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建柏宏见明妖居然退了回来,不禁满心疑惑地看向门口,只见门前一女,白纱丝裙,身姿婀娜,长发飘逸,但脸上却触目惊心地横着两道疤痕,就如在绝世名画上撇了两撇一般,让人看了禁不住的一阵痛心与怜惜。

  一个女子,不过脸上有了两条疤而已,也不算多么可怖,竟然能让明妖吓成这样?建柏宏有些想不通,不过看这女子确实是有点眼熟,似乎在哪见过。

  “楚姑娘!”刚刚抬起头来的欧杰也看到了门口的那女子,立时惊呼出声。

  建柏宏闻言不禁吓了一跳,这下他终于知道眼前的这名女子为何会眼熟了,也知道明妖为何会突然被惊退了。这女子竟是已被他们害死的楚燕,虽然脸上有两条伤疤,但只要仔细一看,还是不难认出她就是齐王李琅的贴身侍女楚燕。既然楚燕没死,那么齐王李琅不也……。建柏宏不敢想下去了,即便他有“大智囊星”之称,此时也已慌了阵脚。怪不得欧飞敢擅自调军离关返城,怪不得他敢让欧杰来包围欧府,怪不得……

  楚燕面无表情地跨入了厅堂,明妖被她逼得直往后退,一直退到了建柏宏的身旁,而欧杰则早已站了起来,奇怪地看着明妖和楚燕两人。

  就在这时,厅外的“狼牙军”亲卫忽然一阵的喧哗,不过马上就被几名将领给喝了下去,但紧接着在厅门出现的人,却让建柏宏及明妖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荆炎、宫洋两名大将中间的,赫然就是一身黑甲的齐王李琅!

  这下两个“李琅”同时出现在厅堂之上,让欧杰立时傻了眼,只得呐呐地看着宫洋,等待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这……这是真的李琅?你不说他已经被你杀了吗?”明妖满头的冷汗,在建柏宏身边轻声问道。

  建柏宏此时也是心慌意乱,“我怎么知道,楚燕和李琅还有那个仇箫明明都已被射入山崖了啊!”其实建柏宏这时若是细心观察与宫洋等人进来的那个李琅的话,当也会发现,他与明妖一般,都缺了一股李琅当有的气质。

  “欧杰,和建柏宏在一起的,乃是假的齐王,是他们找人假扮的!”荆炎一边怒视着建柏宏一边对犹豫不决的欧杰喝道。

  欧杰茫然地望向楚燕,楚燕缓缓地点了点头后,指着建柏宏道:“正是此人,想要谋害公子,还好公子福大命大,才没让奸人得逞。”

  闻得此言,欧杰马上坚定了立场,走到宫洋身边的李琅身前,单膝跪下,再次行礼:“末将欧杰,参见王爷·!”

  那李琅点了点头后单手将欧杰扶了起来,然后盯着建柏宏厉声道:“建柏先生,别来无恙啊!本王可是想你,想得好苦呢!”

  建柏宏知道事已败露,此时欧府外有数百“狼牙军”亲卫,齐州城外还有数万黑狼军大军,他们便是插翅也难逃了。思及于此,建柏宏索性也不管不顾了,哈哈一笑,道:“江山天下乃有德者居之,你李琅无德无能,我自然可令有德者取你而代之!……”

  “大胆妄徒,安敢口出狂言!!”欧杰大怒,提着方天画戟就要冲上来,却被一旁的荆炎给拉住了。

  “有德者?博柬,你所说的有德者,就是于莲周那奸相吗?”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厉喝,建柏宏闻言浑身一震,满眼的不敢相信,显然是认识这声音的主人。

  “博柬,想不到你现在却是成了魔门的爪牙了。”出现在门口的竟然是韩自在,而他的身后,则是廖云、司徒正扬等齐州大将及坐在轮椅上的欧飞,甚至连失踪数月的欧兰都在其中。而刚刚说话的,就是韩自在。

  建柏宏看着韩自在,仿佛深夜见鬼一般,满脸的恐惧,比之刚刚看到楚燕还要震惊。

  “博柬,那……那人是谁?”一旁的明妖见状也知道不好,轻声问道。

  “你……你居然没死?这么多年来……你……你都藏在齐州?”建柏宏看着韩自在,颤抖着嘴唇说道。

  韩自在淡淡一笑,道:“我没死,博柬兄是不是很失望?不过韩某活到如今,也确和死了差不多了,身虽在,心却早已亡。”

  “建柏先生,哦,不,应该是博柬先生,您可把我们大家都骗得好苦啊。还有您身旁这位,应该也是魔门的高手吧。”欧飞由一名侍卫推进了厅中,望着建柏宏冷笑道。

  博柬听后心中惊骇不已,想不到自己和明妖的身份都已被欧飞等人知道,而李琅和楚燕更是没死,这么看来,他们到山海关与欧飞会合恐怕已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他们有心算无心,恐早已暗中将自己在齐州布置的心腹给查明了,才会到现在才出现。现在又出现了韩自在这个数十年前的宗师级高手,博柬心中更是已趋绝望。

