帜纷纷倒下、己方的士兵纷纷溃逃,他们也无心继续拼死战斗了,或者是被西凉军斩杀,或者是加入到了溃逃的大流中去。

  西凉和联军交战的战场是一片平原,但到了北望城后,以东就是丛山万岭了,道路极其狭窄,地势极其险要,云帅显然是想将联军的残部和达木尔军驱散好分而歼之。

  万千兵马席卷而来,即便是在黑夜中我们也依然能看到漫天飞起的烟尘,远远的便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动。

  坡下的达木尔军似乎也意识到了亡命逃奔而来的大批联军所带来的危险,攻城开始慢了下来。

  “奶奶的,之前只知道联军有几十上百万大军,左右不见边后面不见尾,可是到了现在,我才知道这几十上百万……究竟是个什么概念!”不知什么时候,翟邢趴在了我的身边,望着那如奔泻而来的洪水一般的联军士兵感叹道。虽然之前经过几个时辰的拼杀,联军减员严重,但他们此时的人数却依旧是个庞大的数字。

  大约一顿饭的时间,联军崩溃而逃的大军已经退到了北望城前一里处,与城前的达木尔大军接触上了。达木尔军瞬间被汹涌的人流给冲得四分五裂,有的更是被迫往山坡上冲来,但当看到拿着火把排列有序、端着骑枪的西凉重骑时,又不得不继续挤入人群之中。

  数以万计的联军士兵争先恐后地涌了过来,他们混入了达木尔军之中,带动着达木尔步兵向前继续奔跑。因为北望城已被西凉军攻占,所以他们进不得城,只得往前跑,毫无目的地往前跑,因为他们知道,身后正有一群拿着刀追杀他们的西凉人。为了离开那修罗的战场,他们只能跑。如此一来,北望城前就成了过马绣了,之前的攻城自然也无法进行下去了。联军的指挥系统几乎已完全瘫痪,这么多的人马,又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用着不同的语言,由不同的主帅领导,一旦混乱起来,那将是件无法抑制的可怕事情。这在之前,已经被证实过了,联军更是因此丧失了数万精锐的轻、重装步兵。而这次,云帅看准了时机,故意迫使联军往北望城的方向逃跑,不仅让他们战心全无,瓦解了他们人数上的优势,也得以减少了自己的损失,可谓一石数鸟之计。

  “轰~!--”如雷鸣般的巨响忽然在耳边炸起,久久不平,整个大地仿佛随着这巨响抖动起来一般。我们左旁两百多米处的西凉重骑出动了,数千骑重装骑兵一排排地从坡上汹涌而下,重骑兵们纷纷将手中的火把丢弃,点燃了周围的一片草地。映着火光,西凉重骑兵们就如同一个个暗夜的夜叉般,充满了杀气和压迫力。

  联军和达木尔军的大部分士兵都已顺着人流涌过了北望城,往东北方向的十字岭逃去,在混乱中,甚至连那达木尔王子的尸体都被推dao践踏。联军在北望城前剩下的这一部分军队已是松散不堪,又毫无战心,虽然大概仍有万人以上,但却已对重骑没了威胁,重骑兵此时出击,无异于给一只亡命奔跑的野兽再在屁股上扎上一箭。

  两百米外的火光越来越强,大有顺着枯草蔓延过来的趋势,还好我们不是处于下风位置,否则光是那些烟就够我们受的了。

  “这……这些火不会烧过来吧?”行威光有些担心地道。

  “不会倒是不会,火是顺着风势烧起来的,不过西凉军此举是想将战场照亮,免得他们随后的追击出现误伤,这些火一烧大,我们这三万多人,是怎么也隐不住的。”我一面观察着北望城上的形势,一面对行威光道。

  “那该怎么办?”行威光问。

  我旁边的古之罗道:“如今西凉军已是成追击之势,我们不若混在其中,深夜之中,想来他们也不会知道我们是哪部的。况且,我们到现在也并未知道云帅是否对我们下过诛杀的命令。”

  行威光看向我:“武副将,依你看呢?”

