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五国联军入侵西凉,大陆上近半数大帝国参与了此战,使得这次战争上升到了大陆战争的规模。而包括达木尔国、胡兰、土尔曼、峡葛、乌兹兰和依格在内的大陆六国组成了利益联盟,也使得欲图在这个时候北上燕云的天朝帝国不敢妄动,而已经妄动了的燕州守将许安国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东州被依格占领,燕州也惨遭洗劫。

  西凉打得不亦乐乎,看似平静的齐州却也实际上暗潮涌动。几个月前,齐王李琅外出寻访正德公,不几日归来后便一直呆在房中,极少与人接触,说是悟出了一门心法,正在修炼,便是欧杰等亲信将领没有传诏都见不到他人。而更让众将奇怪的是,身为李琅贴身侍女的楚燕竟不见了,建柏宏的解释是,她奉命去瓜州北部收集一些奇珍药物了。但欧杰通过与瓜州的铁寒联系后却得知,楚燕并没在瓜州出现过,若她真是要去搜集奇珍药材的话没理由不通知瓜州的官方的。既然李琅闭门修炼,刘也、侯三浪奉命往瓜州协助各地重建,欧飞等将领也还在山海关,齐州的军政事务自然而然的便由建柏宏一人总领了。现下齐王李琅的亲信将领也就一个欧杰还在齐州了,这些日子来他心中疑问颇多,几个月还见不着齐王两次,且每次都没说上几句话,但给铁寒和欧飞都发了信后,他们的回信也很简单,就是叫自己顾着齐王的安全就成了,其他的事情等他们回来再说。

  欧杰是越看那建柏先生越不对劲,他不断地如变戏法般变出一些人来,安插到齐州的各个行政或军事部门,怎么看都像在培植自己的势力。可一来他做的事都有齐王的旨命,白纸黑字,也无话可说。二来其他齐王座下数得上位的人,如铁寒、荆炎、欧飞等都不在齐州,而欧杰自己本就是个武将,也没什么插得上嘴的地方,不过好在建柏宏还没派人去狼牙军,否则他还不闹翻天了。

  “爹,最近王爷到底怎么了?说是在修炼新的心法,可是这都几个月过去了……大哥和侯先生他们也不在,就连楚小姐也被派到瓜州收集药材去了,咱们齐州大大小小的事现在都让那建柏先生给把持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那建柏先生有点把王爷给软禁架空起来的样子。”在齐州城欧府也就是齐王府中,欧杰跟他的老爹欧沛埋怨着。

  欧沛似乎有着永远都看不完的账本,现在欧家的生意比起认识齐王之前,那简直翻了不知有多少倍了,不仅仅因为齐州重建中猛赚了一笔,加上一部分官营项目也划归欧家经营,使得欧家现在称日进斗金都太过谦虚了。此时欧沛一边翻着矮几上厚厚的一叠账本,头也不抬地对欧杰道:“建柏先生是王爷的心腹谋士,是王爷最信得过的人,而你身为王爷的领兵将领,可要跟人家搞好关系。”

  欧杰鼻子里闷哼了一声,道:“刚开始我也没觉得他怎么着了,您看我跟侯先生、刘知府他们不就处得挺好的吗?就是最近这建柏先生做得愈发过分了,好像这齐州就是他说得算了似的,忒不把人放眼里了。”欧杰越说越声调越高,显然是对那建柏宏不满已久了,欧沛闻言不禁皱了皱眉,这二儿子在战场上历练了那么些年,怎么性子反倒比以前还急了呢?疏不知正是血里来火里去的战场,把欧杰的脾气越炼越火暴,就快跟上甘达尔了。

  “你大哥怎么说?”欧沛放下了手中的账本,抬眼看着欧杰道。

  欧杰撇了撇嘴,不满地道:“大哥每次回信都是说‘保持警惕,静观其变’,就不会说别的了,真搞不明白,黑狼军反正也没打算再进军燕云了,何苦还驻扎在山海关白耗粮饷呢?齐州城的事不比那边关小城的紧急啊?”

  欧沛闻言微微笑了笑,又拿起了账本慢慢地看了起来,不紧不慢地道:“既然你大哥说让你静观其变了,你就静观其变吧,少惹事。”

  “我看那个建柏先生很有问题,说不定王爷已经被他给制住了呢。哼!明天我就再去见王爷,他们要还不让我见,我就硬闯,看谁敢拦我。”欧杰恨声道。

  欧沛怒道:“且不论王爷是否真的有事,单就你这么硬闯,那建柏先生就有权治你谋反的罪,到时候咱们欧家可就都受你的牵累了!”