  “明妖,呆会若有机会,你便先走,不要管我。”博柬轻声对身旁的明妖说道,他自己基本不会武功,而明妖的武功亦只能算平平,那王浩和秦牟看起来也非什么高手,这会是能逃一个算一个了。

  明妖也已看出那个韩自在高深莫测,又见博柬如此说,自是知道现在情况危急,忙暗自传音道:“我别的武功不行,但这逃命的本事可是拿手,一会我携你一同往后院撤去,只要遁入后花园,即可有逃脱的希望。”

  博柬却是苦笑的摇了摇头,也不再刻意压低声音,看着对面的韩自在道:“当年叱咤江湖的‘毒郎君’韩宵桐,可是与三大宗师并列的不世高手啊,要在他面前逃跑,哼哼,……”原来这韩自在的原名竟是韩宵桐,在数十年前,似乎还是个名满江湖的高手,却是不知为何隐姓埋名地隐居在齐州这么久。

  “毒郎君?”明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显然也是听过韩宵桐的名号。

  韩自在言却是眼神一黯:“当初的韩宵桐已死,如今剩下的,只是齐州韩自在。博柬,昔日你的威望恐也不在韩某之下吧,如今却为何甘愿当了魔门妖孽的手下?”

  博柬无奈一笑,对韩自在道:“成王败寇,本就是此理。韩兄也不必多说了,这次是博柬败了。”其实博柬是很想问问韩自在他们究竟如何知道他魔门身份,以及所效力之人是于莲周的。但是想了想后,终是没有问,问了又能如何呢?反正自己也要死了。

  博柬见韩自在没再接话,便对楚燕身旁的李琅笑道:“王爷还真是天刹星命由天决不由人定呢,这样都死不了,在下也实是无话可说了。”

  李琅却是冷哼一声,并不答话,反倒是楚燕笑了笑道:“博柬先生费得好心思,奴婢和王爷差点也就葬身崖底了,想来您身旁那位,就是翠岚小姐吧,想不到,翠岚姐姐扮起男人来,倒也似模似样的。”

  韩自在则是冷笑一声:“魔门秘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自身形体,依这位的功力来看,他便是要扮十岁孩童,也未有什么不可能的。”

  “哧!这厮居然是假冒的,害得我还给他行了大礼,真他奶奶的!”欧杰站在大哥欧飞旁边气愤道,显然是对欧飞没有说明建柏宏身旁的李琅是假扮的十分不满。

  欧飞摇了摇鹅毛扇,轻叹道:“魔门的人才还真是不少,可惜尽为于莲周那奸相所用了,否则我天朝也不会积弱至此。”

  明妖闻言冷哼一声道:“你们尽说他人是邪魔,却不知自己何曾是好人。这个世界本就无正邪之分,只有胜败之别。成王败寇,不变真理。今次是我们栽了,自然只能任你们宰割,他日若是你们落到主君手中,必然也是粉身碎骨的下场。”情势既然已是如此,明妖也不再惧怕了,右手握了一枚“烟雷”,随时准备找机会带着博柬遁走。

  欧飞看了明妖一眼,厉声道:“好了,韩县令、荆将军,动手吧,不必再与他们废话了。等擒下他们后再加审问也不迟。”

  欧飞话音一落,就见明妖猛地朝地上扔出一枚“烟雷”,瞬时间整间大厅皆被一阵白色的烟雾所笼罩。

  “大家屏气,小心有毒。”为安全起见,被侍卫推出厅门的欧飞在轮椅上提醒道。不过这回欧飞是多虑了,这种烟雷只是明妖遁走时所用的障眼工具而已,并无含毒。

  这种烟雾散得极快,不一会厅内已是所剩无几,欧飞等人便再回厅内,却见明妖、博柬及王浩两人都已被韩自在等将领擒下,按在了坐椅中,看样子似乎是被点了穴道。

  “啪”的一声,博柬的脑门就被欧兰狠狠地拍了一下,“你这家伙,还不老实!”看着横眉倒竖的欧兰,博柬心中大呼冤枉,明明是明妖扔的烟雷,怎么反倒拿他出气了。

  此时,一名“狼牙军”的亲卫副将跑到欧杰身边道:“报告统领,名单上那些人除了三人逃脱外,其他四十六名包括其家人都已被我们拿下。”接着看到从厅中走出的李琅,不禁一愣,赶紧下跪行礼。

  “免礼。”李琅摆了摆手,并未多说什么,而是站到了欧飞的身旁。随着李琅一同出来的楚燕则对欧杰道:“那些人都是建柏宏……博柬的亲信手下,有的甚至在魔门中担任要职,你可要让他们看好了。”

  欧杰点了点头,便对那副将吩咐了几句后让他离开了。

  “轰!--”就在这时,厅内传来一声巨响,众人应声看去,竟是厅房的屋顶塌了下来,在一阵尘烟中,隐隐看到一个黑影袭向韩自在。

  ——————————————

  推荐朋友新书《爱情有害健康》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