  “不错,我们得趁夜趁乱,混入北望城中。”我点了点头道。

  “混入北望城?现下这种情况,北望城怎么会开?”行威光问道。

  我望了望北望城,城内火光通明,似乎着火的地方不少。“按理在混战未彻底结束前,北望城是不该开门的,但是现今情况特殊,我可以肯定,云帅会让西凉军先进入北望城的。况且,现在联军已是树倒猕孙散,再起攻势几无可能。”

  行威光似乎也是认为有理,默默地点了点头后道:“那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做?”

  我道:“先传令给下面各营的士兵,一会在进城的时候若有人询问他们来自哪个军,就随便编造一个,说十一军、十二军甚至前锋军都行,反正不要说是先锋军的。”在这黑夜之中,又有头盔覆面,羌族、锐族等西凉的少数民族士兵与凉族混杂在一起,根本无从分辨,只要我们利用这黑夜的优势混水摸鱼便成。

  “恩,那现在我们是否可以整队,准备离开这山坡了?”行威光翻身上马说道。

  我摇了摇头:“不忙,我们先等等,等看到云帅的中军再说。否则若是云帅也准备进城的话,我们想要再在她的眼皮下混入城,成功率要小得多。”我的话才刚一说完,身旁的古之罗就扯了扯我的甲裙道:“将军,那好像是云帅的亲兵护卫营。”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点点火光中,几面大旗在夜风中微微飘扬,能有那么多面旗帜的,几乎可以肯定是中军帅部了。而那些个扛旗的骑兵身后,是一大队的护卫骑兵,可以看出来,他们确实是云帅的护卫。而云帅的护卫亲兵营在这,那么云帅八成也在里面了。不过这些护卫亲骑似乎并没有要进城的打算,而是徐徐地从北望城前经过,也不大像是要追击联军的样子。

  “好,传令全军,整队,我们下坡。”行威光对身旁的传令兵说道。

  因为夜黑的缘故,我们这三万来人的整队就用了近半个时辰,身后传来阵阵甲胄和武器碰撞的声音。战场上的喊杀声由远及近再又慢慢远去。虽然在北望城前一直向四周方圆十数里内都还有不少的零星战斗,但大都是西凉军一面倒的屠杀,联军的士兵除了护卫他们各国主帅的亲兵卫队外,基本都是放弃了抵抗的,无论在士气还是战斗组织上,都远远不如杀气腾腾的西凉军。不过因为是月黑夜的缘故,追击也并不是那么顺利。许多联军士兵将火把扔掉后,虽然在夜间行走比较困难,但西凉军却很难发现并斩杀他们了,反而一不小心还会中了他们在暗处的暗算。

  当我们从山坡上出现后,坡下北望城前的一些西凉兵一阵的紧张,长枪、弓箭纷纷对准了我们,直到通过周围燃烧的大火看清我们的甲胄知道我们是自己人后,才放松了警惕,继续追击联军士兵或是救助受伤的战友。或许他们以为我们这支部队和刚刚由山坡而下的那队重骑一样,都是云帅安排好的伏兵吧。

  我们并没有顺着西凉其他各部军队追击联军的方向去,反而是向西凉军与联军的初战场上缓缓走去,我们的部队与西凉的其他部队平行逆向而行,由于夜黑的缘故,其他的西凉将士只知道我们是自己人,却并未注意到我们是哪一部的。加上刚刚以及看到云帅的中军主力过去了,所以也不怕会遇到云帅的人。

  我们这三万多人,也打上了少量的火把,在战场上和其他的西凉军搜索联军的残余,顺带整理战场。其实我们是在拖时间,拖到北望城门开,好趁夜混进城去,然后见机行事,占领北望城。

  “将军,将军,武将军!”身后传来行威光的亲兵阿辉的喊声,我勒马回头一看,却见阿辉拍马上来,喘着气道:“武将军,行威将军让人组织一下第一、第二营,准备进城。”

  “进城?”我一愣,抬头一看,却是见北望城城门大开,一队队伤兵及后面的几支西凉部队开始缓缓地进入城中,那景象远远看去,就如一条条火龙被北望城吞没一般。

  我看了看天,估摸着该是平旦时分,一天中最黑的时候,这时跟着散军入城当是最好的选择了。当下召集好翟邢和成荒贺,令其整理好自己的士兵,转头往北望城去。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