  欧杰被欧沛斥得呐呐的,只得低下头不说话,欧沛见此,便摆摆手道:“你回去吧,管好你的狼牙军,那可是王爷的亲兵!至于你说的事,等你大哥或侯先生他们回来再说吧。”

  欧杰无奈,只得起身离去,走到门前,又传来欧沛的声音:“有兰儿的消息了没?”欧兰几月前去追出走的笑纤依,直到今日也还未有消息,既没有他们出境入西凉的报告,在齐州乃至瓜州也未有发现她们的踪迹,欧兰与笑纤依,就如在空气中蒸发了一般。

  欧杰摇摇头,叹道:“也不知三妹追依依那丫头追到哪去了,追人没追到,倒是把自己也给丢了。我也让手下的‘狼牙军’还有齐州各县镇的官员帮忙找了,可是仍是半点音讯都没有,最后有人看到三妹也还是在离齐州城三百里的南华山附近,可是我前一段亲自带兵去南华山,都快把山翻过来了,也没找到三妹和依依的踪迹。”

  欧沛沉默了一会,道:“按理来说,以兰儿那丫头的武功,普通的歹人也奈何不了她,怕就怕……”

  欧杰忙道:“爹别当心了,说不定……说不定三妹耐不住依依的请求,跟她到哪去玩了呢,或许明天一早,三妹就好好地出现在您的面前给您请安了。”其实他这也是安慰欧沛,两个女孩家失踪了好几个月一点音信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欧杰和欧沛都是心中知道的。况且,现在大陆上到处都兵荒马乱的,天朝虽然暂时没什么大战事,但各个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却也是从来没有停止过,在这时,两女的失踪更是让欧家上下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稍稍安慰了一番欧沛后,欧杰离开了欧府,准备到城东“狼牙军”的驻营去看看,目前齐州城内,也就只有那么三千人的“狼牙军”驻扎,换而言之,黑狼军全线开赴山海关后,这支“狼牙军”也就是齐州城目前唯一的城防军了。而城外五里处还有个新军大营,驻扎着两万齐州新军,都是正在训练的新征士兵。平时“狼牙军”训练,也要出城到新军大营去。也好在现在齐州的军队都随将在外,而齐州城的防务又基本牢牢掌握在欧杰手中,建柏宏就算想插也插不上手,否则若是让建柏宏也握上了重兵的话,那欧沛和欧飞等人,恐怕就不会还那么安心了。

  “欧将军,巧了,我正好要找你呢,咱们里面说话吧。”欧杰才刚一出欧府大门就遇上了迎面而来的建柏宏,见建柏宏那满面的笑容,欧杰也不好说什么,寒暄了两句便跟着他又进了欧府,老实说,建柏宏还是比较会做人的,欧杰跟他也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冲突,只是其数次阻拦欧杰觐见齐王又把持了齐州的军政事务,让欧杰心里上有些怀疑和不舒服。

  进了欧府的议事大厅,建柏宏请人去叫来了正在州府衙几个部门工作的主要官吏前来,这些官吏大都是建柏宏这几月才提拔上来的,除了齐州城的行政官员外,还包括了一部分齐州各县镇的官员,光欧杰所知道的,建柏宏在短短的几月间,就已任命了不下五十名五品以上的官员,均是分管齐州城或是齐州诸县镇的实权高官,这也是欧杰如此反感建柏宏的原因。欧杰不明白,为什么大哥欧飞和侯先生等人得知这些情况后不但没有立即回齐州城,反是让自己心平气和切勿妄动。

  不一会,十几名齐州城的主要文武官员就都在议事大厅之上了,欧杰与这些官员基本都没什么交葛,只是相互微一点头致意而已。见众人皆已到齐,建柏宏清了清嗓子道:“今早刚刚收到山海关来的信报,五国联军两路大军在西凉大败,至此五国对西凉的入侵可谓以失败告终,胡兰此次投入骑步兵不下三十万,但逃回燕云草原的则不到三万。胡兰在联军败于西凉后,已集中兵力设防于玷京周围。以欧都统的意见,虽然此时胡兰国力大降,但仍有余威,且其国内高度团结,一众部落皆一致对外。故此时非出兵良机,当暂退兵齐州城,与燕州许安国,共谋被依格所占的东州。”

  建柏宏一说完,厅上便嗡嗡地讨论开来了,虽然联军东、北两路百来万大军先后被败的消息早已传到了齐州,欧杰、建柏宏及厅上的一众官员都已知道,但建柏宏所说的这条信报却不仅仅是提到五国联军两路大军在西凉被击溃,而且还提到了齐州黑狼军下一步的动向。目前建柏宏是领齐州城知府一职,负责齐州一城的政务而已,齐州的军务除后勤外他还并没有插手的余地。一旦欧飞、侯三浪回齐州城,他目前所掌控的一切,都难免要受到动摇。当然,前提是齐王并不硬保他的话。

  “欧都统的意思很明确,黑狼军回军齐州城,准备与燕州许安国共同出兵东州,夺回被依格人侵占的国土。”建柏宏抬手止住了众人的议论后说道,“不知众位的看法如何?”

  欧杰心下冷笑,这还用问看法吗?大哥来信自然是向王爷请示,可他倒好,把王爷的权利都揽于一身了,现在在座的齐州城官员尽是他不知哪挖来的狐朋狗友,显然都是他一个人拿主意了,还假惺惺的问人看法。不过欧杰转念又想,这齐州的政务目前暂时是被建柏宏给把持了没错,可齐王一系的兵权却分别在欧飞、荆炎和铁寒的手里,他们要几时回来,恐怕也轮不到他来拿主意吧。想通这条,欧杰也气定神闲了,冷冷地看着厅上一众齐州官员在跟建柏宏提“看法”。他却没好好想想,既然齐王能让建柏宏总领齐州军政,他所下的命令,自然都有齐王的旨意在里面,若是荆炎、铁寒、欧飞等将领不从,岂不是公然反对齐王了?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